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极第34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4章

小说:蹦极 作者:卢山 更新时间:2020-02-27 20:00 字数:3814

  第二天上午十点,会议在吉多政府办公楼会议室举行。那是一个很小的会议室,中间摆着一张长条桌,两边最多只能坐下十来个人。会议室并不隶属于任何部门。哪个部门有事,就在这里开会。

  大概是因为有我这个外人参加,大家到得都比较准时,只有驴脸德皮过了时间还不见人影。狄维普部长进来的时候,大家礼貌地站起来欢迎。我也站起来,同狄维普部长打招呼。

  狄维普径直走到我身边,握着我的手说,“代办先生,你的药还真管用,再次谢谢你。”

  “不客气,部长阁下。你好彻底了?”我问。

  “好了,”狄维普扬起两只手,看着我,意思是你看看,完全好利落了。

  前些天参加蹦极架搭建仪式,我发现狄维普感冒了。第二天,我给他送去了感冒冲剂。没过两天,狄维普打电话给我,说他拖了很长时间的感冒,吃了我的药好了。狄维普一见我就表示感谢,就是为了这件事。

  狄维普坐在我对面,左右两侧分别是鲍尔斯和史皮斯常秘。鲍尔斯旁边有一个位置空着,应该是留给驴脸德皮的。有两个工作人员坐不下,就坐到我这边来,不过同我隔开两个座,挨近桌子边。

  “那我们开始吧?”狄维普问身边的鲍尔斯。

  “部长阁下,我看我们再等一会儿,德皮主任还没有到,”鲍尔斯指指边上的空椅子。

  就在这个时候,驴脸德皮进来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德皮说着,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

  “好,现在我们人都到齐了,我先作一个介绍,”狄维普说,然后把在场的吉方官员一一作了介绍。

  “代办先生,我们有六七个人,你那边只有你一个人,这好像有点不大公平,”狄维普笑着说。

  “是啊,这肯定不公平。不过,我这边不还有两个人吗”我也笑着说,边说边用双手指指坐在我两侧的两个工作人员。大家都跟着笑起来。

  “代办先生,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我们今天讨论的事十分重要,大家都很关心,”狄维普收住笑,话锋一转,转入正题。

  狄维普不愧是当部长的,这一切换显出了经验和智慧。

  “这件事,总统很关心,”狄维普接着说。实际上,请医疗队来我们吉多是达鲁总统的主意,是他首先提出来的。钟代办很快给了答复,并且提供给我们一份两国医疗卫生合作协议稿。我想,今天我们开这个会,邀请钟代办参加,是想澄清一些问题,为尽快签订协议扫清障碍。这样,我们先请鲍尔斯常秘介绍一下情况,然后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讨论。代办先生,你看如何?”

  我点头同意。狄维普很会做人。

  鲍尔斯简单介绍了两国医疗卫生合作协议的基本情况,狄维普也让我作了补充,随后会议进入讨论阶段。

  先是沉默,大家相互看了看,不说话,驴脸德皮也不说话。

  “Gentlemen,who wish to go first?”狄维普忍不住问道。

  “部长阁下,要不,我先说两句,”社会和渔业事务部常秘史皮斯打破了沉默。

  狄维普点点头。

  “代办先生,首先感谢贵国同意派医疗队来援助我们,我们十分期待他们早日到来,”史皮斯随后转过脸来对我说,“我们想知道,医疗队有多少人?人员构成是什么?还有他们来了之后如何运作?”

  “谢谢常秘提的问题,”我说,“就象部长阁下刚才说的,医疗队是达鲁总统首先提出来的。我们方面高度重视,原则同意派一支医疗队来,为吉多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出一份力。你刚才提的几个问题我同鲍尔斯常秘也有过探讨。我想,我们的医疗队来了之后,会在贝卡斯国家医院同吉多医生一起开展工作。至于人员的构成,还没有定论,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谢谢代办先生,”史皮斯说,“我同我的同事和贝卡斯国家医院院长迪卡特初步商量过,我们希望医疗队当中能有内外科、妇科方面的专家,还有麻醉师。当然,贵国传统针灸世界闻名,如能另有一位针灸大夫随队,我们将十分欢迎。”

  我刚想回答史皮斯的问题,德皮抢先说话了,“部长阁下,代办先生,很荣幸参加这一次会议。我知道,达鲁总统十分重视我们两国医疗卫生领域合作。我在副总统穆尼办公室工作,我知道穆尼副总统也十分重视这项合作。但在我们讨论刚才史皮斯常秘提出的具体问题之前,我想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需要讨论。这就是医疗队来了之后,他们将以什么样的标准行医。他们来,也会带来一些设备和药物,这些设备和药物将参照什么样的标准?另外,医院的重建,也涉及到标准问题。”

  我一直等着德皮开口说话。德皮显然有备而来。前一天同鲍尔斯见面后,我就预料到,要等德皮开口,会议才算是进入到实质阶段。

  “这个标准的事,不是一件小事,”德皮继续说,“我们吉多有我们的标准,贵国有贵国的标准,这两种标准能不能融合,如何融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不对?”

  德皮转过头去,脸朝着坐在他身边的迪卡特。迪卡特见德皮转过脸,冲着他说话,赶紧点头。

  “这一点,迪卡特院长最清楚,”德皮见迪卡特点了头,又转回头来对着我,“我们国家推行的是P标,既同国际标准相同,又不完全相同。”

  德皮说的P标,也就是P国的标准。

  “如果我们不把这个问题弄明白,我们的反对党会抓把柄。我们其他合作方也会有意见。所以,我想知道医疗队和医院重建将遵行什么样的标准?”德皮提高声音问道。

  狄维普有点尴尬地看了看我。我明白,狄维普的尴尬里头透着一点歉意和无奈。他管不了驴脸德皮。

  “谢谢德皮先生的问题,”我说。德皮的问题听起来尖锐,却没有超出我事先预想到的范畴。“你的问题问得很好。在国与国的合作当中,确实有一个遵循什么样标准的问题。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方法,就是建立国际标准。正因为如此,这么多年来,世界各国坐下来,经过不懈努力,在许多领域建立了国际标准。但是各国的国情不同,民族、地理、历史、文化传统不同,国际标准并不能包罗万象。所以,我们对外开展合作,坚持相互尊重、互利互惠的原则,既遵守国际标准,又照顾各自需求。对双方存在的分歧,我们主张通过协商来解决。具体到我们两国医疗卫生领域的合作,我们也是遵循这样的原则。在涉及有关标准的问题上,我们充分尊重吉多采用的P标。就像你刚才说的,这个标准既有同国际标准一致的统一性,又有吉多的特殊性。同理,我们在卫生领域也采用国际标准,同时保留了我们的特殊性……”

  “代办先生,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德皮打断我说,“前几天,我同布朗代办吃过一次饭,我们还专门讨论了一下P标的问题。我想强调,我刚才说的P标,既同国际标准相同,又有不同。我说的不同,不是你说的所谓特殊性,不是用不同来强调标准的灵活性,或者例外性。我说的不同,强调的是按平均值计算,P标要高于国际标准。”

  德皮无意中透露了他与布朗有过联系。看来德皮不仅把我们同吉多医疗卫生合作的事同布朗说过,两人甚至还讨论过。那也就是说,这个有关标准的问题极有可能是布朗挑起来的。看来,我们同吉多的合作不仅仅涉及两个国家,还涉及P国。这样的合作也会踩着P国的脚。德皮的背后还有布朗的影子。这是一。第二,德皮强调他们的标准高于国际标准,那么潜在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标准是低于国际标准。德皮这样说,要不是无知,就是不讲理了。

  这个时候,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我能感觉到无论是狄维普、鲍尔斯,还是坐在我这边的两位工作人员都在等着看我如何回答。

  我没有急着回答德皮。我伸手把放在身背后椅子上的公文包拿上桌子,又从公文包里取出一盒清凉油。

  “大家看,这是什么?”我把清凉油放在桌面上。

  在场的人不知道我要干什么,都把眼光投向那盒清凉油。没有人说话,驴脸德皮也不说话。

  “这不就是清凉油吗?”等了足足有五六秒钟,还是狄维普开了口。

  “对,就是清凉油。这个ointment大家都熟悉,在这里的知名度很高,”我接过狄维普的话说,“我出门办事,经常有人向我要清凉油。为什么?因为这个小小的清凉油很有用。大家也都知道,这是一种神药,我们国家特有的神药。它神在哪里呢?我想只要用过,都会知道它的神奇。被蚊子咬了,可以用它止痒,脑袋疼了,可以用它治头疼,肚子不舒服了,也可以用它治肚子,对伤风感冒也有不错的疗效。”

  我停了一下,喝了一口水,看见大家都在认真听,便接着说,“我们的传统医药当中有很多这样的药,清凉油是一个,还有一个马应龙。”

  我看见鲍尔斯点点头。

  “我想我们男的差不多都有piles,”我继续说,“我们有句话,叫做‘十男九痔’。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

  “你说的是haemorrhoids,”迪卡特院长说,“我们这里很多人都有。这种病没有特效药,只能动手术,还会不断复发。”

  “他们这个药很神奇,”鲍尔斯说,“钟良代办送过我一盒。抹一点,肿就消了,不需要动手术。”

  “对,所以我无论到哪里,都会带上这两样药,小毛小病就不用找医生,生活也就愉快许多,”我说,“当然,我不是要在这里推销这两种药。我是想说明一个道理。我们的传统医药是个大宝库,这些药是世界上别的国家所没有的。如果要有标准,那也只能由我们来制定,是我们的标准。这就是我要说的特殊性。”

  我说完,狄维普部长看了一眼德皮,似乎在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德皮低着头,没有看狄维普。

  “谢谢代办先生刚才一番雄辩的说明,”狄维普见德皮没有反应,便转过头来对着我说,“我想代办先生强调的是双方都有特殊性,但这种特殊性不影响大家寻找到可以共同参照的标准。我想,正因为这些特殊性,才构成了世界不同的文化,才有需要相互学习相互借鉴。”

  狄维普总结得很好,正是我想要说的。他说比我说更有效果。

  “代办先生,贵国药物的神奇,我也是领教过的。我也再次感谢你上次给我的药。那我看,我们今天讨论的标准不应该成为两国在医疗领域合作的问题。原则上我们可以签这个协议,”狄维普说。

  “是的,”鲍尔斯插话说,“只有个别的措词需要改一下,其他一些具体的问题,我们可以再同代办先生商量沟通。”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蹦极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