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17章 初次踏进银行大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7章 初次踏进银行大门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7-29 09:52 字数:2553

  离开小酒吧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脚步匆匆忙忙碌碌,与白天一般无二,只是少了一些喧嚣。

  这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深圳,全国各地的精英,不论男女,都争先恐后地涌入这座充满希望愈幻想的城市,重新寻找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离别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但至今回想起来,历历在目,范文斌还是觉得心头热乎乎的,特别是陈志杰那一声声“兄弟”,真情实感,情意浓浓,令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此刻,映着落日的余晖,叙述自己当年在深圳的岁月的同时,心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感慨,陈志杰真是一个古道热肠的好人。

  听完范文斌的故事,周博逸忍不住大笑起来,边笑边连声说:“你呀你,你这一走,大安县少了一个平庸的公务员,多了一个商界奇才,非常划得来。”。

  说完,又迎风大笑不止,惹得附近几个散步的人纷纷回头看,以为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在古老的黄河边,经常会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或奇或怪或喜或悲,千百年来,不一而论。

  见对方如此夸耀自己,范文斌也禁不住笑着说:“当时,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的火气,竟敢将报表扔在顶头上司的脸上。事后,才有点后悔,但也仅仅是一点点后悔而已。”。

  说完,竟忍不住叹了一口长气,觉得心中畅快了许多,暗想,年轻就是好,做什么事情,根本不考虑后果。热血一腾,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痛快淋漓,无所顾忌。

  “如果是现在,你还敢这样做吗?”少许,强力忍住笑声,周博逸歪着头,调皮地问道,“我想,你绝不敢把东西当面扔到领导脸上的。”。

  范文斌笑着瞥了一眼对方,蓦地发现周博逸的神态很像一个情窦初开的二八少女,萌萌的,在暗自感到好笑的同时,摇摇头,实话实说:“如果是现在,别说一个胆子,就是再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这样做。”。

  “原来是个胆小鬼。”周博逸又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次的笑声比刚才的更大更响亮,可以说,是放开一切束缚,发自内心深处的真笑,酣畅自由,无拘无束,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这时,阳光铺洒在黄河水面上,映着缓缓流动的河水,闪烁着点点耀眼的金光。那群水鸟数量更多了,闹得也更欢了,在河面上空尽情地翻飞追逐,不是发出尖锐的叫声,引得人们纷纷驻足观望,还指指点点的,很有趣。

  刚刚返回家乡的时候,正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个时候,大安城里的房价非常便宜,跟现在比起来,可以说,简直就是白菜价。

  但是,久战商海的范文斌,敏锐地嗅出了潜藏的巨大商机,倾其所有,成立了华城房地产代理公司,做房屋中介买卖。

  时间不长,手头上的钱就如流水般地花完了,无奈之下,范文斌想到了银行,想贷一笔款。

  当时,周博逸还是国有银行的信贷员,负责把守贷款的第一道关口。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很是牛逼。

  范文斌第一次来银行时,就找到周博逸,恭恭敬敬地递上贷款材料,而后,怀着略微忐忑的心情,等待这位女信贷员的审阅答复。

  周博逸冷冷地瞥了一眼范文斌,用一种居高临下,永恒冷漠的语气说:“你先回去,等我审完材料再说。”。

  在她眼中,像范文斌这样急于发财而又缺乏资金的年轻人,满大街到处都是,快要踏断银行的门槛了。

  那时,征信系统很不完善,许多人贷款的时候,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好话说尽,恨不得给银行下跪磕响头,可一到还款的时候,不是装穷就是置之不理,甚至,还有的人,一跑了之,连影子也找不见。

  这样的前例,周博逸遇到了多次。现实逼得她不得不提高警惕格外小心,心肠也不得不硬了起来。

  于是,对那些前来银行贷款的微小企业主,她总是一副高高居上冷若冰霜的样子,爱理不理的。

  见此情景,范文斌脸上堆满殷切的笑容,轻声问了一句,“周经理,我什么时候再来?”。

  公司成立了,自己储蓄的那点钱,全部投了进去,房租装潢等等,乱七八糟的,都离不开钱。在商场,没有钱,什么也干不成。

  周博逸看着可怜巴巴的范文斌,微微一笑,含有一丝嘲讽,随即,冷声说:“一个礼拜后,你再来。”。

  对付这些很不讲信誉的所谓的“老板”,她已经磨练出了一副铁石心肠,应付起来,游刃有余了。

  尽管来银行之前,就有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但没有料到,失望来的如此迅猛干脆,丝毫不留一点情面。

  以前,听人说,银行的门难进,信贷员的脸难看,今日一见,果真不假。

  于是,在周博逸的办公室里呆呆地站了几分钟,直到有人进来,才怀着深深失落的心绪,默默地走了出去。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踏进银行的大门,但绝不是最后一次。因为,一个礼拜后,他还要来贷款。

  二十年之后的今天,映着夕阳,漫步在新修的滨河大道,只要一想起当初贷款时的那份难堪情景,范文斌心中很是感慨万千,又情不自禁地瞥了周博逸很复杂的一眼。

  这时,一只体型较大的红嘴水鸟尖叫着,向两人猛冲过来。周博逸惊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抓紧范文斌的胳膊,紧紧注视着水鸟,片刻,疾声说:“快看,它在追逐一只虫子。”。

  范文斌认得,这是红嘴鸥,是黄河流域常见的一种水鸟。小时候,这种水鸟很多,在大片的稻田地里捕食昆虫,红嘴红脚,黑色尾羽,白色身躯,飞起来很是好看。

  这几年,黄河南岸的田地征用完了,盖成了高楼大厦,湿地也萎缩了不少,包括红嘴鸥在内的许多水鸟,比起三十年之前,明显减少了许多,很难再看到成群结队地飞旋在黄河上空的壮观景象。

  如今,回想起小时候的生活,尽管很穷,但无忧无虑,范文斌就情不自禁地将目光转向范家渡。

  那里,是他长大的地方,也是他走向更广阔世界的出发点。可惜,小时候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再也没有了。

  红嘴鸥尖叫着,从两人头顶极速掠过,吓得周博逸紧紧拉住范文斌的胳膊,差一点钻进他的怀抱里,等红嘴鸥飞出很远,才心有余悸地说:“吓死人了,我还以为它是冲我们飞来的。”。

  范文斌知道,周博逸是江苏扬州人,当年为了神圣的爱情,大学毕业后,义无返顾地来到大安这块地处西北的黄河之畔,可是,五年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又毫不犹豫地离婚了。

  此刻,周博逸脸上流露出少女般的羞涩红晕,含情地瞥了一眼范文斌,才放开了他的胳膊,而后,望着滚滚黄河,竟情难自禁地发出一声长叹,内涵很是丰富深沉。

  对周博逸此时的心情,范文斌非常清楚,但也无可奈何。一个远离故乡的女人,一个离婚独居的女人,一个年逾不惑的女人,在这样一个浪漫的黄昏时分,应该有怎样的心绪,是很容易理解的。

  过了很长时间,周博逸才幽幽地说了一句,“人啊,如果能够看清自己前面的道路,那该有多好。如果真是这样,我想,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会走一条与以前截然不同的道路。”。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西部风情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