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11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1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19-12-16 20:00 字数:3136

  过了大概四五天,鲍尔斯打来电话,通知我说达鲁总统第二天要见我。

  “你的伤好了没有?能不能去?”鲍尔斯关心地问。

  “没有问题,”我说。

  “如果不行,我们可以另找时间,”鲍尔斯体谅地说。

  “没有问题,我一定去,”我说,口气不容置疑。其实,我的伤还没有好利落,左腿依然瘸着,但总统要见,这么重要的会见,机会难得,除非病得起不了床,瘸着腿也要去。

  “Well, 那好,那就这么定了,”鲍尔斯说,“明天上午十一点,在总统府。到时,我也去。”

  “没问题,”我现在的口气有点象布莱恩,“我一定准时到。”

  我本来想问问鲍尔斯有没有找到撞我的那辆摩托车,想了想,反正一会儿要见面,不如到时再说。

  放下电话,我开始准备同总统的会见。外交官代表国家,对外不能随便讲话,更何况现在我要去见一国之主,说出去的话责任重大,要有份量,因此说什么,不说什么,怎么说,事先都要想好,甚至设计好,要做到胸有成竹。我为此专门打电话请示居华大使,听取居华大使的指示。

  “你现在情况怎么样?”谈完正事,居华大使关心地问我到吉多后的情况。

  “我一切很好,一切都很顺利,”我说。

  我隐瞒了被摩托车撞伤的事。

  第二天,“假国人”布莱恩开车来接我。布莱恩是我请来的。使馆买的车还没有运到吉多,我走路还不利落。再说去见总统是件大事,请布莱恩替我开车,正好可以摆点小谱,这在外交礼宾上也是需要的。

  布莱恩提前到了使馆。我打电话给他时,再三强调让他一定早到。这一次,布莱恩没有让我失望。他早早开着车到使馆来了。布莱恩一定意识到这次活动对我的重要性,不敢马虎。

  “这不是你的车啊?”我出去一看,发现布莱恩上穿一件白衬衣,系一个领结,下着一条浅灰色西裤,还穿上了皮鞋,和平时打扮完全不一样,象是换了一个人。再看他开来的车,是一辆黑色小轿车,不是那辆破旧的小白车。

  “这是我新买的,怎么样?”布莱恩笑着说。

  “不错,”我说。看来这家伙生意做得不错,有钱换车了。

  “骗你的,这车不是我买的,我是临时找人借的,”布莱恩见我信以为真,哈哈大笑着说,“你去见我们的总统,总不能开我那辆破车吧。”

  “那多谢了,”我说。那倒也是,布莱恩的那辆小白车确实破旧了些,再加上是白色,颜色轻飘了点,不适合正式活动。官方场合用车一般都是深色系列,尤其是黑色,显得庄重,看来布莱恩也有心细的时候。从这一点看,也许他还真有点我们的血统。

  总统府坐落在首都贝卡斯的市中心。市中心有一个独立广场,广场四面是四幢老建筑。四幢建筑当中,一幢是教堂,一幢是警察局,一幢是邮局,还有一幢就是总统府,这是殖民时期通常采用的布局。总统府就是原来的总督府,其他三幢楼还保留着原来的功能。这四幢建筑都是砖木结构,二层楼,屋顶上铺着铁皮,刷成橙黄色,在以茅屋为主的贝卡斯传统建筑中独具一格,特别醒目,算是贝卡斯最养眼的建筑景观了。

  布莱恩把车停在北向的总统府正门前。在国内,我们的建筑讲究坐北朝南,采光好,风水好,南陆地区处在南半球,建筑都是坐南朝北,正好同我们相反。

  车刚一停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布莱恩快步绕过我坐的这边,替我把门打开,还把手搭在车门框沿下面,护着我的脑袋。布莱恩的举止有点夸张,有点滑稽,但显得很专业。我冲布莱恩笑了笑。我这个当代办的,今天不仅有人替我开车,还有人给我开门,让我既有点得意,又有点不自然。

  布莱恩见我行动不便,又扶我下车。

  “谢谢,”我笑着对布莱恩说,“你真把我当残疾人了。”

  “不客气,老板,”布莱恩认真地说,我倒有点不习惯。

  总统府门前,有礼宾官在迎接我。礼宾官是位年轻姑娘。在姑娘的引导下,我一瘸一拐地走进总统府。姑娘告诉我达鲁总统正在会客,让我在前厅等候。我在前厅的一张沙发上坐下。我抬手看了看手表,我提前十七分钟到了,这差不多就是我算好的时间。外交活动,到的时间有讲究。如果是出席宴请,一般不能提前到,最好晚到五分钟,不超过十分钟,当然国内的宴请都是提早到,在国外提早到是不礼貌的。如果是招待会,晚到十五分钟左右都属正常。象见总统这样的重要活动,那必须提前到。

  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几本介绍吉多的杂志。我拿起来随手翻了翻。前厅有点热。因为见总统,这天我穿了一套藏青西装,还是几年前做的。国内做的西装,带着内衬,不适合在热带穿。

  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我看见P国代办布朗从里面走出来。布朗胖胖的面包身材,再加上络腮胡子,见过一面就难忘。那天建馆招待会,布朗没有给我留下好印象。

  “早上好,代办先生,”驻吉多没有几个外交官,低头不见抬头见,出于礼貌,我起身同布朗打招呼。

  “哦,早上好,代办先生,”布朗看见到我,有点惊讶,迟疑了一下,停下脚步,“你也来见总统阁下?”

  “是的,”我说,“我来见总统阁下。你刚同他见过面?”

  “是的,我同达鲁总统阁下刚见过面。It is an interesting meeting,我还不知道达鲁总统还要见你,”布朗说,口气依然不阴不阳,同他的长相完全不搭,“我刚才同总统阁下进行了一场interesting meeting,我想你也会有一场interesting meeting。”

  “Have a nice day,”我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布朗。听了布朗的话,我不想再答理他。布朗话里有话,短短几句话里,interesting这个词用了三次。Interesting这个单词,中文翻译一般是有趣,有意思,是它褒义的一面,但布朗这里说的,显然是另一层的“有意思”,从他的语气和表情来看,这个interesting就一点都不interesting了。布朗同达鲁总统恐怕谈得不顺利。

  “Have a nice day,”布朗眯着眼睛也看了我一眼,回了我一句。然后挺着大肚子走出前厅。布朗眯着眼睛看我的那一眼,让我感觉眼熟,但想不起来。我有点脸盲,记不住人。我把我的脸盲归咎于见的人太多,见的人多了,都混到一起去了。

  布朗刚走,鲍尔斯从里面出来。

  “你的伤好利落了,”鲍尔斯问。

  “差不多好了”,我说,“现在走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那就好。”

  “谢谢你的关心。”

  “不用谢,”鲍尔斯说,“对了,在你进去见总统之前,有一件事想同你商量一下。”

  “你尽管说,”我刚想问鲍尔斯有没有找到撞我的那辆摩托车,听鲍尔斯这么一说,便放在一边。

  “是这样的,”鲍尔斯说,“你知道,我们吉多的基础设施很差。我们的机场年久失修,已经不成样子。我们的议会需要翻建。还有我们的医院成了危房。你们居华大使来的时候,达鲁总统同他也谈过。”

  “这个我知道,我也参加了会见。”上次居华大使来见总统,就是我陪的。

  “刚才,达鲁总统见了P国代办布朗,你刚才一定也遇见他了,也探讨了这些项目,”鲍尔斯说,“我们本来想请P国替我们做一两个项目,但他们提出的条件,我们不能接受。”

  “他们提什么条件?”我问。

  “具体条件布朗没有说,”鲍尔斯说,“但话里话外听得出来,他对我们同意你们在吉多建使馆十分不满。”

  “那可不可以理解为,他们是想以你们同我们断交作为条件?”我说。

  “我想是这样的,”鲍尔斯说,“这我们不能同意。达鲁总统告诉布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商量的余地。吉多是主权国家。吉多的事情只能由我们自己作主。”

  “谢谢达鲁总统。他们太不象话了,”我说。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布朗会说他同达鲁的会见是interesting的。X的,我在心里骂了一句。他们竟然连一个小国都不放过,挑着吉多同我们斗。国际斗争确实没有大国小国之分,该来的绝对躲不过。看来,我还是想得简单了,我以为建馆招待会一举办,我们同吉多的关系就算是铁板钉钉了。显然不是。过招才刚刚开始。

  “Well,他们从来就喜欢这样,”鲍尔斯耸了耸肩膀,摊了摊手说,“所以,达鲁总统愿意同你们打交道。你们尊重我们小国,平等对待我们。一会儿达鲁总统肯定会谈到项目的事情。我先同你打个招呼,好让你心中有数。”

  “谢谢你,”我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