大河峥嵘第16章 好马不吃回头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6章 好马不吃回头草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7-28 09:24 字数:2291

  这几年,大安县发展特别快。原来黄河南面种植水稻的大片农田,都被接二连三地征用开发,建起了不少高楼大厦,以及一个很大的休闲娱乐广场,为此,经济重心也不知不觉地发生了转移,渐渐从狭窄的旧城区转移到新城区。

  前年,大安县又提出了修建黄河风情大道的设想,并且已经开始实施。黄河南岸,靠县城这边,修建了一条宽敞整洁的滨河路,种植了许多花草树木,在阳光夕阳映衬下映照下,显得非常幽静雅致。

  沿着凉爽的河堤,走了一会儿,见范文斌只管看黄河风景,不说一句话,周博逸忍不住问道:“范总,你在想什么呢?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好像谁欠你的钱没有还。”话音刚落,就微微笑了起来。

  范文斌站定脚步,瞥了一眼对方,又紧紧盯着阳光下缓缓流动的河水,片刻,沉声说:“我在想,三十年前,1982的九月,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的儿子,带着一大堆行李,坐着木船渡河时的情景。”

  紧接着,又颇为感慨地说:“那是他第一次离开农村老家范家渡,要去城里求学。看着眼前滚滚东流的黄河水,他不知道,自己今后的命运会走向哪里?”

  自听从了六叔范有才的劝告后,范文斌将心思完全集中在学习方面。初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大安一中,又在这座古老的县城里刻苦念了三年书,直到考入武汉大学。

  不过,当初第一次离开老家进城求学时的情景,一直铭刻在他的脑海里。现在,看着滚滚东流的黄河,三十年前的那一幕,又一次很清晰得浮现在眼前,心中情不自禁地涌出诸多感慨。

  周博逸也望着浪花四射的黄河水,若有所思地说:“那个少年,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而后,又用赞叹的语气说:“他走向了更加广阔的大世界,学有所成后,又回到了家乡。如今,成功了,成了大安全县人的骄傲。”

  在银行工作了二十多年,接触过的人多的数也不清,大大小小的多如牛毛的老板,也见识过很多很多,但是,像范文斌这样优秀高素质的人,凤毛麟角,实在不多。这也是她心生敬服的一个重要因素。

  以前,感到自己的丈夫吴朝海是公务员,很优秀很了不起,就不顾父母亲的强烈反对,毅然跟随其从老家江苏来到黄河之畔的大安,稀里糊涂地就把自己嫁了。可是,五年前,又因为各种各样的缘故,其中,包括一些说不出口的原因,不得不离婚了。

  此刻,见周博逸将自己抬得很高,竟然成了大安全县人的骄傲,范文斌淡淡一笑,不以为然地说:“周行长,你只看见了鲜花盛开时的娇艳,没有看见它被风霜雨雪摧残蹂躏时的悲伤。我成不成功,骄不骄傲,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的过去。从武汉大学毕业后,被组织分配到大安县统计局工作。那个时候,所有毕业的大中专学生,都由组织统一分配,根本不用自己操心,不想现在,毕业后要自谋出路。

  在统计局,才上班一个月零几天班,就发生了一件彻底改变自己命运的小事情。如今回想起来,范文斌觉得非常可笑,暗自责怪自己太年轻气盛,行事也太鲁莽冲动了。

  那天早晨,刚刚上班,统计局副局长,自己的顶头上司罗维忠,黑着脸走进办公室,将一份报表恨恨地扔在桌子上,劈头给脸地厉声质问道:“小范,你昨天的报表是咋搞的,丢失了几个重要的数据?害得我挨了上级的一顿训斥。”

  当时,也不知咋的,一听这句不分青红皂白盛气凌人的话,范文斌的火气即刻腾地蹿了上来,紧紧盯着对方的黑脸,也厉声反驳道:“你说是咋搞的?我不会搞,你来搞得了。”说着话,将那份报表恨恨地扔在罗维忠的脸上。

  而后,双眼冒着怒不可遏的火花,恨恨地逼视着自己的顶头上司,片刻,咬牙切齿地大声吼叫道:“老子是来工作的,不是来给你姓罗的当孙子的。”说完,昂着脑袋,大踏步地走出了办公室,再也没有回来。

  尽管事情发生后,单位最高领导打来电话,劝他不要为了这点小事情而丢掉铁饭碗,可是,范文斌抱定了一个死念头,好马不吃回头草,永远再也不回单位了。

  从统计局辞职以后,正赶上全民下海经商的火红年代。范文斌毫不犹豫地乘上南下的列车,去了心目中的天堂深圳。那个时候,全国所有渴望创业发财的人,都不约而同地视深圳为理想的天堂。当然,深圳也是一些失败者心中永远抹不去的地狱。

  有名牌武汉大学的毕业证,又有计算机软件设计的实际能力,范文斌根本不愁找不上好工作。没有几天,他就加入一家新成立的名叫“幻影”的高科技公司,做软件开发。不久,又担任销售经理,转战全国各地,奋力开拓市场,很快就成为公司老板陈志杰手下的得力干将,深得其赏识信任。

  经过整整三年的艰辛拼搏奋斗,当公司日渐踏上快车道的时候,范文斌感觉到自己的翅膀硬了,就有了自己当老板创业的强烈欲望,而且,这种欲望越来越强烈,犹如爆发的山洪,气势滚滚不可阻挡。

  于是,在一个灯红酒绿的夜晚,特意将陈志杰邀请到一家很精致的具有东北情调的小酒吧里,喝了一场告别酒。这家酒店是一个来自东北的小姑娘开的,里里外外洋溢着一股青春明朗的活力。因为,陈志杰也是东北人。

  酒至半酣,陈志杰看着对方,用东北人特有的豪爽语气说:“兄弟,你这几年,确实为幻影公司立下了大功。”继而,又略带遗憾地说:“今天,你要走了,哥哥我有点舍不得兄弟你。”

  范文斌微微一笑,明白陈志杰说的是真心话。想当初,幻影公司刚刚成立,缺资金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缺技术性实用人才,尤其缺像范文斌这样的高端研发人才,既有扎实的理论知识,又有高超的实战能力。

  于是,陈志杰将许多重要的设计任务,都交给范文斌,而范文斌也不负众望,做的每一项设计,让客户非常满意。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在同行业中,幻影不但杀出了一条血路,立住了脚,还闯出了名声,且名声日益响亮。

  “兄弟,以后你不论走到哪里,都要记着哥哥,记着幻影。”陈志杰端起一杯酒,碰了一下范文斌的酒杯,豪爽地说,“你我,兄弟一场,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永远是兄弟。”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