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第0071章 蹑手蹑脚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71章 蹑手蹑脚

小说:绽放 作者:笑着生活 更新时间:2019-11-04 09:22 字数:2132

  第二天早上,文工团饭堂,人们吃早饭时,洪燕听到邓永泉说:“我昨晚上深夜两点多起来解手,碰见程政委回来了。”

  “真的吗?”有人问。

  “真的,程政委回来了!”邓永泉说。

  “那怎么没有来吃早饭?”

  “我这就不知道了,也许他还在睡觉呢!”

  洪燕的心怦怦直跳,他终于平安回来了,自己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自从团里实行“斤半加四两”的伙食标准以来,炊事班每天早上都按人头给每个人煮一枚鸡蛋。这天早上,洪燕没有舍得吃,把自己那个热乎乎的煮鸡蛋装进了衣兜。

  吃完饭,洪燕与吴艳阳几个姑娘一起往三楼女兵宿舍走,到门口时洪燕站住了,对吴艳阳说:“队长,我有个东西掉在排练厅了,我上五楼去取了就回来。”

  吴艳阳说:“你去吧。”

  洪燕没有去五楼,她来到四楼程玉刚的办公室门前。一看程玉刚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握着鸡蛋的右手从衣兜里抽出来,在门上轻轻地敲了三下,里面没有声音。过了片刻,她又用力地敲了三下,还是没有声音传出来。也许是她敲门时用力过大,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一条缝隙,她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一看程玉刚办公室里屋的寝室门也是关着的。她想,他今天早上两三点才回来,一路劳顿,现在一定睡得正酣呢。她便把鸡蛋放在了办公桌上,又蹑手蹑脚地退了出来,轻轻地关好门。

  上班号声从营区内的高音喇叭传来,程玉刚惊醒了,看看手表已经是八点了。昨晚回来,一时间睡不着,他又坐在办公桌前看了会儿书,倒头躺在枕头上,已是凌晨四点了,满打满算,也就睡了四个小时。他感到周身乏力,真想多躺一会儿,但一想到今天繁杂的工作,他还是强撑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穿戴整齐后,拿起洗脸盆和毛巾,去走廊那头的洗漱间,用刺骨的水刷了刷牙,洗了洗脸,又猛力地摇摇头,想让自己赶紧清醒过来。

  回到办公桌前坐下后,他抽了一支烟,看着桌子上整齐的报刊、文件、书籍,猛然发现桌面中心还有一枚鸡蛋。他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拿起那枚还有余温的鸡蛋,凝神地看了许久。

  程玉刚拿着鸡蛋,想到二十八年前,自己刚上小学一年级没几天的一个早上,母亲煮熟一个鸡蛋背着自己的弟弟,悄悄地放到他书包里的情景。那时的鸡蛋,只要五分钱一枚。近三十年过去了,仿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这会儿,他手里握着这枚还有余温的鸡蛋,凭直觉就知道是洪燕给他送来的,他心里涌出一股热流,自言自语道:“这个鬼丫头!”

  在他有记忆以来,只有两个女人为他送过煮熟的鸡蛋,一个是母亲,一个就是洪燕。母亲的鸡蛋使他的心一辈子温暖如春。洪燕的鸡蛋倒使他有些难言之隐,说实话,尽管洪燕犯过“错误”,但不失一个好姑娘,论业务,在文工团的几个女歌唱演员中,她首屈一指;论长相,亭亭玉立,年轻漂亮,身上总有一股蓬勃朝气;论与战友的关系,个个都尊重她,人人都喜欢她。程玉刚知道,这样的女孩,是很难找的。正因为如此,他才深深地觉得自己配不上洪燕。自己是离过婚的人,尽管自己不像社会上其他离婚夫妻那样,离婚时总是吵吵闹闹的,更有甚者还拳脚相向。他两口子属于那种十分文明的离婚方式,面都没有见,他在妻子从瑞士寄回来的离婚协议上,自己庄重地写下了四个字:“同意离婚”。

  按部队规定,干部离婚要报总队政治部门审批。在程玉刚到政治部主任张晨林的办公室时,正遇曹万光在那里正在向主任汇报着有关工作。

  张晨林见是程玉刚进来,就问:“你有什么事情?”

  程玉刚手里拿着离婚协议,见曹万光在场,就不好正面回答是离婚的事情,就想回去,他知道,尽管改革开放十六七年了,但一说起“离婚”两字,人们还是有一种好奇之心,接着就会演变成为某某人品质不好……这是程玉刚不愿意看到的结局。但是,张晨林很关心地问:“快,有事就说嘛!”

  程玉刚两难了,退回去也不对,现在说出来也不对。正在他犹豫时,曹万光从主任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满面微笑地说:“程政委,你先办。我先走,我一会儿再来!”

  张晨林说:“曹副处长不忙走,等我把程政委的事情办好了,我俩再把刚才说的事情说完。”

  程玉刚觉得再推辞就不对了,只有硬着头皮,走到主任办公桌前,双手恭恭敬敬地将签有自己笔迹的“离婚协议”放在张晨林面前。

  张晨林也没有看办公桌上的一纸“离婚协议”,就盯着程玉刚问:“什么事?”

  程玉刚站在办公桌前,说:“您看了,就知道了!”

  张晨林拿起办公桌上的一张纸,一看,眼睛顿时睁圆了,吃惊地问:“你没有搞错嘛,你两口子一直感情都不错嘛,怎么说离婚就离婚呢?是你小子先提出来的?你坐!”

  程玉刚坐了下来:“张主任说得不错,我两口子确实感情不错。正是因为感情不错,所以,我们才这样文明离婚嘛!”

  张晨林问:“如果是你先提出来离婚,我是不批的!”

  程玉刚说:“是她先提出来的,您看‘离婚协议’都是她在瑞士起草的,也是她先签了字,才寄给我的!”

  张晨林问:“你们财产问题是怎样解决的?”

  程玉刚说:“她来信说,她一切都不要。对于我与她的离婚,我很理解,从某种角度上讲,瑞士对她的专业发展有利。人不能活得太自私了。”

  张晨林说:“知识分子就是不一样,别人离婚都要打架吵嘴,你们离婚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好吧,我也同意你们离婚。你到干部处去备下案。”说完,就签了字。

  一想到这些,程玉刚就觉得自己不仅离过婚,而且年龄还比洪燕大整整十岁。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自己都应该婉言谢绝她,尽管她对自己的感情犹如火一般灼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绽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