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28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8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2-07 12:18 字数:2875

  搬到新使馆不久,我参加了吉多一场特殊的活动。吉多每年都要举行一次传统的蹦极节,在此之前要提前两个月开始搭建蹦极架。我去参加的就是蹦极架的开建仪式。

  仪式现场选在贝卡斯湾顶头的一块空地上,面朝大海。

  我到得比较早。我是想早点去,看看能不能同鲍尔斯说上话。我刚收到国内指示。国内原则同意接受达鲁的请求,将向吉多派出一个医疗队和医院改建考察小组。国内告诉我,目前两支队伍正在组建,很快就可以成行,要求我尽快通知吉多,同对方就此事达成协议。与此同时,我还收到了一份船运的提货单。两国建交十周年,国内发出的一批援助物资到港。我想同鲍尔斯商量一下,看看怎么把这两件事情落实好。

  我到的时候,鲍尔斯还没有到。一位礼宾官把我领到座位上。我刚坐下,伦杰就来了。我感谢伦杰替我找到了房子。紧接着E国代办史密斯和P国的代办布朗也到了。

  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络腮胡子布朗了。外交使节之间常常就是这样,有时候一天能见三次面,还有的时候呢,三个月也见不了一次面。

  “Long time no see,布朗先生,”我话里有话地同布朗打招呼。

  “是啊,long time no see,代办先生,”布朗说。

  “你回国了?”我问。

  “没有,没有,我去基比度了个短假,”布朗说,“你呢?你回国了?”

  “没有,我一直待在吉多,”我说。

  “你最近……”布朗话没有说完就停住了。

  “最近没忙什么,就是忙点关于蹦极的事,”我。

  “蹦极的事?什么蹦极的事?”听得出来,布朗是在装傻。

  “我们说过的,谁输谁去蹦极,”我说。

  “有这样的事,你是不是记错了,”布朗皱了皱眉头,藏在络腮胡子后面的脸色肯定很难看。

  “是啊,肯定是我记错了,”我说。说完,我哈哈大笑起来。

  布朗看了看我,也尴尬地跟着笑了笑。

  鼓声响起,仪式开始了。只要是传统仪式,都少不了鼓,全世界都一样,吉多也不例外。鼓声中,一群青年男子排成前后两队出场。他们脸上涂着白色条纹,腰上缠着布,遮住重要部位,嘴里哟哟喊叫着,手中挥舞长矛,光着脚在沙地上跳起土风舞来。

  “没见里面有女孩?”我听见布朗在问。我的右边坐着伦杰,布朗坐在伦杰的右边。

  “今天的仪式女孩是不允许参加的,”伦杰说。

  “为什么?”我问。听伦杰一说,我突然意识到,今天在场的人,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客人,清一色都是男的,没有一个是女的。

  “蹦极是男孩的成人节。在蹦极架搭好之前,女人是不能看的,”伦杰说,“这是习俗。我们基比也一样。看了不吉利。”

  轮到吉多社会发展及渔业部部长狄维普讲话。我同狄维普打过几次交道,商谈过两国渔业合作的事。狄维普从吉多是蹦极发源地说起,讲到吉多政府要把蹦极打造成吉多的文化品牌。狄维普的声音有点异常,同平时不一样。也许是麦克风出了问题。

  “怎么可能,”狄维普一开头说起吉多是蹦极发源地,伦杰就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又转过头来对我说,“你在基比待过,你知道的。我们基比才是蹦极真正的发源地。”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吉多和基比有关蹦极的发源地之争由来已久。

  “蹦极架建在什么地方?”布朗问。

  “就在这里,”伦杰说,“你朝前面看,那里堆放着一堆木头和藤条,就建在那里。”

  “不是说搭建在树上吗?”布朗又问。

  “以前是。以前只要找一棵大树,把枝桠砍下来,再用枝桠当作材料,围着树干,搭起一级一级的蹦极架。现在很难找到合适的大树,只能从地上开始搭建,”伦杰说。

  “象搭脚手架一样往上搭?”我问。

  “道理是一样的,一直要搭到二三十米高,”伦杰说,“最上面会搭出一块块长长的跳板。这样跳下去,不至于碰到蹦极架。”

  “我记得,在基比是往海里跳,”我说。

  “是的,我们往海里跳,这样万一有事,不至于丢掉性命,”伦杰说,“吉多这里是直接往地上跳。”

  “是这样,那风险比较大,”我说。

  “是啊,”伦杰说,“所以绑在脚上的藤条很重要,一是一定要结实,藤条本身得结实,绑也得绑结实,二是长度一定要合适。不然确实有危险。”

  现在轮到一位长者讲话。伦杰说他是当地部落的一位长老。长老头上戴着长长的羽翎,手持长柄手杖。风有点大,麦克风里传来的全是风的声音,长老的话变得断断续续,听不清。还好,长老的讲话不长。长老说完,带着贵宾席上的客人走向前面的木头堆。礼宾官让我们几位使节也跟上。鲍尔斯正好走在我们的前面。

  长老在木头堆前站住,口中念念有词。我想长老这一定是在施法,请求神灵保护。

  “那藤条干什么用?”我问鲍尔斯。

  “绑蹦极架用的,”鲍尔斯回头告诉我,“你知道,搭蹦极架是不能用钉子的。”

  “为什么?”我问。

  “Well,传统就是这样,”鲍尔斯说,“说是用钉子不吉利,只能用藤条。”

  “明白,”我说。这是吉多版的迷信。

  长老施完法,正式仪式就算结束了。此时天色暗下来,篝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点燃。有人给我们递上饮料。我要了一杯鲜椰汁。我们围着篝火,边喝饮料边聊天。狄维普部长也参加了进来。

  蹦极依然是话题。

  “挺奇怪的,我听到的传说中蹦极的主角是女孩,现在蹦极成了男孩的成人礼,没有女孩什么事了,”史密斯说。

  “你说的没错,”狄维普说,声音有点沙哑,“相传很久以前,我们这里的一个岛上,有一个女子,貌美无比,不少男人对她一见钟情,想聚她为妻。不幸的是,她最终嫁给了一个暴戾的男人。男人动不动就对她拳打脚踢。女子不堪忍受男人的虐待,很多次想逃走。但小岛四面环海,她能逃到哪里去。每次逃跑都会很快被她的男人抓回来。每次被抓回来,她都会被更狠毒地打一顿。”

  狄维普停了停,咳了两声,又接着说,“那个女子,不仅美丽,还很聪明。她看见小岛上有一棵参天大树,便计上心来。她事先编好了一条长长的藤条。当她的男人再次对她施暴时,她带着藤条往外跑,爬到那棵参天大树上,一直爬到最高的树顶上。她把藤条一端绑在自己的双脚上,另一端绑在树枝上。她想好了,男人肯定会找到她,也肯定会爬上树来抓她。等男人爬上来,她就往下跳。果然,男人发现她躲在树上,爬上树来,伸手要抓她。就在这时,她纵身往下一跃,从树顶跳下去。男人本能地跟着往下跳。女子因为有藤条绑着双脚,挂在半空中,男人则摔在地上,摔死了。”

  狄维普说完,大家沉默了好一会儿。

  “每个传说应该都有隐喻在里面,”我说。

  “你说的没错,”鲍尔斯说,“现在的蹦极已经发展为一种极限运动。在我们南陆地区,蹦极依然是一种传统仪式,为的就是避邪,祈求平安,祈求神灵庇护。”

  “很有意思。有机会很想去跳一次,”我说。

  “那你今年就可以去试试,”狄维普说。

  “好啊,我去试试,”我说,“你们都跳过?”

  “那都是年轻人的事,”狄维普说,“我没有试过。”

  “我这个样子,肯定不会去跳,”布朗边比划着自己的身材,边自嘲地说。布朗这么一说,我们都笑了。

  “Well,我跳过,”鲍尔斯说,“当然是年轻的时候。”

  “那是什么感觉?” 我问。

  “跳下去之前是害怕,真的很害怕,”鲍尔斯说,“有人不敢跳。我还好。其实,跳下去最难受的是被藤条拉住的那一刻。那是最恐怖的。”

  “我也跳过,”伦杰接过鲍尔斯的话,“你说的没错,人的身体本来一直在往下落,突然被扯住一下,那个时候心脏就象是要冲出胸腔。”

  我想起来了,那次我去棕榈岛回来的路上,飞机遇险,差点直接掉进海里,最后象是被什么猛扯了一下。感觉同伦杰说的一模一样。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