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利益第十章 东山往事忆逝川(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章 东山往事忆逝川(上)

小说:人民利益 作者:关明 更新时间:2018-11-13 16:58 字数:2211

  结束了多年的流亡/回到了儿时的地方/房子的外观我已淡忘/唯有触摸那老树

  的枝干/能使我忆起旧时的梦魇……

  ——博尔赫斯《归来》

  虽说朔方省暗合五行之象,北梁市喻隐八卦之源,许多地名都可以从周易中找出来历,看上去高古得很,但是在北梁的市政府所在地北岳区,地名却很有时代特色。朔水河两岸,分布着五一路、解放路、新华街、建设路等若干纵横街道,和全国许多城市别无二致。据说今天这局面全拜第一任地委书记李汉庭所赐,当年塞北地委成立之后,他老人家革命豪情无限澎湃,提出了 “ 建设一个新塞北” 的口号,在这个北方小城掀起了大干快上的热潮,短短几年间,一批旧的街巷被拆得片瓦全无,一片新的厂区、新的街道拨地而起,形成了初步的工业化布局。老李不仅把新修的街道以新建路、解放路命名,还把原先的河朔路、都司街、贡院街、靖边里、天平巷等含有 “ 万恶的封建社会” 色彩的地名,一股脑改成了现在的 “ 跃进、新开、五一” 等红彤彤、亮闪闪、热腾腾的名字。后来在 “ 文革” 中,李汉庭曾受到批判,罪名之一就是脱离实际,大拆大建,铺张浪费。这期间北梁的街道又经历了一拨改名高潮,出现了大量 “ 红卫” 、“ 兴无” 、 “ 反修” 等街道地名,好在时间不长,粉碎 “ 四人帮” 以后,陆续恢复了过来。近几年,随着朔方经济发展,城市建设力度加大,北梁人民又开始怀念李汉庭,还是他老人家眼光看得远,从那时起就给城市留下了大格局。特别是每当旧城改造中拆迁受到 “ 钉子户” 阻挡的时候,今天的市领导就格外怀念当年的老书记,那时的拆迁基本上没有阻力,一张布告贴出去,该搬家的搬家,该走人的走人。有几家不痛快的,见李汉庭到现场一瞪眼,立刻就软了———谁都怕他急了眼会真的把盒子炮掏出来。

  经过半个世纪多次 “ 重命名” ,北梁的 “ 地名文件系统” 如今有些乱套———在不同年代市民的记忆里,呈现一种杂乱叠加的状态。比如同一条路,上了年纪的说那里叫河朔路,中年人叫反修路,年轻人称为解放路。再例如看一场文艺演出,老年人说去盛福祥戏园,中年人说解放影剧院,年轻人说帝豪演艺中心,不明真相的外地人听来,以为是三处地方,还觉得北梁市文化产业如此发达。

  东山机械厂就座落在过去的河朔路、曾经的反修路、如今的解放路的北段。

  沿着解放路北段东侧一条名叫东山街的小道,向里面走一公里左右,就可以看到东山机械厂的大门,两边门柱高耸,水泥斑驳,门柱上方矗立着三面红旗雕塑,如今褪了颜色,露出原来水泥的灰白。两个门柱之间有一座铁制拱顶,上面镶着钢浇铁铸造的五个大字:东山机械厂。尽管企业早已改制成为东山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但是这五个字却仍然立在这里,至今未改。

  呼维民在门口端详许久,阴错阳差,他离开这里已经超过三十年了。

  左边的门柱上挂着新的厂牌,右边的门柱上挂一块红色的牌子,上面写着“ 东山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工会委员会” ,这是北梁市为数不多的把工会牌子挂在大 门外的企业之一。

  呼维民独自骑了辆自行车,扎进了东山街。

  他在金秋助学座谈会后,决定去见见那位拒绝捐助的同学。齐北梁要求与他同 来,被他拒绝了。他特地找了这个下午,谁也没有通知,一个人走进了东山机械厂。

  进入大门那一刻起,仿佛一步迈进了上个世纪。

  东山街两边的电线杆上立着灯箱,正面贴着东山机械厂历年劳动模范的照片,背面有劳模事迹简介,还写着四个毛体大字 “ 劳动光荣” 。这里就是著名的 “ 劳模一条街” 。呼维民马上被吸引了,他想,这是个好创意,以后应该在全市推广。循着灯箱看了几处,他果然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秦勤。照片上有了些沧桑的印记,岁月留痕,笑容如昨。

  以东山街为界,工厂分成生产区和生活区两部分,北边是工人俱乐部广场,南边是东山厂大门。厂区的围墙上还依稀可以看到 “ 抓革命、促生产、促战备” 的标语,宿舍区那边的墙上隐约留着 “ 反修防修、灭资兴无” 的痕迹。

  东山中学在生活区内,也就是过去的东山机械厂子弟中学。

  呼维民在 “ 金秋助学” 启动仪式上遭遇 “ 意外定律” 之后,心里一直有疑团未解。他决定去东山中学见一见那位拒绝接受捐赠、也不肯上台致谢的学生楚中天。

  进入东山厂区,呼维民就闻到空气中一股熟悉的味道。回到这里,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条认得出故居的老狗,能够分辨出这里的一切。

  他对这里太熟悉了,东山机械厂以及东山中学,是他人生的重要*。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他在东山机械厂当过两年车工,在东山中学复习过半年功课,与应届的学弟学妹们一同参加了当年的高考。正是因为那一场高考,他考回了北京,毕业分配又给分到到朔方,现在又回到北梁工作,身份印记也由工厂工人变成了工会干部。

  他突然想起苏东坡的那首诗: “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 业,黄州惠州儋州。” 他心里想,如果把这句式套用到自己身上的话,那应该就是 “ 身如浮云飘荡,心似山海沧桑,若问平生所向,北京北岳北梁。”

  走在东山街上,往事像过电影一般,悠悠地浮现在呼维民眼前。

  当年这是一条 “ 潮汐式” 的道路:上午七点半开始,自行车如洪流般从宿舍区顺坡而下,向厂区涌来;中午十二点下班,车流又逆坡而上从厂里涌回宿舍区;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同样的车流滚滚再度涌向厂区;傍晚,伴着下班的电铃,车流如归巢的鸟群涌回宿舍区。随即,家家户户升起了蜂窝煤、煤球炉子的炊烟,飘出了饭菜的香味,偶尔也会传出谁家打孩子的声音。———战斗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这样的日子,就这么日复一日。在当时看来,仿佛漫长得看不到尽头。

  回忆起当年场景,呼维民耳边仿佛又有一片自行车的铃声响起。那是当年东山机械厂最动听的声音。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人民利益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