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霸碧落第二章 三年后,下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 三年后,下山

小说:剑霸碧落 作者:柒羽释酒 更新时间:2018-08-10 14:15 字数:2827

  三年后,山门前……

  云海依旧缥缈,三个人长身而立。站在最前方的人似一柄朴拙古剑,他的身后,是一位酒酣至仿佛站立不稳的老者,只是这人眼中偶尔闪过的丝丝凌厉之色,足以使人感受到那毁天灭地的气势,而另一位,微微沾湿的乌黑长发,紧紧贴着那细致如美瓷的肌肤,依旧稚嫩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一袭白衣随风而动,飘然间恍若与这流云融为一体。

  这三人,自然就是毕宇飞,鹤舞,以及准备好要下山的鹤羽柒了。

  “小柒,山下虽好,可世道人心险恶,不如宗内那般单纯,你要照顾好自己,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毕宇飞面带忧色,不舍的叮嘱道。

  鹤羽柒笑着,说道:“师兄,这话你都重复了多少遍了,我早就记住了,你放心吧。”

  “哼,只有这小子骗别人的份,谁还能骗得了这个臭小子。”鹤舞哼哼唧唧的说道。

  鹤舞伸出手,光华一闪,一条精巧的项链与一块令牌出现在他的手中。“这两样,你带上。”鹤舞说道。

  “这条项链里放着一些小东西,你在外可能用得上。这令牌是你父母留下的,以往不告诉你,是怕你鲁莽行事,如今你已然能够自保,那有些事,该告诉你了。你的父母还活着。”鹤舞郑重的说道。

  “什么?”鹤羽柒激动地抓住鹤舞的衣袖,说道,“师父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们都不来看我?使他们不要我了吗?”

  “小柒,你莫要多想,你父母离开是有原因的,他们更不是抛弃你。”毕宇飞搂住鹤羽柒的肩头,对他说道。

  “小柒你听我慢慢说。”鹤舞露出缅怀的神情,说道,“你父母的来历为师同样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亦不知将你托付于我等后,他们去了哪里。”

  “但你父母说过,若你能够在五岁前觉醒,并在十岁前突破初元,达到凡体之境,便可将这令牌交予你,并送你下山。”

  “之后一切,随缘……”

  “师父……您可知道这令牌是……”鹤羽柒紧紧地握着父母留下的唯一念想,仿佛能从中感受到父母的气息。

  “为师若是知道,又为何不告诉你。”师父鹤舞嘴角噙着一丝苦笑,说道,“好了,时候到了,你下山去吧。”

  “小柒,你走之后,宗门会开启玄天大阵,举宗闭门静修,可能未来千百年难以再相见。”毕飞宇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所以,寻找你父母时,宗门可能……无法为你,提供帮助。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们失望。”

  玄天大阵是玄天宗的护宗大阵,攻防一体,威力巨大,只有当遇到宗门生死存亡之时,或遇到重大问题需要闭宗静修之际才会开启。

  一旦开启,外面的人不可进,里面的人难以出,甚至无法关闭。唯有,有人闯过玄九重天。

  玄九重天,玄天大阵为闯入者提供的一条生路,同样是九死一生之路,可假若不闯这玄九重天,则必死无疑。其间艰难,自是不必多言。

  “师兄,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开玄天大阵?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疑惑不已的鹤羽柒发出紧急三连问。

  “这是一个约定……好了,不要多问了,下山去吧。”鹤舞惆怅叹息,不愿意再多说什么了。

  “小柒,再见……”

  鹤羽柒长身而立,面向群山之间,恍然间,仿若与山间流云融为一体,飘逸灵动。狂风席卷而来,搅动天地不得安宁,而此时,他又如千年傲立的磐石,无可转移。

  他飞快跑开两步,背对着师父、师兄和宗门,眼中蓄满了泪,却倔强的不让溢出来。他知道,可能一步踏出,即是永别,因为他再也难踏入这个雄伟玄奇的大宗了,毕竟,玄九重天,并不好闯过。

  鹤羽柒猛然回头,扑通一声跪下,对着师父师兄重重的叩了三个头。之后,便反身向山下飞奔而去,手臂扬起,再落下时,手背上闪着若隐若现的水光……他再坚强,也不过一个七岁的孩子。

  鹤羽柒跑得很快,短短一刻钟便跑出了近十公里,而他仍是一副面不红气不喘的神情,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好体力。但他有些饿了,随便找到一块平坦的草地上,取出项链中准备好的食物和清水,将就着吃了一点,干粮又难咬又难嚼,还没有味道,这让平日里锦衣玉食的鹤羽柒分外不适,但却无可奈何。

  勉强填饱了肚子之后,他躺在平坦的草地上,享受着日光的洗礼,却更想念宗内的生活了。

  一个小东西在草丛中悄然穿行,缓缓靠近满脸享受,已然睡着了的鹤羽柒。十米,八米,六米……一米,贴近鹤羽柒的脖子。当它展现出自己凶恶的獠牙,带着劲风,狠狠撕咬向鹤羽柒的颈部要害之时,鹤羽柒猛然发动了攻击,一把银白的短剑挥出,斩在那头血脉不纯的犼身上,带出一道血雨。

  这只犼微微吃痛,便畏缩不敢向前,它向后移动着步子,企图从鹤羽柒的剑下生还。鹤羽柒撅着嘴,不满自己没有一击致命,想着要不要再补上一剑之时,他瞥见了犼的小动作,顿时玩心大起,也不管它听不听地懂,努力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说道:“想要活命是吗?本小爷给你这个机会。小爷我带的干粮太难吃了,小爷要吃好的,懂不懂。”

  没想到的是,看似凶猛的犼竟然如此胆小,它人性化的站立而起,对着鹤羽柒露出谄媚的笑,点点头,便跑开了。几分钟过后,犼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还抱来一大捧鲜脆欲滴的野果子,状如狗腿的捧给鹤羽柒。

  鹤羽柒美美的享用了一顿野果大餐后,又开始赶路了,当然,捎带上了那只通灵的犼,一路上奴役它去摘野果,捉鱼,拾柴火……反正鹤羽柒自己不想干的,全让犼代劳了。

  就这样走走停停两天后,他在心里默默地计算了一下,嘀咕道:“我也跑出八九十公里了吧,那屏蔽结界应该就在不远处。按师兄说,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出现才行。”

  玄天宗周围方圆千里的地界都被划为禁区,是专属于玄天宗弟子的历练宝地,一道屏蔽结界,使内外截然不同,从内部可以看到外部,但从外部却丝毫瞧不见内部,阻绝了外界人的进入。

  当然,因为玄天宗地处离天山脉的中心,附近生活着许多神兽和强大的异兽,鲜少有人敢于进入,寻到一个避开旁人的时间并不难。

  一步踏过结界就意味着踏入了山下那个并不美好的……江湖。

  鹤羽柒摸索着寻到了结界的边缘,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结界上,霎时,结界上泛起道道波纹,如水波般向四周传开。指尖传来的抗拒使鹤羽柒感受到出去,似乎,不那么容易。他皱了皱眉头,咬着指甲,苦恼的思索着先前师兄的教诲。

  半晌无果,鹤羽柒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抓狂道:“师兄好像没教过我怎么离开啊啊啊。下不了山,还怎么找爸妈啊。难道我要打道回府?不行不行,太丢脸了。”

  鹤羽柒忽然瞥到犼,那个家伙正捂着嘴,努力的憋住笑。鹤羽柒恶狠狠地盯着犼,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还不快从实招来,小心我大刑伺候!”

  犼露出一丝贱贱的表情,仿佛再说,“你求我呀,求我我就告诉你。”

  鹤羽柒张牙舞爪的扑倒了犼,挠着它的痒痒,威胁道:“说不说?”

  其实犼最怕的还不是痛,而是痒,这点鹤羽柒早就摸透了。找到软肋了该怎么做?当然是狠狠地戳,嘿嘿嘿嘿。

  犼从鹤羽柒身下挣脱出来,比划着什么。鹤羽柒眯着眼睛,似懂非懂,问道:“你的意思是,我要把血涂在结界上?”犼闻言猛点头,表示没错。

  鹤羽柒咬着手指,有点儿下不去口,犼抢过他的手指,啊呜一口,狠狠地咬了下去。鹤羽柒满脸痛苦,另一只手狠狠捶在了犼的脑袋上,“你快松口啊!疼死我了。”鹤羽柒吼道。

  犼吃痛,松开了嘴巴,赶紧示意鹤羽柒将血涂在结界上。

  鹤羽柒上前一步,将染满鲜血的食指向着结界摁去,结界上瞬间出现了一个足以一人通过的圆形通道。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柒羽释酒 说:新人新书,多多支持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剑霸碧落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