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峥嵘第19章 姚冠群和黄河奇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9章 姚冠群和黄河奇石

小说:大河峥嵘 作者:白学究 更新时间:2018-07-30 16:46 字数:2397

  范文斌回头瞥了一眼周博逸,也笑着用调侃的语气说:“当时,见你拿着我的申请材料,一副愿审批不愿审批的样子,我还能说什么,只得一个礼拜后,再厚着脸皮来找你这位财神爷。”。

  他记得很清楚,按照周博逸的话,申请材料交上去一个礼拜后,抱着活马当作死马医的想法,范文斌又一次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那是一个上午,阳光明媚。银行的人刚刚上班,办事情的人不多。他就是赶这个时间,公司等着急用钱,一天也拖不起了。

  周博逸见范文斌走进来,冷冷地瞥了一眼,冷声说:“有啥事情?是不是想贷款?”。

  说完,忙着做自己的事情,不再理会对方。找她贷款的人太多了,如过江之鲫,把范文斌早就抛到脑后了。

  在她的潜意识中,认为这些人想钱想疯了,不好好工作劳动,凭本事挣钱,一心只想着贷款,钱来的很快也很轻松,真是的。

  范文斌讪笑着,赶紧说:“周经理,我的申请材料,一个礼拜前已经交给你了。我想问一问,通过了没有?”。

  周博逸是不是经理,他也弄不清楚,只是听别人当面这样叫,也就照猫画虎照葫芦画瓢,这样叫了。

  “交给我了?”周博逸又瞥了一眼范文斌,好像不相信似的,见对方一脸真诚,继而,指着桌子上厚厚一沓申请材料,说,“你看看,都在这里。通没通过,一看就知道了。”。

  范文斌急忙找出自己的材料,一看,没有通过,当即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闷响,血压升高了许多,急忙问道:“周经理,咋没有通过?是不是哪里不合适?如果不合适,我再重新做。”。

  周博逸头也没抬,忙着手里的活,一大会儿,才冷声冷调地说:“没通过就是没通过,还啰嗦什么?”说完,不再理会,只顾忙自己的事情。

  范文斌还想问几句,就见一个气势颇为轩昂的人走了进来,和周博逸很热情地说起话来,便暗自喟叹一声,拿着材料,低头走出了办公室,又低头走出了银行大门,迎着明媚的阳光,长长地吐出一口闷气。

  第一次和银行打交道,就这样以失败而告终了。如今回想起来,他觉得仿佛做了一个噩梦似的。

  当初,昂首离开县统计局时的那股凛凛正气,顿时化做了一股浓重的失望,甚至,是一份深深的无奈与凄凉。要知今日之难,何必当初那样做呢?

  此刻,这副过去的很深刻的一幕情景,又一次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也许,这一辈子,也很难忘记。

  范文斌望着滚滚东流的黄河水,摇摇头,过了小一会儿,才深有感触地说:“那时,你的架子还挺大的,在你这位财神爷面前,我连一句大话也不敢说。”。

  对范文斌的这句话,周博逸报以理解的微笑,轻声说:“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就这样。银行是爷,客户是孙子。”。

  “不像现在,翻了个儿,银行是孙子,客户是爷。现在没有哪家银行,敢得罪你范总这样的大老板。”。

  这句话,得到了范文斌极大的认同。在成功之前,确实没有人正眼瞧自己,更别说贷富不贷穷的银行了。

  如今,很多银行都抢着给华城集团放款,唯恐失去这样一个很重要的优质大客户。

  当然,银行这样做,也有自己的原则。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全国兴起了一股经商热潮,大大小小的公司,到处都是,甚至一个人拿一个皮包,装一枚印章,就是一个公司。于是,也就有了“皮包公司”这个特有的词语。

  这些皮包公司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骗子,一旦从银行贷上款,就即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弄得银行不得不加强防范。即使这样小心翼翼,也少不了上当受骗。

  吃一堑长一智,前车之事后车之鉴。周博逸不得不小心行事,唯恐自己深陷骗贷漩涡而不能自拔。

  如今,回想起来,又觉得十分可笑。对范文斌这样真心实意的创业者,当初怎能像对待那些骗子那样对待呢?

  这时,一个中年人迎面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几块黄河奇石,边走边欣赏,显出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见状,范文斌赶紧迎上去,笑着问道:“姚老师,又捡到什么好石头了?能不能让我看看?”。

  这姚老师本名叫姚冠群,在大安县文化局上班,是少有的研究古丝绸之路的专家,也是范文斌很知心知己的好朋友。

  业余时间,姚冠群和范文斌一样,很喜欢收集黄河奇石,还是那些石谜们公选的县黄河奇石协会会长。

  相比起来,比范文斌更痴迷,经常独自一人游走于黄河边,收藏了很多黄河奇石,还举办过一次小型展览会。在小小的大安县城里,也算得上一个文化名人了。

  姚冠群用别有含意的目光瞥了一眼周博逸,而后,笑着将几块石头递给范文斌,用赞叹的语气说:“你看,这是我刚才在那边捡到的。”。

  见范文斌看的很认真,又说:“这块花纹很独特,就像一匹昂首飞奔的骏马。我就起了一个名字,叫马踏黄河。”。

  说完,紧紧凝视着石头上惟妙惟肖的图案,又随口吟诵出一首描写黄河的诗词,“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颠自天涯。如今直上银河去,同到牵牛织女家。”吟完,自得地笑了起来。

  “马踏黄河?”范文斌紧紧欣赏着花纹斑斓形态独特的图案,连声赞叹道,“不错不错,姚老师起的这个名字,很大气,有一股催人奋发向上的气势,很符合这块黄河奇石。”。

  他知道,姚冠群脾性桀骜孤僻,对社会上的一些事情,很是看不惯,也跟一般人难以合作,独来独往,整天沉浸在自己的爱好兴趣中而不能自拔。

  这样的人,绝不能逆鳞说话,只能顺毛迎合。正因为如此,他与姚冠群的关系,相处的很是融洽。在范家渡建设一座古丝路文化度假村构想,还是姚冠群首先提出来的。

  果不其然,听了范文斌的这几句赞美话,姚冠群脸上瞬即露出遇到知己的灿烂笑容,得意地说:“这块奇石,就配这样的名字,名副其实。”。

  随即,又很热情地说,“小范,有时间来我家,让你开开眼界。”说完,哼着小调,得意地走了。

  “这个人好像神经有点不正常。”走出老远,周博逸回头望了一眼姚冠群孤独的背影,不由自主地笑着说,“看起来神经兮兮的,怪可笑的。”。

  范文斌也是微微一笑,分辩道:“不是他可笑,是我们这些俗人可笑,不能理解姚老师这种高人罢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随即想到了上大学时的几个初看起来很怪异的老教授,但是,时间一长,才认识到他们不同于普通人的一面。

  在范文斌看来,姚冠群就是这一类不露真相的大智若愚的高人,只是在大安县城里,这样的高人实在太少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白学究 说:商战情战 职场励志 精神分析 家族传奇 丝路悬疑 黄河文化 西部风情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大河峥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