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33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3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2-24 20:00 字数:3203

  旗杆竖起来后,院子算是彻底收拾完成。接下来,我忙着准备宴请达鲁总统夫妇的事。到吉多之后,我见过达鲁总统好几次,这是我的荣幸。每次见到达鲁总统,他都要提起他对我们国家的国事访问,还会念念不忘访问时吃过的美味佳肴。

  “什么时候,我请阁下偕夫人到使馆作客,我给您和夫人做几个菜,”见达鲁总统如此迷恋我们的菜,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多了一句嘴。

  “可以,那我们说定了,”想不到我随口说的一句话,却被达鲁当了真。

  在乔治岛的时候,我忙着应付层出不穷的事情,一直没有抽出空来。搬到新馆,把新馆院子重新整修完后,正好手头事情不多,我觉得是时候兑现我的承诺,邀请达鲁总统夫妇来使馆做客了。我可以借机当面感谢达鲁总统在RH国际组织问题上对我们的支持,也可以向他汇报两国医疗卫生领域合作的进展。

  我打电话同总统秘书塞克莱约宴请时间。塞克莱很快回了电话,“我向达鲁总统汇报了,总统说他们这个星期五有空。”

  “那就星期五,晚上六点半,”我犹豫了一下,说。

  我本来想最好是定在下周,这样可以有更充足的时间准备。但择日不如撞日,总统定在星期五,那就星期五。这天是星期三,也就是说,满打满算,我只有两天的准备时间。

  “那好,你记得送一份请贴来,”塞克莱很专业地说。

  “没问题,”我回答。塞克莱要一份请帖,是当秘书的习惯。有一份书面请帖,可以避免把时间地点弄错。这样的请帖,实际上起的是提醒作用,在请帖上要注明“only to remind”的字样。这是外交上的讲究。

  总统答应来使馆作客,我自然是兴奋的。能请动总统到使馆来,对外交官来说,是天大的面子。在国外常驻,使节们最难做到的一件事,就是约见驻在国总统。总统是一国之主,高高在上,一般事务都有各部部长掌管,使节有事,可以找部长副部长,用不着直接找总统,所以总统绝对不是想见就能见的。见总统难,比见总统更难的,就是请总统到使馆做客。想想也是,总统见使节,算是工作关系,是出于两国关系的需要。同意接受邀请,到使馆来作客,那就另当别论,超越了工作关系,上升到个人与个人的交情。这就不寻常了,所以对于任何使节,能请到总统,都会掩饰不住地兴奋,甚至得意。

  说句实话,当塞克莱打电话给我,确认总统要来使馆作客,我不能免俗,也真的有点得意。但得意的同时,又有点纠结,心态是矛盾的,既跃跃欲试,又担心把宴请搞砸了。

  “你说,人家毕竟是总统,对吧?你知道,总统要来做客,我这里有没有厨师,只能我自己下厨,”我对黄毛说。

  我自认为做饭还可以。我曾在农场食堂做过几天,在家里也经常下厨,节假日家里请客,也都由我掌勺。更重要的,这么多年我意想不到地在使馆接受过不少烹饪文化的熏陶。我们的使馆,大多配有专业厨师。那些厨师来自国内各大饭店,都是行内高手。我在使馆当过礼宾官,请客的事归我管,经常需要同他们打交道,耳濡目染,自然也偷学了几招。来到吉多之后,我请过狄维普部长夫妇,鲍尔斯夫妇,也请过伦杰夫妇,都是我自己下厨,口碑还不错。

  但话说回来,我饭做得再好,也还是业余的,同专业厨师没办法比。这次我请总统夫妇,虽是一次家宴,算不上什么正式的宴请,可以不拘礼节,饭菜也不用太讲究,但无论如何,达鲁也是一国之主,以我的水准请总统,心虚在所难免。我怕怠慢了人家。

  “现在再多想也没用,时间已经定下来,没有退路了,”我对黄毛说。自己挖的坑,再纠结,再心虚也得跳下去。

  请帖我很快打印了一份,随时可以送给塞克莱。

  现在需要做的是拟定一份菜单。我以前在使馆当礼宾官的时候,工作之一就是每次宴请,由我下通知,让厨师开一个菜单,然后送领导审批。等领导同意,厨师会照着菜单准备,我呢,则要制作正式的双语菜单。那时候没有电脑,英文用打字机打,方块字只能用手写。我用钢笔写隶书体,写在英文上面。菜单经手多了,自然对菜单里的菜肴搭配了如指掌。宴请的菜单里一般会有一个汤,一个什锦拚盘,三荤一素四个热菜。主食以炒饭居多,偶尔也可以是面条点心。最后一定配以水果拼盘。

  对我来说,拟一份菜单不难,难的是找不到需要的食材。在吉多,根本就不像国内那样要什么有什么,只能因地制宜,有什么做什么。我想了想,冷盘比较难办,那就省了,不要这一道了。水果不是问题,吉多多的是水果。当然,这里的人讲究吃进口水果。这好办,我可以让布莱恩给我找个哈密瓜来,再配上洋桃就行。主食也好办,蛋炒饭最能代表我们的饮食文化,那就蛋炒饭。

  最不好办的是热菜。吉多买不到肉,猪肉没有,牛羊肉也没有,只能退而求其次,用鸡肉。店里只有冻肉鸡,冻肉鸡可以将就着做香酥鸡。这算一道。疏菜当中,国内宴请用得最多的是口蘑菜芯,但吉多既没有口蘑,更没有菜芯。吉多有芋头和土豆。芋头是当地产的,土豆是进口的,也就这两种选择。吉多没有山珍,海味不缺。其他的两道可以从海鲜当中选。我决定第二天去趟海鲜市场,看看能碰到什么好货,然后再确定菜单。汤也到时再说。

  第二天,就在我准备去贝卡斯采购的时候,鲍尔斯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他那里一趟,说有要事同我商量。我一想,鲍尔斯找我肯定是关于医疗卫生合作的事,开车直奔外交部。

  “不好意思,这么急把你找来,”我们一见面,鲍尔斯就说。

  “没事,”我嘴上说没事,心里还掂记着宴请的事。

  “我知道你还有其他事要忙,”鲍尔斯似乎看出我在想别的事情,“这样, I come straight to the point。”

  我没有说话。鲍尔斯说要开门见山,我等着他往下说。

  “上次,你来我这里,我们谈了医疗卫生合作协议和援助物资的事,”鲍尔斯说,“我同有关职能部门的同事谈过了。我们在工作层有一些不同的意见。没有能达成一致。”

  “主要是什么问题?”我一听,精神马上集中起来。

  “Well,我就实话实说,不瞒着你。主要有三点,一是医疗队如何运作问题,二是医疗队人员配备问题,三是医疗设备药物的标准问题。大概主要就是这三个问题,”鲍尔斯说。

  “前面两个问题好办,”我说,“按照我们的经验,我们的医疗队来了之后,都在当地医院同当地医生一起工作,我想这应该不是个问题。”

  “那可以,”鲍尔斯说。

  “至于医疗队人员的配备,主要看需求,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们可以商量,”我继续说。

  “这也应该不是问题,”鲍尔斯同意。

  “这第三个问题比较复杂,”我说。

  “我也这么认为,标准怎么办?”鲍尔斯说。

  “对啊,你们执行的是殖民时期留下的标准,”我说。

  “对,”鲍尔斯说。

  “据我所知,我们执行的是国际标准,”我说。

  “Well,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我的话没有说服力,”鲍尔斯摊摊双手说。

  “我理解,”我说。从鲍尔斯的话里,我听出来了,有人在拿标准说事,鲍尔斯没有办法说服他们。

  “要不这样,”鲍尔斯提议说,“我们这里专门为开展两国医疗卫生合作临时组成了一个小组。我来安排一次小组见面会,请你来参加。这样,你可以当面解答他们的疑问。”

  “没有问题,”我说,“我能不能问,小组都有哪些成员?”

  “Well,小组组长是社会和渔业部部长狄维普,社会和渔业部主管卫生事务的常秘史皮斯和我是副组长,成员有德皮先生、贝卡斯国家医院院长迪卡特。还会有一些其他工作人员。”

  一听有德皮参加,我就明白了大概。自上次就RH国际组织年会问题同德皮打过一次不愉快的交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看来,不是冤家不聚头,现在我又要同他见面了。

  “上次,我们开会,狄维普部长有事没有来参加,”鲍尔斯说。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开会?”我问。

  “你看明天,如何?”鲍尔斯问。

  “不好意思,我星期五要宴请总统夫妇,”我说。

  “那就下周,”鲍尔斯说,“具体时间定了再告诉你。”

  “行,那我等你的通知,”我说。

  “好,那我们下周见,”鲍尔斯说。

  “要不就明天吧,”在同鲍尔斯握手告别的时候,我突然改了主意。我想,我不能一边想着这件事,一边准备总统夫妇的宴请。还不如先把会开了,去了心病,好专心准备宴请。再说了,如果开会解决不了问题,我正好还可以找总统帮忙。

  “你改主意了?”鲍尔斯问。

  “是,下周太晚了,还要等那么久,”我说。

  “好,那就明天,”鲍尔斯说。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