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子咒痕第三十七章:去一趟医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七章:去一趟医院

小说:双子咒痕 作者:明燃 更新时间:2018-09-12 08:59 字数:2074

  姬炀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钟表上显示的时间为8点42分。

  “时间差不多了吧。”姬炀念叨了一句,将空的餐盘放到洗碗处,找到他在酒店,除了陈冰柔唯一熟络的王嘉怡。

  “嘉怡,你帮我看一下,我出去打个电话。”

  “好的。”王嘉怡立刻答应下来。最近姬炀在酒店遇到什么事情第一时间找的就是她,能帮上他,这让王嘉怡感到很高兴。

  姬炀来到仓库门口。这里四下空无一人,是整个酒店最为寂静的地方。他掏出手机拨通了颜冰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之后那边才传来颜冰的声音。

  “对不起啊姬炀,我们在工作。”颜冰歉意地说,“有什么事吗?”

  “你们今天要加班到几点?”

  颜冰似乎也是知道姬炀问这些做什么,她说:“今天的工作量比较大,所以我们今天应该要到晚上11点了,你放心去吧,就算提前了我也会想办法拖住董事长的。”

  和聪明人说话总是会让人感到很轻松,姬炀笑道:“那就有劳了,不需要多长时间,现在接近九点,我九点半左右就会离开的。”

  “嗯,祝你好运。”颜冰按下挂断键,犹豫片刻后,红着脸在手机上轻轻一吻,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

  姬炀来到陈冰柔身边。

  “冰柔姐,我有点事,能不能让我出去一趟?”

  “你会主动出去还真是少见啊,”陈冰柔回头看他,“这么晚了你要干什么去?”

  “去医院看一个病人。”姬炀说,“刚做完手术,我要去照看一下。”

  “这样啊。”陈冰柔点了点头,“那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得到陈冰柔的允许,姬炀飞快换上自己的衣服,随便打了个车飞奔向清水医院。

  “他干什么去了?”洪清水一直在观察姬炀的动向,见到姬炀出去不由得很好奇。

  “管他呢。大哥,那老板你看上了,那个王嘉怡你可不能跟小弟抢了。”吴威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不远处的王嘉怡。

  “那个尤物,要是能和她睡上一觉折寿五年也不亏啊。”洪清水看着陈冰柔那前凸后翘的身材猛吞口水。吴威说的没错,确实比他玩过的那些烂大街的货色好得太多了。

  “这两个蠢货。”琼斯心中暗骂一声,一个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能有什么作为?杀手最忌讳的就是这一点,不单单是黑玫瑰如此,据他所知世界各地的注册杀手都是如此。

  姬炀找到了季父的病房。

  病房内的卫生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桌子上摆着新鲜的洗好的水果。

  季父靠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霓虹灯,双目失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季小雨的精心照料下,季父术后恢复得非常好,连医生都说照这样下去可以早一些出院。可是季父很少露出笑脸,他知道自己身体里还有一种不明物质,连世界上的医学专家都没有任何办法,他觉得只要有这种物质在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姬炀推门的声音引起了季父的注意。季父慢慢转过头,用布满细纹的眼睛看着来者。

  “你是……”季父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您没有见过我,我是来配合您治疗的,今天来是想向您了解一下情况。”姬炀笑道,拿过小板凳坐下,“不需要您说太多的话,您大可放心。”

  “你问吧。”

  “您还记得令千金劝您戒烟的具体日期吗?如果不记得大约的日期也可以。”

  “戒烟啊。”季父抬头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即将夏末,时间过得真快啊。小雨劝我戒烟应该是三年前那个春天吧,大概是三月初的事情。”

  “三年前的三月初。”姬炀在随身携带的小本上记下内容,“下一个问题,我了解到您曾经最常吸的香烟是鹰国出产的鹰联宝。您是在最开始吸烟的时候就吸这种香烟呢,还是从某一时间段开始的呢?”

  “我从大学毕业之后开始吸烟,刚开始只是为了缓解压力而吸一些很便宜的烟,后来事业有成了,想着生活可以好一点,就吸鹰联宝。我创业取得成功是在毕业后二十年,就是我44岁那年。”

  “也就是说已经10年了吗?剔除哪三年,您一共吸了7年的鹰联宝。”姬炀一边记下一边说,“您之前到过鹰国?”

  “到过。”季父说,“人都是不知道满足的,事业有成之后我们追求更进一步,只是在技术突破上遇到了难关,所以就到鹰国学习。”

  “在学习的过程中您有没有和谁发生过冲突?”姬炀继续追问,相较于之前的速度也快了几分。

  “冲突并没有,只是在技术的研讨上出现了一些分歧,后来这种分歧也不了了之,我们学的差不多之后就回国了。”季父回忆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应该还是在那边。”

  “您能告诉我他们具体的位置吗?”

  “在艾北罗州北部。”季父说。

  “好的。”姬炀收起自己的小本,“具体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祝您早日康复。”

  “小伙子,我可能是人老糊涂了,我不清楚你问的这些和我的病情有什么关系。”季父将视线移到姬炀身上,眼睛浑浊不堪。

  姬炀知道,这种状况就是体内的毒藤草在侵蚀着他的身体,如果不尽快治疗的话,按照他体内毒藤草的剂量,足以在短时间内将他的生命吞噬殆尽。

  他不忍心将真实的情况告诉这个还不到花甲之年的人,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我们怀疑您的病情可能和您曾经生活和工作的环境有关,所以我来确定一下,到相应的地方去寻找治疗的方法,放心吧,您的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我都是一把老骨头了,还麻烦你们年轻人不远万里跑到鹰国给我找什么治疗的方法啊。”季父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我不比你们年轻人,你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您好好休息。”姬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确定没有落下之后悄悄走出病房,随便找了一家网吧,轻而易举地入侵到医院的总计算机,消除了自己的来访记录。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双子咒痕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