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第0080 左挑右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80 左挑右选

小说:绽放 作者:笑着生活 更新时间:2020-03-12 11:21 字数:3379

  洪燕领上了第一个月工资。她利用午休时间去了一趟商场,几乎花掉了一个月的工资,左挑右选,终于给程玉刚买了一件质地不错、做工考究的黑色皮夹克。当天下午,连同自己利用休息时间精心编织的一件枣红色毛衣,送到了程玉刚办公室。

  听到脚步声,正在伏案写东西的程玉刚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时,看到洪燕红着脸笑盈盈地走到他办公桌前,把手里用黑色塑料袋包裹好的皮夹克和毛衣放到他跟前。同时,她瞟了一眼桌子上的稿纸,稿纸上是程玉刚正在拟写明年的工作安排。

  程玉刚望着桌上的东西,问:“是什么?”

  洪燕说:“您打开就知道了。”

  “我才不打开。”程玉刚笑笑。

  “我来打开!”洪燕说着,就从桌子上拿起来,打开了。

  “毛衣、皮夹克?”

  “嗯,您穿着试试!”

  “你拿回去吧,我用不着。”

  “毛衣是我亲手一针一线给您织的,还是您买的毛线呢。”

  程玉刚一头雾水,想了片刻,说:“我什么时候买过毛线,让你为我织毛衣呀?”

  洪燕说:“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您再好好想想。”

  程玉刚笑了:“你别卖关子了,我想不起来!”

  “我提示一下吧,您为买这毛线,我还被专案组喊去接受过调查呢。”

  程玉刚突然想起来了:“是我给我的老首长,也就是给你爸和你妈买的毛线嘛,怎么到你手里了?”

  洪燕只抿嘴笑笑。

  “那天早上,我和小冯来接你的时候,你手上并没有拿毛线呀?”

  “毛衣是我妈让我给您织的。毛线嘛,是我头天晚上放到招待所柯处长老乡那里的,我从海树演出完后,回来去取的。”

  程玉刚笑道:“你真鬼呀!”

  洪燕指着皮夹克:“这是我当干部领了第一个月工资专门为您买的呢。”

  程玉刚有点夸张地说:“你真大方啊!”

  洪燕学着他的腔调:“是啊!”

  程玉刚说:“你把它装起来吧!”

  洪燕把毛衣、皮夹克装进了黑色塑料袋里,放在了桌子上。

  程玉刚说:“你坐下吧,我给你说点事情。”

  洪燕拉过椅子,坐了下来,两眼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您说吧!”

  程玉刚看了一眼洪燕,目光平视前方,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世间技巧无穷,唯有德者可以其力,世间变幻莫测,唯有人品可立一生!人品,是最宝贵的财富。好人品是人生的桂冠和荣耀,它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它构成了人的地位和身份,它是一个人信誉方面的全部财产。我一直在加强这方面的修养。所以,对于这次诬告我的人,我一点都不惊讶。”

  洪燕说:“我记得《左传》里的记载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传之久远,此之谓不朽。’此处所说的,‘立德’,便是指会做人,拥有好人品。”

  “几天前,我们张主任、纪委王书记找我谈话时,说我是因祸得福呢,当然,我们也探讨了做人的事情。我觉得做事先做人,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如何做人,不仅体现了一个人的智慧,也体现了一个人的修养。一个人不管多聪明,多能干,背景条件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做人,人品很差,那么他的事业及其人际关系将会大受影响,只有先做好人才能做好事。”

  “是啊,孔子说过,‘徳才兼备,以德为首’,‘德若水之源,才若水之波’。林肯也说过,品格如同树木,名声如同树荫。我们常常考虑的是树荫,却不知树木才是根本。”洪燕似乎陷入了做人做事这方面的深思。

  “是啊!”程玉刚感叹道。

  “至于政委这次立功是众望所归的事情。对于这次有人诬告您,团里的人议论很多,都说是曹万光写的举报信……”

  “一分本分一分福。我说过,只要行得端而站得正,身正不怕影子斜。至于谁告的我,我想也无所谓了,反正组织上已调查清楚了,也还了我一个清白。”

  “有句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嘛!”

  程玉刚说:“是啊。我觉得你读书不少啊,几天前,你对王国维的读书‘三境’回答得相当准确。”

  洪燕笑道:“在爸妈的熏陶下,我读了些书,但我没有您读的书多,那天我只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哩!”

  程玉刚说:“现在每天忙工作,书我也读得少了。平时,我与你交流也少,了解也不多,那天你也流畅地把‘真正读书有成者,必须具有三种境界’答出来了,我简直对你很是钦佩啊!”

  洪燕的脸蓦地一下就红了起来,心跳也加速了,好像有一种特别的幸福感挤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激动得差点伸手过去,抓着他那结实而又光滑的大手。

  程玉刚说:“你现在是副队长了,要主动配合吴队长把女兵队的管理工作抓好。”

  “嗯。”洪燕点了点头。

  程玉刚指了指桌上的东西:“你把毛衣、皮夹克寄回去,给你爸穿吧,也算是你尽一片孝心!老首长的个头、胖瘦与我也差不多。”

  洪燕噘了噘嘴:“这是我专门为您织的、买的!”说完,站起来,转身就走了。

  程玉刚从桌上抓起塑料袋,追出去,刚到门口就看到吴艳阳笑容满面地走来了。他看了看手中的塑料袋,又看了看洪燕远去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吴艳阳走近程玉刚,笑吟吟地问:“政委,手里拿的是啥?”

  程玉刚只好撒谎:“我让小洪给她爸寄点东西去,她不干,这个鬼丫头!”

  吴艳阳边说边进了程玉刚的办公室,从程玉刚手里拿过塑料袋,说:“一会儿您把地址给我,我去给您寄!”

  “好的。”

  吴艳阳说:“这是什么东西呀,捏着软软的。”说着,就打开袋子,拿出来看,“这皮夹克不错,质量很好。这件枣红色毛衣,是我看着洪燕一针一线织的呢。刚开始,我问她是给谁织的,她迟疑了一会儿,才红着脸说是给她爸织的……”她眨了眨眼,又看了看程玉刚不自然的表情,“今天中午吃了午饭,洪燕给我打了招呼,说她去趟商场买点东西……原来,她去给您买皮夹克去了。”

  程玉刚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吴队长,你别瞎说!”

  吴艳阳哈哈大笑起来:“这毛衣、这皮夹克是洪燕送给您的哦!”

  程玉刚见不能自圆其说了,只好红了脸说:“等一会儿,你帮我退给她吧!”

  吴艳阳把毛衣、皮夹克装进了塑料袋:“我才不会去干那种蠢事呢!”

  程玉刚一下子无语了。

  吴艳阳坐在刚才洪燕坐过的凳子上,把塑料袋放在桌上:“政委,您不知道洪燕多么喜欢您吗?”

  程玉刚心想,他怎么能不清楚呢……

  “您去海树写材料那几天,她是吃不下,睡不安,天天在牵挂您!政委,还有专案组来调查您所谓贪污的事情,她被接受调查询问的中午和晚上饭都没吃,我问她为啥不去吃饭,她说吴队长,你也接受了专案组的调查,你相信我们的程政委会贪污吗?我摇摇头,她生气地说也不知哪个没有良心的告了他,我才不相信他有贪污的事情呢!”吴艳阳缓了口气,又道,“还有,政委您从海树写材料回来的那天早上,吃早饭时她无意中听通信员说您凌晨回来了,看您没来吃饭,她就把一枚煮鸡蛋悄悄地放进自己衣兜里,后来她又借故说要去排练厅拿东西,把鸡蛋送来了……这一切,我全看在眼里……您千万别辜负了洪燕对您的一片真情!政委!”

  程玉刚把吸完的烟头摁灭在玻璃缸里,心想洪燕长相俊秀,能歌善舞,知识面又宽,对人又好,心地又善良,真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他也知道,机关有些干部也喜欢她,但都被她一一婉言谢绝了……但是,自己不仅离过婚,而且年龄也比洪燕大整整十岁……

  吴艳阳说:“政委,我永远记得您曾经给我和周慧志说的一句话:水凉了,可以再喝,心凉了是经不起一再的冷落;茶凉了可以再续,心凉了情缘就难以再拥有了;花落了可以再开,人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因为暖一颗心,需要很多年;凉一颗心,只要一瞬间。”

  程玉刚又何尝不想跟洪燕在一起,从各方面他都觉得自己配不上洪燕,可他不想对吴艳阳说这些。

  “你说完了没有?”程玉刚看了看还想滔滔不绝地说下去的吴艳阳。

  “我说完了。”

  “那好,我来说说你和周队长的事,你们的结婚证办了这么久了,为什么不住到一块去?我观察过,他一直住在男兵宿舍。”程玉刚又吸上一支烟。

  这次轮到吴艳阳的脸红了:“这事不能怪我。我也给他做过工作,他说,他妻子尸骨未寒,这样不好!政委您也知道,他和我都出生在偏僻的农村,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他一时还转不过弯弯来。我也没有办法!”

  “哦!”

  “反正他说,让我带着慧慧就住您让给我们的房子里,好好建立建立感情,前不久,慧慧开始叫我妈妈了。”吴艳阳说着,满脸的幸福感。

  “是嘛,看来你这个后妈当得不错嘛!”程玉刚笑笑。

  “凑合吧,也许只能打六十分吧。”

  “那你俩不打算要个你自己的孩子?”

  “不要了,有慧慧就够了。”

  “这是周慧志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

  “看来,你这个后妈不简单哦!”

  “将心比心吧!我们两人都经过一场婚姻,尤其我经过了一场痛不欲生的婚姻,现在我俩能走到一起不易,都应该彼此珍惜吧!”

  “说得很好,我也知道你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周慧志老是住在男兵宿舍也不好,我会跟他说说,都九十年代了,脑子里还有这些封建残余,要不得。”

  “那就谢谢政委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绽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