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历史 > 唐宋元明 > 大明首相 直达底部

官场拖沓误事机 尚书担当招祸端

大明开国近200年,官场萎靡拖沓,遇事不敢担当,以至于国书无人翻译,朝贡使团上街抗议。礼部尚书高拱不怕得罪人,执意开考译字生。结果引来官场一些人的不满,竟招致杀身之祸。

宅院萧索夫人以死相逼 道观幽静大侠美女为赠

邵大俠游走江湖,虽是布衣,却有眼界,远过朝廷中的衮衮诸公。他得知高拱才干非凡,识见超迈,遂以计骗他到道观相会,并以美女珊娘相赠,演绎了一段宏大历史与细腻情感的故事。

老讲官心系裕王自嘲荒唐 奇女子敬佩中玄意有所托

裕王何许人?高拱人生中最至关重要的一个人!他们为什么建立了非同寻常的关系?珊娘因何对高拱意有所托?高拱与裕王、珊娘的感情,是很复杂的,许多是不可为外人道的,也是难以言状的。

海瑞上疏触雷霆 高拱奏稿束高阁

海瑞骂皇帝,引起官场惊悚。看了高拱欲振作朝政的建言,张居正既钦佩又担心,说千万不可提交,高拱为之郁闷,张居正却表现异常,高拱大为不解。高拱差一点掉脑袋的事是如何化解的,至此也已水到渠成,作出了交代。

元老有意延揽入阁 门生推测定有圈套

张居正衔命向高拱通报了首相徐阶要延揽高拱入阁拜相的消息,只是要他做一件事。高拱很纠结。他的门生齐康,则向他抖露了许多关于徐阶的传闻,以此猜测,徐阶延揽高拱入阁,是一个圈套。

诵民谣充拜帖一见如故 筑宫殿作砝码再三鼓动

大明与蒙古部落长期处于战争状态。土默川的俺答汗对大明威胁最大。如何应对这一威胁,始终是大明朝廷的头等大事。俺答汗雄才大略,他出场了,对大明与蒙古关系有重大影响的三娘子出场了。俺答汗在纠结着,汉奸赵全则一再鼓动,他有自己的考量。

徐阶穷于应付 高拱入阁拜相

北方鞑靼的威胁日益紧迫,南方海盗活动也很猖獗。首相徐阶不愿改弦易辙,只好穷于应付,焦头烂额。高拱的入阁虽经一番波折,也实现了。曾经的大祸是如何化解的,本卷借机交代。

南倭北虏羽书旁午 老臣新进各说各话

新入阁的高拱眼看南倭北虏警讯频传,焦急万分,可首相徐阶却不骄不躁,他无意采纳高拱提出的应对之策,而是自有套路。

治道分歧内阁不协 遇事争辩首揆生厌

新入阁的高拱急于振作,与首相徐阶治道发生分歧。徐阶对高拱产生了反感,矛盾就此发生。

了无踪影刺客扑空 有恃无恐姑苏惹事

刺客寻找邵大俠无果,被另遣苏州,为徐阶公子做生意护驾,在苏州惹出事端。

以假作真双方找台阶 心存牵挂两厢落热泪

苏州知府蔡国熙和首相徐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高拱和珊娘则是相互牵挂而又无缘相聚。

深文周纳言官下狠手 未雨绸缪刺客出利刃

首相徐阶已然向高拱下手。科道言官却因抓不到高拱的把柄而为难。深文周纳欲置高拱于死地的攻击未能奏效,竟然以刺客行刺的方式,想彻底把高拱这个障碍拔除。

暗拟遗诏心机深藏 明议登极矛盾激化

嘉靖皇帝驾崩,徐阶瞒着同僚,偷偷起草了一份遗诏,令高拱大为惊诧。围绕着遗诏和新朝开局后的施政,高拱和徐阶的矛盾公开化了。

皇上渊默无主张 末相折冲解海禁

徐阶与高拱矛盾公开化,隆庆皇帝却保持沉默,不愿介入大臣之间的争论,甚至不愿过问国务。高拱顶着巨大压力,冒着政治风险,吁请解海禁,为此,朝廷展开激烈争论。

元老笑脸相迎暗中布局 侠女登门造访通报内情

官场老手徐阶设下陷进,高拱不知深浅,中了徐阶的圈套。珊娘对高拱的处境很担心,向他通报在灵济宫听到的消息。

八个月升七级太岳拜相 一下午哭三女中玄昏厥

高拱和徐阶矛盾激化,徐阶加紧布局,张居正从六品级别的中低级官员,仅仅八个月就入阁拜相。高拱的处境很尴尬,清明节哭女,以宣泄心中的痛苦。

伸冤心切文坛领袖费心机 执法求公内阁重臣少顾忌

文坛领袖王世贞是天下读书人的偶像。他为亡父昭雪事晋京转圜。徐阶一味收拢人心,高拱却反对执法不公,徐阶遂故意放风说高拱阻挠王世贞之父昭雪事,由此引起了王世贞的愤怒。

连遭弹劾中玄十上辞表 偕游胜景珊娘一往情深

一番暗中运作,海瑞、王世贞都被动员起来,形成了墙倒众人推的局面。高拱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决计离开是非场,携珊娘回乡。

忍无可忍座主会食闹场 受人利用门生愤然上章

高拱难忍屈辱,端午节会食时公开指责徐阶。徐阶以退为进,以有徐无高的态势,胁迫百官表态。故感动高拱反制。高拱门生齐康上章弹劾徐阶,正中徐阶下怀。遂引发了一场罕见的的倒高风潮。

深陷重围新郑进退失据 自告奋勇江陵密语献计

拴帝心贵妃纵容太监 试忠诚元老考验弟子

丫鬟出身的李贵妃很有心计,太监冯保则一心想着上位,二人投皇帝所好,以便控制之。徐阶驱逐高拱,对站在高拱一边的郭朴也不能容忍,他要张居正递投名状。

兄杀子客出塞家国萦怀 子殴亲仆辱官田舍务求

元老无长策失众望 弟子谋自用出暗招

石州失陷,朝野震惊,皇帝终于忍不住了,下令内阁拿出应对措施,首相徐阶束手无策;张居正看不下去,决计对徐阶动手。

居正踌躇满志欲展宏猷 海瑞牢骚盈篇得抚江南

高拱、徐阶相继下野,张居正在内阁最有分量,他立即公布施政纲领,欲更上一层楼;海瑞对自己的职务不满意,希望得到施展的机会,他风风光光赴任,却不知前面是地雷阵。

访高老庄大侠有意相助 坐鉴月亭中玄坦露心迹

邵大俠到访高拱老家,两人纵论天下豪杰。邵大俠透露的消息,令高拱不安。

海青天念旧情软硬兼施 徐恩公不买账遭受重创

海瑞巡抚江南,一意澄清,触动徐阶为代表的大地主的利益,双方展开较量。

倚老卖老赵贞吉咄咄逼人 格局忽变张居正进退两难

当张居正正欲大展宏图时,老资格的耿直官员赵贞吉进入内阁,对他甚轻蔑;张居正感到受到威胁,退不甘,进不能,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海瑞连遭弹劾阁部为难 皇上突降谕旨举朝震惊

徐阶一番运作,海瑞在江南陷入绝境;朝廷则因赵、张明争暗斗,国务无以推进,皇上大感不满,突然发布一道令朝野感到意外的谕旨,重新起用下野两年半的高拱。

流言满布重臣生疑窦 宣淫无忌土司惹事端

高拱复出,一到首都,就发现不少怪事,听到很多传言;有一件事让他很着急,忙四处了解情况,朝廷讨伐贵州土司的命令已然颁发,高拱却对此事有不同看法。

僚友倾诉真假难辨 君臣相见疑虑顿消

赵贞吉说张居正是妖精,要提防他。高拱陛见的呈文迟迟没有回复。这一切,都让他感到疑惑。

破谣言高拱忘怨布公 罢巡抚海瑞怒不可遏

高拱被盈天谣言所困扰,为了集中精力谋国政,公开表示对过去的事情一概忘却;可他一到任,就遇到海瑞去留的决断,去还是留,都有坐实谣言的嫌疑。

海刚峰痛骂举朝皆妇人 高中玄纵谈兵事乃专学

海瑞被罢,怒不可遏,大骂举朝皆妇人,惹得科道不依不饶,要求惩罚他;高拱急于结束这场风波,全力投入改革军政、巩固国防上去。

轻进兵贵州官军惨败 换巡抚阁臣直房授计

贵州誓师,征剿水西土司,却以惨败告终,消息传到首都,群情激愤,誓言调集大军讨伐;高拱独持异议,他撤换了贵州巡抚,向新巡抚授计,力争不战息争。

执政重臣代商陈情 一介布衣替人疏通

内容简介:高拱听到陈大明的死讯,亲往吊唁,实则欲探明死因,乃至商人为累,遂在朝会上大声疾呼恤商;四夷馆考收落第的顾彬在京城开酒楼,因高拱整饬吏治,竟至失意惨淡,遂生出诡计。

绕床走高阁老遣勘官 巡边堡王军门开杀戒

新任贵州巡抚仍然请求朝廷发兵征剿水西,水西土司则上本呼冤,高拱不想改变不战息争的既定方略,一时又不知突破口何在;王崇古受命接任宣大总督,感到担子很重,巡视边堡,开了杀戒。

虏汗踌躇难决引而不发 土司大喜过望主动受审

俺答汗不敢轻举妄动,可雪灾连连,又要为部落寻找生路,身为苦恼;土司安国亨闻听朝廷差官来核勘水西之乱,喜出望外。

排兵布阵俨然统帅 战守有备允称干城

高拱事实上主政后第一次与俺答汗交手,排兵布阵,严阵以待;王崇古、戚继光这些文武大员,也摩拳擦掌,誓与北虏决一雌雄。

俺答汗受刺激不愿服老 美少女失初夜甘心送抱

雄才大略的俺答汗没有想到首次与高拱交手,不是死里逃生,就是狼狈而归;这时候,一个少女的到来,唤起了他的雄心,他作出了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决定。

巨浪滔天漕河遭淤堵 李代桃僵爱孙失情人

黄河屡屡决口,漕运严重受阻,中枢一筹莫展,不知道突破口在哪里?而土默川却出现了新动向,一桩桃色交易,竟致突破口不期然出现了!

恨惧交加叩关请降 居为奇货悲壮担当

俺答汗之孙叩关请降,宣大总督决计抓住契机,与北虏达成一笔交易。但他也自知,此举势必引起轩然大波,一切端赖高拱能不能从中主持。

主朝审心力交瘁 纠遗诏意味深长

司法审判,冤案累累,高拱痛心疾首;王金一案尤其引人注目,高拱以纠正王金案,延伸到借纠正《嘉靖遗诏》,以延续嘉靖初年的革新路线,完成震荡对接,却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揣测。

授方略计高一筹 惜利机力排众议

突然接到俺答汗之孙叩关请降的消息,吃惊之余,高拱决计下一盘大棋。但是,言一个“和”字,要冒杀头的风险,旁观者危之。

疑神疑鬼不时反复 斗智斗勇临机设策

兴风作浪暗导闹剧 两强相争明燃战火

高拱正埋头指导前线处理与俺答部战和交涉,背后却有人在兴风作浪;因为考察言官,赵贞吉与高拱也爆发了激烈冲突。

一波三折俺答汗执叛人 求进心切殷尚书攀太监

双方军事对峙、谈判,各自内部都有拆台者,一波三折;首都官场,赵贞吉去职后,礼部尚书殷世儋跃跃欲试,不惜走中贵人的路子。

午门献俘圣心大悦 后堂上计众官慑服

息事宁人谋刺案不了了之 参透杀机痴情女杳无音

刑部初查高拱遇刺案,陈大春主动登门,向刑部尚书透露“内情”,刑部建议将徐阶逮京审勘。高拱否决了这个提议;房尧第到江南寻找珊娘,见到的邵大俠,已是判若两人。

俺答汗求封贡急坏高阁老 戚总兵保部下拜托张相公

俺答汗急于求封贡,朝廷却阻力甚大,瞒着高拱驳回了宣大总督的奏本,高拱闻讯大发雷霆;戚继光碍于面子,答应了老部下的求援,张居正生恐此事被高拱察觉,颇是不安。

杀官劫库终启战端 损兵折将临危受命

广西中部被割据已近百年,韦银豹率众杀官劫库,朝廷屡剿屡败,高拱忍无可忍,调兵遣将,任用殷正茂,指示他一举剿除之;辽东战云密布,局势危如累卵,高拱又物色得力干将担任巡抚,张学颜临危受命。

绣鞋敬酒成佳话 美人投怀有陷阱

文坛领袖王世贞的弇山园乃国中第一豪华私家园林,文人墨客经常到此欢聚,任性怪诞的文人们诗酒美女相娱;徐阶因担心新任江南巡抚继承海瑞的做法,特意赶到弇山园,利用江南文人的任诞,设下了一个圈套。

明里力争终成正果 暗中使绊希望落空

与鞑靼封贡互市,一波三者,终于付诸廷议,又是一片反对声;明里因封贡互市斗智角力,暗里,为打击高拱,又使出釜底抽薪之计。

老套路无以破难题 新招数令人大不安

漕运乃国脉所系,却因黄河泛滥,漕河淤堵而陷入瘫痪,中枢无计可施;高拱欲打破故套,引来包括张居正在内的百官的不安。

三厄岭生死搏杀 晾马台对天叫誓

巡抚惊恐万状自请治罪 阁揆愕然失色知趣求去

殷正茂上了韦银豹的金蝉脱壳之计,犯下欺君之罪;内阁对如何处理殷正茂发生争执,首相李春芳听了张居正的话,愕然失色。

江陵掌控人事更见其妙 新郑开河之议胎死腹中

张居正不赞成高拱的决策,但不当面反对,暗中一番运作,高拱自己推翻了自己的决策,还对张居正颇是感激。

敌意未消午夜惊魂 良策苦思南北挂心

为与北虏互市,宣大开门大开,忽闻俺答汗率大军向大同奔来,宣大军政要员午夜惊魂;内阁里,高拱除了牵挂宣大局势,还在思谋广西的善后之策。

讨好不成郁郁挪位 寻人无果沮丧而归

河南巡抚急于升迁,欲以为新郑筑城取悦高拱;高拱闻讯大怒;房尧第前后半年,寻珊娘无果,却给高拱带来不少令他不安的消息。

虏患终弭君臣开颜 粤乱方殷首相出手

京城百姓看到汗血宝马,不禁感慨;高拱却为百官对于北虏贸易吹毛求疵耿耿于怀;不意广东山寇海贼肆虐,民怨沸腾,高拱决意绥。

伤圣怀元老无地自容 通海运阁揆断然定策

内阁的意见被皇上罕见地驳回,高拱无地自容,大发雷霆;他力排众议,做出了一个大破祖制的决定。

出师不利黯然自劾 身不由己狼狈丢官

殷正茂督师进剿海贼,不料顾此失彼,丢城失船,只得自请罢职;跌入桃色陷进的江南巡抚只得乖乖听从徐阶摆布。

南海子太监施毒计 得意楼光棍设骗局

太监冯保知只要今上在一日,万不能动摇高拱,遂施出一招毒计;徐阶的门客吕光和他的徒弟则在得意楼设下骗局。

计靖岭南网开一面 议催欠赋气抖双手

为底定岭南,高拱决计对殷正茂网开一面,引起内阁争论;又因该不该以未完成税收指标降调州县掌印官,内阁发生重大分歧,高拱既生气又失望。

旧案重提触动江陵 人犯供词惊煞新郑

本情既露甚无颜面 由衷之语急于释怨

徐阶与张居正私下的一些隐秘,被仇家和管家双双揭出,张居正感到颜面大失;徐阶又差门客效法哭秦廷的把戏,高拱并未抓住不放,而是急于化解。

急立功总督进剿失利 定边略两相同中有异

殷正茂感激朝廷信任,急于立功,三路大军进剿山寇,狼狈溃退;高拱一边部署绥广,一边又关注着多事的辽东,指授方略,张居正与高拱的方略并不完全合拍。

曾侍郎跃跃欲试 殷阁老引火烧身

曾省吾鼓动张居正向高拱动手,并献上一计;又策动高拱门生与殷世儋交手,殷世儋不明就里,果然上当。

压力陡增谋釜底抽薪 姻缘暗结思里应外合

徐阶三子被逮,敦促张居正对高拱下手,并献上一计;曾省吾也从旁劝说,张居正终于迈出了另辟蹊径的一步。

门生雪夜禀密事 太监白天探隐情

局势微妙,高层人等各怀心腹事,明暗动作频仍。提督东厂太监冯保也加快了实施毒计的步伐。

一计初成再生一计 两度遇挫徒叹奈何

新郑惜桑榆誓言立规模 江陵叙友情极赞建伟功

高拱花甲之寿,张居正带头颂其功,高拱颇感动,他暗暗发誓,要为大明开出一条新路。

巡抚升帐拿下三将 皇上御门坚赏二臣

朝廷行西怀东制之策,高拱指示蓟辽军政大员,东虏、建彝敢跳梁者,当大加一挫,辽东战云密布,三方斗智角力,大捷传于京师,皇上欣喜异常。

中玄过亲家遭盯梢 太岳召门客谋反制

高拱在谋划隆庆六年应兴应革事项,背后却早已有两双眼睛在紧紧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福建贪腐案暴露,张居正压力陡增,曾省吾献上反守为攻之计。

戚帅心慌投书买人情 皇上恍惚执手授顾命

戚继光闻听卷入贪腐案,忙向高拱投书,高拱左右为难;皇上行为怪异,高拱忧心忡忡。

东房密语谋定大计 书斋指授突发攻势

张居正和太监冯保在文华殿东小房一番密议,定下大计;投石问路的前哨站随即打响。

新郑被论百官骇异 江陵封帖掩己推人

对高拱的秘密包围圈已然形成,言官受命发起进攻。张居正为了避嫌,向高拱报告说,言官是受人指使,指使言官的人,他知道是谁。

阁揆出视事首议海运 军门又督师初获战果

高拱接到漕运总督的奏本,焦急万分,急召部院堂上官,部院对海运消极,高拱强硬敦促。殷正茂知高拱对绥广日夜在念,纳侯必登等人之计,离间海贼山寇,又分化花腰峰与温七,果然见效。

急发二函盼同心共济 连结两案期共谋国事

张四维得知高拱被言官弹劾,痛心疾首,忙致函张居正和高拱,从中调解;高拱不愿意人事纠纷干扰大局,指示将涉及张居正的福建案了结,以安其心,又出面化解徐阶家族遇到的危机。

暗中许诺贵妃开颜 踪迹大露相公惶急

为取得太子生母支持,张居正、冯保向她抛出了诱饵;言官上疏暗示内阁有人交通太监,违法干纪,张居正压力陡增。

恐苦圣心力止风波 急解困局负荆请罪

言官密议,欲上本劾外臣勾结太监事,高拱虑及皇上身体衰弱,恐受此刺激,病情加重,遂以强硬态度出面制止;张居正为化解自身面临的危机,登门向高拱请罪。

剿抚兼用岭表底定 借题发挥设格安民

两广总督殷正茂用计剿灭山寇,立下奇功的侯必登却因他不守信用与之大吵;岭南底定的消息传到京师,朝野为之振奋,高拱却依然优思不已,江西县库被劫一案越发让他感到立规模的紧迫性,他的一番言辞,让内阁的二位同僚大为吃惊。

皇上嘉悦行罕见之举 首相黯然出无奈之命

病中的皇上绕开内阁,召书办起草谕旨,高拱亲自到会极门递本,让张居正、冯保提心吊胆;巡按御史弹劾侯必登,高拱甚恼怒,却也不得不做出让步。

安庆兵变激怒阁臣 宗亲抢粮警醒首揆

安庆突发兵变,高拱、张居正大怒,誓言查个水落石出,绝不姑息;大同又传来宗室抢夺禄米的消息,高拱决心寻找根本解决之策,高仪急忙劝阻,提醒他此时不可触及这个问题。

元辅宅邸思改制 太监宫中敢矫诏

高拱脑海里,一直在思考改革内阁大臣选任制、州县正官以初仕者充任制;大内却已然完成了政变前的准备。

新皇登基局势微妙 老臣反制道道设防

幼主继位,一切在张居正和冯保的掌控中。高拱上疏陈五事,乃为反制太监干政计,并将其通报于张居正,张居正立即密报冯保。

长安街百人跪求放知府 文渊阁首相执奏讨说法

安庆兵变各方呈报不一,高拱见百姓拦轿为知府呼冤,判断此前的定案有误,决定立即纠正;太监冯保按照张居正献计,驳回了高拱的奏疏,高拱反制,将圣旨驳回。

科道密集上本参劾太监 侍郎独自登门警告亚相

言官相互联络,连上数道弹章弹劾冯保,冯保惊慌失措,一边急忙向张居正问计,一边鼓动李贵妃临朝称制;张居正成竹在胸,本想避嫌,不料吏部侍郎魏学曾出面警告他不得与太监勾结,张居正大怒。

踉跄逼逐中玄归乡 左挡右突太岳当国

高拱在锦衣校尉的押解下狼狈去国,不意竟见到了珊娘;张居正面临着宦官干政、太后临朝的局面,朝中百官也在串联,要求公布驱逐高拱的圣旨出自何人之手,张居正不得不左挡右突,终于掌握了最高权力。

光棍闯宫惊御驾 权臣密谋诛高拱

海瑞难忍赋闲警告当道 高拱著书立说不忘盟弟

海瑞闻听张居正要为自己的儿子科举作弊,急忙发出警告;张居正回乡葬父,特意到新郑拜谒高拱。

中玄垂泪托后事 皇帝开悟追英灵

张居正返京途中,再去谒高拱,高拱托付他两件事,张居正有自己的目的;徐阶告诉正在写《高拱传》的王世贞,高拱的死因不光彩;高拱死后二十四年,皇上下旨为他昭雪。邵大俠的儿子到墓地祭奠高拱,说了一番令众人不解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