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利益第二章 走马北梁雾满天 (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 走马北梁雾满天 (中)

小说:人民利益 作者:关明 更新时间:2018-11-09 11:49 字数:2551

  高攀峰隔着办公桌丢了支烟到他面前,说:“ 我办公室可以抽烟。”

  从不抽烟的呼维民,稀里糊涂鬼使神差地接过来,险些把过滤嘴点着,他不想让高攀峰看出自己露怯,就伸着脖子动作幅度很大地抽了一口,呛得险些咳出来。高攀峰见状,悠闲地把烟放到嘴上又拔出来,指了指茶杯对他说: “ 喝茶,喝茶吧,不必勉强了。一看你就是生手。会抽烟的烟找嘴,不会抽的嘴找烟。知道你有想法,说吧!”

  呼维民想了想,又比划了一下,觉得高攀峰总结的确实生动形象,他想笑一 笑,却猛地咳了两声,弄得看起来哭不像哭、笑不像笑地说: “ 听组织的。” ———这是他的口头禅。

  高攀峰说:“ 你想说的,不是这个。”

  呼维民掐灭了烟说:“ 我想知道举报信的内容。”

  高攀峰说:“ 谁说有人举报你了?”

  呼维民说:“ 那么,我能不能知道纪检委的调查结论?”

  高攀峰说:“ 谁说纪委查过你?不负责任地猜测,要不得。”

  呼维民说:“ 如果两者都没有,那么我该听高书记您说了。”

  高攀峰说:“ 我这茶味道怎么样?正宗的金骏眉。”

  呼维民想起来,就在一周之前,高攀峰找他谈话时,也是在这间办公室,同样声称是正宗的金骏眉,和这次的味道完全不同。看来高攀峰这里有各种味道的金骏眉。

  想到这里他说:“ 很好,一股茶味。”

  高攀峰说:“ 看来,你对茶也完全不懂。”

  呼维民笑笑说:“ 品茶,是专门有茶道的,我悟道不深,修行不够。”

  高攀峰说:“ 喝茶,就是两个动作,拿起,和放下。你这么一着拿在手里,会很沉重的。”

  呼维民赶忙把手里的茶杯放在桌上。

  高攀峰说:“ 茶,不过两种状态,沉和浮。人生有时候也这么简单,茶字怎么

  写的?就是人在草木间。对一些事物不妨看轻一些,看淡一些。沉时坦然,浮时淡然。”

  呼维民若有所思。高攀峰说:“ 好吧,下面进入正题。第一,希望你能理解组织决定。”

  呼维民说:“ 这不是理解的问题,而是执行问题。我是党员,请相信我的觉悟和执行力。”

  高攀峰说:“ 第二,有些时候,情况是会有变化的。比如说这次的干部调整过程中,有一些新的情况出现,甚至有些情况,我们也没有料到。省委要综合考虑各方面的意见,不可能十全十美,面面俱到。有得,就会有失,希望你能正确看待和处理得与失、苦与乐、进步快与慢的关系。”

  呼维民说:“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高攀峰说: “ 看来你还是有情绪。第三,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有些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毛主席说过,工会是向党和政府输送干部的蓄水池。你是我欣赏的学员,也是我的老部下,我不妨向你透个风,组织对你的安排也是有考虑的,北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余光昭,明年就到龄退休了。现在,全国总工会正在大力推动各级工会主席进当地领导班子。”

  呼维民心想,就是因为情况发展变化,我才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上次也是你向我透露的副市长,如今变成了令行止。已经公示的意见都能改变,口头的许诺哪里靠得住。谁都知道,干部问题最终都要以 “ 开发票” ———签发任命文件为准。一年以后余光昭固然会退休,但自己的年龄也接近 “ 踩线” ,这许诺不过是安慰剂罢了。

  想到这里呼维民说:“ 坦率讲,我有点不踏实。不是对组织决定不满,而是我此前一直从事安全监督工作,和工会打的交道,仅限于一起处理安全事故,具体业务没有一点经验。说实在的,到现在我还不完全了解工会到底是做什么的,有哪些职能,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和能力当这个工会主席。当然,我会努力学习,但是我也真担心自己合不合格,耽误工作事小,影响事业事大。”

  高攀峰说:“ 工会组织是党联系职工群众的桥梁纽带,当一名工会主席,政治合格就是最大的资格。组织上这么安排,我们也考虑过你的实际情况。现在,北梁市和全国一样,正处于经济发展的换档期、产业结构的调整期、社会转型的磨合期、劳动矛盾的多发期 ‘ 四期’ 迭加的状态,劳动关系领域问题较多。考虑到你年轻时在北梁当知青插过队,又有过北梁市企业的工作经历,对那里的情况比较熟悉,后来长期从事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工作,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从各个方面来看,你是合适的人选。”

  呼维民这才知道,组织上对他情况的掌握,很可能比他自己还清楚。

  呼维民的脑子里如同录像机倒带般快速回放了这一星期以来的离奇经历,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呼维民跨过知天命的门坎才悟到,他自己的人生基本上由意外构成。如果有算命先生给他批八字的话,那么基本上可以概括为八个字: “ 阴错阳差,事与愿违。” 换句话说,前半生的经历证明,不管他想做什么,最后的结果一定会和他的愿望南辕北辙。

  他怀疑,如果命运女神真的存在的话,那女神一定长得像自家老婆。也如同这婆娘一样,自打认识他的那天起,就存心和他作对,一切都和他拧着来。

  从上学说起吧,在他还是中学生的时候,一心想上北京大学,信心百倍地学习文化,备战高考的时候,一场冠以 “ 文化” 的运动突如其来,大学停止了招生。他在城里闹过几番 “ 串联” 、 “ 辩论” 之后,被打发到塞北地区农村插队,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锻炼红心。几年内,同来的知青陆续各使手段调回了城里,他却由于家庭问题回城无望。等他索性铁了心准备在农村干一辈子维修地球,却由于一次特殊的事件,公社特批了他一个招工名额,让他进入北梁东山机械厂当了工人。

  在厂里,由于工作出色,厂领导准备以工代干,提拔他到厂工会搞宣传,广播里突然传来恢复高考的消息。他喜出望外,马上跑到招生办报了名,经过一番艰苦复习,连滚带爬上了考场,过后却很长时间没有消息。他原以为这么多年,肚子里的知识大半已经还给了老师,所以也就不抱希望,准备到厂工会上班。谁知在去报到的当天,华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不期而至———大约是别人还给老师的更多更彻底,他才得以被补录中榜。只不过他报的北大物理系变成了华北大学机械系。

  大学毕业时,他受到教授青睐,已经作好留校任教的准备,不想一纸派遣书把他分配到了朔方省西州市畜牧农机局。他想报考研究生,却被单位领导卡住他这个 “ 人才” 不让报名。由于专业不对口,他还向新闻单位写信反映过意见。和他一起在办公室打杂的高攀峰,被一个记者采访之后写了篇报道,引起上面重视,很快调到科技局,后来一路高升。那位名叫常理的记者,本来是接到他的信以后到西州找他采访的,偏巧那天他替高攀峰下乡,回来晚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基本决定了他半生命运———如今高攀峰贵为省委副书记,他却一直原地踏步,连个副市长也没有混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人民利益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