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第0056章 病情恶化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56章 病情恶化

小说:绽放 作者:笑着生活 更新时间:2019-08-22 13:59 字数:3216

  到达果玛的中午,文工团官兵在州政府招待所吃的饭。程玉刚草草吃了一碗饭,然后用汤匙吃了几口甜醅。甜醅是用高原耐寒早熟的粮食之一青稞加工而成的一种风味小吃。

  程玉刚放下饭碗,就让冯平均开车。他和周慧志匆匆忙忙赶往果玛州人民医院。

  吃饭前,程玉刚安排大家下午待在招待所好好休息一下,因为昨天晚上不少人因为天寒地冻、高原反应,在车上都没有睡好。今天晚上还要演出。本来,吴艳阳也想跟程玉刚他们一起去医院看看,但被程玉刚阻挡了:“你就在招待所和大家一起休息,再说,你下午还要组织大家把舞台上的灯光、音响、幕布等事情搞好!”周慧志也劝她好好休息,吴艳阳很无奈地留下了。

  程玉刚、周慧志、冯平均他们在医院的急诊室看到了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的王明全,手腕上输着液,两个鼻孔里还插着输氧管吸氧,在有暖气的病房里昏睡着。

  支队卫生队的一个满脸稚气的战士正坐在病床头的椅子上陪守着王明全,见到肩上佩戴着中校警衔的程玉刚他们进来,他站起来让座,并行军礼:“首长好!”

  程玉刚问道:“医生呢?”

  卫生员回答:“都吃饭去了。”

  “你吃了没有?”

  “还没有,饭菜待会儿卫生队会派人送来的!”

  程玉刚掀起被子才发现,王明全只穿了条军用裤衩,两条腿呈现出青紫色,两只脚掌上已缠裹着厚厚的白色纱布,纱布上渗出了一些血迹。

  “还好,保住了右腿!”周慧志说。

  程玉刚把被子放下来,给王明全盖好,掖了掖。

  卫生员说:“王首长的十根脚趾已经全部截除了,昨天晚上做的手术,现在就只剩下脚掌了。”

  程玉刚叹息道:“唉,昨天这个时候还是个好端端的人,今天就成了这个模样了!命运啊,就这么不公平啊!”

  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来,观察了病员情况。

  卫生员介绍道:“这是医院的赵副院长。”

  程玉刚伸出手去与他握手:“你好,赵院长!”

  周慧志向赵院长介绍:“这是我们文工团的程政委!”

  接着,赵院长请程玉刚他们到了他的办公室,待他们坐下后,赵院长说:“我们昨晚已给病人做了截除手术,十根脚趾全部坏死了,由于注射了不少麻醉药,现在病人还没有苏醒过来。应该说,生命没有危险了,但人是残废了。”

  “不是说他右腿也要截肢吗?”程玉刚迫不及待地问道。

  赵院长说:“昨天晚上,我们也组织了专家进行了会诊,觉得还是保守治疗好。”

  “谢谢你们,让你们费心了!”程玉刚诚恳地说道。

  “不用谢了,我们作为医务人员,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没有什么比挽救生命更崇高啊!”赵院长说,“我们现在是保守治疗,看看治疗情况再说吧。如果病情恶化,就要截肢啊!太可惜了,这么年轻啊!”

  程玉刚悲痛地说:“但愿病情能向好的方向发展吧!”

  赵院长说:“是啊!我们医生也期望出现奇迹啊!昨天晚上雪已经停了,再过一两天,公路上的积雪就融化了,交通就畅通了,我建议你们还是尽快将他送省城医院治疗吧,如果他们都诊断要截肢,那也就没有办法了!”

  从医院出来,周慧志、冯平均上了车,程玉刚靠着车门,接连不断地吸了三支烟,他觉得心里很难受,也堵得慌。

  周慧志和冯平均坐在车上也不好安慰程玉刚。

  程玉刚一上车,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冯平均发动了吉普车,并驶出了医院。

  太阳懒洋洋的照射着地面,地面的冰雪开始融化了。

  程玉刚说:“周队长,如果照现在这个天气,你说明天路上还会有积雪吗?”

  周慧志说:“政委,我想路上即或没有积雪了,但气温低,路上会结冰,车行驶上去,会打滑的!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是不是想明天就送王明全回古宁?”

  “我就是那个意思!”

  “我觉得,就算不下雪了,后天一早走,路上也安全些!”

  “好吧!那就后天早上送王明全回古宁吧!”

  “嗯。”

  “周队长,是你送王明全回去,还是我送王明全回去?”程玉刚征求周慧志的意见。

  周慧志想了半天才说:“还是政委您送回去吧,我想了一下,您回去能做主,万一王副队长要截肢,医院征求意见,我做不了主!”

  “我想的是,你回去,至少还可以照看一下你的宝贝女儿。吴队长回去,倒是也能照看一下慧慧,但要照顾男病员就不方便了,王明全现在拉屎拉尿都在病床上,还要人接!”程玉刚说。

  “所以,还是您回去最好!”周慧志说。

  “行吧,我回!果玛是我们文工团今年最后的一个基层支队的慰问演出了,柯处长说得对,编筐编篓重在收口,你和吴队长要高度重视,四场演出完成后,一定要安全回到古宁。眼看就要年终了,不要天亮了,还撒泡尿在床上!”

  “请政委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安全回到古宁!”周慧志的表态有点视死如归的味道。

  “政委,我们是去招待所,还是去礼堂呢?”冯平均驾着车问道。

  程玉刚看看手腕上的表:“现在都快四点了。先回招待所吧,让周队长休息,然后我俩去礼堂看看他们舞台布置的情况。”

  周慧志说:“我不休息,和你们一起去。”

  程玉刚说:“回去,你回招待所躺一会儿,吃饭时我让他们叫你!”

  然而,周慧志还是固执地与程玉刚一起到了礼堂。因为中午官兵们踏踏实实地睡了一个好觉,现在大家精神焕发。灯光、音响、幕布已完全搞好了。

  程玉刚和周慧志进到礼堂时,舞台上灯火通明。吴艳阳、洪燕正与刘军他们在调试话筒声音……

  大家看着程玉刚、周慧志从礼堂的大门进来,就围上去迫不及待地问道:“政委、周队长,王副队长的情况怎么样了?”

  周慧志回答道:“昨晚做了手术,病情稳定了,他睡得正香呢!你们放心吧!”

  大家说:“那就好!那就好!”

  “我们几个刚才商量今天晚上演出后都去医院看看他……”

  心事重重的程玉刚担心大家去看望时会伤心落泪,就说:“你们不用去了,演出完就早点休息吧!按计划,明天大家还要赶赴五县去演出。”

  吴艳阳问:“从这里到五县有多远的路程?”

  程玉刚说:“有近一百公里的样子。”

  洪燕将所有的话筒都调试完。

  吴艳阳看出程玉刚有心事,如果上台来唱唱歌,也许要好些,便说道:“政委、周队长,你们上台来,我们一起吼几嗓子嘛!”

  程玉刚说:“我哪有心思唱歌!”

  “走,政委!您不是经常对我们说,歌曲能使人的心灵在潜移默化中受到熏陶与震动,使我们在欣赏享受美的同时升华我们的精神、鼓舞我们的斗志嘛!”周慧志便推着程玉刚上了舞台。

  吴艳阳招呼人们过来,面向观众席围成了个半圆。

  洪燕掉转头向幕布后面调音台的战士说道:“请放音乐!”

  顿时,《咱当兵的人》的背景音乐响起,于是大家跟着音乐的节拍唱了起来,雄壮威武、铿锵激越的歌声在空旷的礼堂响起:

  咱当兵的人,

  有啥不一样,

  只因为我们都穿着,

  朴实的军装。

  咱当兵的人,

  有啥不一样,

  自从离开家乡,

  就难见到爹娘。

  ……

  这是人们第一次听程玉刚唱歌。

  歌声一停,吴艳阳和洪燕就夸奖他唱得好!

  程玉刚说:“你们这是瞎说,我是个五音不全的人,赶鸭子上架,我唱歌的声音就像农村的黄牛叫一样!”

  官兵们被程玉刚的话逗笑了。

  周慧志笑道:“政委真的唱得不错!”

  程玉刚说:“你们说的都是拍马屁的话啊!”

  在大家的笑声中,刘军喊道:“我们与程政委再来一首《说句心里话》吧!”

  于是,程玉刚与大家又引吭高歌:

  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

  家中的老妈妈已是满头白发,

  说句实在话我也有爱,

  常思念(那个)梦中的她梦中的她。

  来来来来来既然来当兵,

  来来来就知责任大,

  你不扛枪我不扛枪,

  谁保卫咱妈妈谁来保卫她,

  谁来保卫她。

  ……

  两首激荡起豪情的歌曲一唱完,程玉刚沉重的心情好了许多。这时,程玉刚脑海里想起歌曲的磅礴魅力: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将士高唱《马赛曲》攻下了巴士底监狱。同样,诞生在中华民族最危险关头的《义勇军进行曲》也以其巨大的感召力,鼓舞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并最终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载着王明全、程玉刚、赵院长和医护人员的救护车终于到古宁了。

  一到部队医院院子,打开车门,医护人员帮助王明全提着输液瓶,程玉刚和赵院长抬着躺在担架上的王明全就进了医院的急诊室。

  程玉刚和赵院长把王明全的病情对急诊医生做了详细介绍。等王明全做完检查住进病房,赵院长他们才开始返回果玛。

  当晚,政治部的张晨林主任、柯德华和干部处长,提着水果罐头之类的慰问品来病房看望王明全。

  躺在病床上,输着液体、面如土色的王明全除了不停地说“谢谢首长,谢谢首长来看望我”,眼眶里就不停地流下感动的泪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绽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