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23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3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1-22 00:00 字数:3014

  从布莱恩那里出来,我去了趟邮局。我在邮局开了一个专属使馆的信箱。这个不起眼的小邮箱,把我同国内联系在一起,在我心里享有很高的地位。只要有空,我会来邮局,寄信取信,时不时也能收到国内的报纸。有没有来信,有没有报纸,常常能决定我这一天,甚至以后几天心情的好坏。这天我收到了吕淑琴的信,还有几份报纸,心情自然高兴。

  我又去渔市买了一条红鱼。

  那天晚上,我加餐犒劳自己。我把红鱼红烧,开了一罐午餐肉,倒上一杯鲍尔斯前几天送我的椰子酒。RH国际组织年会的事锋回路转,终于天遂人意。鲍尔斯没有食言,下午让人把照会送到使馆,我立即把信息传回国内。这样的结果当然应该庆祝一下。我本来想请鲍尔斯一起来喝一杯。鲍尔斯说他晚上还有事,来不了。那我就一个人自斟自饮了。

  “黄毛黄毛,”我拿起酒杯,对着黄毛说,“来,我们干一杯。”

  “这一次实在是不容易,”我喝完一杯,又斟满。“我有难处,没有人可以分担。现在高兴了,想庆祝一下,也没有人来分享。就我一个人,一个人管一个国家。我拿下这一票不容易。我才来吉多多长时间,就要经受这么大的一次考验。现在算是有惊无险,涉险过关。如果拿不下这一票,我得丢多大的人啊。黄毛,我也就跟你说说。我老钟丢不起这个人啊。好了,现在一切终于过去,咱们干一杯。我不仅没有丢人。我还立了一功。”

  黄毛立坐在那儿,呆呆地看着我,不出声。

  “要是再有点肉就好了,”我对黄毛说,“你说是不是,来一碗红烧肉,连肥带瘦的五花肉那种。吉多这地方猪肉根本买不到。不是他们不吃猪肉,是猪肉十分稀缺。听说他们都是自己家养猪,逢年过节才杀了吃,也只给亲戚朋友分享,不会拿到市场上去卖。来这么长时间了,我连一块红烧肉都吃不到。”

  我夹了一块午餐肉给黄毛。黄毛一口把肉叼进嘴里,开心地跑到一边去。

  “今天我收到了吕淑琴的信。她说家里一切都好,儿子好,两边的老人好,她自己也好。这我就放心了。祝他们一切都好!”我又喝了口酒,自言自语地说。

  外面有月色透过窗户照进来,比屋里昏暗的灯光显得还要亮。我不由得想起李白的诗: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对着月亮,举起了杯子,然后默默地一饮而尽。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黄毛放下嘴里的午餐肉,汪汪叫起来,抬头看看我,然后站起身,往办公室跑。

  我跟着黄毛进了办公室。电话是鲍尔斯打来的。

  “代办先生,不好意思,现在还来打搅你,”鲍尔斯一改往日慢条斯理的节奏,说话有点急,“我们遇到了麻烦。”

  “什么麻烦?”我问。

  “是这样的,”鲍尔斯说,“我们答应在RH国际组织年会支持你们,对吧?但现在我们无法联系到我们的代表。没有办法把我们政府的决定通知他。”

  “You mean,你们联系不上你们的代表?”我说。这简直不可思议,自己国家的代表竟然自己都找不到,怎么可能?在我们国家,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我在心里想。

  “Well,你知道,代办先生”鲍尔斯赶紧解释,“我们是小国,不象你们大国。我们在RH国际组织没有专门代表。我们的代表是兼任的,一个人兼着好几个国际组织的代表职务。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从早上我同你见面之后,我们就一直在找他,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这听起来是很荒唐,但情况就是这样。”

  我没有吭声。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荒唐,鲍尔斯在电话里用的英文词是absurd。确实十分absurd,完全是匪夷所思的节外生枝。但鲍尔斯说的也是实话。他们没有那么多的人可以派驻国外,平时联系沟通也不那么畅通,遇事找不着人也就不足为怪。对我来说,要命的是,吉多在前方的代表收不到指示,也就无法投票支持我们。这就意味着我这几天的努力全都白费。我可是冒了生命危险,才争取到这一票。我不能允许这么荒唐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

  “喂,代办先生,你还在吗?”鲍尔斯没有听见我说话,不知道我这边发生了什么。

  “我在,”我说。

  “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帮我们找到他?”鲍尔斯问。

  “你给我一分钟,让我想想,”我说。我的脑子高速运转起来。我没有在国际组织任过职,但对国际组织中发生的一些事还是有所了解。譬如,在国际组织投票表决阶段,掉链子的情况经常发生。眼看投票就要开始,有些国家的代表却迟迟没有露面,如果这些国家的代表恰好是答应要投票支持你的,这个时候,你就是地地道道的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也没有用。所以,在国际组织工作过的同事,都有一条经验,就是每逢投票,一定要盯住承诺支持我们的那些国家的代表,确保他们出现在投票现场。对啊,既然鲍尔斯联系不上他们的代表,那就让我们参加RH国际组织年会的同事去找。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这是唯一的希望。

  “要是你没有意见,常秘先生,”我婉转地说,“我可以让我的同事想办法去找你们的代表。”

  “这是个好主意,”鲍尔斯没有犹豫就同意了。我想,现在的鲍尔斯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要不然,他不会贸然打电话找我。

  “那这样,我们兵分两路,两个渠道同时推进,”我说,“你们继续想办法同你们的代表取得联系。我们也帮着去找他。我们随时通气。如果我们先找到,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的,我们先找到,也会尽快通知你,” 鲍尔斯说。听得出来,鲍尔斯似乎松了口气。

  挂了电话,我立即通过驻基比使馆同国内取得联系。我建议国内指示参加RH国际组织年会的代表团直接去找吉多的代表。

  “黄毛,你说,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能摊到我的头上,”我对黄毛说。

  我一个人的庆功宴不欢而散。我看着没有吃完的剩菜,不禁在心里哀叹起来。本来是铁板钉钉的事,现在又横生枝节。看来,外交上的事,不到最后一刻,你不知道会在什么环节出现问题,绝不能轻言成功。显然,这次我高兴得太早了。对我,这又是一个教训。

  我不敢睡觉,守在电话机旁。我算了一下时间,因为时差关系,RH国际组织年会投票时间应该是在天亮时分,也就是说大概还有十来个小时,在这之前,必须有人找到吉多的代表。如果我们在RH国际组织今年年会上输了,而缺的就是吉多这一票,那就是我的失职。我不敢往下想。我在心里默默期望驻基比使馆同国内的联系不要出现问题,期望国内能够同意我的建议,期望国内代表团能够顺利找到吉多代表。

  夜深了,整个海岛都已经沉睡了,只有我还醒着,也许还有鲍尔斯。关了灯,月色更亮了,外面传来虫鸣声,偶尔有一两声不知是什么鸟儿的叫声,远处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轻微的涛声。

  我斜靠在一张老式的双人沙发上。黄毛陪着我,躺在沙发边的地上,一会儿低下头睡觉,一会儿抬起头看我。渐渐地,我有点困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和黄毛惊醒。黄毛刚叫两声,我就拿起电话。

  “喂,是钟良吗?我是居华啊,”电话那头是居华大使。

  “是,大使,我是钟良,”我说。我的心跳加快,拿电话的手在微微发抖,我不知道居华带给我的会是什么样的消息。

  “你关心的事情解决了,”居华笑着说,“国内代表团找到了吉多代表,现在没有问题了。”

  “好!好!那太....太....好了!”我说话的时候有点结巴,眼睛潮湿起来。

  同居华通完话,我看了看手表,时间是凌晨四点多。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给鲍尔斯打个电话。这个时候,把消息告诉鲍尔斯是对他最大的尊重。鲍尔斯听说他们的代表找到了,很是高兴。我们在电话里相互感谢了一番,又相互吹捧了一番,相约要找个时间庆贺一番。

  放下电话,我长长舒了口气。

  “黄毛,走,带你到外面溜一圈,”我说。黄毛欢快地跳着呜呜着跟我一起出了门。

  吉多的天已经微微亮起来,朦胧的海面静悄悄的,椰子树现出美丽的剪影,有几只海鸟欢叫着掠过天空。

  这是一个美丽的吉多早晨。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