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5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19-12-02 20:00 字数:3792

  我终于站在茅屋使馆门口,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刚才我还在紧张地同“假国人”布莱恩较劲。我原来做过礼宾工作,喜欢对每个细节都抠得很细。布莱恩一口一个“No Problem,”关键时候却爱掉链子。我让他把食品提前一个小时准备好,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我给布莱恩打过几次电话,但那小子就是不接。眼看离招待会开始只有不到15分钟了,布莱恩才带着人把东西送来。

  “你们怎么才来?”我朝布莱恩狠狠瞪了一眼。礼宾工作的经历让我最讲究准时,最痛恨拖拉。

  “不好意思,老板,”布莱恩笑嘻嘻地说,“遇着点小麻烦,不过,耽误不了您。”

  还好,酒台食品台事先都已准备好。酒水事先也已经摆好,只要把食品放上餐台就行。

  我看着布莱恩他们把食物放好,又前前后后检查了一遍,确信一切准备就绪,才来到大门口。

  几天的忙碌,终于等到举行招待会的正日子。从今住后,使馆就算正式开张了。

  热带的日子长,快到七点了,天还亮着,夕阳好像舍不得离开,透过椰树叶子的缝隙照在我的身上,依然能感觉到强烈的热度。不知是因为夕阳的照射还是心里的紧张,我虽然只穿一件白色短袖衬衣,依然感觉热,热得有点让人窒息。我不停来回踱着步。说实话,我内心是紧张的。过去我也经常在招待会上担当迎来送往的角色,但那是作为礼宾官替大使迎送客人。客人一到,我上前问候迎接,然后把他们引见给大使。客人走时,由我代表大使把客人送出门外。这一次,我不再是大使的礼宾官,我自己成了主人。我是以使馆临时代办的名义作为主人举办招待会。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感觉和体验。

  儿子小松小的时候,一次不知从哪儿听说临时代办这个词,回家来问我,“爸,临时代办是个什么官?”

  我一下子被儿子的问题给难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我想了想,对儿子说,“这么说吧,临时代办有点象你们的代理班主任。如果班主任生病了,或者临时有事请假,就由别的老师代理,管你们。”

  那时儿子还小,我只能这么解释。儿子眨巴着眼睛,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实际上使馆的临时代办,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每个驻外使馆都有大使,大使不在驻在国境内的时候,比如回国休假,出差等等,就由大使馆的首席馆员,也就是二把手,出任临时代办,代理大使负责使馆的事务。这样的临时代办,级别可高可低,取决于使馆的大小和首席馆员配备的级别,大的使馆有公使,公使衔参赞,中等使馆大多是参赞,小的使馆就说不定了,有的是一秘,有的甚至可以是二秘或者三秘。这是一种情况,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两国之间本身建立的就是代办级外交关系,两国派驻对方国家使馆的最高外交官就是代办,而不是大使。那个代办就是代办,没有“临时”。现在很少有这种情况。这样的代办,级别往往比较高,实际上可以相等于大使。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遇到两国相争,经常出现将大使级外交关系降格为代办级的。我现在出任的临时代办又是另外一类情况。我没有到吉多前,我们国家没有在吉多设立使馆,我们与吉多两国之间的关系由驻基比使馆负责,驻基比的居华大使同时兼任驻吉多大使。我来到吉多,建立起新馆,大使仍由居华兼任,但两国关系的具体事务转移到驻吉多使馆,由我代替居华大使管理使馆事务。

  这听起来很啰嗦。外交就是这么啰嗦,因为涉及国与国之间的事,很复杂,需要有一定之规。外交官的待遇、级别和叫法全世界都是统一的,还专门签订有国际公约。

  我到吉多出任使馆的临时代办,外交职衔的级别没有变化,还是一等秘书。说实在话,内心里多少有点失落。外交官们或多或少心里都揣着一个大使梦,喜欢听人叫一声“Your Excellency”。我当然也不例外。我希望自己能不断进步,希望这次能当上参赞,参赞是当大使的必经之路,要想圆上大使梦,这一步必须要迈出去。当然这是我自己心里想的,当着别人的面,我什么也没有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居华大使找我谈话时,特意提到我的级别问题。

  “这次情况特殊,国内急着让你过去,关于级别,现在暂时不变,但我会替你想着的,”居华说。

  “谢谢大使,”我说。我知道居大使说的是给我解决参赞的职衔。我感谢居华大使想着我,但我知道这得由组织决定,也取决于我这次能不能把吉多搞定。这次情况紧急,要不也不会派我只身一人到吉多。对我,这是一次机会。

  以代办的身份,站在门口等待客人到来,我第一次真正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担子。吉多是个小国,但我能搞定这个国家吗?因为有第三方插手争夺,我们同吉多的关系处在国家外交斗争的第一线,重要性远远超过吉多本身应有的份量。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我能顶得住吗?居华大使这次给我两个任务,一个就是稳定两国关系,还有一个他没有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说。他说到时候会同我说。我也不好问。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这是我们的纪律。我能完成居华大使说的两个任务吗?

  眼看着时间到了,客人还没有来,我开始担心客人会不会来,会来多少人,总统会不会来,副总统会不会来。

  “布莱恩,客人怎么还不来?”看见布莱恩搬着一箱啤酒从我面前走过,我忍不住问。

  “别急,老板,”布莱恩笑着说,“你还不了解我们吉多人,我们都习惯晚到。”

  “是,你说得对。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我说。其实,布莱恩不说,我也心知肚明。南陆人都有拖拉不守时的习惯,基比是这样,吉多也一样。

  正担心着,有客人来了。最早来的是基比驻吉多使馆代办伦杰和他的夫人。大概是因为我在基比常驻过的原因,伦杰很给面子,第一个到,让我很是感激。我同伦杰热烈握手,感谢他第一个来给我捧场。

  接着来的是外交部常秘鲍尔斯。鲍尔斯与我差不多的中等个,偏瘦,黑眼睛,黑皮肤,比我小个三五岁,不过花白头发却一点不比我少。我每次来吉多,都要同吉多外交部打交道,少不了要见鲍尔斯,见得多了,就熟了,成为朋友。我总觉得我同鲍尔斯有不少相同之处。

  “Thank you for coming,”见鲍尔斯过来,我赶紧迎上去,伸出手热情地同他握手。鲍尔斯一来,我心里有了底。

  “Well, my friend, Congratulations! You know it is not easy,”鲍尔斯向我表示祝贺。鲍尔斯曾在欧洲留学,说话拿腔拿调。我曾经问他,为什么不留在欧洲,要回到吉多。鲍尔斯告诉我,他毕业后曾经在欧洲工作过一段时间。他本来想一直在那儿呆下去,但他在欧洲水土不服,不能适应那里的气候,一是太冷,二是晒不到阳光。他本想熬上几年,慢慢终会适应,结果恰恰相反,他在欧洲待的时间越长,越不能适应那里的气候,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想念热带,最终还是决定回到吉多。

  “是,是不容易,”我顺着他的话说。鲍尔斯的话有点奇怪,既是祝贺,又有感慨。这次到吉多后我去拜访鲍尔斯,向他报到。除了对我到吉多建馆表示欢迎外,鲍尔斯说的第一句话也是这一句。联想到布莱恩提到第三方有人来过,我认定他话里有话,在我们在吉多建馆的事情上有难言之隐。我没有直接问。我拐着弯套他的话。鲍尔斯是个聪明人,明白我的意思,但不直说,只是暗示有人对我们在吉多建馆有不同意见。我想问是谁,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这是人家内部的事情,就是问,人家也不一定说,反而尴尬。于是旁敲侧击,问他第三方是否有人来过。鲍尔斯讳莫如深,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鲍尔斯的态度似乎更加印证了我的怀疑。

  “Well,你让我们发的请帖,我们都替你发了。估计今晚会有不少人来,” Well是鲍尔斯的口头禅,似乎没有这个Well,他就开不了口。

  “谢谢,没有你的帮助,我这个使馆恐怕开不了,”我一语双关地对鲍尔斯表示感谢。

  “不用客气,”鲍尔斯欠欠身体。

  “那,今天晚上还是你讲话?”我问。我在招待会上会有一个致辞。在拜会鲍尔斯时,我提出希望吉多方面也有人出面讲话。鲍尔斯当场答应,说到时他会代表吉多政府讲话。吉多国家小,总统自己兼着外交部长,外交部的常秘就是二把手,负责处理外交部的日常事务。所以,由常秘讲话是再正常不过的安排。

  “是的,”鲍尔斯点点头。

  客人们陆续到了。就象做生意,只要开了张,后面就会有生意跟来一样,举行招待会,只要有客人来,其他客人也就随之而来。我站在大门口,同客人们一一握手。我一边同他们寒暄,一边把他们请进客厅。现在我不再担心客人会不会来,而是担心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会不会怠慢来客。我一会儿站在门口迎客人,一会儿抽空回到客厅同客人聊几句,生怕冷落他们。此时的我真叫分身乏术,恨不能变成一个万能的孙悟空,拔几根汗毛,吹口气,变出许多个自己来。

  正在这时,来了一个胖敦敦的男子,蓄着络腮胡子,一看就不是本地人。

  “谢谢你的邀请,”络腮胡子说,“我叫布朗。我是P国驻吉多代办。”

  “欢迎,”我说。

  “吉多这里没有几个外交官,也欢迎你到吉多来,”布朗说。

  “谢谢,”我说。

  “Interesting,吉多这么小一个国家,你们也来建馆了。我猜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吧,”布朗不阴不阳地说。

  布朗的话象是让我吃了一只苍蝇。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布朗显然话里有话,但这会儿,我没有工夫理他。

  不一会儿,客厅就挤满了人,有吉多议会议长,十位内阁部长当中来了五位,还有各部委常秘、警察局长和其他吉多政府的高官和他们的夫人,都来了。值得一提的是警察局长叫尤素福。他带着夫人一起来的。我一看她的夫人,就乐了。原来他的夫人不是别人,就是飞机上坐在我身边的那位胖嫂。常驻吉多的其他国家外交官,国际组织代表以及他们的夫人也都来了。看着有那么多人来捧场,我虽然忙,心里却是高兴的。

  现在就剩下总统和副总统还没有到。鲍尔斯说他们两个今天都会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