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五章 周书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章 周书遥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01 07:58 字数:4450

  周书遥其实也很疲惫了,但她不愿意让队友们看出这种疲惫。

  她捋了捋自己鬓角散开的头发,头发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有些黏,周书遥干脆把头上的发卡摘了下来,任凭不短不长的头发垂落下来。

  这才让她感到一些放松,因为,这意味着又是一堂艰苦的训练课得以告一段落。

  尤其是在整个中国女排年龄最小的队员王筱晴面前,周书遥更是不能把这种疲惫显露出哪怕一丝一毫。

  毕竟,王筱晴每一天都以周书遥——这位中国女排队长、29岁的老二传——为榜样。每当王筱晴在训练中有一点点懈怠的时候,周书遥都会赶在徐振光之前大声提醒着她,鼓励着她。而往往只要周书遥说了王筱晴,徐振光就不会再去说她了。

  周书遥已经29岁了,她知道作为一名专业的排球运动员,她已经不再年轻,也已经不再像几年前刚入选中国女排时那么不知疲惫。尤其是自己右膝的半月板,随着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蹲下、跳起、移动、变向这些技术动作而不断地磨损着、磨损着之后,变得越来越薄弱,终于顶不住而分崩离析了之后。

  周书遥嘴上不说话,心里头也按捺不住对于岁月无情的感慨。

  这也正是当今天在训练场上,她猛然瞥到魏心荻居然站在场边时,她的心一下子跳得那么剧烈的原因。

  七年的时光,恍如昨日。

  ……

  七年前,周书遥第一次踏入中国女排的训练基地,她就被安排和当时队里的老二传魏心荻住一间宿舍。

  周书遥还记得,当她怯生生地推着硕大的行李箱走进宿舍,是魏心荻连忙帮她接过行装,和她一起收拾床铺、整理装备。总是笑容满面的魏心荻一下子就让周书遥这个中国女排的新人没了任何的拘谨与隔阂。

  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周书遥几乎成了魏心荻的“小跟班儿”。两人训练场上相互安慰、鼓劲儿,日常生活里“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就连魏心荻的男朋友杨非每次来队里探望她,给她带些家乡的零食,魏心荻都要杨非多带一份,好分给周书遥。

  那时候的魏心荻的年龄接近而立,无论经验的积累还是技术的娴熟都已经达到巅峰。每一天,周书遥都尽量在训练或比赛时,悄悄地学习着魏心荻的技术。魏心荻也会很乐意且毫不保留地跟周书遥分享自己对于排球和二传技术的理念与观点。

  周书遥当时就经常想,如果有一天,她也能够达到魏心荻的高度,哪该有多好!但她始终不敢想,她能够有一天超越魏心荻,哪怕当自己所处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变化是突然到来的。但看似突然,确也是不断的日积月累。

  那一天的训练强度很大,她眼看着魏心荻做了几组训练之后,难受得很罕见地坐在了场边的长椅上。

  别人不知道但周书遥知道,很长一段时间里,魏心荻都在强忍受着膝盖半月板伤病所带来的病痛。夜晚在宿舍里,魏心荻伤处疼痛难忍,辗转难眠,而白天日复一日的艰苦高强度训练,实际上她已经咬牙坚持了很久。

  周书遥惊讶地看到,魏心荻缓了缓,站起身向主教练徐振光走去。周书遥听不清魏心荻跟徐振光到底说了什么,只是看到两人几句对话之后,魏心荻就把手中的排球放在了徐振光身旁的球车里。然后,魏心荻走到了训练场边,背着包,就向训练场外走去。

  周书遥愣住了,她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竟让魏心荻做出如此惊人且决绝的举动来。

  “魏心荻!你今天要是走出这个大门,就再也别回来了!”徐振光在训练场上吼道。

  声音振聋发聩,显然他也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周书遥看到,已经走到了训练馆大门口的魏心荻似乎愣了一下,但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魏心荻的脚还是迈出了训练馆的大门。

  周书遥拔腿就往训练馆门外追去,想把魏心荻追回来。可没跑两步,她就又听到了徐振光严厉的声音:“周书遥,不准追!谁也不准去追!我刚才已经说了,今天走出这个大门的人,就再也别回来!你们谁都一样!”

  周书遥转过身,看到有几个老队员也和她似的,还准备去把门口魏心荻追回来。可是,徐振光既然这么说了,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追了。

  “周书遥,你去‘一组’打二传!替她的位置!”徐振光如是说。

  周书遥真的愣住了。

  但就从那一天起,她周书遥就成了中国女排的主力二传,一直到了今天,五年!

  ……

  今天的训练告一段落,周书遥看到,魏心荻和徐振光笑着说完话,往训练馆的门外走去。她连忙拎起自己的包,追出了训练馆。

  芗城女排训练基地的训练馆总共有两层,中国女排总是占据着最上面的那一层。周书遥一边快步往楼下追去,一边喊着:“姐!你等等我!”

  楼梯拐角处,周书遥看到魏心荻停下了脚步。

  魏心荻转头看过来,看到是周书遥,她笑了。和七年前两人在中国女排的宿舍里第一次相见时,一模一样的笑容。

  “书遥,听声音就是你。”魏心荻说。

  周书遥三两步走下楼梯,站到了魏心荻的面前。

  “姐……早听说你回国来了,可是……你手机一直停机。”周书遥说。

  魏心荻有些愧疚,她解释道:“之前在国外,好久没用国内的那个号码了,所以去电信公司申请了停机。上周回来,我也一直在北京忙着队伍的事儿,只有周末才抽空回了趟润州老家,把手机号码恢复过来。对了,你还好吧?”

  周书遥点了点头,说:“都还好……只有膝盖……”

  说着,周书遥指了指自己的右膝和上面裹着的冰袋。刚才训练结束后,队医体贴地帮她装好了大冰袋敷在膝盖上缓解疼痛,然后又用保鲜膜紧实地在上面裹了几层,把冰袋裹紧在膝部,并不妨碍她活动。

  “怎么了?”魏心荻关切地问。

  “咳,和你那时候一个样!”周书遥故作轻松地说。

  魏心荻的眉头皱了皱,又恢复了笑容,问:“老头子现在还练的那么狠吧?”

  周书遥点点头,说:“其实他也知道大家伙儿这些老胳膊老腿儿的,都不利索了。他也心疼我们,可是也没办法。要不是这么练,下届奥运会可怎么办啊!”

  魏心荻叹了口气,一阵心疼,便拉过周书遥的胳膊,说:“走,我扶你下楼!”

  周书遥颇有些不好意思,把胳膊从魏心荻的手里抽了回来,半开玩笑地笑着说:“不用啊,姐,你真把我当残疾人了?”

  魏心荻知道周书遥好强,便不再坚持,缓缓地跟着周书遥走着。

  周书遥问她:“姐,你这次回来,就不回去了吧?”

  魏心荻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中国排球协会跟我签的合同只有一年,毕竟23岁以下世界女排锦标赛四年一届。今年比完了,还不知道中国女排二队这个建制明年会不会保留……”

  “那你这样就肯回来?”周书遥吃惊了,对魏心荻居然接受了这样一份工作邀请感到不解。

  “那怎么办?陈主任和谭老爷子俩人大老远地跑到美国找我,我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们两位前辈空手而归啊。万一他们一激动,找了个美国教练回来,咱们中国排球教练得多丢脸啊。”魏心荻半开玩笑地说。

  看到周书遥依旧一脸难以理解的神情,魏心荻叹了口气,正儿八经地说:“其实,我当时也想了很久,甚至说我都想问自己你刚才问我的那句话,‘那你这样就肯回来’。可最终,陈主任有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他尽可能多地看过我在美国执教过的比赛视频……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挺感动的。怎么说呢……就像,我一个人在外面背井离乡默默打拼,家里人看到了我的努力,也肯定了我的努力,终于认可了我这个人……唉,家里人,始终是家里人。就算其他人再认可我,但听到家里人的认可,终归让我会有一种冲动……没办法,这次回来,就算是一时冲动吧!豁都豁出去了……”

  周书遥见魏心荻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激动了,她轻轻拉起魏心荻的手,安慰道:“姐,不管怎么说,你回来就好了。就算明年不打什么23岁以下世青赛了,要不,你还回国家队来,接着打比赛,我还给你打替补!我就不信了,就咱俩这二传的配置,咱们中国女排在下届奥运会上不再拿它一个冠军才怪!”

  魏心荻果然被周书遥的玩笑话逗乐了,连忙说:“得了吧,我还回国家队?就你这年富力强的还说自己‘老胳膊老腿儿’呢,我这就更打不动了。再说了,徐指导当年不是说了吗,我出了那个门,就再也别想回国家队了。我今天看他,也没松这个口啊……哈哈,玩笑归玩笑,我看,现在国内的年轻姑娘们一个个儿的都特别有冲劲儿,虎视眈眈地看着国家队的位置暗暗使着劲儿呢。长江后浪推前浪咯。对了,你知道那个滨海女排的顾未央吧?”

  周书遥点了点头。那个联赛中新冒出来的小二传和她打过比赛,周书遥对顾未央的印象也挺深刻。

  说到麾下的这些运动员,魏心荻立刻变得兴致勃勃了,说:“我挺看好她的,虽然个子不算高,但比赛气质挺好,看着也挺聪明的。要是我没看走眼儿,今年我打算好好培养培养顾未央,争取明年给她送到中国女排一线队来。”

  魏心荻充满期待地看着周书遥,说:“书遥,如果明年我把她送进国家队来,你帮我好好看着她,多帮帮她、多带带她。我相信,她一定能做得很好。”

  “一定会的!姐,就像当年你帮我、带我那样!”周书遥脱口而出。

  她看到,魏心荻的眼中闪现出了光芒。

  ……

  与魏心荻的重逢,是周书遥这几天以来最开心的事情了。好好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周书遥就和中国女排的其他队友一同,在芗城女排训练基地的公寓大门口集合,准备乘大巴前往鹭岛机场,踏上转训之路。

  按照惯例,基地的领导、工作人员们都出来为中国女排饯行。

  大家寒暄罢正准备上车时,周书遥又看到魏心荻从公寓楼里快步走了出来。

  周书遥专门迎上去,和魏心荻告别,魏心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的手机号码你知道的,”魏心荻:“书遥,甭管是在哪里,有什么事儿了就跟姐说!对了,现在国内都用微信了,咱们微信上随时都可以联系啦。”

  周书遥点了点头,转身上了大巴车,坐到了靠窗的位置上。她掏出手机,给魏心荻发了一条微信:姐,一会到训练场看一看。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看到,一群穿着国家队鲜艳的红色队服的年轻姑娘们三三两两地从公寓楼里跑了出来。那些面孔有的周书遥认得,有的周书遥还不认得。她看到,这些女孩子跑到了魏心荻的身侧,规规矩矩地排成了两列横队。

  大巴车上传来一阵诧异的声音,中国女排的教练员和队员们也都被车下的这番场景搞得一头雾水。

  “鹿茗,那不是你们队那个两米高的小副攻吗?”

  “嘉卉,那个小个子是你们队的二传顾未央吧?”

  “对啊,‘大晴’也站在那儿。这就是二队的那帮队员吧。没错,那儿不是二队的主教练魏心荻嘛!”

  “她们来这儿干嘛啊?”

  “是给咱们送行吧?”

  “以前可没这种惯例啊!”

  队员们七嘴八舌地相互议论着,好奇地看着大巴车外。

  然而,大巴车并没有停留,缓缓地启动了。隔着车窗,周书遥听到魏心荻跟她的队员们大声说道:“姑娘们,跟国家队的大姐姐们挥手告别!”

  中国女排二队的队员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向大巴车挥起手来。

  原来就是这样!

  中国女排的教练员和队员们由衷地感到了激动和兴奋,她们纷纷挤到了大巴车窗前,也和中国女排二队的队员们、教练们挥着手,直到大巴车驶出了基地大院,汇入了芗城早上的车流之中。

  坐在大巴车上,周书遥既有些怅然,但也很开心。不一会儿,她的手机响了,微信上,是魏心荻发来的一张照片。

  照片拍的正是训练馆里的场景。干净整洁的场地中间,是一个用排球摆成的大大的心形图案,里面是两个用排球摆成的大字——“加油”。

  原来,周书遥昨晚上吃过晚饭,独自一人悄悄来到了训练场上,用排球摆成了这样的图案。

  她想用这种特殊的方式,给中国女排二队的小妹妹们加加油、鼓鼓劲。她也希望,能够给自己的老队友、亲姐妹一般的魏心荻加加油、鼓鼓劲。

  而她特别特别地希望,这一年不要是魏心荻回来的唯一一年。

  “姐,这一次,你一定不要再走了……”周书遥突然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