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三章 顾未央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章 顾未央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1-29 00:54 字数:5167

  “魏指导,您好!我叫顾未央,来自滨海女排……”顾未央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推着箱子往前走去。

  不好不好!这样做自我介绍太正式了吧!顾未央想。

  “魏姐,我叫顾未央,滨海女排的。我小时候就看过您的比赛,您是我偶像啊……”顾未央又自言自语道。

  哎呀,这么说的话,显得太自来熟了,会不会有点肉麻啊。顾未央又想。

  从滨海到鹭岛的三个小时飞行旅途中,顾未央就始终在想象着她第一面见到魏心荻时,应该怎么做好自我介绍。

  虽说从呱呱坠地开始,出生在排球世家的顾未央就被所有人自然、不自然地与排球和女排连接起来,她也因爸爸、表哥、外公的原因,从懂事儿起就认识了无数中国排球圈的名宿、球星。直至当下,顾未央小小年纪就已然是全国联赛八冠王滨海女排的主力二传,她仍然对即将见到她儿时的偶像魏心荻而兴奋不已。

  这种兴奋甚至超过了入选中国女排二队这件事本身。

  鹭岛机场不是很大,而到达通道又和登机口在同一层,所以人来人往相当热闹。

  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身高1米78的顾未央走在人群中,就算不是鹤立鸡群,确也足够显眼。她便装出行,穿着时尚的T恤和短裤,一双时髦的老爹鞋把原本的一双长腿型修饰得格外修长匀称,自然更吸引了不少男孩、女孩的侧目。

  “哇,好高啊!”

  “嗯,好帅啊!”

  与顾未央擦身而过的两个女孩子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小声嘀咕着。却不由得让顾未央突然感到了一阵纳闷。

  “好高”这是说我吧,可怎么着也不能说我“好帅”啊?顾未央想。

  的确,就算身高突出一些,可顾未央20岁正青春年少,还留着长发、扎着辫子,更何况她双瞳剪水、眉黛青颦,活脱脱是一个小美女的容貌了,跟“帅”这个字可一点儿都贴不上边。

  满腹狐疑的顾未央顺着那两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指指点点的方向望过去,不远处,果然有一个高挑的背影走得飞快。

  那个男孩子看上去身高得有1米90多了。从背影看,剪着一头干练的短发,牛仔外套、工装裤和脚下的马丁靴搭配得非常协调。虽然他带着口罩,但依然遮挡不住飒爽的英气。

  可是,顾未央又看到那男孩子居然推了一只半人多高的粉红色行李箱,真是让人感到有些突兀。

  “切……”顾未央撇了撇嘴,自言自语说:“帅什么帅啊,原来是个娘炮啊……”

  没了几分兴致的她望见那男孩子推着行李箱去了洗手间,便不再注意他,自顾自地往机场出口方向走去。

  可正当顾未央走到洗手间门口时,却听得洗手间里传出了一声女子犀利的尖叫。

  顾未央赶紧循声望过去,只见刚才那个高个的男孩子居然从女洗手间里被人推了出来,紧接着,一个女孩从洗手间冲了出来,大喊着“你心理有问题!”,一边冲着那个男孩子吵吵嚷嚷。

  哇,原来不仅是娘炮,还是心理有问题啊!顾未央想着,皱着眉,吐了吐舌头。

  其他围观的人们也对着那男孩子指指点点着。

  男孩子有些窘迫了,他赶紧取下口罩,委屈地解释道:“你们误会了,我是女的啊。”

  声音轻轻柔柔的,一副江南吴侬软语的语气、语调。

  围观人群一下子都愣住了,那个正吵嚷着的女孩也张着合不拢的嘴呆呆地看着她。

  “嗨!”顾未央脱口而出,向她喊道:“萧潇,是你啊!”

  顾未央和萧潇可真的是“不打不相识”。

  ……

  一个月前的中国女排联赛总决赛,在联赛七冠王滨海女排和老牌劲旅天宁女排之间展开争夺。

  七战四胜制的总决赛,双方在前六场比赛里各胜三场。关键的“抢七”大战,滨海女排要做客天宁女排的主场润州。

  这场双方都拼到没有任何保留的比赛,同样是难解难分。

  主场作战的天宁女排先声夺人,赢下第一局。1比0!

  韧劲十足的滨海女排连扳两局,2比1反超!

  第四局的局末,恰好是滨海女排的二传顾未央与天宁女排的副攻萧潇在网前对上了位置。

  在国内女排普遍高大化的当下,1米78的顾未央身高方面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况且网子另一边,作为天宁女排主力副攻的萧潇不仅身高比顾未央高出十多厘米,她的弹跳和扣球力量也都相当出色。

  比赛场上,顾未央隔着网子看到了萧潇充满斗志的眼神,便悄悄拉过身边的老副攻韩嘉卉。

  “卉姐,”顾未央小声说:“下一个球太关键了,只要她们一传到位,我觉得一定会给副攻萧潇吧。毕竟,她们会觉得我个子不高,这边会是不错的进攻突破口。所以,您看我的手势,咱们俩配合好,一定要拦死她一个!”

  韩嘉卉点了点头。

  果然如顾未央所料,接下来,主场作战而且士气高涨的天宁女排稳稳地接好了一传,天宁女排二传稳稳地把球传递到了网前三号位,给了萧潇一个最舒服的扣球位置。

  顾未央和韩嘉卉早有准备,两人一使眼色,不约而同地高高跃起,配合好了双人拦网,双人四臂,横亘在了萧潇的面前。

  别看萧潇平时说话轻轻柔柔的,但到了比赛场上却相当果敢。

  就算对手组成了双人拦网,已不可能再有调整球的机会,萧潇抿紧了嘴唇,这球在她手中还是重重地扣了下来。

  “啪!”排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下,砸在面前的地板之上。

  看台上,天宁女排的主场球迷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

  但萧潇却有些愣住了。

  裁判做出了球落天宁女排界内的手势,这是一个“卧果”球!

  这一下,轮到滨海女排队员们雀跃了。

  可顾未央却觉得自己的右手食指传来一阵剧痛。

  原来,萧潇势大力沉的扣球,让她在拦网的时候,手指韧带受了伤。

  主力二传的手指出了问题,可不是小事儿。滨海女排主教练柳权见状赶紧换人,替补二传上场,顾未央下场接受队医紧急治疗。

  这个小波折还是让滨海女排原本不错的势头急转直下,长宁女排趁机扳回了这一局。2比2平!

  双方,终于打到了总决赛的最终决战的最终决胜局!

  第五局开局,滨海女排仍然只能用替补二传主打,场上形势相当不利。

  柳权看着比分牌上落后的比分,悄悄喊过队医,关切且焦急地问:“怎么样?未央她能上场吗?”

  “万幸骨头没事。但她崴了手指,疼痛感一定会很剧烈,”队医面露难色:“我不敢给您打保票,未央一定能上,还是一定不能上……”

  柳权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

  坐在替补席上正用冰袋镇着手指的顾未央看到了柳权为难的神情。她想了想,让队医再给她的手指用医用胶带裹得紧一些,整只手都喷上大量的镇痛冷感喷雾,然后就跑到了柳权身旁,大声说:“柳指导,换人吧,我上!”

  柳权瞪大了眼睛,看着顾未央。

  那一刻,柳权知道,这个联赛第八冠,他的队员们拿定了!

  ……

  顾未央和萧潇并肩往鹭岛机场的出口走去。

  “未央,谢谢你帮我解围啊。”萧潇说着,还有些不好意思。

  “萧潇,你这发型比联赛的时候还短了许多,又带着墨镜、口罩的,也不能怪她们看不出来。一开始,就连我都没认出你来呢。”顾未央说。

  “嗯,鹭岛、芗城这边更偏南一些,比润州那边还要热上几度。我这人头上爱出汗,想着集训起来也没时间打理头发,干脆就剪短一些,也方便。”萧潇说。

  她想了想,突然关切地问顾未央:“未央,你的手指怎么样了?还疼吗?”

  “都一个多月了,好多了,好多了!”顾未央笑嘻嘻地,举着右手在萧潇面前晃了晃:“对了,那个蛋糕很好吃啊,下次去润州,有时间你带我去那家店里吃吧。”

  “嗯,好啊!你喜欢就好。”萧潇听顾未央提到了蛋糕,也很高兴。

  原来,那天决赛打完,知道顾未央因为她的扣球而手指受伤,萧潇心中有些愧疚,就专门跑去当地一家网红蛋糕房选了一小方爆款的奶油蛋糕送到了滨海女排驻地的酒店,亲手送给了顾未央,以示慰问。两人也从那时开始,成了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虽然顾未央嘴里说着“好多了”,但细心的萧潇还是看到了顾未央右手食指附近残留着医用胶带的痕迹。这说明,在那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顾未央受伤的食指应该很多时候都必须缠着医用胶带。萧潇知道,那滋味肯定不好受。

  看到萧潇低着头不再说话,脸上又显现着愧疚的神色,顾未央便想着说些开心的话题,大声说:“不管怎么说,萧潇,你那扣球力度可真是太厉害了。这次到了中国女排二队,竞争首发副攻的位置,你肯定很有优势。”

  萧潇的脸有些红,摇摇头轻声说:“哪里啊,这次中国女排二队各个位置上都是人才济济呢。像是阳浦女排的方晗,身高比我高出一大块,她们队另一个副攻林嫣这次也入选了,还有阳浦的替补二传黄艺濛。我想,她们平时总在一起训练、比赛,配合起来应该挺默契的……”

  “嗯,去年就是阳浦女排和我们争的联赛冠军,不过那时候的林嫣也还没打上主力呢……”顾未央说着,眼睛转了转:“对了,对了,你是天宁女排的啊,天宁女排也是魏指导的母队呢!就说她对所有人都大公无私、一视同仁吧,但再怎么说,想必从心底里她也会对‘家里人’多重视、多关怀一些吧。”

  提到魏心荻,萧潇却轻轻叹了口气,说:“我还在少体校的时候,有一年联赛去润州主场做球童,看了魏姐一个赛季的比赛。可是没过多久就听说她退役了,还出了国。然后,这些年我就再也没见她回来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天宁女排,魏姐的名字似乎大家都不太愿意提起来呢。”

  “反正……在我看来,魏指导很厉害的。唉,你记得我那招背身单手二次球吗?就是看着她的比赛学的……怎么样,联赛的时候你根本防不住我的二次球吧。”顾未央眨了眨大眼睛,得意地说。

  萧潇笑着点了点头。的确,自己也打了几个赛季了,和全国所有的女排俱乐部都交过手。萧潇觉得,全国的女排运动员里,就二传这个位置来说,无论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无论是国手还是普通球员,不过才20岁的顾未央都确是一个很不容易应对的对手。

  在比赛中,顾未央的短板很明显,那就是她的身高,但她能够用智慧和娴熟的技术来弥补自己身高不足的短板。更难能可贵的是,每次比赛至始至终她都昂着脑袋,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情。似乎任何困难和任何对手,都不能打败她。

  就像那一天在联赛总决赛之后的颁奖仪式上,萧潇悄悄看了看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滨海女排队员们,顾未央手指缠着厚厚的医用胶带,却还笑得那么灿烂、阳光。

  那时候,萧潇曾经暗自感叹,如果那个女孩子不是自己的对手,而能够是自己的队友,该多好啊。

  可萧潇哪里想到,这种感慨居然很快就变成了现实!

  “我也看过你的比赛视频,不过,顾未央,我觉得你那个二次球出手还可以更隐蔽一些……”

  突然,一个声音从顾未央和萧潇身后传来。

  “我觉得隐蔽性挺高的了……”顾未央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有什么异样,撇了撇嘴随口回应道。

  说罢,她才发觉不对劲,她抬头瞅了瞅身旁和她并肩走着的萧潇,一脸疑惑地问道:“刚才那话……是你说的?”

  萧潇的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向身后看过去。

  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子短发姑娘正背着双肩包,一手扶箱子、一手叉着腰,笑吟吟地站在她俩后面。

  无论是顾未央,还是萧潇,对这位大姐姐的模样都有些似曾相识。

  “你就是顾未央吧。”短发姑娘望向顾未央。

  “嗯。”顾未央愣了愣,突然脑海里如闪电一般蹦出来一个念头。

  是她!顾未央想着,可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见短发姑娘又望向萧潇,说:“头发这么短,穿得这么帅气,人如其名想必你就是萧潇吧。”

  萧潇和顾未央一个样,吃惊之余心思也在不停地转动着。几乎同一时间,萧潇也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她究竟是谁!

  “姑娘们,你们好,我是魏心荻。”魏心荻打着招呼。

  顾未央在飞机上想了一路跟魏心荻见第一面时怎么打招呼的好,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面来的竟如此突然,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仔细端详着魏心荻,顾未央发现,与自己小时候看她比赛时相比,魏心荻除了飘逸、灵动的马尾辫变成了干练的齐颈短发之外,容颜、身材……其他的都没什么变化。

  不过,顾未央总是宣称魏心荻是自己的偶像,自己有多了解、多了解魏心荻,可当魏心荻真真正正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又发觉到一种陌生的距离感。

  顾未央突然说不出理由地拘谨起来,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今天就说出“你是我偶像”这句话了。

  毕竟,当偶像有一天变成自己的主教练,难免也会给人带来压力。

  “跟我走吧。”魏心荻轻快地说着,从两人的身后转到了前面,成了领路人。

  顾未央看了看萧潇,萧潇也是有些紧张的,两个女孩子就这样略显缩手缩脚地跟在魏心荻的身后一路走出了鹭岛机场。

  一边走着,魏心荻看到两个女孩子都不作声了,即便不知道两人想些什么,也察觉得出她们有些拘谨。

  “顾未央,你是从滨海过来,萧潇呢,是从润州来的吧。我今天是从北京过来的,”魏心荻大声说:“虽然呢,我们都从不同的地方出发,但差不多同时,都到了这里。”

  “是啊,好巧啊。”顾未央点点头,说。

  “说巧呢,是很巧。不过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的目的地都是那里……”说着,魏心荻指了指西面的方向。

  “那里?”

  两个女孩子不约而同地诧异了。

  “芗城啊,我们要开始集训的地方。”魏心荻解释道。

  “那……你们今年的目标呢?”魏心荻问道。

  顾未央脱口而出:“好好训练啊,争取在23岁以下世锦赛上拿好成绩。”

  萧潇看了看顾未央,又看了看魏心荻,也点了点头。

  “你们看!”魏心荻笑了,说:“我们的目标也是完全一样的啊。”

  她突然放下推着的箱子,走过来,抚着两个女孩子的肩,充满期待地说:“我们的目的地是一样的,我们的目标也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一起为实现这个目标去努力,去奋斗吧?”

  看着魏心荻眼神中的光芒,顾未央和萧潇使劲点着头。

  鹭岛的春天确实很美,明媚的阳光洒在人们脸上、身上,不由自主地就会让人感到生气勃勃,产生向前奔跑的欲望。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