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第0001章 精彩开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01章 精彩开篇

小说:绽放 作者:笑着生活 更新时间:2019-07-17 23:19 字数:6068

  第一章

  人们常说,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而现实生活中并非如此。

  政治部政策调研室副主任程玉刚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政治部主任张晨林打来的,要他放下手中正在撰写的材料,立马到文工团会议室开会。

  “是!”程玉刚放下电话筒,右手握着钢笔刷刷地在办公桌上1995年8月28日(星期一)的台历纸上写道:“今天下午,张主任通知到文工团开会。”

  随即,程玉刚便从三楼跑步下了楼,从楼里出来,直接向右转,绕过总队办公楼的侧面,经过左手边的总队机关礼堂、右手边操场(属于文工团),再走两三百米,往左拐,这便是总队通信站和文工团大楼。五层高的大楼,分布情况是这样的:一、二楼是通信站的机房、总机班与干部战士宿舍;三、四、五楼是文工团的“地盘”。三楼是男兵、女兵的宿舍、勤杂班宿舍,还有两个很大的洗漱间与男女厕所;四楼是文工团正、副团长与正、副政委的办公室,由于缺编,其他三个办公室一直未启用,还有图书阅览室、洗漱间、男女厕所;五楼是文工团的排练厅、会议室、男女厕所。

  程玉刚喘息未定地到了文工团会议室,张晨林主任、宣传处处长柯德华、保卫处处长刘建明,还有文工团政委曹万光、男兵队队长周慧志、女兵队队长吴艳阳,已围坐在会议桌周围了,个个表情严肃。

  程玉刚本想找一个角落坐下来,就听到坐在会议主席台上的张晨林喊道:“就这么几个人,坐拢些!”

  程玉刚跨过去两步坐在了柯德华旁边,问道:“柯处长,今天开什么会?大家这么一脸沉重的样子?”

  “关于处理一个女兵押送回家的事!”

  “这与我们政策调研室有什么关系吗?”

  张晨林主任大概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说:“政策调研室就是搞调查研究的嘛,你来听听,也许对你们政策调研室今后写材料有好处嘛!我刚才一到,看你们政策调研室没有来人,我就给你打了电话。”

  “啊,原来领导对我们有这样的良苦用心啊,不胜感激啊!”程玉刚的幽默话使在座的人都笑了笑,严肃的气氛顿时有了些缓和。

  张晨林说:“现在我们开会了,先由文工团政委曹万光同志把具体情况讲讲。”

  大概事先做了些准备,曹万光从警服的口袋里摸出来一个红皮笔记本,放在会议桌上,仔细地翻到准备好的内容说:“关于我们文工团女战士、歌唱演员洪燕未婚先孕的事情……”

  除周慧志、吴艳阳外,其他参加会议的人,停止了记笔记,被曹万光所说的事情惊得目瞪口呆,满脸愕然。

  “啊!我怎么不知道呀?洪燕也算是我接的兵吧!”柯德华似乎快要吼起来了,向着曹万光质问道。他知道自己是宣传处处长,按照部队分工,管理文工团也是他的工作范畴之一,一个女战士未婚先孕,他无论如何有推卸不掉的责任,所以,会议室在座的尽管都很惊愕,但他的震惊程度比其他人高出了许多。人们看到他不仅脸色有些变白,而且握着笔的手也有些发颤。

  “三天前,我正想去您办公室向您汇报这事,但在机关办公楼二楼楼梯口碰到张主任,我就简单向他汇报了。接着,张主任把我叫到他办公室,我又做了详细汇报。”曹万光像做检讨似的向柯德华解释,其实,也是在向大家解释。

  程玉刚问身旁的柯德华:“柯处长,洪燕是不是独唱《红梅赞》《洪湖水浪打浪》的那位特招女兵?”

  柯德华看了程玉刚一眼,心情烦躁地说:“就是!”

  张晨林说:“我觉得这事传出去产生的影响不好,不论是对女战士小洪,还是对我们部队。所以,我让他不要再对其他人说了。下面由曹万光同志接着把这个事说完。”

  “现在,肚子已经挺起来了。我反复问过她,是和谁……”曹万光似乎是有些紧张,说起话结结巴巴的。他知道,这件事情对他来说,自己负有直接的领导责任,也不知道,今年底部队会不会安排他转业。说实在的,四十多岁的人了,他很怕转业,主要是自己没有什么特长,不像其他政工干部那样,站起来会说,坐下去会写。至于他能当上文工团的政委,他心中最清楚,仰仗了他的老乡首长,现为总队副政委的郝光太。两年前,准确地说,是1993年12月,他在政治部干部处任副团职干事满两年,按军队规定,任现职要满三年,且工作成绩显著才能提职。当然总队也有“土规定”,就是在任现职两年内,如有立功受奖的,可以直接提升一级职务。然而,他任现职既没有满三年,也没有在两年内立功受奖,眼看他提职就没有戏了,但是他善于跑有权有势的领导家,尤其是他的老乡、政治部主任郝光太家。两年前,郝光太提拔干部的大权在握。因为曹万光也想提前晋升,所以买着好酒和好烟往郝光太家跑了两趟。

  第一次,郝光太对曹万光两口子说:“不管怎么说,你不够条件嘛……再者提拔副团、正团职干部总队党委要研究……”曹万光两口子回到家,老婆杨梅对他说:“我很看不起你这种人,平时工作不努力,还胡思乱想的。要是在我们公安队伍,像你这种人早就被开除了……下回你要跑领导家,要去,你自己去!”曹万光听杨梅一数落,心里很不是滋味,抡起巴掌就朝杨梅脸上扇了过去,他也没有想到,由于用力过猛,杨梅的鼻子流出鼻血。他说:“不管你看不看得起我,老子非要把这事搞成不可,不信咱们走着瞧!”杨梅双手捂着鼻子,狠狠地说:“没文化!”

  第二次,曹万光从文工团女兵队队长、郝光太的儿媳妇吴艳阳口中得知,晚上郝主任在家。于是他一个人又提着厚重的礼品再次跑了郝光太的家。郝光太对曹万光说:“我只有想想办法再说!”

  后来,郝光太确实想了办法。这个办法就是,年终总结的时候,作为新闻电视工作站站长的程玉刚,因为全年工作成绩显著,在政治部宣传处评功评奖中荣立三等功的名单确定后,郝光太找到程玉刚,说:“你档案里二、三等功不少了,这次的三等功你能让出来吗?”

  程玉刚不同意,问:“让给谁啊?”

  “你也知道,就是我那小老乡曹万光,他两年现职满了,如果再立个三等功就可以提前晋职了。你也知道,我这个政治部主任也当不了几天了,等几天北京的命令一下来,我就去当副政委了,副政委是个闲职,是个摆设,也没有实权。所以,趁我手里还有几天实权嘛,就为我小老乡办点实事,他也多次找过我!”郝光太慢条斯理地说。

  谁承想程玉刚态度坚决:“宣传处既然评出我今年立功受奖,说明我工作干得不错,这是大家对我一年来工作的肯定,这个功我不让!”

  “你能不能给我这个面子?你回去想想,明后天给我回话!”郝光太的态度更是坚决,不容程玉刚再“讨价还价”。

  程玉刚气呼呼地说:“郝主任,您作为我的首长,我很尊重您,如果是您安排的工作,我是绝对服从的。但关于让功的事,我也不用想了,我现在就告诉您,我不让!”说完转身就走了,把郝光太晾在原地大半天才缓过劲来。但是郝光太不死心,又找到宣传处处长柯德华来做程玉刚的工作,后来程玉刚一想,为一个小小的三等功得罪连曹万光在内的三个人划不来,于是只好咬咬牙让出了这个三等功。

  再后来,曹万光因立了三等功,果真在 1993年12月30日从干部处的一名副团干事,一跃成了正团职的文工团政委。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不到两年的时间,文工团就出了事情。“下面,由刘处长把昨天的调查情况向大家说说。”张晨林说。

  刘建明清了清嗓子,然后向大家报告说:“根据张主任的安排,昨天下午,我们保卫处对洪燕的这次事情进行了调查。我带领咱们处王干事,当然文工团的吴队长也参加了的,在政治部会议室对洪燕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反复询问,她没有吭一声,只是一个劲地伤心流泪和哭泣……唉,所以,调查没有任何进展,在座的吴队长可以做证……”

  文工团女兵队队长吴艳阳说:“是的,经过刘处长他们反复给洪燕做工作,她除了哭,就是一字不说。”

  张晨林想了想,然后嗓门很高地说:“她和谁怀上的孕,她不说,也就不再调查了……我们本着对部队建设负责,也对她本人负责的态度,现在大家共同来研究研究怎么处理好这件事情。谁先说说。”

  文工团男兵队队长周慧志说:“说实在的,平时洪燕表现不错,对工作也很有激情,但不知咋的,鬼迷心窍就犯了错误!”

  吴艳阳说:“洪燕不仅长得漂亮,而且歌也唱得很好,对战友好也没有说的。最近肚子已经隆起来了,她觉得对不起父母,也觉得对不起部队,曾有两次想自杀,被我们及时发现制止了。现在我们女兵队根据曹政委的指示,已经由几个女兵把她看起来了,就连她吃饭都是司务长汪晓明让通信员邓永泉送到我们女兵队的。”

  其他人都不知道怎么表态,愣怔着也就没有吭声。

  张晨林望了望大家,接着说:“你们文工团的团长一直缺编。曹政委,你了解情况,你说说你的意见。”

  曹万光似乎也不想多说话,只是说了一句:“押送回家吧!”

  会议室鸦雀无声了。

  张晨林看了看其他干部,催促道:“你们的态度呢?”

  似乎觉得不好表态,宣传处处长柯德华还是说:“押送回家!”

  刘建明说:“押送回家?押送回地方就是等于开除军籍……在座的数我的年龄最大,我今年底就是退休的人了。也就是说,我先后在部队干了整整三十年了,一直从事保卫工作。像类似小洪同志出现的这种事情,我已经办过好几起。我个人认为:文工团给她记严重警告处分一次就可以了!”

  张晨林看程玉刚没有表态,就问:“程副主任呢?”

  程玉刚口气显得很硬:“我赞同刘处长意见,给她记严重警告处分一次。我也不同意押送回家!”

  大家目光齐刷刷地看程玉刚。

  “为什么?”曹万光问。

  张晨林对程玉刚说:“那么,说说你的意见。”

  程玉刚说:“我觉得,把洪燕押送回家,是对她本人不负责的表现,也是对她家庭不负责的表现……”

  柯德华直愣愣地看着程玉刚:“为什么?”自己当新闻电视工作站站长、宣传处副处长时,程玉刚一直是他的手下。程玉刚工作能力很强,做电视专题片很爱动脑子,也很有自己的“章法”,在北京武警总部曾为总队政治部获得不少荣誉,两人关系一直很不错,他觉得有必要提醒程玉刚:“你说话可要负责。”

  张晨林说:“柯处长,先让程副主任把话说完。”

  程玉刚本不想多说了,但张主任鼓励他把意见说出来,他才又壮着胆子说下去:“我个人认为,洪燕未婚先孕这事,除了她本人的原因外,其实也暴露了我们思想政治工作方面存在的一些薄弱问题……”

  程玉刚话音未落,他看见柯德华、曹万光的脸色不好看了,只好就此打住了。

  柯德华说:“你的话有些言过其实了!”

  曹万光也附和着说:“这话是不是无中生有,话里有话呢!”

  张晨林急忙说:“你们让他把话说完好不好!”

  程玉刚语速放缓慢了些:“洪燕作为一个歌唱演员,我在总队礼堂看过她的一次演出,当时她扮演江姐,演唱的《红梅赞》声音圆润、甜美、高亢,赢得了如潮水般的掌声,这使我很难忘。她来到我们部队快满三年了,是我们部队文工团去西安特招的艺术兵。在座的大家都清楚,那一年,我们部队文工团一共在全国各地招收了五个年轻姑娘,在她们那批艺术特招兵中,只有她在音乐学院深造了两年半时间,也是长得最漂亮的,当时部队领导给她许诺,只要服役期满三年就给她提干。她们到部队的那个早晨,天气很寒冷,地上还积了厚厚一层雪,是我扛着摄像机去了古宁火车站拍了条电视新闻,当时我印象很深。”

  张晨林补充道:“当时,部队党委是研究过等洪燕同志当满三年兵就给她提干,当然在那批文艺特招兵中,按有关文件规定,也只有她够提干的条件。但是谁能想到在她快要当满三年兵时出了这档子事情。好,我就补充到这里,请程副主任接着说!”

  程玉刚接着说:“其实,这些女兵的年龄小,我们干部对待她们都应该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真诚、真情、真心地关心她们,做到尽心、尽职、尽责,不要一出点事情,就推卸我们的责任。我们作为她们的领导、兄长,虽然事情出在她们身上,但应该说,我们的责任要大得多!”

  柯德华、曹万光的脸色更不好看了。尤其是曹万光很想抢过话茬儿,但程玉刚对他视若无睹,不仅要继续说,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她们的父母把一个好端端的孩子放心地交给部队,我们还没有等到她们三年服役期满,就把一个大肚子姑娘押送回去。假如她们是我们的亲人,我不知大家怎么想?”

  会议室里又一次鸦雀无声。

  大家愣住了。是呀,如果洪燕是自己的妹妹,我们怎么办?但曹万光不这么想,认为今天是程玉刚跟他过不去,他的理由是当年他通过郝光太“霸占”过程玉刚的三等功。

  程玉刚最后说:“这次洪燕的事情,充分暴露了我们的干部在管理工作上存在着很多漏洞,我们今后应该好好吸取教训,总结经验,而不是把洪燕押送回家就了事了。所以,我的意见是,洪燕应该继续服役!”

  曹万光追问道:“她还怎么继续服役?”

  程玉刚说:“先做人流手术,然后继续在文工团工作!”

  大家齐刷刷把目光转向了程玉刚。

  张晨林思忖了片刻,说:“小程的一番话言简意赅。我同意程玉刚的意见,给小洪记严重警告处分一次,然后继续服役!”

  经程玉刚一分析,曹万光才觉得自己的责任难逃,于是狠狠地说:“我不同意!”

  柯德华左右为难了。如果说同意程玉刚的意见,自己就要负领导责任,而且还是自己接的艺术特招兵;如果说不同意,政治部主任张晨林那关难过。

  张晨林说:“文工团是应该好好整顿整顿了,只要大家注意观察就会发现,这一两年,文工团纪律散漫,打群架的是你们文工团,走在路上勾肩搭背的是你们文工团,晚上半夜三更在外面喝酒的还是你们文工团,官兵的伙食最差也是你们文工团……曹政委抓紧想办法联系医院把洪燕的手术做了,此事不能再扩散了,对部队影响不好!”

  曹万光很有些抵触情绪,说:“我想不出办法来联系医院!”柯德华觉得有些奇怪,曹万光原来曾几次夸奖过洪燕,怎么现在这么绝情……

  程玉刚说:“这事我来帮助曹政委办理吧,我在新闻电视工作站的时候,与二炮新闻电视工作站的站长关系好,他爱人就在二炮医院妇产科当医生。我想这事办起来应该不难吧!”

  曹万光很不高兴地说:“你要做好人就做到底!”

  程玉刚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爽快地答应了:“好!”

  张晨林说:“曹政委协助程副主任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曹万光气急败坏地对程玉刚说:“你能干就让你干吧!你觉得文工团政委好当,你来干,我让位!”

  程玉刚心里不舒服了,提高了嗓门说:“作为一个团职干部,不要责任来了就推,荣誉来了就抢!”

  一说到荣誉,使曹万光联想到前年底自己跑三等功的事情,于是,他火冒三丈地说:“你程玉刚含沙射影说哪个?”

  程玉刚心里的火更大了,所以说话的嗓音更大了:“我就是说的你曹万光,又咋了?”

  柯德华似乎吼叫起来:“你们两个吵闹个啥?是来解决问题,还是来闹架的?”

  程玉刚、曹万光两人已经满脸通红了,正欲再吵闹时,被气得脸色铁青的张晨林大手一挥制止住了:“简直不像话,两个团职干部闹架,传出去,说起来多好听呀,我这个政治部主任都替你们害臊。你们俩再吵,小心我处分你们!”

  会场上,顿时再一次鸦雀无声了。

  程玉刚、曹万光两人相互敌视着对方。人们开始由看着程玉刚、曹万光二人“表演”后,现在都把目光转向了一脸严肃的张晨林。

  张晨林最后气呼呼地总结说:“刚才程副主任说得不错,这次洪燕出这个事,说明我们在管理工作上确实存在着很多问题……至于柯处长、曹政委将负什么责任,将受什么处理,待总队党委研究了再说!另外,文工团抓紧给小洪记严重警告处分一次。”他停顿了一下,又换成了一种平缓的语气说,“我在这里多说一句。小洪与我女儿的年龄差不多大,将心比心,人心都是肉长的啊,为了一个女孩子的名声,至于她和谁怀上的孕,她不愿意说,我们也就不要再追究了。在座的都认真地给我听好,我们也千万千万不要外传了,大家一定要切记切记!”

  “是!”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绽放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