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27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7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2-03 20:00 字数:2758

  躲炸弹那天,我在外面流浪了一整天,直到很晚才回使馆。

  事后我才发现,那天正巧是我五十岁的生日。五十知天命,那是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日子。我曾想过无论如何都要庆贺一下,一来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二来也给自己找个理由加个菜,喝口酒。但我竟然忘得一干二净,还被迫当了一天的流浪汉,孤单一人,孑然一身,没有人为我祝福,没有收到任何礼物。

  不对,礼物还是收到了一样。还是一样非常特殊的礼物:一颗炸弹。

  也就在那天,我想好了,一定要尽快搬离乔治岛。把乔治岛上的这处茅屋作为使馆,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勉强的事,总是长不了。这是我以前的经验,这次竟然也不例外。被摩托车撞伤后,我就想着要搬家,结果因为忙于RH国际组织的事和刘阳的事,耽搁了下来。

  “我不能再拖了,”我对黄毛说,也是自言自语,“再拖下去,说不准哪天,又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当然新找一个地方作使馆也不容易,布莱恩答应替我找,一直也没有进展。就在我犯愁时,伦杰打电话给我。

  “我记得您想换个房子?”寒暄了几句,伦杰便直接问我。

  “是啊,我早就想换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我说。我很惊讶伦杰怎么知道我要换房子。

  “那好,我手上正好有一处房产,”伦杰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当然有兴趣,”我说,“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换房的事。”

  “那好,”伦杰说,“你什么时候有空?我陪你去看看。”

  “今天我就有空,”我说。对我来说,能找到房子,当然越快越好。

  “M......我上午有点事,”伦杰说,“要不这样,下午两点,你先到我这里来,然后我带你去看房子。”

  “没问题,”我说。放下电话,我想起来了,拜会伦杰的时候我曾提起过,我对现在的茅屋使馆不满意,等找到合适的房产就搬出去。当时,我只是随口抱怨了一句,完全无意让伦杰帮忙找房子。看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伦杰竟留了意。

  到了约定时间,我开车到了基比驻吉多使馆。伦杰磨蹭了一会儿才出来。他开辆吉普在前面带路,我开着我的车跟着,拐过一个弯,没走多远就到一处房产前。我们下了车。

  “这是一处不错的房产,”伦杰等我走到他身边,指着眼前的房产说,“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房子。”

  “是,不错,”我说。眼前的房产和在乔治岛上的使馆属同一个类型,也是茅屋。我现在知道,这种房产在吉多属于好房子。

  “您看,这个房子位置不错,面朝大海,离政府部门很近,”伦杰边走边继续说。

  我点点头。房子的地理位置确实不错,靠着贝卡斯,办事方便。

  “这个房子刚刚装修过。我的朋友是吉多人,在基比做生意。他本来想荣归故里,带着家人回家乡住,所以就把房子装修了。”

  “那他现在改主意了?”我问。

  “你说的没错,他改主意了。他现在又不想回来了。他想把这里的房产卖了,在基比再置个大点的房产,”伦杰说。

  “哦,原来是这样,”我说。

  “这里比乔治岛也安全,不会有炸弹,”伦杰笑着说。

  我也笑了。伦杰说的没错。

  伦杰带我先看房子。新找的房子,因为刚刚翻修过,外表看起来显得很新,也更整洁。里面的布局,三室两厅一间厨房,比现在的使馆多一间,客厅也大出不少,但整体空间还是不够大,尤其是卫生间只有一个,不尽如人意。

  伦杰又带我看院子。

  “这个房子,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房子本身翻修了,院子还没有来得及收拾,”伦杰说。

  伦杰说的是实话。院子显然没有好好收拾过,地上杂草丛生,路径坑洼不平,树木凌乱无序,篱笆需要重修。

  “不过,这个院子底子不错,也很大,应该可以收拾得出来,”伦杰补了一句。

  我点点头。院子确实很大,里面还种了不少树,有椰子树,芒果树,香蕉树,还有三角梅,鸡蛋花,凤凰木,都是典型的热带植物。我跟着伦杰往院子中间走。我回过身来,突然看见在房子的拐角上矗立着一棵高大的棕榈树,足有七八米高。因为角度的原因,那棵树刚才一直被挡着,直到现在我才看到。

  “我喜欢那棵树,”我指着那棵树,脱口而出。

  “哦,那是棵royal palm,”伦杰说。

  “我知道它是棕榈的一种,但我叫不出名字。我管它叫tall palm,”我说。后来我才知道,那种树,国外叫royal palm,我们叫王棕,也叫大王树。称这种棕榈为王棕,显然是尊其为棕榈之王的意思。

  伦杰笑了,“您说的没错,这种树又高又直。”

  “对,又高又直,”我说。我喜欢大王棕就是因为它又高又直。每次看到大王棕,我情不自禁会联想到松树,联想到那几句咏松的著名诗句:大雪压青松,青松挺又直。我总觉得大王棕就是热带的松树。

  “您知道,我们基比有不少这样的royal palm。在吉多,这种树很少,不知道我的朋友是从哪里弄来的,”伦杰说。

  “这个地方,我要了,”我说。

  “What did you say?”伦杰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笑了笑说,“你没有听错,这个房子,我要了。”

  “这个院子这么乱,你也不在乎,”伦杰问。

  “不在乎,”我说。

  其实,我说的不准确。院子是房产的面子,怎么能不在乎。院子肯定要收拾,不仅要收拾,还要收拾出个模样来。不过,我想好了,院子里的事我自己都能做,修篱笆,修路,修剪花草树木,都不是问题。外交官是Jack of all trades,是万金油,无所不能。我自认为我就是这样一个外交官,什么都会点。要不然,居华也不会挑上我,让我一个人来吉多独挡一面。另外,我还想好了,我要在新使馆竖起一根标准的旗杆。在乔治岛,使馆一直没有一根象样的旗杆,这成了我的心病。我抽空画好了图纸,也收集了一些材料,但还没有来得及安装。搬进新馆后,我要尽快把旗杆竖起来。

  “你不会就是为了那棵royal palm吧?”伦杰还是有点不相信。

  “有点,”我说。在我的心目中,那棵大王棕对于这栋房子毫无疑问是个plus,如果原来只有八十分,现在一下子增加到了九十分。我喜欢那棵树。树是有性格的。在热带,棕榈树有好几百种,我唯独喜欢大王棕。我总觉得,我同大王棕脾性相投。

  第二天,我就带着黄毛搬进了新使馆。

  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搬家了。我的父母一辈子只搬过一次家。几年前,我们几个子女一起凑钱,为父母在老宅基地上翻建了一栋二层楼房。父母从老祖屋搬进了新房。严格意义上,他们根本就没有挪窝,还是住在原来的地方。我的人生却大为不同,是由大大小小无数次搬家串起来的。从上大学开始,我就不停搬家,先是从一个学生宿舍搬到另一个学生宿舍。我们母校有个规矩,不知道是不是沿袭到现在,每个学年结束,南北宿舍都要互换一次。工作后我更是频繁搬家,先是从一个单身宿舍搬到另一个单身宿舍,结婚后,也是隔几年要搬次家。对我们外交官,还要增加出国常驻的搬家。每次出国就是一次搬家,把一个二十公斤重的箱子塞满,里面便是我们的全部家当。带上这样一个箱子,我们在世界各个角落安家。

  当然,这一次搬家,一个箱子远远不够。这一次搬家有点特殊,不是我一个人搬家,而是一个使馆搬家,啰嗦也就在所难免。除了自己的衣服和日常用品,还要加上锅碗瓢盆,办公用品,各种装饰和工具等等。

  即便这样,小车一车也就装完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