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32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2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2-20 20:00 字数:2846

  就在使馆旗杆竖起来那天,我第一次破戒,在吉多下海游泳。

  这一天,我异常兴奋。竖完旗杆,收拾完院子,已经是傍晚。象往常一样,我带着黄毛去海边散步。说是象往常一样,其实刚走出使馆,我就有一种与往常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走出使馆大门不远,我不由自主停下脚步,回转身去看使馆。使馆已经变了样,原来使馆的标志是两棵树,一棵大王棕,一棵椰子树。现在,两棵树之间多了一根旗杆,上面飘扬着鲜艳的国旗。旗杆和国旗就成了使馆最新的标志。

  “黄毛,你看,那面国旗多漂亮,”我对黄毛说。“有大王棕和椰子树的衬托,象绿叶衬红花,更漂亮了,是吧?”

  黄毛已经走出去很远,听见我叫它,跑了回来。

  “黄毛,你看,漂亮吧,那旗杆,那国旗,对吧?”我又对黄毛说了一遍。

  黄毛朝着我手指的使馆方向看了看,回过头看看我,又转过头去望着海边。

  “你不懂,是吧!那是我自己设计的,你知道吧?”我伸手摸了摸黄毛的脑袋。

  黄毛呜呜了两声,又朝海边看了看。

  “好吧,你是要去海边,你就知道去海边。那我们走吧!”

  走出去没有多远,我又停下脚步,又回转身去看使馆。现在离使馆远一些了,大王棕、椰子树和旗杆几乎要聚拢到一起了。与两棵树相比,旗杆要高出一头,国旗在树顶上飘扬,远远看去,就像两团绿色簇拥着一小片红色。

  “黄毛,黄毛,你知道吧,以后只要看见那片红色,就是我们使馆了。”

  黄毛又走出去很远,听见我叫他,又跑回来。

  “黄毛,你知道吧,现在我不用再羡慕别人了。他们几家使馆,院子里都有旗杆,都有国旗飘着,现在我们也有了。”

  黄毛朝着我手指的使馆方向看了看,回过头看看我,又转过头去望着海边。

  “你肯定不懂,你不知道这面国旗对我的意义,”我说。

  我对黄毛说,也是对自己说。我这次来吉多,居华大使交给我两个任务,一个是建馆,还有一个他没有说。在今天之前,我说建馆的事我已经办成,说的时候,其实心里一直缺点底气。现在我明白了,我之所以缺这点底气,是因为旗杆还没有竖起来。旗杆没有竖起来,国旗还没有飘扬起来,怎么能说使馆已经建起来了呢?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可以说了。我想像着再次见到居华的时候,我就可以对他说:

  “大使阁下,您交给我的建馆任务已经圆满完成。”

  这么想着,我感觉眼睛有点湿润。我用手擦了擦眼角。擦完,再低头看黄毛,黄毛已经跑开了。黄毛不懂我的事,他有他的惦记。

  我跟着黄毛朝大海走去。我现在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大海,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想下海的强烈欲望和冲动。

  大海一直对我有着无限的吸引力。小时候,大海是我的一个梦想。山看多了,腻了,就想去看大海,想着大海的好,想着大海的美。人大概都是这样,对拥有的满不在乎,甚至嫌弃,在乎的往往是没得到的。但一直等到大学毕业工作后,我才有机会第一次真正见到大海。记得那次我当信使,去大西洋沿岸的一个国家出差。使馆离海不远。我把信件交接完后,立即请人带我去看大海。我对大海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想像。当我第一次面对大海时,我还是被震憾了。与山的高大、雄伟相比,海浩翰、辽阔。如果说大山让人仰视,那么大海就是让我眺远。

  从那以后,我就同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经常在各大洋之间来回穿梭,还被派到岛国常驻,对大海也从陌生到熟悉。我在海上吃过苦头,也享受无尽的乐趣。现在再让我把山与海比较,我会说山有山的乐趣和烦恼,海也有海的乐趣和烦恼。海的最大乐趣无疑是畅游其中。我是在家乡的小河沟里学会的游泳。我没有想到,小时候学会的这个小小技能让我在大海里获得了最大乐趣。第一次到大海里游泳好象是在基比,对,是在基比。给同事拉去的。在使馆我们有规定,下海游泳必须两人同行。有个同事一时找不着别人,就来找我作伴。我很高兴地答应了。第一次下海之后,我便一发不可收,只要有空,隔三差五就会约一两个同事,下海去游泳。基比地处赤道线上,白天气温高,一天工作下来,浑身汗臭。下了班,到大海里泡一下,人立即凉爽下来,一天的劳累也烟消云散。

  到吉多后,使馆只有我一个人,我一直没敢去海里游泳。我给自己立了一条规矩,只要使馆只有我一个人,我就不去海里游泳。你想想,我要是出点事,使馆就没有人了。因此无论如何,我都得确保自己的安全。在乔治岛的时候还好,我一直坚守着这条规矩。除了怕出事,还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根本没有空闲。一个是乔治岛附近没有好的沙滩,也就远离了诱惑。搬到新馆后,情况不一样了。新使馆坐落在海边,从院子里,就能望见大海。收拾院子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停下手里的活,望向远处的大海,心里难免痒痒。每天傍晚,我只能借着遛狗的机会去海边走走。

  海边有一个美丽沙滩。走过一条小道,穿过一片椰树林,就是沙滩。沙子是银色的,在落日余辉中闪着细碎的光亮,浅蓝色的海水不停冲刷着,海浪一波一波涌过来,又一波一波退下去。我光脚走在沙滩上,黄毛跟在我身边跑着,柔软的沙滩上就留下我们两道脚印。海浪冲上来,把我的和黄毛的脚印冲掉,沙滩又恢复原来的模样。

  我到吉多已经三个月了。好几次,我都想破回例,跳下海去游个泳。每一次理性总是毫无例外地战胜了冲动。我不下海,我就让黄毛下海。黄毛开始时兴致勃勃,兴奋地在水里跑来跳去,有时也会游几下。几次之后,黄毛失去了兴致。我赶黄毛下海,黄毛象征性下去玩会水,一边玩一边拿眼睛瞟着我,趁我不注意,赶紧跑上岸来。上了岸,黄毛使劲抖动身体,要把沾在毛上的海水抖掉。黄毛使劲抖的样子象是要把全身的黄毛也都抖落下来。我猜黄毛不喜欢海水,海水会把狗毛粘上,用舌头舔毛的时候,感觉不对,味道也不对。黄毛每次从海里上来,我都要替它冲洗。黄毛沾了海水,也不好洗。几次之后,黄毛不愿下海,我也不再赶它下去了。

  今天,我来到海边,不知为什么,无论我如何努力,欲望和冲动就象被大风掀起的海浪,挡都挡不住。

  “要是能在海里泡一会儿,就好了,”我对黄毛说。“今天为了竖旗杆,我忙了一整天,身上出了不少汗,现在要是下海去泡一会儿,肯定很舒服。”

  黄毛停住脚步,看着我,摇了摇尾巴。

  “你摇尾巴是什么意思?你不让我去游泳?没错,我是说过,只要使馆只有我一个人,我就不下海。可是,你知道,现在一时半会儿来不了人。连居华大使也不知道国内什么时候派人来。这也就是说,我还要等很长时间,你知道吧?”

  黄毛看着我,依然摇摇尾巴。

  “你还是不让我去,对吧?就你知道坚持原则,是吧?但原则也有灵活性,是吧?你说,我把旗杆都竖起来了,总得有个奖励,是吧?”

  黄毛看了一眼大海,又回头看了看我,这次没有摇尾巴。

  “这就对了,黄毛。你不能再摇尾巴了。不摇尾巴就是同意了。好!还是我们的黄毛通情达理。这样,我就下海去dip一下,泡一会儿就上来。你也跟我一块去吧。”

  我激动起来,一把扯下身上的T恤衫,扔在沙滩上,连奔带跳冲进海里。黄毛似乎忘记自己不喜欢海水,也跟着我冲下了海。这天,海上没有什么风,浪很平静,海水不凉,有的地方因为被太阳晒了一天,还有点温暖。我把身体泡进海水里。现在我全身上下被海水包围着,就象被无限的温柔和暖意搂在了怀里。海浪轻轻涌着,就象有人轻轻抚摸着我的皮肤。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

  我把头也埋进海里。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