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31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1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2-17 20:00 字数:2112

  第二天,来了一个电焊工。电焊工身穿防护衣,头戴防护面罩,带了焊枪,也带了水平仪,但他没有带焊条。我原来担心水平仪会是个问题,现在出问题的不是水平仪,而是焊条。

  “你忘了带焊条?”我问。

  “不是……不是忘了,”电焊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那是什么?”我问。

  “是没有,都用完了,这里也买不到,”电焊工摊摊手说。

  我哭笑不得,但也不好说什么。不过还好,我来吉多的时候鬼使神差带了几根焊条来。我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想的。来吉多之前,我在基比商店里采购一些必需品,偶然看见有焊条,就买了几根。我当时想,这几条小东西也不占多少地方,说不准会有用。想不到现在真的可以用上了。

  “你等等,我一会儿就来,”我对电焊工说。

  我进到屋里,把焊条找出来。我把焊条交给电焊工的时候,我看他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后来,我把这段花絮讲给布莱恩听,布莱恩听了笑得喘不过气来。据说,这之后布莱恩只要提到我,就会讲这个段子,说我有多么神奇。

  焊工活做好之后,油漆工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我就自己刷。还好,油漆能在当地买到。我用底漆把旗杆从上到下刷了三遍,最后刷成银灰色。滑轮我也新换了一个,还配上新旗绳。这样一来,旗杆马上变了样,看上去崭新如初。

  旗杆准备好了,剩下就是做底座。我原本想把旗杆直接浇注进水泥底座,那样可以省好多事。但有一好必有一坏,好处是结实,坏处是万一旗绳断了,需要爬上去修,不方便。于是我把原有的设计改了,改成旗杆和底座可以分开。

  我把改好的设计图纸给布莱恩看,让他给我找一个施工队。布莱恩看了设计,挠了挠头说,“我觉得这个设计有点复杂。”

  “这个设计是有点复杂,”我说。按照我的设计,底座一米见方,66厘米高,一半露出地面 ,一半埋在地底,底座中间留出一个洞,洞口不大不小,正好可以插进旗杆。洞口两侧竖两片5毫米厚,40毫米宽的铁板。铁板有一半露在外面,上面打三个小孔。旗杆竖起来,插进底座的洞里,正好夹在两块铁板之间,旗杆底部相应的地方也打上三个小孔,旗杆竖起来后,在三个小孔子里插进螺拴,拧紧固定,旗杆就不再晃动。这样,万一旗杆上面的滑轮坏了,或者绳子断了,我就可以把旗杆放倒,修起来就方便多了。

  “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做,”布莱恩为难地说。

  “这你不用管,你只要把他们叫来,我给他们解释。他们应该可以明白,”我说。

  “那好,老板,要他们做不了,您别怪我,”布莱恩说。

  “不会怪你,有我在呢,”我说。

  结果,我费了好大的劲才给布莱恩叫来的包工头说明白。包工头带了几个工人,试了几次,才按照我的设计把水泥底座砌好。水泥在吉多也是紧缺物资。我未雨绸缪,早早囤了一批水泥,有些用来铺路,剩下的用来竖旗杆。

  水泥底座做好后,就剩最后一到工序,把旗杆竖起来。我选了一个好日子,让布莱恩找来吊车。

  这一天,使馆很热闹。布莱恩来了,包工头带着三个工人来了,最后来的是吊车。黄毛还没有见过使馆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先是跳来跳去,对着来人狂吠不止。等吊车来了,黄毛大概是被吊车的阵势吓着了,也不跑了,也不叫了,远远趴在院子的一角,耷拉着耳朵,张着嘴巴,伸着舌头,眼睛一转不转盯着吊车。

  我把旗杆的位置选在院子正中,左边是大王棕,右边是椰子树。

  我指挥吊车开进院子,停好位置,把吊钩放下来。我跑过去,最后又检查了一遍滑轮和旗绳。随后,我让工人把绳子栓在旗杆顶端,挂上挂钩。一切就绪,我朝吊车司机做了一个手势,吊车司机开始起吊。与此同时,工人扶着旗杆下半部分。当旗杆顶端缓缓提升起来,到了一定位置,我指挥工人迅速把旗杆插进底座洞口。

  旗杆插进底座洞口后,我前后左右转了一圈,指挥工人把旗杆扶直,也让布莱恩帮我看了看。

  “直了,老板,”布莱恩向我伸出大姆指。

  “好,就这样。现在赶紧把螺帽拧上,”我高声喊着。工人们赶紧把事先准备好的螺栓塞进三个小孔里,再用螺帽拧紧。

  我走过去,推了推旗杆,旗杆纹丝不动。

  “成了,老板,太捧了,”布莱恩带头鼓起掌来。包工头和他的工人,还有驾驶吊车的司机和他的助手也都鼓起掌来。

  “谢谢大家,”我没有鼓掌。我双手抱拳,向大家表示感谢。然后,我转过身,回到屋里。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面国旗。这是我事先准备好的。我双手举起那面鲜红的国旗,转身朝院子里走。我有点激动,手有点抖,脚步竟然有点打飘。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我双手举着鲜红的国旗,默默地,慢慢地走到旗杆前。不知什么时候,黄毛跟在了我身后。

  我把国旗挂进事先在绳子上做好的钩子里。我的手还在抖,挂了几次没有挂进去。布莱恩走过来,想伸手帮我。我冲他笑了笑,制止了他。

  我终于挂好了挂钩。现在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国歌声响起。我突然想起上小学的时候,我曾当过学校的升旗手。老师一宣布,“现在唱国歌,升国旗”,全校的同学都会齐声唱国歌。我会在歌声中,按照节奏把国旗升起来。

  现在没有老师,没有同学,只有我一个人。对,只有我一个人。现场还有布莱恩,还有当地的包工头和他的工人,还有吊车司机和他的助手,但只有我一个人与这面国旗有关。

  我双手紧攥旗绳,深吸了口气,低声唱起国歌,双手跟着节奏交替拉着旗绳,国旗慢慢往上升。

  我唱着国歌,升着国旗,眼睛注视着国旗,头越抬越高,国旗升到了旗杆的最顶端,在海风中飘扬起来,我的眼里是一片红色,眼泪顺着眼角,一直往下流。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