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楔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楔子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1-26 21:25 字数:9738

  人一老,就睡不好!以往,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怎么也能睡上个把钟头的啊,可现在,一有点儿声音,就睡不着了。一会儿到了地方,还得赶紧训练呢。对了,那几个队员让她们去飞机后舱练练深蹲,也不知道偷懒了没有。

  谭宏进这样想着,不由得从飞机座椅上探起上身,扭头往机舱后面望过去。

  一抬头,一张熟悉的年轻面孔笑嘻嘻地凑了过来,是他的队员梁晓雁。

  “谭指导,您放心睡一会吧,大家都在后面认真练着呢……”

  听到梁晓雁的话,谭宏进笑着点了点头,轻声地说:“晓雁啊,这次洛杉矶奥运会,咱们的目标就是冠军,大家可都不能放松啊!”

  “您放心,谭指导!”梁晓雁拍了拍胸口,说:“我们保证在这次奥运会上升国旗、奏国歌!”

  谭宏进笑了,可瞬间,梁晓雁的面容变得模糊起来,从模糊再变得清晰,谭宏进却发现皱纹爬上了梁晓雁的面容。

  谭宏进惊呆了!

  梁晓雁却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她没有说话,依旧笑吟吟地望着谭宏进,可身子却滑向了一边。

  “晓雁……你!”谭宏进轻声喊着,想伸手去拉,却觉得自己什么也拉不到。

  “谭主任……谭主任!”一阵呼唤由远及近地传到了谭宏进的耳朵里。猛地睁开眼睛,谭宏进这才发觉,原来,那真的只是南柯一梦。

  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陈家祥坐在谭宏进的身旁,在谭宏进耳边关切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声音不重,却带着几分焦虑。虽然谭宏进已经从国家体育总局和它的前身国家体委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有几年了,只保留着中国排球协会名誉主席的头衔,但多年的共事,仍然让陈家祥改不了“谭主任”的称呼。

  “哦……老陈啊……”谭宏进笑了笑,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他的眼前可见,身处在现代化远程客机的机舱中,已不是刚刚梦中那二十多年前从北京飞赴洛杉矶参加奥运会的那架飞机。谭宏进看着宽敞的机舱过道里,笑容满面的空乘姑娘们正忙碌地为乘客们提供着冷热饮料。现在,就算谭宏进想让运动员在飞行途中去机舱后面做一会儿深蹲练习,大约空乘们也不会允许了。

  何况,并没有任何一名运动员在这里。

  这趟旅程,只有陈家祥陪着他。现在,陈家祥正一脸关切地看着他生怕这趟远途飞行,让老领导的身体出现什么不适。

  “唉……没事儿、没事儿,只是做了个梦。”谭宏进跟陈家祥说道,脸却有一些红了。他觉得,自己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去跟别人述说梦境,未免有些孩子气。

  陈家祥看着谭宏进欲言又止的模样,心中有些感怀,也欣慰地笑了笑,随口说道:“啊……是!我这一段时间,也常常做梦。”

  见谭宏进似乎不愿在“梦”这个话题上多做讨论,陈家祥想了想,决定转移话题,便问道:“谭主任,这是您第二次去洛杉矶?”

  谭宏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是啊。这二十来年里,美国是去过几回,可洛杉矶……除了1984年奥运会之后,还真就没有来过。”

  “说来也巧了,”陈家祥紧接话头,说:“来之前我查了一下资料,这次咱们要看的这场全美大学生女排锦标赛决赛的比赛场馆,恰好就是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女排决赛的那个长滩体育馆。您这次可以旧地重游了。”

  谭宏进听到这番话,眼中猛然放出了些许光芒,他点了点头,喃喃地说道:“哦!长滩体育馆……长滩体育馆……”

  ……

  两天之后,当谭宏进和陈家祥一同驱车来到距离洛杉矶市区50多公里的早已成为长滩会展娱乐中心一部分的长滩体育馆时,谭宏进已经很难找到当年在这里带领中国女排征战洛杉矶奥运会女排比赛时的样子了。

  谭宏进和陈家祥两人,随着身边兴奋的球迷摩肩接踵一同走进体育馆。坐到看台之上,谭宏进才终于找到了一些当年的回忆。

  “似乎……比当时要大了一些?”谭宏进问陈家祥道。

  “谭主任啊,您老人家这可把我问倒了,”陈家祥说:“洛杉矶奥运会的时候,我还只是国家体委外事处的一名小干事,哪里有机会随代表团来洛杉矶啊。”

  看着谭宏进略感失望的神色,陈家祥又笑着说道:“不过啊,我来之前也做了些‘功课’,这里后来的确翻修过,洛杉矶奥运会时能够容纳一万两千名观众,而现在,坐满了是有一万三千五百人。所以啊,您觉得这馆变大了,是对的!”

  谭宏进点了点头,视线已经望向了场地中央。

  吸引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亚裔面孔的姑娘。

  这个姑娘身材瘦削但高挑,剪着一头利落的短发。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小巧的鼻梁、厚薄适中但颜色红润的嘴唇,都让她那张亚洲女性特有的鹅蛋脸显得精致且恰到好处。

  这姑娘身穿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女排的T恤,正站在网前给本队的运动员们抛着球,做着赛前的准备活动。

  无论是这面容,还是她接球、抛球的几个简单动作,谭宏进都太熟悉了。

  没错,是她!

  谭宏进想着。

  “这一晃也四、五年没见到了,没想到小魏还没怎么变样啊……”陈家祥自言自语地说道。

  “看着这几年她还挺用功的。”谭宏进说。

  “不容易啊,她今年应该三十……”陈家祥想了想,说:“三十五了吧。一个人在美国这里念书、当教练,也有模有样的了。”

  谭宏进看了陈家祥一眼,说道:“嗯,三十五了……这年龄当教练很年轻,不过,国外很多运动员也都能打到这个年龄呢。尤其是小魏这种二传……老二传、老二传,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陈家祥自然听得出谭宏进话中的弦外之音。没错,五年之前,正是他面对面通知魏心荻,教练组把她从国家队退回省队的决定的。那之后不久,就传来魏心荻从省队退役,自己远赴美国留学的消息。

  之后这五年,他没有再见过魏心荻一面,即便逢年过节,两人也从未打个电话或者哪怕发条短信寒暄一下。

  其实,这五年之中,他也曾反复思考过,放弃这名经验丰富,还处在当打之年末期的老将究竟是对是错。就连在这五年里,当中国女排连续夺得女排世界杯冠军和奥运会冠军时,他时不时也会反思当年的决定是否真的正确。

  但他也想过,正因为放弃了魏心荻,中国女排得以培养出了周书遥这名同样优秀的、世界顶级的二传,成为中国女排两夺世界冠军阵容中的重要一员。

  于是,陈家祥就常常用这个理由,宽慰自己。

  他知道,在放弃魏心荻这个问题上,谭宏进始终是持保留意见的。所以,他这次无论如何也说服了谭宏进跟他一同来到美国。陈家祥知道,只要谭宏进肯出面,魏心荻还是有很大可能答应中国排球协会的邀请的。

  “谭主任……”想到这里,陈家祥凑近了谭宏进,在他耳畔轻声说道:“您说的没错。所以,一会儿比赛之后,这不还得请您跟我一同去见见小魏,请您尽量说服她……”

  谭宏进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他转过脸,看着陈家祥,问道:“你怎么就觉得,我一定能够说服魏心荻呢?”

  陈家祥一愣,笑着回答:“谭主任,您是咱们中国排球界的泰斗啊,您说话,小魏她……”

  谭宏进道:“家祥,你也是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排球协会常务副主席。你说话,小魏就听不进去?就不给你的面子吗?”

  谭宏进这番直白的话语,让陈家祥有些尴尬地说:“您看您这话说的,让我都没法接下去了……”

  谭宏进深深地叹了口气,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老陈啊,不是我故意给你出难题。其实,一开始我答应跟你过来,就是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帮你把魏心荻的思想工作做通,让她回国来,给咱们中国排球多做些贡献。可是,就在这两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觉得,我出面,怎么说都还是不合适!”

  “啊?”陈家祥愣住了,一句“为什么”差一点儿就脱口而出,却还是被他咽了下去。

  “你老陈……哦,你们总局排球中心这一次敢于大胆决策,不拘一格用人才,决心组建中国女排二队,为一线国家队做好后备人才储备,还打算请魏心荻这个优秀的年轻教练员回国执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有利于中国排球发展的事情。可是,你们既然向人家发出的是‘邀请’,而不是行政命令,那么人家接不接受你的邀请,我觉得这毕竟是一个两厢情愿的事情。如果我出面,用我的资历、我的头衔来‘强压’小魏接受这个邀请,或许能够成功。可你想过没有,就算她碍于情面,或者出于敬老之心,给我这张老脸一个面子,现在她答应了,但心底还是不情不愿的话,她能在中国女排二队主教练这个位置上踏踏实实干下去吗?万一她干了几天,成绩不理想,或者因为理念上的分歧,干不下去了……暂且不提她个人前途上的得失,就说对新组建的中国女排二队是不是损失?对中国排球是不是损失?老陈啊,这件事说到根子上,还是要看人家小魏是不是自愿!”

  看着陈家祥愕然但若有所思的样子,谭宏进轻轻拍了拍陈家祥的肩膀,和缓了些语气,继续说道:“老陈啊,所以经过我的深思熟虑,我认为,还是你一个人出面和她谈,两个人心平气和地交交心,可能效果反而会更好一些。”

  陈家祥嘴巴动了动,但没说什么。

  谭宏进笑了笑,又说道:“虽然我没有当过魏心荻的教练,但就算当年我已经到机关工作了,我没事儿也会去中国女排的训练场上转一转、看一看。这孩子从当运动员的时候,就聪明,对排球也充满了热忱。从某种意义上,她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吧。所以,就我对她的了解,我相信,当祖国需要她的时候,她能够做出正确的抉择。况且……”

  “啊?”

  陈家祥又纳闷了,不知道这位快人快语的老领导还要说些什么。

  “况且啊,我这次是自费过来的,让儿子给我孝敬的机票、订的酒店。不但没花总局和中国排协一分钱,昨儿我还自掏腰包请你小子吃了顿大餐,这没错吧?我也想着,这次过来能够见识见识、感受感受美国大学生排球赛事的氛围啊,看看人家有没有什么好的地方,能够被咱们国内大学生比赛甚至全国联赛借鉴。所以……老陈啊,今天,你就让我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地看一场比赛呗。”谭宏进说着,仿佛孩子一般笑了起来。

  这时候,体育馆的大喇叭里传来赛事MC高亢且充满激情的声音:

  “现在,让我们欢迎宾州州立大学女排主教练,魏……心荻!”

  看着魏心荻从教练席上站起身,向全场观众挥手致意,陈家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暗暗打定了主意。

  比赛,打响了。

  ……

  两个小时之后,胜负已分。

  已经连续七年不曾染指过全美大学生女排锦标赛冠军的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女排苦战五局以3比2险胜另一支老牌劲旅斯坦福大学女排获得冠军。这,让长滩体育馆沸腾了。

  主裁判吹响了终场哨声的刹那,站在场边的魏心荻还沉浸在激烈的比赛氛围之中。

  她愣住了,转过头看了看身后,她的替补队员、助理教练、队医和球队经理都已经不约而同地跳了起来。

  魏心荻再一扭头,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女排的场上队员们也已经冲到了她的跟前,还没等她放下手中的战术板,大家就已经把她团团围住。

  二传出身的魏心荻,身高接近1.78米,在寻常女孩子里已经算是少见的出众身材了,可强壮的副攻凯莉一个公主抱,就把愣愣地站在人群中间的魏心荻抱了起来。其他人七手八脚地伸出手臂,把魏心荻托住,继而抛向空中。

  一下、两下……

  魏心荻这才意识到,比赛真的结束了,她带领球队拿到了总冠军!

  看着眼前的天花板起起伏伏、上上下下,魏心荻整场比赛自始至终全身紧绷着的神经松弛了下来。

  再次站在地面上,魏心荻还想着去找身兼技术统计工作的球队经理帕特里克要比赛的技术统计表。却见帕特里克一头深棕色的头发乱蓬蓬着,涨红了脸快步走了过来,手中空空如也。

  没等魏心荻开口,帕特里克先声夺人地大声问道:“我们可以拥抱一下吗,Cindy?”

  魏心荻只好暂时放弃了看技术统计表的念头,张开了双臂。

  比她还高一头的帕特里克一下子把魏心荻揽在怀里,实打实地给了她一个拥抱,差一点让魏心荻的呼吸难以为继。

  “真是一个艰难的赛季!”结束了拥抱,帕特里克依旧兴奋,说道:“你知道我们赢了多少场、输了多少场,对吧?”

  魏心荻笑了。

  整整一个赛季的风雨同舟,她怎么会不知道。

  “38胜,”魏心荻平静地回答:“0负。”

  “没错!没错!”

  在全场嘈杂的音乐和球迷们的鼎沸人声中,帕特里克的粗嗓门已经没了效果,他只能大声喊着:“38胜,0负!是0负!我们一场都没有输!不!不!我刚才说错了,这不是一个艰难的赛季!Cindy,这是一个创造了奇迹的赛季!创造奇迹的,是你!”

  魏心荻摇了摇头,指了指在球场上肆意庆祝的队员和工作人员,说:“不,帕特里克。创造奇迹的是我们,是球队里的每一个人!”

  “Cindy……”帕特里克笑着摇了摇头:“你们中国人都是这么谦虚吗?”

  “谦虚是一种美德,”魏心荻说:“不过,当我在中国时,从我开始学排球的那一天,我的教练就告诉我,排球是一项集体运动,所以,取得的成功一定是属于球队中的每一个人。”

  “好吧,好吧,你没错,成功属于每一个人。”帕特里克接着说:“不过,这个赛季结束之后,的确也到了处理一下你个人问题的时候了。”

  魏心荻以为帕特里克又要想以往那样,不失时机地向她暗示对她的好感,便一脸“我看透你了”的神情,双手叉腰,一边笑着,一边歪着脑袋看着帕特里克。

  “Cindy,我觉得你是时候考虑明年与球队续约的事情了……”帕特里克耸了耸肩,说。

  “哈!”魏心荻如释重负,连连点头:“好吧好吧,这件事我答应你,我……其实你也知道,我没什么理由离开球队的。”

  听到魏心荻这么说,帕特里克开心透了,一下子扑上前来,又给了魏心荻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回头就去准备续约文本,一会儿新闻发布厅见!别忘了,出了球员通道右转,新闻发布会就在那里!”说着,帕特里克转身投入到队员们的庆祝人群之中。

  魏心荻趁着大家都在肆意庆祝胜利的机会,一个人独自走出了运动员通道,她想安静一下。这是她每逢关键比赛之后的一个习惯。

  走出球员通道,她并没有直接去新闻发布厅,觉得还有时间,她就悄悄走出了体育馆。

  体育馆的外面,习习海风吹来,与馆内热烈到炙热的氛围截然不同,让魏心荻感到心旷神怡。

  “魏心荻……小魏……”

  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呼唤。

  “唉!”魏心荻下意识地答应着。突然,她感到了诧异。

  是谁,在用中文喊她的名字?这种情况,她在异国他乡可太罕见了。

  况且,这声音听着既熟悉,且陌生。

  一定是一个曾经认识的人,但有确切是好久不曾谋面的人。

  究竟是谁?

  魏心荻抬起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缓步走了过来。

  “陈……主任!”魏心荻瞪大了眼睛。

  “小魏,祝贺你啊。”陈家祥笑着向她伸出了手。

  魏心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她还是伸出右手,和陈家祥握了握。

  陈家祥的手厚实、有力。魏心荻察觉到了,这握手,绝不是蜻蜓点水般的客套。

  “谢……谢谢您……”魏心荻问:“可您……您怎么来了?怎么也不……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知道你带队打总决赛,会很忙。不想打扰你……”陈家祥说着,神色还是不够自然。

  魏心荻隐约之间察觉到陈家祥的异样。她想了想,近期没听说有什么国际排联的会议在美国举行,现在也不是假期,陈家祥没理由跑来旅游。那又会是什么事情让这位中国排球的“掌门人”大老远地来到美国,来找她呢?

  “谢谢您过来看我的比赛,不过……陈主任,您……一定不是为了看一场大学生的比赛来美国的吧?”魏心荻问道。

  真是像谭宏进说的那样,一个聪明的姑娘!

  陈家祥想着,干脆开门见山吧。

  “嗯,我们……”陈家祥说着,突然想起比赛之后他准备单枪匹马来找魏心荻时,谭宏进又专门叮嘱他,暂时一定不要提及他也来美国这件事。陈家祥便改口道:“我是说,确实,我有事情想和你聊聊。”

  “您说吧,陈主任。”魏心荻也不再更多客套。她本就是个喜欢直来直往的人,在美国的几年里,虽然为人处事成熟了很多,但本性仍旧不愿意拐弯抹角。

  “中国排协决定在今年成立中国女排二队,一个是为了准备今年国际排联新设立的23岁以下排球世界锦标赛,另一个也是为中国女排一线队培养、储备适龄的后备人才梯队。教练人选呢,我们也专门和一些国内的专家、资深的教练们研究过,大家讨论之后觉得你合适……”陈家祥说。

  魏心荻瞪大了眼睛,一点儿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所以,我们……我这次过来,也是想征求一下你本人的意见。”陈家祥说:“因为,我觉得,你自己的想法很重要。”

  虽然陈家祥这么说,但在魏心荻看来,这仍然是一件近似于天方夜谭的事儿。

  “谢谢大家在这件事情上把我作为一个人选,这也是领导和老专家们的信任。”魏心荻话锋一转说:“不过,国内那么多资深的教练员,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教练,本身也没什么经验,只怕万一干不好,辜负了大家的信任。我看,还是请领导们再做其它的定夺吧。”

  魏心荻拒绝这件事,本身并不出乎陈家祥的预料,但她没说两句话就表示拒绝,依然让陈家祥感到失望的同时,有了一丝不快。

  “小魏啊,”陈家祥说:“我还是希望你考虑考虑。我这次来,的确是代表中国排球协会,向你发出邀请。你知道的,以往我们没有这么做过的先例……”

  “那您怎么就觉得我合适呢?”魏心荻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陈家祥其实早有准备,他笑了,说:“如果仅从年龄和经验上说,的确,你也是一个资历尚浅的年轻教练,但你在执教这支美国大学生女排的过程中,所展现出来的一些亮点,让我们觉得你是合适的人选。”

  “除了这场比赛,您还看过我们球队的其他场次比赛?”魏心荻对陈家祥的话有些狐疑,但她也知道,陈家祥绝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

  陈家祥点了点头,说:“虽然美国大学生女排锦标赛在国内没有任何转播,但我发动了协会的工作人员,通过一些留学生、华人华侨,以及美国排协的一些教练员朋友,尽量多地收集了你们球队这个赛季的比赛视频。虽说难免挂一漏万,但这些视频我一场一场全都看了,也挑选了几场有代表性的,给老专家、老教练们放了放。对,你们对UCLA的那场比赛也是打满五局,最终逆转取胜,真是特别的精彩,大家看了都意犹未尽啊。我还知道,包括今天这场比赛打完,你带领球队取得了38胜、0负的不败战绩,在竞争激烈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世界上任何一个高水平职业女排联赛的美国大学生女排锦标赛上,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

  顿了顿,陈家祥接着说:“说句实话,中国女排二队嘛,二队、二队,毕竟不是一线队。所以,一些俱乐部的资深教练不愿意来坐这个主教练的位子,其他的国内年轻教练,水平也有限。所以,我希望能够请你回去,带这支球队,也为中国女排备战这个周期的奥运会,多输送一些年轻球员。”

  片刻的沉默之后,魏心荻轻轻地摇了摇头,面露难色地说:“陈主任,如果您征求我的意见,我……还是想留下来。”

  看着陈家祥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魏心荻突然有一点心疼这位老领导了。

  虽然,五年前,当陈家祥神情严肃地把她叫到办公室,宣布把她调离中国女排时的那一幕还记忆犹新,也让魏心荻一度决定再也不和这位“残酷”的领导打交道。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走上教练岗位的她,有时回忆起来那段往事,似乎也对当年中国女排教练组的决定有了几分理解。

  “陈主任,不瞒您说,球队这个赛季给我的年薪是35万美金。我带领球队全胜夺冠,按照之前的协议,我明年再续约的话,至少有百分之十五的涨薪空间。这就意味着,如果我明年留在这支球队,就能够拿到超过50万美金的年薪。陈主任,您了解我的情况。我从小在南方小镇一个单亲家庭长大,我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是他每天披星戴月地工作,用微薄的工资供我上学,让我能够在体校练球、打球。后来,我进了国家队,打上了几年主力。平心而论,国家给我的待遇相对来说挺不错的,可父亲帮我把那些我交给他的比赛奖金、训练津贴都悄悄地攒了起来,他自己没花,最后还是用来支援我出国来读书。直到我这两年开始做这支大学球队主教练之后,我才能够真正回报我的父亲。所以……陈主任,我想留下来,多赚点钱,趁着父亲身子还硬朗,找机会也把他接过来,让辛劳了一辈子的他也能多过几天开心、舒服的日子。”

  一股脑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倾诉出来,让魏心荻有了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跟你谈理想,你告诉我想多赚点钱……陈家祥想着,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底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究竟是失落、悲伤、不快亦或愤怒。但他还是强忍着五味杂陈的心绪,让自己冷静下来,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经年未见,但却并没有任何陌生感的姑娘。

  看着陈家祥确实对自己这个留下来的理由无言以对,魏心荻觉得还是不要让他太为难了,便看了眼手表,说道:“对不起,陈主任,我想咱们的谈话要告一段落了。我要去参加赛后新闻发布会了,大家都等着我呢。”

  “好……你去吧……”陈家祥脸上挤出了些苦笑,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没错,魏心荻也是一个人,是一个年轻人。她可以为了更好的生活去奋斗,也可以去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这,是她的权利!陈家祥想。

  看着就要转身离开的魏心荻,陈家祥大声说:“小魏,就像我刚才和你说的,你接受不接受邀请,我都尊重你的意见。而且,我还是要祝贺你带领球队取得了好成绩,也希望你未来在美国的执教能够越来越成功。如果有朝一日你想回国,为中国排球也做些工作。我陈家祥随时欢迎,中国排协的大门,也随时为你打开!”

  魏心荻没有说话,笑了笑,转身向体育馆走去。

  “五年前,让你离开了,我始终感觉遗憾。这一次,没能让你回来,或许我还要遗憾下去吧……”望着魏心荻的背影,陈家祥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

  推开新闻发布厅的大门,魏心荻就差一点被此起彼伏的照相机快门声淹没了。

  台子上,她的队长、斯坦福大学女排的主教练、队长都已经坐在那里。从一屋子满满当当坐着的记者、球员、球员家长、球队工作人员等人身旁快步穿过,魏心荻连连说着抱歉,却依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不是说了赛后新闻发布会很快就要开始了嘛,你去哪里了?”坐在台下第一排的帕特里克一脸焦急地小声抱怨着。

  “刚才……我见到了一位从中国远道而来的朋友,寒暄了几句。”魏心荻小声解释道。

  帕特里克无奈地耸了耸肩,把手中的一沓文件递给了魏心荻。

  魏心荻翻了翻,这是新的合同文本。出乎她的预料,如果她在这份合同上签字,明年继续执教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女排的话,她将得到60万美金的年薪,几乎是全美各支大学女排主教练的顶薪了!

  帕特里克向她扬了扬眉毛,意思是:你看,我干得真棒!

  “谢谢!”魏心荻向他做出了这两个字的唇形。

  新闻发布会气氛依旧热烈,记者们争先恐后地向两队的主教练、队员们抛出一个又一个要么平淡无奇,要么标新立异的问题,期望得到一个又一个劲爆的答案。

  “那么,魏心荻小姐,”一个记者突然问道:“我听说,在拿到这次锦标赛总冠军之后,您明年的执教合同将有很大幅度的提升,是吗?”

  “啊……”魏心荻看了看台下的帕特里克,笑了,答道:“没错,我和球队的执教合同的确到了续约的时候。我想,任何一支球队都会用最大的诚意来挽留他们希望留下的教练。刚刚,我拿到了新的合同文本,我可以说我从球队准备的新合同里,读到了这种诚意。我很感谢球队对我的认可……”

  “那您下赛季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女排的执教计划是怎样的?”另一个性急的记者不待魏心荻回答完,便立即追问道。

  “哦……我……我其实还没有说完。当然,我的队员和球队很希望我留下来,就像前面说的,我很感谢大家,很感谢我们的球队经理帕特里克·威尔逊先生……”魏心荻说着,看了看台下坐着的帕特里克。

  “卫冕!”帕特里克的唇形说出了这两个字。

  魏心荻知道,这的确是帕特里克最希望她能够亲口说出来的两个字。

  “对!大家希望……我……我也希望我们这支球队下个赛季能卫冕成功……”

  魏心荻的话又一次没有说完,就被台下坐着的来自宾州的记者、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女排的球员、球员家长和工作人员们的欢呼声、鼓掌声打断了。

  魏心荻只好双手下压,做了做让大家安静的手势。

  她长长地做了一个深呼吸,接着说:“就像帕特里克赛后跟我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创造奇迹的赛季,但这个奇迹不是我一个人创造的,而是我们大家共同创造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们才是创造这个奇迹的最重要因素。我相信,就算没有我,你们也能够实现下个赛季卫冕全美冠军的目标。”

  一阵短暂的鸦雀无声后,整个新闻发布厅炸锅了。

  “你是要离开这支球队吗?”

  “能给出一个理由吗?”

  记者们七嘴八舌地问道。

  帕特里克推开了身旁涌上前的记者,站起来大声嚷道:“Cindy,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魏心荻没有慌乱,她轻轻用手指碰了碰面前的麦克风话筒,大喇叭里传来的“咚咚”声,让新闻发布厅重归寂静。

  看着所有人向她投来的怀疑、期待或是其他什么复杂的神情,魏心荻明白,该来的,一定会来。

  她一字一句地说:“刚刚,就在刚刚,我接到了中国排球协会的邀请,他们希望我能够回到中国,执教中国女排二队。虽然这是一个很艰难、很艰难的抉择,但我觉得,当我的祖国要我回去的时候,我必须要回去,这不需要任何理由。”

  说罢,魏心荻关上了话筒的开关。

  她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人群起起伏伏,大家向她涌过来,她的队长在一旁一脸悲伤地望着她。甚至连斯坦福大学女排主教练罗森的眼中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魏心荻抬起头,新闻发布厅天花板上的灯光明亮,又纯净,洒向了她。

  五年了,到回家的时候了!她想着,发自心底的笑容,不由得浮现在了脸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行知 说: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和其中的所有角色都是艺术的虚构,其角色特征,都是中国女排从老一代队员、教练员到最新一代运动员、教练员的集体群像的凝结。比如老女排队员们在前往比赛的飞机上还要抓紧时间做着简单的拉伸,活动着身子,现在可能绝不会发生,但当年,却是真实发生过的。再比如,关于中国女排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女排决赛中夺取冠军的那座体育馆的名称是什么,极难查询到。最终,我是在国际奥委会的官方网站上搜索并下载到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官方媒体手册的电子版,才终于找到了那座体育馆的名称。我希望,通过对这些细节的精益求精,让这篇小说拥有更好可读性的同时,也能够把大家带回到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