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打不过李世民第二章:逃离通州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章:逃离通州

小说:朕打不过李世民 作者:书中的熊猫 更新时间:2019-02-02 09:10 字数:2374

  大业九年,秋

  通州是河东郡的郡城,州内水系众多,东西交错,陆运也是四通八达。通州城更是大隋为数不多人口大城,南来北往的商人穿梭期间,带来了繁荣的商业贸易,夜市不闭,歌舞不绝。

  城外河畔建有断断续续的十几里码头,其中往来大多是运往京师的粮食,堆积成山。码头工人扛着巨大的粮袋穿梭其间,穿着简单的布褂,脖子上搭着汗巾,精瘦的身体不断流着汗液。

  微风偶尔吹过河畔的树木低灌,树下换班的工人忍不住惬意的呻吟了开来。

  “嘿!刘三,王二!你们说今年怎么这么多粮草往北运啊?难道京城的人比俺还能吃?累死俺了”

  “可不是嘛!往年九月中旬就没活儿可干了,现在南边听说很乱居然还在来船!可怪哩!”

  “嘘~,你们过来,我听说啊:……”

  “喏!你看粮仓周围的府兵郡卒都比往年多了不少”

  “对啊!你不说我还没发现,是的嘞,是的嘞!”

  河畔左右地势较高的土丘都被推平,淹不到水的地方都修筑了石坝晒场,旁边搭建有数不清的草顶长亭,下面要么是休憩区,要么是草料堆,还有粮食堆。其间不停走动着计吏兵卒,清点物资,分门别类,隔火杜水。

  在其中一对巡逻的府兵之中,就有吴富贵的身影。

  只见他远远地赘在队伍后面,甲松盔斜,经常趁着队率不注意,偷偷用手巾擦汗。只要一转角,又蹲下身脱下鞋偷偷揉脚。

  吴富贵这几年本来时来运转,屠宰生意做得是风生水起,还雇了十几个工人,在通州开起了肉食分铺。生意大了,钱财就滚滚而来,存了点钱之后在大业七年在通州城就置办了一套宅子,紧紧巴巴的,结果修整好了的院落人还没落脚,被一贵人看中,转手一卖,翻了三倍。于是乎前年破戒还娶了一个俏妓,多了个亲生儿子,眼看着小康日子已经扑面而来,结果被抓了壮丁。

  商人,赘婿之类的在这个时代都是贱籍,是被优先征用的对象。这几类人通常都编在一起,上了战场就是敢死队,用来消耗敌人的。

  还好吴富贵有点钱财,走了点门道,人家给安排了点较好的巡守差事,离家也近。

  四十多岁了,好不容易有了个家,有个妻子和一个半儿子,心里真是希望能安定下来。

  啥?为啥是一个半儿子?

  你给我去看看狗蛋那个龟孙儿,那还算是个人?

  想起来劳资心肝都发疼,头发晕。

  唉!怎么感觉要飞起来了,这天为什么在打转嘞!

  诶!头好晕!头晕?吴富贵顿时就来了精神!

  于是,吴富贵就“真的”晕了过去。

  是夜,无星无月。

  通州守备军营里渐渐无声,白天装病回营睡觉的吴富贵悄悄地起身,贼兮兮的看着旁边,视野中黑漆漆的,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旁边是打着光膀子,口水流一地,还热情相拥的两个府兵。

  咦~

  下得床榻的吴富贵本待穿鞋,但晚间营帐中又不点灯,只好先下地,然后用脚去碰,鞋没碰到,却碰到另一只毛绒绒的腿和脚掌,黑暗中两个人一愣,又不太确定地相互用腿在对方腿上蹭了几下……

  然后就不动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起夜?”

  “嗯,你也……起夜?”

  “巧了!”

  “一起?”

  “好!”

  用脚摸鞋的两个人难免又发生了某种不可描述的肢体接触!

  靠近营账的门口会有一点点外面火把的微光,吴富贵就向那边靠。

  出了营,溺水三千,吴富贵看着来来回回的巡逻府兵,眼神中盘桓着莫名的光,计划又得改改了。

  ——————————

  半个月后的一天,去往江南的道路上跑着一辆马车,从不断扬起的灰土可见,马车走得比较急,马车旁边还有一匹马,却是一匹棕色的老马。马上坐着一个肥硕的胖子,面色黝黑,身宽体胖,肥头大耳,腰上配着金玉,穿着并不合身的华丽的丝绸,以及一柄挂丝带鞘的刀,那模样怎么看都像暴发户。

  马车上坐着一个老仆,挥着鞭子舞着鞭花,灵巧地打在马不痛不痒的地方,催促着马不停跑着,马车很少会发生大的抖动,可见赶路虽急,御者的驾车水平却非常娴熟。

  一个时辰后的某个不知名山丘下。

  “老爷,歇息一下吧!妾身实在熬不住了!”

  车厢里传出一道疲惫的妇女声。

  “不行,在坚持一下赶紧走!被抓住我们一家就完了!”

  “老爷,前面是乱军的地方了,不能再向前了啊!”

  赶车的老仆出声道。

  仍在前行的车里面传出一阵孩童哭声,随即孩童哭着说到:“呜呜呜,爹、娘去哪里啊?我想回村!呜呜呜~”

  “哭什么!信不信劳资抽你?你看看你,多大了?人家狗蛋都没哭!”

  车外骑马的胖子训斥道:

  “娘的,这世道乱了,北方已经打起仗了,劳资留在那里做府兵迟早要死,趁现在赶紧逃,要不是为了你们三个,劳资早就在南方逍遥自在了,再哭,劳资抽你!”

  胖子说完扬了扬手上的缰绳,恶狠狠的打了身下的马一下。

  “爹娘,我怕!”

  马车里又传出孩童带着哭腔的声音。

  “别怕,别怕!娘在呢!哦,哦~不哭了啊,大春乖~”

  “这龟儿子一点都不像我,你看看你大哥狗蛋,人家一路上都没吱声,就你个怂蛋玩意儿在那里唧唧哼哼的!哼!”

  胖子恨声说到;

  “爹,狗蛋在看小黄书呢!”

  嗯?

  吴富贵……

  于是,很久没止步的马车终于停了。

  “让你看小黄书,让你看小黄书!”

  “啪!啪!”

  这一家,自然是吴富贵一家五口,当然,算上了仆人。

  半个月前吴富贵得了机会终于逃脱通州守备的军营,连夜带着妻儿逃亡。经过半个月的逃窜,原本十几口人就剩下了五个,其他人要么分道扬镳,要么被追兵所杀,只有最近两天没追那么紧,毕竟地方官衙有好马的不多,追兵也多是步卒。

  前几天听路边逃难的流民说南方也乱起来了,这大隋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的境地了。

  吴富贵很庆幸自己逃了出来,不然就自己这身板去打叛军,可能一上战场就殉国了,那时留下千贯家财和妻儿便宜了接盘的下家,岂不死不瞑目。

  嘿嘿,好不容易攒下的家业,还没享受几年呢!去战场拼个什么劲儿!

  在去丰城的路上,吴富贵略微思考了一番,就下定了决心,半路舍弃了车马,带着能带着的金银细软沿着一条小道绕过丰城,向南方走去。

  南方叛军已成,谁知道这些人都是些什么德行,何况刚叛乱的军队,哪会管什么纪律,烧杀抢虐更是家常便饭,这群乱兵是个什么样子吴富贵还是能想到的。

  现在直愣愣地去南方,简直是送人头,甚至小路都不安全,还得走一些山野丛林。

  实在不行,只有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躲躲了,当个土财主也好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朕打不过李世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