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王座第十四章 怪梦?记忆碎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怪梦?记忆碎片

小说:夜之王座 作者:花三醉 更新时间:2018-08-10 22:33 字数:3379

  王夜做了一段梦,一段很离奇的梦。离奇到如果不是梦中看到的东西是自己从没经历过的,他几乎以为自己走马灯了。

  从低矮的第一人称视角看去,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小孩,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正牵着他的手。

  这个男人,脸长的很是帅气,让王夜有种看小鲜肉的感觉。只是男人的脸上面不知为何有一层薄薄的污垢,配着他那头杂乱的黑发,遮挡了大部分美感。

  蓬头垢面,穿着也很是潦倒,衣服虽然看上去很得体,却脏的像个抹布,上面有不少的破洞。唯一完好的是他背部的布包。那是一个棕色的包,鼓鼓囊囊的不知装着些什么。

  这个男人正牵着他走在一条破破烂烂的街上,之所以说是破破烂烂的街,是因为这条街不光道路泥泞不堪,就连两侧的房屋也让锈迹斑驳了栅栏和门板。至于街上的路人,则像一块被风干的地瓜,褶皱而干瘪。如果说男人的穿着像是一块抹布的话,那他们的抹布已经是烂的发霉了,糟透了。

  男人此刻一脸焦急的四处打量着,像在找什么东西。不,不是找东西,而是在找人。不知何时,一个戴着面罩的黑衣人与男人擦肩而过,王夜注意到这个黑衣人往他手里塞了个耳麦。

  耳麦纯黑色,金属质地,从头到尾有三颗大小不一的红色眼睛铭文。

  男人把耳麦收到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随之肩膀一歪,卸下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取了一瓶酒出来。

  他拧开酒瓶的盖子,又牵起王夜的手,边小口抿着边拉着王夜离开了这个街道。

  ......

  被男人牵着不知走了多久,王夜只知道四周变成了一片荒原。除了男人,已经看不见一个人影。

  而这时,男人酒瓶里的酒光了。他高举着瓶子,再没倒出一滴。

  最后用舌头舔了舔酒瓶嘴儿,男人嫌弃的扔掉了它。转过身,打着晃朝王夜走来,直到站到了王夜身前。

  “不要怪我。”男人开口了。

  哈?啥玩意?入梦以来男人开口的第一句话让王夜一头雾水。

  砰!

  不等王夜想明白,男人突然暴起,一把将王夜推到在了地上,满脸狰狞的骑了上去,双手死死的掐住王夜的脖子。

  我靠!你要干嘛!好吧好吧,大哥我不怪你,我不怪你哈!听见没有!你快起来啊!你他娘骑老子干嘛!王夜感到很是惊怒。我这么小的孩子,你居然下得去手!

  但王夜根本开不了口,他现在好像只是一个看客,一个木偶。只能被迫体会着这梦里的一切,而无法做些什么。

  他看到男孩在疯狂的拍打着男人的脸,但并没什么大用。那双手仿佛铁钳一般死死的卡在男孩娇嫩的脖子上,并且越掐越紧。男孩的抵抗未让其产生一丝颤抖。

  王夜有理由相信,再过上一会儿,男孩就要因窒息而死去,因为王夜已经感到窒息了,剧烈的疼痛从脖子间传来,肺部期待着空气,却又得不到空气,胸腔在心脏剧烈的跳动下反复的痉挛抽搐着。

  草!为毛感觉这么真实啊!王夜不明白,这不只是在男孩的梦中吗?为什么梦中男孩被掐的痛处,会一丝不减的传到自己意识里。

  男孩儿的挣扎越来越弱,挺着肚子躬成了一道弧形,胳膊最后的向上探出,他想挠了一下男人的脸,但最终无力,只落在了男人胸口处。这时那个黑色耳麦被从男人的上衣口袋里碰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男人望向这个耳麦,耳麦的三颗眼睛好像也在看着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男人的表情渐渐呆滞了下来,手也离开了男孩的脖子。

  我草你大爷!

  我草你七大姑八大姨!

  我草你......

  从窒息感觉中缓过神来的王夜在心里大肆问候着男人的祖宗十八。

  然而不成想,王夜刚问候到第三代的时候。

  “呃呵呵,呃哈,哈哈,啊哈哈哈。”男人的嘴角突然疯狂上扬,双手用力向下扒着他自己的脸。不知何时布满血丝的眼睛,更是瞬间睁到了极大,紧紧盯着王夜。

  卧槽,大哥,我错了我不该骂你,你别特么再犯疯了啊!王夜着实被眼前怪笑的嘴脸吓到了。

  男人并未继续折磨王夜,而是抬起头对着头顶的天空,怪笑着嘶吼起来。

  “我就是太善良才会被你欺骗!我现在不想让他就这么死了!哈哈哈哈,我要把他卖给你的仇人!我要报复你!哈哈哈哈!”

  笑了一阵后,男人起身从身后的布包里拿了根灰黑色的绳子。一手按住男孩,开始捆绑。

  刚逃离死亡的男孩儿开始极力的挣脱。他被男人接二连三的举动吓到了,嘴里开始疯狂的咳喘起来。看来男孩儿想求饶,但做不到。那绳子每捆上一圈,王夜都能感觉到男孩儿传给自己的恐惧。

  但对此,王夜已经无从关心了。王夜心里正思考着别的事情。

  看来这个梦是我现在这具身体留下的一个记忆片段。它的经历者应该是那个小男孩。也是这具身体的原本主人。

  啥?我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老子到死都忘不了这根绳子啊!

  大爷的!原来是你丫捆的我。你特么缺德到祖坟冒烟了知道么!你知道老子在尸体堆里像个蛆一样爬了多久吗?差点真找到屎死了!

  你特么生孩子绝逼没屁眼儿!你......

  “孩子,帮父亲一个忙啊,不要怪父亲,都是你母亲的错啊!她毁了我们的一切!你的生活本来不必这么痛苦的,让我们一起报复她吧!报复她吧!哈哈哈!”男子依旧疯狂的病笑着。

  王夜哑口了。

  卧槽,你特么就是我穿越后送的便宜老爹?那我刚刚岂不是......想到自己刚骂出口的话,王夜顿时感觉像是吃了泡屎,连温度都是热乎的。

  这什么家庭环境啊!你和她相爱相杀为什么要把孩子往死里掐?觉得不过瘾还要送到仇人手里报复?你就是禽兽知道么!

  男人听不到王夜的控诉,绑好男孩儿后就瘫坐在一旁,随手捡起他的耳麦,塞到了耳朵里。

  “他在我这,准备好5000万联邦点,自己顺着信号找过来。”男人只说了一句话,便摘了耳麦,再次扔到了地上。

  不理会还在挣扎的男孩儿,男人从背包里掏出了一盒没开封的香烟。撕开包装后抽出一根点上火,大口的吸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沙尘渐渐顺着微风盖住了地上的耳麦。男人手下掐灭的烟蒂也已经堆成了一堆儿。这时,远方起了一道浓烟,向着男人的方向滚滚而来,王夜仔细一看,居然是个装甲车队。

  男人不再抽烟,扔了烟盒,颤抖着站了起来。最终,装甲车队卷着滚滚黄烟,绕着他和男孩围了个圈。

  不等车停稳,车上便跳下来了一队全副武装的魁梧壮汉,只见这些壮汉的前胸后背,胳膊大腿,头和双脚皆被一层黑色的金属骨骼所覆盖。他们举着枪,把男人和小孩团团围住。

  片刻,队列分开,一个浑圆的身影从队列外围缓步走到男人面前,是个西装革履的胖子。

  “他就是那个女人的孩子?”胖子开口了

  “是。”男人带着沙哑的嗓音开口道。

  “你知道骗我的下场?”胖子再问。

  “呃呵呵,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从微笑变成大笑,从大笑又变成狂笑,男人转过身,癫狂的揪下了男孩的一撮头发。

  男孩儿啊的一声哭了出来。

  王夜:草泥马!有完没完?

  “我没必要骗你,与其我把他掐死,还不如放在你手上让他痛不欲生的活下去,我要报复她!”男人止住笑容,一脸严肃的拿着手中的头发递向了胖子。

  胖子闻言望了一眼男孩儿,目光在他脖子上的血痕停留了几秒,开口道:“很好。”

  接着,胖子接过了男人手上的头发,向后面招了招手。立刻有随从递上了一个金属质感的方盒。打开方盒,把头发放了进去,重重的扣上。胖子在一段行云流水般操作过后,便屏息凝神,死死的盯住盒子,大气也不敢喘。

  空气里一片压抑。不知过了多久,盒子上方有三个指示灯变成了绿色。

  “呼,真的是她的!。”

  胖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随后压抑住颤抖的身躯和满脸的狂喜,费力的弯下腰,扯着满脸的肥肉,对着王夜露出了一脸阴森的笑容。

  孩子似乎被这张脸吓到了,哭声更大。

  而后,不等王夜吐槽这张便秘脸。胖子便保持着笑容站直转过身,向周围的下属下达了命令:

  “把孩子带走。”

  “等等,我的信用点呢?快给我转过来!”

  男子的突然发言让回身走向装甲车的胖子脚下一顿。

  “大概,在地狱?”

  “砰!”在某个护卫的枪响后,男人直挺挺的倒下,眉心间留下了一个红色的血洞,眼中尽是错愕与不甘,好像到死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以为和她生了个孩子,你就变的很重要了吗?仗着曾经的贵族身份?看你那落魄的样儿!像你这种草包的懦夫,她又怎么看得上眼,你不过是她利用的一个工具,复仇?竟敢把身份提到和我玩等价交换的高度!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呵。”胖子一边走一边嘀咕着。

  “都给老子快点!这里已经深入交战区,如果不想变成zaka的粪便,或是炮火下的灰尘,就都给老子快点.......”

  再之后,胖子又大声说了些什么,王夜听不清了,他被两个壮汉像拎着烧鸡一样,扔到了一辆车里。

  而梦,也到此终结。画面开始像盆水一样波荡起来,慢慢破碎。

  不,不是像水,而是真的就是水。

  “噗噗噗,嚯呕。林马你个老王八,你拿水泼我干蛋!”王夜醒来后,看到林马正拿着一个空桶。再看着自己落汤鸡的模样,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看几点了!都凌晨四点了!你还特么睡觉!训练去!垃圾!”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夜之王座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