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24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4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1-23 20:02 字数:2480

  “A good gain takes long pain,”这是鲍尔斯在电话里说的。我琢磨了一下,在我们的谚语里,也有对应的说法,那就是好事多磨。

  一天之后,消息传来,我们在RH国际组织年会上又赢得了胜利。听到消息,我的心情是激动的。要知道,我虽然身在天远地远的吉多,却也是这场国际斗争的参与者。RH国际组织年会上的表决投票是一票一票计出来的,在所有支持我们的票数里,就有吉多的一票。想到吉多这一票是我孤身一人争取来的,我心里就有十足的满足感,象农民收获庄稼一样。

  RH国际组织的事一结束,我就忙着刘阳回国的事。

  刘阳的事也是好事多磨。来回几番交涉,事情才终于出现了转机。布莱恩打来电话,说蓝海渔业公司同意负担刘阳在吉多的费用和回国的机票,但在赔偿问题上还不愿松口,说要再研究。与此同时,我同国内联系也有了结果,国内有关部门告诉我,他们得到消息后,立即同蓝海渔业公司驻国内代表处进行交涉。蓝海渔业公司同意安排刘阳回国并且承担所有费用,也愿意支付一定的赔偿金额。看来,国内的及时干预起了作用。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派刘阳出国的国内公司表示刘阳回国时,他们会派人到机场去接他。

  “刘阳,你的运气不错,蓝海渔业公司同意承担你所有的费用,”得到消息后,我去找刘阳。

  在整个联系过程中,我一直把进展情况随时告诉刘阳。

  “是吗,”听我这么说,刘阳的脸上满是笑,“太谢谢您了。”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说。

  “多亏您在,没有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刘阳说。

  我知道,刘阳说的是实话。刘阳不懂外文,也没有真正见识过外面世界。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我在,没有我帮他,他一个人在吉多会经历怎样的遭遇。刘阳从起初对我心存戒心,到后来对我完全信任,已经把我当作了他的依靠,对我言听计从。我呢,也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对待。

  “另外,”我说,“派你出国的国内公司也已经知道了你的事,你回国时,他们会派人到机场接你。你家里人也通知到了,他们也会去机场接你。”

  “真的?”刘阳听了,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当然是真的,”我说。

  “那也就是说,我马上就可以见到我爸妈了?”

  “对,”我说。

  “那我什么时候能走?”刘阳问。

  “如果你愿意,明天就可以走。我让布莱恩订明天的票,这样你可以早点回家,省得你父母担忧,”我说。

  “我听您的,”刘阳说。看得出,刘阳早已归心似箭。

  机票很快订妥。从吉多回国要转两次飞机,在基比转一次,在N国再转一次。在基比还好办,只要在机场等两个小时,在N国转机,需要在那里过一夜。这让刘阳犯起难来。我也替他担心。刘阳不会外文,在机场中转会有困难,万一有什么事,他无法与人沟通。

  我把布莱恩找来商量。

  “他那么大一个人,不会有事的,”布莱恩说。

  “主要是他不会英文,我怕他在转机的时候出问题,”我说。

  布莱恩摇摇头,没有说话。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布莱恩摇头。他肯定是觉得我想得太多太细了。

  “你要是觉得为难,那我想想另外的办法,”我看布莱恩不说话,赶紧补上一句。

  “要不,这样吧,”布莱恩停了一会儿说,“我有个做生意的朋友,他正好也要去N国。我让他订一张同刘先生同一航班的票,让他在路上多多照顾刘先生。你看行不行?”

  “那样最好,”我笑着说,“有你朋友照顾,那我就放心了。”

  我得承认,当外交官时间久了,做事爱抠细节,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也成了一种执念。我们容不得把事情办得支离破碎,一地鸡毛。这是布莱恩不能理解的。除此之外,刘阳的事,对我来说还有一层感情因素,这也是布莱恩不能理解的。布莱恩不会知道,在为刘阳张罗回国手续的时候,我的内心一直处于矛盾之中。从工作角度来说,刘阳滞留吉多是一桩领事保护案子,我需要做的是尽快结案,尽早安排刘阳回国。刘阳离开吉多,这个案子也就了结了。但从个人感情来说,我又舍不得刘阳走。刘阳在吉多的这段时间,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刘阳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照顾。我希望刘阳多陪我几天。因此,当刘阳即将踏上归国的旅途,我在高兴的同时,又突然失落起来。

  刘阳要走,有一百个不放心,我细细地一一解决。我把驻N国使馆的联系人电话号码和地址抄下来,有事他就可以同使馆取得联系。我想到刘阳不会英文,一路上万一遇到意外事情,没有办法同别人交流。于是,我把A4纸剪成一张张小纸条。每张小纸条上,我都用两种文字写上常用的字句,上下各一行。如果有事需要求助,刘阳只要指指纸条上的字句,就能解决。

  我在准备这些小纸条的时候,黄毛在边上看着我。

  “你肯定看不懂,”我对黄毛说,“我这是替刘阳准备的。刘阳明天就要走了,他这一走,这里又只有我一个人了。只有你陪着我。”

  第二天,刘阳要走,我开车去医院接他,把他送到机场。临别时,我把写好的我们驻N国使馆的联系方式和双语字条交给刘阳。

  “你都拿好。有需要时会用得上,”我关照他。

  “好的,谢谢钟代办,”刘阳说着,感激地接过小纸条。

  “还有,这是一个信封,我把这里使馆的地址写在了上面,是英文的。你回国后别忘了写封信,给我报个平安,”我把信封递过去。

  “好的,谢谢钟代办,我一定写信给您,”刘阳说着,又把信封接了过去。

  “用这个信封就行,”我说。

  “好的,钟代办,”刘阳说着,把小纸条和信封都放进包里。

  “路上一定要小心,”看着刘阳收拾东西,我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离家的情景。那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却依然记得很清楚。那时,父母就是这么对我说的。一代又一代人,在离别时,我们都说着同样的话,因为那是同样的牵挂。

  “您放心吧,”刘阳说。

  布莱恩带着朋友来到了机场。布莱恩没有食言,让他朋友改了票,陪刘阳一起走。我向布莱恩的朋友表示感谢,又嘱咐了几句。

  到了登机的时候,刘阳背起背包,同我告别。我同刘阳紧紧握了握手。

  “谢谢钟代办,谢谢您对我的的照顾,”刘阳说完,退后两步,向我深深躹了一躬。

  “祝你一路平安,记得给我写信,”我说。

  “我会的,”刘阳说。

  我看见,刘阳乌黑闪亮的眼睛里噙着泪花。我知道我的眼睛也已经潮湿了。

  刘阳一步三回头走到飞机旁,不断向我挥手。我也向刘阳挥手,我的泪水顺着眼角的鱼尾纹往下流,我的心里象被剜了个大洞,空落落的。

  刘阳这一走,吉多这个地方,又只有我一个人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