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晨的约定第二十章 胡乱吃药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章 胡乱吃药

小说:初晨的约定 作者:唐大僧 更新时间:2019-03-19 00:30 字数:3015

  “别哭了!我明天下山一趟,先上镇政府,看看能不能再要出些救济款,先把小许的病给看了。”贺全贵愁眉不展,最后一跺脚说道。

  陈大婶的哭声一顿,有些犹豫地小心地问道:“你都去了好几次了,他们还能总给你?”

  贺全贵却是瞪了他老伴一眼,有些不耐烦地回道:“每次就给那么少,够干嘛的!二花她爹……”说着,语气有些哽咽,顿了顿才又接着说道:“那些钱,还不够村里娃子们吃饭的,我一直想攒些钱把二花她爹的骨灰接回来,这都大半年了……”

  气氛顿时更为凝重,陈大婶也知道她老伴这个村长当得有多难,以前还好,他身子骨硬朗,可这几年,贺全贵很难再一个人上下山了,每次都要二狗子跟着才行。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没看见二狗子回村,也不知道这小子在镇子上忙什么,贺全贵一直想下山再去镇政府走上趟,却一直没机会。

  栓娃子奶奶去世前,栓娃子爹要是下山了,可他走得太匆忙,等老村长知道的时候,他都已经带着囡囡走了。

  “对了老头了!”陈大婶一拍大腿,给贺全贵吓一跳。

  “你这老婆子,抽什么疯呢!”贺全贵没好气儿地白了陈大婶一眼,却没有太多责怪的意思。

  陈大婶也没理会贺全贵的态度,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有些兴奋地说道:“柱子给他娘攒了不少的药,这次囡囡丫头就是找他要药去了,咱也找他要点儿去,给小许治治病。”

  “胡闹!”贺全贵立即板起了脸,怒喝一声。他还以为他老伴想到什么好主意了呢,却没想是这个!

  这药能是乱吃的吗?什么病吃什么药,小许这病,怎么看都跟栓娃子他奶的病不是一回事!

  贺全贵这一喝,像是盆冷水一样,一下子将陈大婶的热情给浇灭了。她一脸委屈,一边回身给许可煮热水喝,一边嘟囔着:“柱子他娘病了这么多年,柱子来回上下山买药,花光了家里的钱,他自己都说快成了半个大夫,怎么就不能给小许瞧病了?”

  都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刚才贺全贵还一下子驳回了陈大婶的提议,现在听着老伴的嘟囔,想想好像也是那么个理儿。

  当下,似乎也没更好的办法了,即便是下山请大夫,这一来一回也要一大天,小许这娃子,也不知道他身子能不能还扛得住。

  人家可是城里的娃,金贵得很,又是念了很多书的人。他不怕苦地来山里教山里娃念书,可不能让小许在这里出了什么事!

  贺全贺越想越后怕,越想越着急。与其这么耗着,不如找柱子问问,或者他还真有办法。

  想到做到,贺全贵刚要转身走,突然听到陈大婶又一个惊呼,只见她从土灶旁快速地站了起来,几步来到贺全贵面前,又小心地四下看看,一副神神秘秘地样子,紧张地说道:“老头子,你想想,小许来咱们这儿这么长时间,都一直好好的,怎么就前两天病了呢?”

  “人吃五谷杂粮,哪儿有不生病的!”贺权贵对于老伴儿这个问题很是嗤之以鼻。

  “那怎么就偏偏这两天?”陈大婶眼中闪过一阵惊悚,忽而压低了声音说道:“柱子娘刚走小许就病了, 他可是看着柱子娘走的,你说会不会是……柱子娘在小许身上?”

  陈大婶刚说完这话,忽然一阵阴冷的山风飒飒地吹了过来,夹杂着阵阵寒意,让人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贺全贵作为村长,虽然比其他村民见多识广,但祖辈口口相传的封建迷信,还是根深蒂固地在他的思想意识里。

  听老伴这么一说,老村长一个激灵,不知是因为听到鬼魂附身,还是因为这乍起的冷风。

  “老头子……”陈大婶脸色有些发白,想了想后低声说道:“咱要不要请个仙人做做法?让小许快点儿好起来,也让柱子娘走得安心?”

  这像是一下子说到了贺全贵的心里,他刚要点头同意,可一想到,请仙人也要不少钱,便一下子犯了难。

  陈大婶似乎很明白自己老伴的想法,看到贺全贵为难的神情,便出着主意说道:“柱子娘这两天下葬,完事你让柱子跟你走一趟,去找镇里,他门看在柱子戴孝的份儿上,一定能帮看咱们!”

  贺全贵本来都已经动心了,一提到镇里,他的心头狠狠一跳。

  几年前,村里有个小娃子不知撞了什么邪,成宿成宿的哭,当时他正好去镇上开会,便提出多要些救助金,给那小娃子请个仙人去去邪,当时便被上面的领导号一顿批。

  他们说,这都改革开放多少年了,怎么还搞这些封建迷信!村长也是官儿,如果他这个当官儿的都这么信鬼神,怎么带领群众破四旧?!

  当时他心里还挺不服气,祖先传下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有假?只不过,上面领导又说了,他再这么执迷不悟,以后的救助金就别要了!

  他当时只能不再说话,上面批下来的钱,贺全贵便给村里那小娃子找了大夫,果然还真给瞧好了!

  这几年下来,县里镇上的宣传,让他也渐渐接受了世上无鬼神的说法,只是刚才他老伴那么一说,他又差点儿给信了回去。

  心里摇摆了一阵子,贺全贵一瞪眼,对陈大婶厉声道:“以后这种事别乱说!小许的病跟柱子娘没关系!”

  说完,转身离开了家,急得陈大婶大后面直跺脚。

  许可依旧躺在床上,体温再次升了上来,脑中晕晕沉沉,始终在清醒与迷糊之间徘徊。肠胃中的不适几乎让他麻木,几天下来,整个人几乎脱了形。

  陈大婶看到许可这个样子,心疼得直抹眼泪,二花娘又来看过一次,也跟着掉眼泪,一个劲儿的念叨着:“挺好的娃子,如果不来这大山,哪儿能遭这个罪?早知道咱就不要什么老师了,咱们命就如此,念什么书?凭白搭上了许老师!”

  她的声音充满了自责,屋里的许可正好醒着,将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心里极不是滋味。

  他来支教的初衷,心里再清楚不过,他并不是多么伟大高尚的人,当初来这儿的目的,甚至可以说有些自私。

  而二花娘有多想让二花上学,许可也知道,现在她竟然说宁可不要二花念书,也希望自己平安,许可此时只觉得很是无地自容。

  他一向自诩正直,做人问心无愧,可在面对这些朴素的村民时,许可竟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卑微,这么庸俗可耻!

  不知什么时候,二花娘已经走了,再听到清晰的声音,却是老村长回来了。

  与他一起来的还有栓娃子爹,他一身破旧灰衣,胳膊上带着孝,手里捧着个破筐,筐里似乎还装着什么。

  他一脸憔悴,同时又带着焦急,匆匆进到屋后,看到许可的样子,眉头皱得更紧。

  再次问清楚了许可的症状后,栓娃子爹从他的破筐中小心地挑出一些草药,交给陈大婶后说到:“许老师这样子,跟我娘刚病的时候很像,我觉得这些药差不多能行,婶子,您给老师试试。”

  栓娃子爹说得认真笃定,陈大娘深信不疑,立即接过那些药就准备去外面煎药。

  老村长的嘴唇微微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他那双苍老的眼睛中,却饱含着无奈与担心。

  许可虽然虚弱得起不来,可栓娃子爹的话却让他一阵阵的无语。

  他们就是这么对待病人的?他们就是这么乱吃药的?生病吃药只凭感觉,这也太……

  不过转念一想,这里别说医疗条件,就是能否吃饱饭都是个问题。现在还能拿出些草药,是怕这也是栓娃子家的全部家底了。

  想通了这些,许可只剩感激。其实他知道自己的情况,本身就是细菌感染导致肠胃不适,再加上受了些风寒,引得这些病菌更是肆虐,才让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其实只要吃些消炎药,或者输液消炎,他很快就能康复。

  只是这里根本没有这个条件,他现在身体的状况又不允许下山,所以只能这么干耗着。

  栓娃子爹拿来的那些草药也不知道是什么,更不知道是治什么病的。但是中草药通常没有西药来得效果快,即便吃错了伤害也不大,总归是人家一片好意,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体极需治疗,说不定这些药还有点儿效果呢。

  有时候,民间的土方子也有它出其不意的效果。

  两天之后,许可身上的各种不适已慢慢消退,也能吃进些东西了。

  也许病这一遭,让他的身体有了特殊的抵抗性,再吃起当地的饭、喝起当地的水,也不像前段那些日子总是肚子不舒服了。

  “柱子,你娘安葬好了?”尾外,是陈大婶的声音。

  “嗯。”栓娃子爹应了声,片刻后问道:“老师咋样,好点儿了没?”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初晨的约定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