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第0065章 雷厉风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65章 雷厉风行

小说:绽放 作者:笑着生活 更新时间:2019-09-01 07:06 字数:4277

  “好像司务长也与大家一起下去了。”张晨林说。

  “那我们今天下午按举报信上反映的情况,先去总队招待所查起吧!”王大雄说。

  “也可以去问问宣传处处长柯德华,他参加了那次程玉刚宴请他老首长吃饭的!”张晨林说。

  “好的。”王大雄说。

  “所有参加调查的人,都要让他们注意保密,不准外传!”郝光太说。

  “对。我想安排两个同志明天早上出发去兰城,到买幕布、音响、话筒、调音台的厂家调查。另外四个同志就在文工团开展调查。”王大雄说,“请张主任帮助,问问兰城厂家的地址。”

  “我想柯处长应该知道的!”张晨林说。

  “好吧!咱们就开始行动吧!”郝光太说。

  小城故事多,

  充满喜和乐,

  若是你到小城来,

  收获特别多。

  ……

  一辆军用三菱车风驰电掣地奔驰在古宁到海树的公路上,车上正播放着邓丽君演唱的甜滋滋的歌曲《小城故事》,沁人心脾。

  尽管邓丽君已于 1995年5月8日在泰国清迈因哮喘病发逝世(后据大陆医生推测为“胃食道逆流”),享年四十二岁,但她的歌声却留在了人间。

  吃罢午饭,程玉刚坐着总队小车队派出的越野三菱车上路了,坐上这种车跑长途,真是一种享受,车上不仅可以听音乐,而且还有空调,车内温暖如春,一种幸福感涌向程玉刚的心头。

  程玉刚是个干什么事都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人。快到中午,他接到张晨林的电话:“小程呀,你也知道的,我们政治部人手紧,工作任务重,过一段时间,部队要搞‘四个教育’活动,需要四个典型材料,我想让你吃了午饭就去海树,写一个他们海树支队艰苦奋斗教育的典型材料回来。”

  程玉刚很爽快地说:“请首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力争三天内回来!”

  “反正你是个大笔杆子,我是特别放心的,只有你写的材料到我手里,想改一个字都难!字数控制在五千字就行了。”

  “是!张主任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我几斤几两,我很清楚的,人贵有自知之明嘛。”程玉刚在电话里自嘲道。

  “你就别谦虚了。文工团这几天,我就让柯处长盯着点!你就放心弄你的材料吧!”

  “是!请党中央放心,请张主任放心,我程玉刚保证弄一个有板有眼、有声有色的材料回来!”程玉刚在电话那头开起玩笑来,看得出来,他心情相当好!

  “路上注意安全!”张晨林很喜欢程玉刚这种刚劲,如果自己管理的政治部多几个像他这样的干部,说实话,他这个政治部主任好当得多……但当他放下办公桌上的电话,坐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哎,但愿你小子贪污的事情只是子虚乌有啊!”

  程玉刚放下电话,就填写了一张司令部派车申请单,拿着单子就去司令部找分管车辆的副参谋长签了字,然后,送到司令部办公室,请主任签字。主任与程玉刚关系很好,又是四川老乡,他们有时也在一起探讨材料的写作,都是属于相互崇拜、心胸开阔的那种人。所以,互相说话很随便。

  主任说:“程玉刚啊,你这个小老乡,你过去在新闻上是高手,后来在写材料上也是高手,没有想到你一个音乐舞蹈上的门外汉,你到文工团才几天呀,又把文工团搞得生龙活虎、风生水起的,说说你的经验?”

  程玉刚说:“我有什么经验!刘邦和项羽,从军事领导力上看,项羽远胜于刘邦,巨鹿之战,破釜沉舟是何等气慨;从兵力配置上看,项羽手下强将如云,整体实力也优于刘邦;从智囊团上看,两者各有张良和范增,也不分伯仲。所以若综合三方面而言,项羽的楚军是远远强过刘邦的汉军的,但为什么最后自刎乌江的不是刘邦,而偏偏是项羽呢?刘邦自己说过‘我文不过萧何、治国不如张良、行军布阵不如韩信,但三人皆为我所用’。再看看项羽,手下纵有范增、英布这样的文臣武将,但最终还是一败涂地。只因他不像刘邦那样胸怀广阔,单单为一个名义上的‘西楚霸王’惹得众诸侯心生叛意、倒戈相向。”

  两人抽着烟,哈哈大笑。

  “听说,你去文工团后,规定女兵向你请示工作,两人之间的距离要保持一米以上?”

  “是有那么回事!你羡慕呀?”

  “我真的嫉妒你小子啊!”

  两人又是大笑。

  接着,主任拿起电话给小车队队长打过去,说:“你安排最好的那辆三菱越野车给文工团的程政委,领导让他去海树弄典型材料,吃了午饭就出发!”

  只听对方“是”的一声放了电话。

  程玉刚又掏出烟来给主任发了一支:“再来一支烟,算我巴结你大主任哦!”

  主任接了烟,玩笑似的猛一拳头向程玉刚打过去,程玉刚却哈哈大笑地躲闪着跑出了办公室。

  现在,当三菱车疾驶在公路上,程玉刚觉得自己有些想打瞌睡,便掏出两支烟来,含在嘴里点燃后,递了一支给司机。

  司机接烟后说:“程政委,你要困了,就睡吧!”

  程玉刚从嘴里吐出烟雾来,笑笑:“哪敢睡觉啊!据有关资料表明,在行驶的车上睡觉,很有传染性的。”

  司机笑言:“程政委,您不相信我的驾驶技术?我是小车队跑高原公路里程最多的司机了!”

  程玉刚说:“我怎么不相信呢。但安全第一很重要嘛!”

  ……

  下午,专案组兵分两路,一路直接去武警招待所,一路找柯德华谈话。

  找柯德华谈话的是后勤部的两名财务人员。谈话的地点是在后勤部会议室。两名财务人员一脸严肃地先向柯德华讲了一些保密制度,搞得柯德华紧张地问:“啥事?”

  一个人记着询问笔录,一个人提问:“程玉刚的老首长,也就是洪燕的父亲来古宁时,你是不是参加了程玉刚的宴请?”

  “是。”

  “听说宴席搞得很高档?”

  “是。”

  “那晚喝的什么酒?”

  “五粮液。”

  “喝了几瓶?”

  “两瓶。”

  “你知道他的酒是从什么地方买的?”

  “听说是从附近字商场买的,具体情况,文工团的司机小冯应该知道吧。”

  “好,我再问问你,那天晚上的宴席,有哪些人参加?”

  “有洪燕和她的父母,有我,还有周慧志和他的女儿,还有司机,当然还有程玉刚,共八个人。”

  “吃完饭,又干了些什么?”

  “吃完饭后,我们把洪燕的父母送到招待所的306房间,我就接到了张主任的传呼,让我回办公室,因为我们处的副处长曹万光同志在海树出了车祸。我就回到了总队机关。”

  “喔,还有那晚上你们在什么地方吃的饭?”

  “在武警招待所一楼的一个包间。”

  “请你看一遍笔录有没有出入,如果没有,就请按上你的手印。”

  柯德华接过询问笔录看了一遍,用右手大拇指在印泥盒子里粘上红红的印泥,在询问笔录上按了下去。

  专案组的另一批四个人,在武警招待所对收银台的姑娘进行了询问,询问的结果表明:洪燕父母住了两晚上的306号套间的住宿费是直接付的现金,并没有开发票。

  随后,专案组又去306号套间看了看,他们觉得这个套间确实很豪华。第二天,专案组的财务人员通知汪晓明把今年从元月一日起到现在的所有账目本抱到后勤部会议室。

  汪晓明抱着十多本账目本走在通向后勤部会议室的路上,心里在打鼓,脚也有些发抖,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派往兰城调查的是纪委的两个同志,他们的调查很顺利,当天晚上就回到了古宁。

  保卫处抽派出来的两个同志,一个是处长刘建明,一个是王干事,在文工团会议室分别调查询问了周慧志、吴艳阳、洪燕、刘军、冯平均,还有汪晓明。被专案组接受调查询问的人,心情都很懊丧,他们不相信他们可亲可爱可敬可尊的程政委有什么贪污问题。

  专案组调查结束,已到晚饭开饭时间了,周慧志、吴艳阳、刘军、冯平均在前往饭堂吃饭的路上,都耷拉着脑袋,没有说话。

  刘军觉得很沉闷,就说:“周队长,那次去兰城买幕布这些东西,幸亏是我们四个人啊,不然我们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尤其是程政委!”

  周慧志说:“那次为了给公家节约钱,程政委带着我们货比三家,我们买回来的东西不仅质量好,还节省了钱呢!”

  冯平均说:“刘处长他们问了我两个事,一是去兰城买东西的事,另外程政委给他老首长买毛线的事也问了,问我看到程政委当时开发票没有,我说我在车上,我没有下车,我不知道!”

  吴艳阳走在他们中间,脸色阴郁,没有吭气,她不想多说什么,只是觉得心里很压抑,她想人间究竟还有没有正气在,总有一天会还程政委的清白吧!

  专案组是上午找洪燕调查询问的,她在询问笔录上按下手印,走出会议室,心情特别沉重、特别沮丧,午饭和晚饭也没有吃,只是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牵肠挂肚的她是永远不相信她喜欢的程玉刚有什么贪污腐化问题的。头天晚上,文工团从果玛回来,她以为程玉刚肯定会来迎接他们,她好几天没有见到程玉刚了,真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可是,回到文工团却没有见到他的身影,她的心空空荡荡的,一种难以名状的难受袭遍全身……尽管一路上很累,但她却难以入眠,听到战友打出响亮的香甜鼾声,她只是两眼望着黑沉沉的天花板发愣……

  今天是星期天,按常规,不出早操,还要推迟半小时吹起床号,但洪燕还是按正常上班的时间起床了,她迫不及待地跑去问通信员:“程政委哪里去了?”

  “好像去出差了……”邓永泉也不知道情况。

  “他到什么地方出差了?”

  邓永泉摇摇头:“不知道啊!”

  洪燕心里越发难受起来……

  虽然是星期天,但专案组的人,还是按上班时间集中到了政治部会议室,向郝光太、张晨林、王大雄汇报这两天的调查情况。

  派往兰城的纪委干部先汇报了调查情况:“昨天在兰城调查了解到,我们文工团购置的幕布、调音台、话筒等东西都是一个厂家生产的。那厂长说文工团有四个人在前几个月来购买过产品,在买他们产品前,这四个人已问过三个厂家了,到了他们厂看到产品质量不错,价格也适中,就决定在他们厂购买。程玉刚还跟厂家砍了价,厂长说,价格一分钱不少,但可以返给他们回扣五百元,程玉刚说,我们不要回扣,但希望能少一千元!最后好不容易几番讨价还价终于少了一千元。最后,厂长说,我不看你们是军人,我才不会少呢……也就是说,文工团购买的东西,程玉刚为部队节约了一千元钱。”

  保卫处长刘建明汇报说:“我们调查询问的周慧志、刘军、冯平均也是这么说的。另外,我们从周慧志那里了解到,他妻子重病期间,程玉刚去医院看望时送了他一千元钱,并在他妻子去世后又带头捐了三百元,在三县人民医院给老百姓献血时也带头捐了四百元。在对吴艳阳的调查询问中,她反映了另外一个情况,就是洪燕在医院做手术期间,八百多元钱的住院费是程玉刚个人付的……”

  张晨林想,洪燕手术费没有出现在公费报销的账面上,这大概就是程玉刚为了尽可能减少“丑闻”的影响面,是对洪燕名誉的一种保护。

  纪委的同志又说:“前天下午,我们与保卫处同志也到招待所调查了,经过对当天当班的服务员询问,还翻阅了他们开出去的发票存根,程玉刚接待他的老首长确实是自己掏的腰包……”

  参与调查的财务处同志说:“我们通过文工团财务账目审查,也证实了这一点,程政委确实没有拿发票去报销过。再者,刚才保卫处刘处长所说洪燕做手术的费用在账目上也没有反映出来,我们询问过司务长汪晓明,他也说,程玉刚没有拿发票去报销过。另外,我们在查账时发现,在程玉刚去任代理政委前,也就是三月份,文工团买过二十箱‘泸州二曲’酒,价值是一千八百多元,发票上的签字是曹万光。”

  “二十箱‘泸州二曲’?”张晨林很惊讶。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绽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