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狂第三十三章 雁门!雁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三章 雁门!雁门!

小说:楚狂 作者:正是九阙 更新时间:2018-08-10 21:55 字数:4314

  刘老二带着手下一队小兵下了城楼,迎面碰到换防的王麻子。看着王麻子一如既往板着个脸,眼珠子一转,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刘老二忽然来了个猴子偷桃。

  “哈哈哈,笑死我了,王麻子,干嘛整天板着个死人脸,多少年的老伙计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王麻子被刘老二一个偷袭搞得措手不及,不过他与刘老二都是这雁门老一辈的守军了,相互间知根知底,私下都是过命的兄弟。只不过二人性子却是差异的很大,刘老二年纪不小了还这么跳脱,而王麻子比刘老二还要小个几岁,却是一丝不苟很严肃一人。刘老二私底下可是没少整蛊人家王麻子。

  “哼!我们边防军岂能玩忽职守,需知我们可是咱们大楚的第一道屏障,像你这样的老顽童,早晚有一天让慕容将军撤了你!”

  “嘿,瞧你说的,现今谁敢来招惹咱们大楚啊,看把你能的。”

  说着刘老二还用胳膊肘子顶了王麻子一下,二人打趣归打趣,但可不敢耽误了换防,王麻子也是很是无奈自己这老伙计,看着刘老二带着人下了城楼,赶忙招呼自己弟兄各自站好岗卫。

  “队长,那边好像……有人啊。”

  王麻子顺着手下指的方向看过去,夜色太深,只能看到一团黑影一动不动。

  “那个地方好像确实比周围的黑色更深一些啊,小方,取一支火箭过来,小方?小方,听到没!”

  王麻子不耐烦的回头去看刚刚给自己汇报的小方,这个小子,犯什么楞,也不知道射支火箭过去照照,可这一回头,正好对上小方那惊恐的睁大的眼睛。

  “队……敌……敌袭。”

  王麻子看出了小方的口型,眼见着小方直直的倒了下去,在小方背后却是露出了一双凶厉的眼睛!

  不得不说,西北边军不愧为楚国作战能力最强的部队,王麻子在看到小方倒下去后就已经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对方竟能悄悄摸上城墙,一定不是普通人,自己万万没有能力逃出生天,因此,王麻子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他并没有举起盾牌去格挡即将到来的刺杀,他知道自己没法活命了。

  于是,他运起全身力气“敌袭!敌袭!敌袭!啊额!”,声嘶力竭,形同困兽嘶吼,由于运气过大,将王麻子的嗓子生生喊哑了。当背后那柄捅穿自己腹部的长剑自己能够看到剑尖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城内驻军营房亮起的灯火,他抬起头望过去,借着火把的光线,他看到了最前面的刘老二,他放心了,自己没有被敌人不声不响夺了城墙,王麻子再也支持不住,终于倒了下去。

  “娘的,没想到这家伙这么硬气,这下城里的驻军已经被惊动了,没办法了,强夺!必须夺了城门!”

  看着城内冲杀上来的驻军,潜行上来的十几名剑士当下也不遮掩自己身形了,这十几人竟然全是江湖人士打扮!刘老二登上城墙,一眼就看到了倒在为首一名剑士脚下的王麻子。当下是怒的大吼一声,带着弟兄们对着十几名剑士绞杀而上。

  “留下八人,四个人背靠背挡住两面杀上来的人,剩下四个人找机会冲下去开城门!”

  城墙容不下太多人并列打斗,但刘老二已经不管那么多人,他现在眼里只有那杀了王麻子的为首男子,举着那柄大砍刀就杀了过去,男子不屑的看了眼率先冲上来的刘老二众人,长剑一挥,瞬间刘老二几人腹部皆是出现一道长长的伤口。

  男子轻蔑一笑,笑话,这城墙处如此狭窄,除非体力不支,要不然单凭这些普通将士,岂能杀得了自己十几名三品高手。不过,他的笑容慢慢僵住了,那本来倒地不起的刘老二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爬到了自己脚下,一把抱住了自己脚腕,双臂夹的那叫一个紧。

  “上啊,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刘老二双目泣血,全然不顾男子不断一剑一剑刺向自己后背,全凭一股信念支撑,死死不放手。

  男子被刘老二这样拖着,手段施展不开甚是难受。

  “可恶,你个老家伙,我斩了你这双手!”

  这名剑士也是心狠,不管自己长剑刺下会不会伤到自己的脚,就这样狠狠朝着刘老二环着自己脚腕的双臂刺下,随后只听“哧拉!”一声,仿佛布帛被撕裂一般,刘老二左臂被硬生生削了去!

  “啊!”

  就在手臂被废后,刘老二却是趁着男子不备一口咬了上去,这下惹得男子大怒,气急之下斩下了刘老二的头颅,但他却被接下来的情景吓到了,只见刘老二那颗苍老的人头死死咬在自己脚腕上怎么甩都甩不掉,那双眼睛往上翻着,男子看到那双愤怒的双眼心里不禁发毛。

  “娘的,西北这帮当兵的都特么是疯子!”

  马然看得这一幕,眼眶微微有些湿了,随后就是无边的怒火,他还记得当年跟随慕容将军征战沙场,也是在这雁门,打了一场漂漂亮亮的防守反击战,今日,我马然奉命镇守雁门,岂能给慕容将军丢人!

  “将士们!他们乃是江湖人士,定然和漠北鞑子勾结到了一起,诸位将士,若是被他们夺了城门,漠北鞑子的弯刀就要攻破我们雁门关,将士们,为了我们身后的家人,死战!”

  “死战!”

  耶律延在城外静静看着城墙上的战事,本来打算靠着塞北十二名顶尖剑客悄悄摸摸拿下城门,自己隐藏在暗处的三万先锋部队就能直接破城而待,等着自己父王大军赶至便可,可没想到,这西北边军反应能力和战斗力真不愧他们的名头,要知道,那十几名剑客可不是普通人,乃是漠北最精于暗杀的佼佼者,这都能失败,耶律延不禁再次对这些所谓的江湖人士一阵鄙夷。

  “少主,可要儿郎们攻城?”

  此刻城门虽未被打开,但十二名剑士已经稳稳压住了城头让马然疲于应对,若是此刻三万草原儿郎强登城楼,可能真的就创造一个仅凭三万兵力破西北第一坚城的神话。

  听了部下的话,耶律延难免有些心动。

  “少主不可!我们先锋所部均为骑兵,若要攻城定然要儿郎们弃马,万万不可啊。”

  老将尉迟南山急忙出声,或许这三万人里只有他知道,这雁门关饮过多少草原儿郎们的鲜血,西北第一雄关,岂是那样容易就被攻破的。若是计划顺利执行,城门破开的情况下还有机会,但尉迟南山对于骑兵弃马攻城一事是全然没有把握,要知道,雁门关还有一万多守军,兵力充足,现在已经有了准备,哪能那么容易被攻破。

  “那老将军有何打算,难不成就这样将希望寄托给那群武夫?”耶律延笑眯眯的看着尉迟南山,这个眼神,熟悉耶律延的人都清楚,这是他不高兴了。对于父王派尉迟南山掣肘自己,耶律延看得很明白,对于这死板固执还总是顶撞自己的老家伙,他可没有半分尊敬。

  “依末将来看,那十几名剑士进退有据,游刃有余,定能寻得机会打开城门。想来那马然定然也知道我们本部兵马就在暗处隐藏,因此,我们不若大大方方亮出来,在东西两面城墙各派一万兵马佯装攻城,本部一万骑兵继续隐藏在暗处,待得那十几名剑士借着我们为他们缓解压力的档口夺下城门,少主便令一万骑兵长驱直入,只要我们的兵马进了城,此战便可胜!”

  耶律延眯着眼细细听完尉迟南山的建议,静静打量着眼前这座雄关,西北第一雄关,今夜破之!

  “将军,东面城墙发现不下万名敌军!”

  “将军,西面城墙出现大量敌军!”

  马然此刻已经杀急了眼,准确的说,是被眼前十几名剑士不断斩杀自己的部下所激怒,这十几人简直不是人类,拼杀了这么久竟然没有后退半步,反倒是迎着自己的部下不断绞杀。

  “守住!他娘的,告诉弟兄们,一定要守住!”

  “可是将军,我们现在大部分兵力都放在了这边,另外几面城墙并没有多少人啊!属下觉得,何不留下部分将士拖住这些武夫,料想他们再厉害也只是仅有十几人罢了,只要我们拖住……”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扇在那名下属脸上。

  “蠢货!这必然是那群鞑子调虎离山之计,你们真以为他们打算的是靠这十几人破城吗?真有那么厉害何必偷偷摸摸暗夺城墙,定然是还有藏在暗处的敌军,他们这十几人一定是想要强夺城门迎大军入城,蠢货!你们两个赶紧回去告诉燕飞和老木,东西城墙若是有失让他们提着脑袋来见我!”

  不得不说,马然跟随慕容千寻帐下学到了很多,在这样突然的情况下并未失去理智。若是真的因为东西两面城墙的压力调动兵力去支援,这十二名剑士一下子压力骤减,定然能够冲杀下去打开城门,到得那时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他娘的,我特么就不信了,老子六千人砍不过你们十几个人!上!拿命去换他们力气,他们也是人,我就不信没有力竭的时候。”

  那为首的男子看到守军开始一波一波极为有序的与自己交战,而且并不再那样愣头愣脑送死,而是一波接一波,轮换着与己方接触,当下心头大叫不好,这守军将领不是庸人,这样下去自己一方真的要被对方活生生耗死在这城头之上!

  “直娘贼,耶律延那小儿为何还不派兵支援我们?”

  “四弟,想来耶律延也不是傻子,定是不舍得自己的兵马。”

  被为首男子叫做四弟的高壮汉子喘着粗气,环视了一下一波一波如潮水般涌上来的守军。忽然,他狂笑一声。

  “大哥,这群草原鞑子果然靠不住,就让我为弟兄们开一条路出来!”

  “四哥不可!”

  “四弟”

  “老四!你不能再用那一招了啊!”

  众人已经来不及拉回那高大男子,只见老四大步迈出,直直撞向迎面而来的守军。

  “给我开!啊啊啊啊啊!”

  手中长剑猛地冲天而起,一股强烈的杀意席卷而来,马然甚至能闻到那奔杀过来的高大汉子身上的浓浓血腥味,那被男子抛至高空的长剑如同一道长虹,再看那高大汉子,却是胸前一片殷红,面色苍白颓然倒地。

  “这是……娘的,饮血剑!”

  那柄长剑饱饮了高大男子鲜血,裹挟着厚重杀意猛地席卷向涌上来的守军,霎时间就冲杀开一条血路,别说被饮血剑刺中,即便是被那剑气刮到的将士,也都是个个拦腰被斩断,血腥异常。

  “老四!”

  高大汉子见这一招得手,终于放下了心神,饮血剑在城墙下无力坠地,高大男子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为四弟报仇!杀!”

  剩下的剑士沿着开辟出的这条血路冲杀过去,周围被震荡倒地的将士甚至来不及反应,眼见的就要被几人冲至城下!忽然,为首的剑士看到一个身影缓缓走到当中,身形甚至有些不稳。

  正是马然!

  “将军,且看看马然技艺可有长进。”

  马然提着长刀低声呢喃,飒然一笑,举刀指着为首那名男子,他被饮血剑剑气冲击,五脏六腑皆已受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但他此刻竟是毫无惧意,望向那十几名剑士,马然满是鲜血的脸甚是平静。

  “将士们!你们站不起来了吗?我大楚男儿,从来只有面敌而死,何时听过被人打到趴在地上起都起不来!不死,便能战!儿郎们,给我起来!”

  看着周围守军竟有缓缓清醒过来的趋势,为首男子不敢耽搁,提剑杀向马然!他知道,将是兵的胆,只要杀了眼前这家伙,这群守军就能不战自溃!

  马然也算是高手了,但之前已被饮血剑所伤,此刻面对为首男子全力一击心下不知能不能挡住,但他却知道,自己不得不挡住,若是自己倒下了,那将士们可就丧失斗志了。

  为首男子万万没想到,马然居然真的接住了自己这一剑,虽然他的刀被自己斩断,而且自己的剑也深深刺进了他的肩膀,但他没死!他居然没死!为首男子平息下内心的震惊,抽剑再次刺向马然。

  马然看着剑尖刺来,惨然一笑,看着周围还没有站稳的将士,终于还是失守了吗?他闭上了眼睛,但预料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

  “将……将军,战!”

  看着替自己挡下这一剑的袍泽,马然惊了,他看向周围,那些倒地不起的将士,摇摇晃晃的,借着手中的刀枪支撑,慢慢站了起来,此刻他感觉到,一种叫做战意的东西冲天而起!

  唯我大楚,宁在雨中高歌死,不去寄人篱下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楚狂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