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风云之李庸十七章:为减阻力李庸再写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十七章:为减阻力李庸再写文

小说:秦时风云之李庸 作者:天涯拾荒客 更新时间:2018-08-10 22:10 字数:2147

  “李祭酒,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李庸却难得的空闲了下来,在院子前悠闲的给花草浇水。可这难得的悠闲却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所打断,唉,自从离开师门以后一路东奔西走,更是苦遭那番记忆相融之痛,再之后更是一路车马劳顿,千辛万苦的谋划计算,多少日子了,现在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能养养神了,结果还要被人无情打断,我容易吗我。

  李庸一脸无奈的放下浇水的工具,同时转过身,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大约看着有三四十岁些许的夫子,李庸对其有点印象,当初是站在甘洛左手旁边的,现在在齐国以左为尊,想必这人在夫子里也算是有地位的。

  “这位先生,哦,不,按照新规,现在应该叫老师了,请问,这位老师有什么事吗?”李庸不慌不忙的施了一礼,而后谦声问到,这种事情急不得,得慢慢来。

  “祭酒大人,我不同意改革。”这位老师对着李庸气鼓鼓的说到。

  “为何?”

  “这改革完全是胡闹,稷下学宫没有这样的传统和旧俗,如此荒唐逾矩完全不符于礼制。”

  “礼制?若果真按礼制来行事,在这里最逾矩的事情反倒不是庸进行的改革之举了。”听到对面之人和自己谈礼制,李庸不禁感觉好笑,便随即回到。

  “还有什么事比这还要荒唐失礼?希望祭酒大人还是不要再老生常谈,言及天下。”这先生明显不屑的回到。

  “那便是这稷下学宫!按照礼制,这稷下学宫就是最为失礼的存在!”李庸一字一顿的重声说到。

  “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嘛,不可理喻!总而言之,我就是不同意,这改革之举不可为。”

  对面之人显然是不肯罢休的,还好现在的士子风度还是不错的,李庸倒也不害怕他动手,再说动手李庸也未必就怕了,但毕竟都是祭酒了,与人打打闹闹本来就不是什么光明的事情,所以能谈的来的还得靠谈,至于谈不来的,那就只能……仗势欺人了!

  “这位老师,请问在下是不是齐王明令通告任命的稷下学宫祭酒?”李庸底下头,重新把浇水的工具给拿到了手中,同时轻声问到。

  “自然,天下谁人不知?”

  “那就恭送先生。庸既然身为学宫的祭酒就有权利对学宫的管制进行重新改革,先生若有不服,自可上书齐王,撤了庸的祭酒一职,到时候,庸定绝口不再提改革之事。”看到对面之人点头应声之后,李庸顿时话音一转,教为强硬的说到,有时候必要的强硬比一味软弱更有效,比如说此刻。

  这人不由愣了一下,从始至终,这还是李庸第一次表现出强硬的一面,之前所有人看到李庸年纪轻轻却又难得和气、无桀骜不驯之举,故都认为李庸性子比较软弱,谁知这一刻,强硬之气尽显,一时间倒也让他难以相信。不过,这样一来,倒也正常,有如此能力学识的人又怎么会真的是软弱可欺之人,天下间有哪一个妄言变法之人会缺少魄力呢?

  “荀祭酒三任祭酒之时也大为赞同稷下学宫的发展,尚未提及任何改革之言。而且荀祭酒本身就以讲学出身,门下弟子众多,当年荀祭酒讲学之时的盛况,睿现今仍然历历在目。”

  “所以呢?”

  “所以你可不以进行那所谓的改革,尤其是禁讲学之举,此举一灭,那稷下学宫意义何在?”

  “这一点我早有打算,你们只管实施就好,对了,还有,你等下走的时候把我前面亭子里的那卷文章带走,张贴在公布栏上,里面有你要的答案。”

  “最后,我希望你能明白,现在稷下学宫的祭酒是我,是李庸,你是荀祭酒,记住了没?”

  “你……”

  没等那人再说话,李庸当即便放下手里的工具,径直走到了房间,现如今正是稷下学宫改革百废待兴的时候,有太多的事供李庸头疼,他不想把精力浪费在这些口皮子上,与其斗嘴耍横,还不如回去想想这接下来稷下学宫的教学模式到底怎么进行。

  没错,就是百废待兴,在李庸眼里,这被天下视为教育圣地的稷下学宫就是个需要进行全方位治理的破烂之地,在这里他能看到的全是问题。但这也并不是说稷下学宫就真的百无一用,纵使在两千年后稷下学宫的教育模式还是被无数教育家们所推崇的,他相信如果他在两千年后网络上说出那种话,他能瞬间被唾沫给淹死。

  在后世被推崇的不仅是稷下学宫“不任职而论国事”、“不治而议论”、“无官守,无言责”的方针,促使其学术氛围浓厚,思想自由,各个学派并存,形成了百家争鸣的巅峰。

  讲学不仅引领,中国整个封建时期,甚至在后世同样引得众多教育专家为之趋目,后世的研究生和博士生的教育方式也同样有着讲学的影子,这一系列的表现,无一不表现出了稷下学宫的先进性、讲学这种教育方式的跨时代性。

  既然如此,李庸又何必冒着被天下群起攻击的风险,做这样一个看似糊涂至极的决定呢?

  ……

  “看,方大夫出来了。”

  “出来了?他刚才不是去找李祭酒理论去了吗?”

  “你们猜李祭酒有没有妥协,难怪这方大夫这么着急,他可是咱们学宫讲学规模最大的夫子啊”

  “我现在更好奇的是,方大夫手里拿的东西,那明显是竹简啊,你们猜里面写着什么?”

  “方大夫神色看着不好啊,难道李祭酒还是一意孤行要进行所谓的改革。”

  ……

  不说李庸那边的苦无头绪,方睿在被李庸甩头走人之后,至少愣了三分钟才回过神来,当他再去寻找李庸理论之时李庸早就没了身影,幸好他虽然精神有些不好,但耳朵还是没问题的,故在走时还是去了凉亭,在石桌之上取了竹简。

  竹简明显是刚写完的,所以并没有卷起来,而是平铺在石桌上,这样一来自然是没能逃过他的眼睛,本来他就是抱着看一眼的心来看的,谁知这一眼下去,却让他再难移开眼睛,瞬间直勾勾的读完了全篇,就这样,愣是连着读了三遍才回过神来,这一刻,他的心是凌乱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秦时风云之李庸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