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世忆第五章 三杰往生1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三杰往生1

小说:青世忆 作者:理无疆 更新时间:2018-08-10 22:29 字数:2500

  宋思明奋力一跃腾空而起,却是后劲不足,空中停了两秒便下坠,船头少年将手中铁链甩出,宋思明反手抓住,动作一气呵成。

  少年按下机关,手中铁链迅速回缩,宋思明铁链铛的一声撞在船板上,直眼冒金星。

  “宋兄!宋兄!你没事吧!”船舱里那少年听到巨响,连忙出来巡视,只看到船头少年脚蹬甲板,臂上缠着一铁链,另一端则是挂在船下。

  官兵迅速调来床弩,放箭也顾不上除去箭头,听着家主一声令下齐齐发射。一时间,漫天飞箭,月光都被遮住大半。

  “扬帆!加速。”那少年架船倒是很是熟练,有条不紊的指挥着船退到箭雨攻击范围之外。同时调集盾牌挡下个别飞箭。

  “嘶啊”船下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十分凄厉…让人为之一颤。原来是挂在船上的宋思明无处可避,被一支流矢射中肩膀。登时没了力气,堪堪抓住铁链。

  船头的少年再无淡定之色,一张秀丽的俏脸因用力过猛被逼的面无血色,惨淡的让月光都比之不堪。“啊!宋思明,你怎么这么沉…”马风茗本为书生,不练棍棒练铁链,本就走的不是讲究力气,就这么生拽一个人,实数为难。

  楼船缓缓驶远江边,舱下听到叫声,几个侍卫连忙帮忙把宋思明拉上船,唤来医匠包扎,面色铁青,肩膀上的血汩汩流出,渗透纱布。

  岸上灯火通明,各路兵马列阵不退,忽然两旁士兵退来,一个打扮的人骑马冲出。一旁的宋家家主连忙诉苦:大哥,这帮小崽子是拦不住了…话一出口,仿佛瞬间老了雄心。

  “床弩准备,射!”那将军并不答话,一招手,军队中抬出十几架巨型床弩,应声而发。纷纷射中楼船。除了这弩比寻常长了一倍,而且末梢拴着铁链,另一端连在弩机上。

  船头少年稍稍恢复气力,向前一步,与岸边将军对峙。“望父王成全。”船上瞬间爆发出声声齐响:望马王爷成全。望马王爷成全!

  “收”纵吼声震天,那人好似没听到一般,发号施令收起铁链,十几架弩机同时发力,铁链猛的回收,竟把稳稳行驶的楼船向后拽了一丈有余。

  “破!”那一直在舱下指挥的少年一声怒吼。指挥着相比下为数不多的侍卫各司其职,奋力划起,僵持了不大一会,楼船上的船板被弩带回大片,虽得以逃脱,却留下了一个一个个不浅的窟窿。

  马王爷打了个手势,上万兵马人头攒动,声声震天:随时恭候少主归家。

  “谢父王成全”马霄漠依旧立在船头,复又响起悠扬的笛声,是一曲离别之音。船缓缓驶远,笛声也渐渐消残,岸边精兵早已系数退去。只余马王爷和宋家主,天渐渐破晓。

  “大哥,回了,人,走远了”二人相顾无言。

  “漠漠!你刚什么情况,还嫌弃我沉,要是你在下边,你想我得怎么对你?”宋思明在被医匠放出来后,风风火火就到了马霄漠船舱,一脚踢开门,伏到马霄漠胸前。听到老友的称呼,马霄漠一口老血差点喷涌而出,也是毫不含糊回敬过去:思思啊,你当然会把我提上来喽,我那么轻,您还不是顺手就捞起来来了。宋思明望着眼前这老友,不禁想起人前温文尔雅的马世子,竟好意思在这嗲声嗲气玩暧昧。

  周若风甚是煞风景的推门而入,两人瞬间回归原味。周若风却是更加尴尬,两步走出房门还帮忙带上。两人不禁哑然失笑。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咚,咚咚,,咚,响起特殊的频率的敲门声,两人便知是周若风。也不搭话,果然周若风推门而入,坐到了桌旁拿起茶杯一口闷:大哥二哥,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宋思明一时没回过神来,愣了愣,看向身边的马霄漠,表情如出一辙。

  “哎呀,就是收拾金银细软和一些贵重物品”周若风说着解下后腰上的背囊,打开是几封信笺和些许碎银两。“诺,就是这样”周若风说完又系回了腰间。

  马霄漠闻言转身开始收拾东西“若风,收拾这些干嘛”一眨眼的功夫便卷起一个行囊有样学样,照着周若风的样子系在了腰间。

  “咳,跳船,快沉了”周若风继续喝着壶中茶水,以防一时半刻找不到水源。

  闻言二人均是一愣,随即释怀:床弩。

  “周叔叔这么放心你啊,都没来送送”马霄漠笑着调侃周若风,心中也好奇唯独岸上追赶之人无周家人。

  “家父说:年轻人嘛,要出去闯闯的…哎对,二哥,你怎么还不去收拾”周若风终于停下了茶壶,心中不禁对父亲感恩戴德,一个常年征战的将军,若要留人,那可真不好走。

  宋家富可敌国,包揽了天下贩盐的生意,宋思明只要走到就近盐号,出示令牌,自可提取银两,也就养成了出门不带钱的习惯。

  三人说说笑笑来到甲板,丝毫不顾船沉的事实。本来船上就只有三家一共带的几十侍卫,不足百人。因生在水乡,个个都是游泳的好手,趁着天还未大亮,已有过半人数上了岸,止有一条以防不测的小船依旧未走,因各多侍卫都有些沾不得水的物品,差人架着于江中行驶,却是被宋思明带的酒占了将近三分之二的地方。

  马霄漠解下背囊递了小船上水手,不禁吐槽:思思啊,你带这么多酒干嘛?却是明知故问,对于涅槃山主的喜好,世人所知唯一便是好酒,偏偏还眼界极高,一般的酒丝毫看不上。平生入得了眼的还真不多,偏偏楚地盛产桃子,所造桃酿入口即化,醇香四溢,不知不觉中已醉于其中。桃酿中更以宋家声名最盛,可也产量极低。宋思明所赠,值个几年产量,每坛都是有价无市,也怪不得马霄漠明知故问。

  “大哥,你这不装傻嘛,当然是给安安得了,人家生辰的嘛,咱们都来晚了,更得表表诚意啊”话音未落,宋思明就被一脚踹入江中,“费什么话,船就沉了”马霄漠翻身跃下。

  宋思明猝不及防摔入水中,连喝几口江水,外人面前不好发作,因一臂受伤,单臂游泳的样子倒是颇为滑稽。向着马霄漠游了过去,颇为委屈:你踹我干嘛。活像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以后不许叫安安,更不许叫别人这么亲密”

  “啊哈哈哈,思思你是吃醋了吧”又是还未说完,又被一掌拍入水中…接连灌了几口江水,加上独臂难行,宋思明早已体力不支。

  “二哥,接着”原来是周若风抛过一根麻绳,宋思明老老实实看着马霄漠系在两人腰间。

  周若风跳上小船,满满当当的小船已被压的有一半浸入水中,周如风却是如履平地,顺流而下,不一会便到达江边,众人早已在岸边侯着,也没人敢去打扰水中二位,取了兵器背囊等着。

  宋思明开始赖在马霄漠背上,压的其翻入水中四五次,看到众人都上了岸,连忙好好游到江边。

  “走,兄弟们,马世子,周将军请你们吃饭”宋思明财大气粗,刚进了闹市发现未出楚地,更是无所畏惧。带着众人直奔酒楼,还不忘帮两位兄弟人情。

  自己却是溜到附近盐号提钱:咳咳,掌柜的,取五十两银子,记宋少账上。

  “老爷有令,大少已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青世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