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第0054章 失去知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54章 失去知觉

小说:绽放 作者:笑着生活 更新时间:2019-08-21 11:35 字数:2523

  “救援队集合!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支队长铿锵有力的声音响了起来。

  待救援官兵排好整齐划一的队伍后,支队长说:“同志们,我们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终于到达了救援现场,大家一路很辛苦,尤其是三个才入伍一年的新兵表现更为突出。下面我布置任务:三个人搭灶做饭,两位医生给文工团的官兵和地方人员检查身体,四个人用铁锨平整一块地出来,用背来的木材把火烧起来,让大家烤火取暖,这事由中队长负责,还有三个人用我们背来的汽油,给三辆车加油。另外,电报员抓紧与支队取得联系,报告我们救援队已经平安到达,同时,问问正在抢救的那位中尉的病情如何了?现在开始行动吧!”

  刚才只顾高兴的文工团官兵这时才发现,怎么没有见到副队长王明全呢?人们看看程玉刚,又看看赵紫大。

  吴艳阳有些急了:“王副队长呢?你们两个说话呀!”

  赵紫大没有回答,转身望着程玉刚。

  程玉刚一脸难言之隐的表情,大家预感出了什么事。

  “政委,说吧!”“王副队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人们很急切地问。

  程玉刚说:“他休克了,没有什么大问题,现在正在支队卫生队休息!”

  人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离大轿车五六十米远的雪地上,救援队的战友用铁锨在地上铲掉一百来平方米的积雪,然后堆积起他们背来的木柴,浇洒上汽油点燃,木柴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人们以熊熊燃烧的大火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大圆圈,烤火取暖。

  刘军烤着火,望着天上飘落下来的雪花,玩笑道:“啊!真有诗意,在下着雪的地上烤着火是多么的幸福哟!”

  “诗意个啥,差点把人都冻死了,还诗意哩!”冯平均说。

  “我今后当奶奶了,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给孙子听,他们会感兴趣的!”一个胖乎乎的女兵说。

  “你现在人都还没有嫁出去,儿子都没有,还想一步登天就当奶奶了,真是奇迹啊!”一个男兵讥笑道。

  人们一下子都哈哈大笑起来了。

  电报员坐进吉普车,随着无线电台“哒哒哒——”的声音,向支队报告了救援队平安到达的消息,随即便收到了支队发来的回电。

  电报员手持文件夹下车,走到正与文工团官兵和地方老百姓一同烤火的支队长面前,敬礼、报告道:“支队长,支队的电报来了!”

  “念!”支队长一脸严肃。

  电报员打开手中的文件夹,念起来:“支队长:文工团的王明全同志由于冻伤面积较大,因卫生队条件有限,已转院到州人民医院。目前人已苏醒,无生命危险,医院专家会诊结论是:十根脚趾保不住了,右大腿已失去知觉,有可能截肢,专家将尽最大努力保住右腿!特此报告!”

  谁也没有想到因为这次执行任务,彻底改变了王明全的命运。

  听完电报内容,在场烤火取暖的人都没有说话,大家沉默了。人们只听到风雪吹来的呼呼声,还有稍远处用汽油喷灯煮饭发出来的轰轰声。

  “截肢?”程玉刚似乎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站在身旁的支队长。

  “唉……”支队长一声长叹道,“这就是大自然的无情啊!”

  程玉刚从衣兜里掏出烟来发给支队长,自己也点燃一支,猛吸了两口,看得出他心里非常难受。

  “在高原,只要到寒冬,这种事情我们这里随时都可能发生!”支队长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大家在沉默中,抬头望着支队长与程玉刚。

  程玉刚左手从头上摘下皮帽子,用右手使劲抓扯一下头发。然后,他转身离开人群,洪燕和吴艳阳也跟了过去。

  走了一二十米远,程玉刚...坐下去,大半个身子便陷进了厚厚的雪中,然后抱头痛哭起来……

  洪燕和吴艳阳是第一次看到程玉刚这么痛苦地哭泣。

  洪燕很心疼程玉刚,想上去劝劝,但被吴艳阳拉住了:“他心里难受,让他哭出来吧。”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程玉刚停止了哭泣。

  这时,洪燕才慢慢地走过去,从衣兜里掏出一条叠得整齐的粉色手绢递到他跟前,柔声细语地说:“把泪擦擦吧!”

  程玉刚接过手绢,擦了擦脸上的泪,就将手绢还给洪燕:“谢谢!”

  吴艳阳走到程玉刚跟前,安慰地说:“政委,您别难过了!其实我们大家心里也不好受啊!州人民医院并没有说王副队长就一定会截肢,他们不是正在想办法呢!”

  “唉!也许你们还不了解王明全的家庭情况,他与我还有你吴队长都是父母去世得早。他是奶奶带大的,所以对奶奶的感情很深。前不久,也就是总部首长来我们部队视察前,为了争分夺秒地排练文艺节目,奶奶去世时,他收到家属发来的电报,让他赶回去料理奶奶的后事,他不好意思说,都没能回去。是他家属来部队,听他家属的哭诉,我才知道的。他来自偏僻农村,家里生活困难,他家属是个民办老师还带个小孩……他家属希望他再干几年,就满十五年了,或者早点当上副营职干部,就可以随军了,她也可以来城市生活了……都怪我,当时就不应该让他去……”程玉刚自责起来。

  “这都怪天老爷不长眼呢,怎么能怪您呢!”吴艳阳说。

  “嘟嘟嘟……”这时周慧志吹响了开饭的哨声:“大家开饭了!大家开饭了!”

  听到哨声,洪燕、吴艳阳把程玉刚从雪窝拉起来,朝着火堆走去。

  吃饭前,两名医生对所有文工团官兵和地方老百姓进行了身体检查,结果还是不错的,大家没有大毛病,只是或多或少都有些高原反应,他们让大家服了一些抵抗高原反应的药,还给三个有轻微感冒的战士打了针。

  大家吃的主食是大米饭,是支队炊事人员用他们背来的三角铁支撑起一口硕大的高压锅,用汽油喷灯做成的。能做熟这顿饭,实属不易,救援队的炊事人员,用冻得通红的双手将雪捧进高压锅里,用融化的雪水淘米和煮饭……

  下饭的菜,只是涪陵榨菜,还有一些豆腐乳。

  从中午大家啃了几口硬邦邦的馒头,到现在已有十个多小时没有吃饭了。用刘军的话说,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所以这顿饭尽管如此简单,但大家蹲在火堆旁的雪地上,吃得很香甜。

  由于王明全“出事”的事情影响了大家的情绪,几乎没有人说话,只是埋头狼吞虎咽地吃饭。

  正在吃饭的支队长看到这情景,幽默地说:“你们慢慢吃呐,我们支队管得够大家的饭啊!”

  大家把头抬起来,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支队长,笑了笑。

  “吃了饭,要喝汤的,自己来打!”一个救援队的炊事员喊道。

  饭还没有吃完,救援队的炊事员又用地上的积雪烧来了“汤”。这个所谓的“汤”,其实就是白开水里撒了一把盐。

  因为太饿了,不少人吃了三四碗大米饭,还喝了些“汤”,不少男兵撑得走不动路了。于是,有的就坐在了雪地上。

  “大家吃完饭后,都把各自的碗洗了!”程玉刚命令道。

  “洗碗,水呢?”一个战士迷惑不解地问。

  “水,就是雪,到处都是!”程玉刚回答。

  大家从地上抓起雪,把碗筷擦拭了几下。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绽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