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老村老槐树第100章 魂归大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00章 魂归大地

小说:老山老村老槐树 作者:邙山傁 更新时间:2019-05-19 09:00 字数:3331

  满仓的感觉是不错的,奶牛场确实是出问题了。

  奶牛场产的牛奶是每天用罐车运到县乳品厂的。县乳品厂是个国营企业,这两年却因经营不善,频临倒闭,已经欠了村奶牛场不少钱了。为寻找出路,金川又找了一家私营的奶业公司,但这家奶业公司来场里考察后,提出要收购村奶牛场,不然拒绝收购牛奶。村里为此开了个村民大会,大多数村民不愿意让收购。这几年奶牛场效益不错,大家年底都能分到不少钱。村干部们也不想让收购,只好动员村民们每天早上到各村去卖牛奶,卖不完的只好分给群众喝了。

  这个情况金川和村干部们是瞒着满仓的,其实玉秀也是知道的,但她不想让满仓知道,怕影响满仓的情绪。今天那个村民说露了嘴,让满仓起了疑心,这让玉秀担心起来。

  满仓来到奶牛场,正好春芳和杨建功、金川都在。满仓开门见山地问:“听说奶牛场出问题了?”

  金川说:“没有啊!一切正常。”

  “啥一切正常?我一进场门就觉得不对劲,事到如今,你们就别瞒着我了!”

  满仓生气地说。

  春芳看瞒不下去,就把情况一五一十地抖了出来,末了,说:“我们正商量着咋办哩!”

  满仓说:“现在一说改革,就搞私有化,这不正常,难道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就不能搞好吗?我们得想法保住这个集体企业。”

  金川:“就是哩!我们想搞个奶品厂,生产袋装鲜奶和酸奶。”

  满仓:“这个想法好!这样销路就不会受制于人了!”

  “就是资金上有些问题,我们正考虑让村民集资哩!”杨建功说。

  满仓问:“场里就没有些积累吗?”

  金川说:“去年又扩大养殖规模,把积累花了。”

  “村里搞了一些公益事业,也没有多少钱了。”春芳说。

  杨建功说:“看来只有集资了。我想群众是有积极性的。”

  满仓说:“这也是一条路子吧!建个奶品厂得多少钱?”

  “建个小型的,一百万就够了,但怕抗不住风险,打不出牌子。建个适合咱们的,又能考虑到将来发展的,得四、五百万,这集资就有些困难了!”金川说。

  大家正说着话,麦秀一头闯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叠材料,正要张嘴说什么,看见满仓在,就转了话题:“大哥,你怎么来了?”

  满仓:“场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能不来吗?你想说啥哩?”

  “没,没啥!”麦秀支吾着。

  玉秀这时候才说:“麦秀,你想说啥就说吧,你大哥啥都知道了!”

  麦秀这才说道:“俺孩他爸是学奶品加工专业的,这几天他搞了个详细的建厂方案,说上个适合咱们奶牛场的奶品加工厂有三百万就足够了!这是他写的方案和画的图纸。”

  满仓高兴地说:“太好了!我建议请我这个妹夫来奶品厂当工程师。”

  大家都一致赞同。最后,满仓说:“资金的事儿我来想办法吧!”

  吃过午饭,满仓和玉秀就一起到洛阳去了,他们见到赖娃,把建奶品厂的事儿说了,赖娃说:“钱不成问题!”

  “奶牛场是集体企业,这加工厂我也不想让它办成私营企业啊!”

  “我知道你的心思,我捐一百万给村里,再拿出一百万算做预定货款,生产的鲜奶、酸奶我包销了!”

  “你能这么想,我得替乡亲们谢谢你了!”

  “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现在该我回报乡亲们了!”

  满仓回村把这事一说,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同时也觉得该给赖娃一个较大份额的股份。赖娃虽然住在城里,但他一家的户口还在村里,这奶牛场也有他的一份。把这事给赖娃一说,赖娃是死活不要,说我这就是要报答乡亲们哩!

  有了这二百万,剩下的钱由大家集资,因为大家都从奶牛场得到过实惠,所以集资也没有费多少口舌,很快就完成了。

  建奶品厂,满仓毛遂自荐,要当这个负责人,大家都怕他身体吃不消,特别是玉秀极力反对。满仓说:“我已经好了,再说建厂我也只是动动嘴,多考虑点事儿罢了,那有那么多担心的。”

  玉秀看拗不过满仓,只好由他去了。只是在生活上更加关心满仓了。

  大家都攥着一股劲儿,大干了四个月就把奶牛场建起了。投产那天剪彩,大家请满仓讲话,满仓说:“咱们这个企业是集体企业,希望大家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它。首要的一条是要保证质量,决不能搀假造假,要打出品牌。我相信只要我们认真地干,我们每年的分红就不会少,小康的日子就一定能过上!”

  奶品厂生产走上了正规,满仓松了一口气。这天,他从厂里回到家,玉秀问:“晌午想吃啥?”

  满仓说:“吃饺子吧,吃鸡蛋馅儿的。”

  玉秀知道满仓自云霞死后,从不吃鸡蛋的,不知道他今天为啥要吃鸡蛋馅的饺子。她不想问为什么,就去做了。满仓吃了十几个,胸部就觉得不舒服,说:“不吃了,我上床睡一会儿。”

  玉秀也没在意,给他盖好被子,去洗刷碗筷了。满仓躺在床上,觉得身子轻轻地瓢了起来,像一只鸟一样飞。飞到了奶牛场里,看见许多人穿着白衣服在干活。他在厂子里飞了一圈,才消失在广阔的天空里。

  等玉秀从厨房回来,满仓已经停止了呼吸。玉秀悲伤地打出去了一个又一个电话。最先来的是春芳、建功和村里人,大家在杨建功的指挥下忙碌着。等文斌,满囤,赖娃他们回来的时候,满仓已被抬到了草铺上,换上了新衣裳,新衣裳是玉秀早就准备好的。玉秀端了一盆热水在给满仓洗脸,泪水像端了线的珍珠一滴一滴地滴在了满仓的脸上

  文斌在一旁说:“姨,我爸在你的照顾下,又多活了几年,你节哀顺变吧!”

  玉秀呜咽着说:“不该让他去负责建奶品厂啊!”

  文斌劝慰道:“我爸的脾气我知道,他要干的事儿,谁也拦不住。”

  玉秀忽想什么,从身上掏出一个存折,递给文斌,说:“这是你爸这几年存的钱,有七八万块吧,他说,就不给你留钱了,让替他交了党费,你拿上吧!”

  文斌没有接,说:“我爸给我说过,给你留四万块,剩下的交党费,还是你处理吧!”

  玉秀当然的知道满仓说过给自己留钱的事的,但她觉得这钱自己不能要,要了就是对满仓的亵渎。她说:“我不要,把它都给支部吧!”

  文斌说:“姨,你还是留点吧!”

  玉秀说:“不留!”

  文斌知道玉秀的心胸,也没再劝,说:“姨,你交给村支部吧!”

  玉秀后来把这些钱都交给了春芳,村支部拿这钱买了许多书,办了个阅览室,供党员和村民们使用。

  村民听说了消息,都跑来了,大家觉得满仓是为了建奶品厂累死的,心里都有份内疚。满仓的治丧委员会很快就成立起来了,春芳是主任,杨建功是副主任,赖娃、满囤、杨小田等都是委员。治丧委员会商量后,定了几条:

  一、两天后安葬,通知亲友安葬那天再来。

  二、不收礼,不待客,远处亲友随家人吃便饭。

  三、请响器一盘,灵柩在全村转遍后再下葬。

  四、所有花费由村里支出。

  对最后一条,文斌不同意,但春芳和杨建功坚持,只好如此了。

  在定抬棺的人时,治丧委员会做了难。本来八个人就够了,但要求抬棺的人太多,不叫谁抬谁都不愿意。满仓的三叔来有说:“改成拉灵车吧!这样人再多也能用上。”

  杨小田说:“中是中,只是这车咋办?架子车可装不上,要是有生产队时的大车就好了!”

  梁兆海说:“这事交给我吧!”

  梁兆海把自家的架子车毁了,改装成了一个灵车送来。

  追悼会是上午十点时开始的,因为祭奠的人多,一直到中午才结束。期间,宝成领了十几个满仓的洛阳籍战友,穿着旧军装,站在满仓的灵前,庄严地行了个军礼。金川和麦秀代表奶牛场献了花圈。

  已经八十多岁的林兰英在忆真和小丽的搀扶下也到灵棚祭奠来了。忆真这时已经调到了中央工作,他是接到林兰英的电话,特地赶回来参加满仓的追悼会的。他对自己这个表哥是非常敬重的,觉得表哥身上有许多值得他学习的东西。 按照风俗,长辈是不该给晚辈行礼的。林兰英是满仓的姑姑,人们拦住了她,但林兰英说:“我不是给晚辈行礼,我是要为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献上一份真诚的敬意。”林兰英站在满仓的遗像前,鞠了三个躬,忆真和小丽也跟着鞠了三个躬。

  人们抓紧吃了午饭,就起灵了。十几条长长的白领条系在灵车上,由满仓的儿子文斌、满囤的儿子武斌把持着两边的车把,所有拉灵的人在前边排成了长龙。灵车在村里转,呜呜咽咽的唢呐声给悲伤的人们心里又添了几分哀痛。灵车行行停停,几乎各家门前都摆上了贡品,人们拦住灵车,要再祭奠一番。治丧委员会一看,照这样下去,恐怕到天黑也到不了墓地,便商量了一下,规定各家祭奠都集中在街口。这样才加快了速度,被送到了墓地。

  满仓的墓是和云霞同穴的,当人们把满仓的棺材送进墓道时,玉秀拿着一把弦子跑过来了,说:“把这把弦子给他们放到里边吧!”

  人们接过这把断了弦又续上弦的弦子,把它放在了棺盖上。文斌先扔进三锨土后,人们便把墓封起来了。

  葬礼结束了,人们叹息着回去了。村里所有的干部都留了下来,他们在春芳的带领下,向着满仓的墓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老山老村老槐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