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六章 夏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夏至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02 08:14 字数:5303

  站在大巴车下向着中国女排的队员们挥手告别,让夏至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这是她人声中第一次因为离别而触及了伤感的情绪。

  小的时候,夏至被省体校选中,能够从小乡村、小县城前往大城市打球,让她在暂别父母、亲友时,更多地在心底充满了喜悦,以及对未来的憧憬。

  其后,当夏至在省体校打出了名堂,被千里之外的榕城女排选中,踏上背井离乡的独自打拼之路。无论当她是和亲人还是和朱老师话别时,大家与她,都分享着成长所带来的欣喜,冲淡了离别之情。

  更遑论这次入选中国女排二队了。昨天一早,当夏至准备前往高铁站时,全村儿的乡亲们几乎都出来为她送行,父亲还特意在村口点燃了两卦鞭炮。大家的脸上都带着一股子“村子里出了大人物”的高兴劲,夏至更多地也只是感到了自豪而绝无伤感

  可今天,看着中国女排的大巴车缓缓开出芗城女排基地的大门,即便车上的那些教练员、运动员,夏至还不熟悉,却头一回让她的心情有了些低落。

  她转头看了看站在距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魏心荻,发现魏心荻的眼睛中似乎也有着一星星的泪光闪动。

  说实话,和中国女排二队的其他队员们一样,夏至一开始并不能理解,为什么魏心荻会在昨天晚上的第一次全体队会上提出要求,让大家今天一大早就到公寓楼门前集合,来为踏上转训旅程的中国女排送行。魏心荻还专门要求大家必须统一穿好崭新的国家队红色出场套服。大家都对魏心荻的要求感到了些纳闷,毕竟,中国女排这一次只是去转训,而非出征世界大赛。

  不过,当自己今天亲身参与了这一有着强烈仪式感的告别之后,夏至似乎明白了一些她还说得不甚清楚的道理。夏至也一下子就觉得,即便还相识不深,但她能够感受到,自己和中国女排二队的队友们,和大巴车上的那些中国女排队员们,都是“一家人”。

  夏至觉得,往后,她在魏心荻这个年纪轻轻、个子不高,看上去还一副邻家大姐姐模样的主教练这里,一定还能学到越来越多的道理。

  想到这儿,夏至刚刚抹在心头的那丝伤感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未来虽不可测,却极具希望的企盼。

  此时,夏至看到魏心荻走到队列的前面。

  排成两列的中国女排二队年轻队员们刚刚还在小声地叽叽喳喳相互嘀咕着,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姑娘们,”魏心荻的话语,声音不高,却充满了穿透力:“我知道,中国女排里面很多老队员都是你们俱乐部的队友,送别了她们,大家会有些不舍。不过接下来,她们留下的训练场是属于我们的,我们要在这里一同度过半年的时光。时不我待,现在,大家回去换训练服,半个小时之后,二楼训练馆集合。”

  魏心荻说罢,不知是哪一个队员带了个头,大家不约而同地喊出了:“加油!”

  还好,这一声“加油”就算称不上百分之百地整齐划一,却也洪亮、利落,充满斗志。它回荡在略显空旷的芗城女排基地大院里,令人感到了振奋。

  夏至没有像其他的队友那样跑回宿舍换衣服,她看到魏心荻一个人独自向训练馆走去,便也快步上前,悄悄跟在了魏心荻的身后。

  魏心荻扭头看到夏至跟了过来,有些诧异:“夏至,你怎么不回去换训练服?”

  夏至把上衣拉链往下拉了拉,露出了穿在里面的训练服,给魏心荻看,答道:“魏指导,我已经穿着训练服了。想着马上就要进馆训练,我一早就把它穿在套服里面了。”

  “那你训练用的护具呢?”魏心荻又问道:“不要拿吗?”

  听到魏心荻的追问,轮到夏至诧异了。

  “护具……”夏至说:“我没有护具啊。”

  魏心荻误会了夏至的回答,以为她这次来集训是忘了带护具的。魏心荻心里一边暗笑这个孩子怕不是有点“小迷糊”,一边安慰夏至说:“没事儿,夏至,你需要什么护具告诉我,我去帮你准备好。”

  夏至有些明白魏心荻误解她了。

  夏至羞涩地笑了笑,说:“哦……魏指导,我明白您说护具的意思了。那些护膝啊、护腰什么的,这些年我训练的时候从来没有用过……”

  听到夏至的话,魏心荻有些惊讶。

  她停下脚步,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夏至。这位来自江淮平原乡村的女孩子不仅身材高挑、匀称,四肢颀长,更让魏心荻惊喜的是,若真的如夏至所说,那么这个女孩子的身体状况非常健康,甚至到了还完全不需要护具提供额外支撑、保护的程度。可见,夏至的肌肉与核心力量是很强健的。

  看到魏心荻一开始略显惊讶的表情,夏至的心里有了点慌乱,她以为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却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对。

  可很快,夏至又看到了魏心荻脸上又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魏心荻伸出了手,隔着衣服捏了捏夏至的臂膀。

  “嗯,平时练得的确挺扎实的,真棒!训练里吃了不少苦吧?”魏心荻问。

  “也没觉得苦……”夏至听到魏心荻的表扬,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她心上的那块“小石头”也算落了地。夏至朴实地答道:“魏指导,我是农村孩子,从小就帮着家里干些农活,所以长得就结实了些。等到了体校、专业队,训练是挺辛苦,但我不觉得苦。我也没别的念头,就是想着好好练……”

  魏心荻笑了,没有说话,拍了拍夏至的背:“行,我明白你的想法。那就加油吧!不过啊,以后训练和比赛的强度会越来越大,一些基础的护具还是需要的。我会根据你身体方面的实际需要,帮你准备好的。到了要用的时候,我教你怎么合理地使用它。”

  夏至不好意思地笑了,点了点头。

  说罢,魏心荻便和夏至一前一后走进了训练大楼。

  从楼梯上了二楼,原本属于中国女排的训练馆,两扇木门正半掩着。一位保洁的大婶拎着水桶、抹布从里面走出来,一抬头看到魏心荻和夏至,有些吃惊。

  “你们……这么早来训练啊?”

  “大婶,您才早啊,真是辛苦您了。”魏心荻毫无架子地跟保洁大婶打着招呼:“对啊。队伍一会儿就开始训练了,我们先过来准备准备。”

  保洁大婶似乎并不知道魏心荻的身份,看她的装扮和年纪,甚至还以为她也是球队的某位老队员,便说道:“你们也好有意思啊,用球在训练场摆了个花样出来……”

  这句话让魏心荻和夏至都愣住了。

  保洁大婶笑嘻嘻地拎着清洁器具走下楼去,魏心荻一把推开了虚掩着的门,走进训练馆。夏至也赶忙跟上前去。

  空无一人的训练馆,被打扫得异常整洁。几束清晨的阳光,从朝东的几扇大玻璃窗上透进来,柔和地洒在了训练馆的地胶上。

  这座训练馆有着并排排列的三块标准排球场。在最中间的那块场地上,数十只排球摆出了一个心形的图案。心形的中间,是两个字——“加油”。

  “这家伙……”

  夏至听到魏心荻轻声地自言自语道:“亏她想得出来。”

  夏至不知道魏心荻口中的“她”指的是谁,却看到魏心荻轻轻地走到了场地里。魏心荻蹲下身子,轻轻地抚摸着面前离她最近的那只排球。

  这是一只国际排联官方指定的比赛用球MVA200。

  由于精心的保养,它看上去干净如新。可细细观察,也能够发现它黄、蓝相间的表皮上,布满了道道的擦痕……

  这就是它的使用者——中国女排的姑娘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刻苦的训练,在它的身上所留下的难以抹去的痕迹。

  夏至看到,魏心荻站起身,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把这张照片发了出去。

  这时候,不少队员也都踏进了训练馆的大门,她们看到了地上摆着的图案,都发出了一阵阵惊喜。

  “夏至,”被安排和她住同一间宿舍的王筱晴大声问她:“这是你和魏指导摆出来的吗?”

  夏至笑着摇了摇头。

  顾未央小心翼翼踮着脚走到这只“大心”的中间,蹲在“加油”两字的后面,笑着摆了个姿势,让相熟的队友拿手机给她拍了张照片。

  姑娘们正热热闹闹地你一句、我一语讨论着,一个中年人和助理教练靳胜聊着天就走了进来。

  夏至认得,这个人就是她从小到大所见过的最大的领导,国家体育总局排球中心主任陈家祥。

  陈家祥一走进训练馆的大门,看到训练馆里吵吵嚷嚷的,眉头皱了皱,大声说道:“这怎么回事啊?”

  大家看到中心主任到了这里,立刻变得鸦雀无声了。

  陈家祥显然对于这样的氛围不甚满意,但他刚想说什么,魏心荻主动走上前去,朗声说道:“陈主任,刚刚大家进到场馆,看到了中国女排的老队员们给大家留下的这种别出心裁的鼓励方式,都感到很开心,也很受鼓舞。姑娘们一下子都觉得很有干劲儿了。陈主任,要不您给大家讲几句,做个动员吧。”

  魏指导真厉害!几句话就把陈主任要发的火儿给顺顺当当地熄灭了。夏至这样想着,看到陈家祥的神情的确缓和了几分。

  魏心荻赶紧向队员们挥了挥手,队员们重新在场地前列好队。魏心荻、靳胜以及另外一位陪打教练刘曦宇、队医王滨四人的教练组,则站到了队尾。

  看到全队列队完毕,也是一副整整齐齐、精神抖擞的模样,陈家祥的确比刚刚满意了不少。

  “中国女排二队的教练员、队员们,我不想说太多,但看到今天这个场面,还是想和大家聊几句。”陈家祥说:“听魏指导说,地上的这个图案,是中国女排的老队员们专门为你们布置的。我看到大家都很兴奋,我也很高兴。她们留下了这个,也把这座训练馆留给了你们,是希望你们能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争分夺秒、刻苦训练。虽说今年你们的比赛任务只有一项,那就是国际排联23岁以下女排世锦赛,但我觉得,你们力争在这项比赛中取得好成绩的同时,每一个人,我说的是每一个人,都要争取在今年的集训中得到进步和成长。而这,对于这支中国女排二队来说,对于你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是比取得大赛佳绩更加重要的一件事情。”

  陈家祥顿了顿,看看魏心荻,接着说:“咱们中国女排二队的教练组人不多,现在只有三位教练、一位队医。但教练员团队强不强,不看人多人少。尤其是主教练魏指导,她是中国排协这次专程从美国请回来的优秀年轻教练员,刚刚带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女排以全胜战绩夺得了这一届的全美大学生女排锦标赛冠军。中国排协信任她的能力,相信她能够帮助你们在排球的道路上前进得更快,攀升得更高。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充分信任魏指导,鼓足干劲,大家团结一心,把今年的训练、比赛任务完成好。大家有没有信心?”

  队员们不约而同地喊道:“有!”

  陈家祥点了点头,补充道:“最后,我再强调一点。虽然你们是中国女排二队,但在队规队纪方面,要和中国女排一线队一样高标准、严要求。刚才,谁带手机进训练馆了?”

  夏至自己没有带手机,但她却看到魏心荻举起了手。陈家祥,甚至队员们一下子都愣住了。

  陈家祥皱了皱眉头,说:“魏指导,我指的是队员。”

  “哦,明白了。”魏心荻放下手,却扭头大声地对队员们说:“陈主任的话大家都认真记着,一支有战斗力的队伍,一定要有严格的队规队纪,大家都要认真遵守。有谁今天带了手机的,一会儿训练开始了都关机,统一让靳指导找地方给你们放着,训练结束了再去拿。以后训练,我也带个头,都不带手机进训练馆。”

  魏心荻这番话说出来,陈家祥便再无话可说,简单说了句:“你们训练吧。”就转身走出了训练馆。

  看到不怒自威的中心领导一走,夏至绷得紧紧的心弦略略松了下来,她身旁的队友们也似乎轻松了许多,站得不再像刚才那么笔直。

  魏心荻大步从队列尾端走过来,站在队员们的面前,语气平缓地说:“怎么,领导一走,就懈怠了?”

  站在前排的夏至听到这话,瞬间又站直了身子。

  魏心荻看了夏至一眼,笑了,对大家说:“陈主任的话有道理,队伍制定的规章和纪律,是保证大家能够做好训练工作的基础。虽然里面可能会有一些需要不断改善的地方,我也希望大家都能够在不违反队规队纪的原则下,开开心心地投入到每一天的训练和生活之中。”

  听了魏心荻的话,让夏至感到有些新鲜。从小到大,无论是启蒙教练朱老师、省体校教练王指导,还是榕城女排俱乐部的主教练李兴平,夏至接触到的每一位教练都会和大家强调要做好吃苦训练的准备,要克服困难、咬牙挺住。她还是头一次听到教练说,要“开开心心地投入到训练”这样的话语。

  夏至不禁竖起耳朵,对魏心荻接下来说些什么,充满着好奇和期待。

  “这一次封闭集训时间前前后后差不多得快六个月了,加上年底去泰国参加23岁以下世界女排锦标赛的来回又十多天……小两百天的时间,想一想就可怕,大家说是不是啊?”魏心荻问道。

  “没有啊……”袁珺在队列里大声喊道:“有啥子可怕的,再苦的训练,咬咬牙就过去了嘛。”

  夏至认得她,袁珺是渝江女排的替补主攻,身高和她差不多,都超过了1米90。可出生在西南地区的袁珺无论在比赛场上,还是比赛场下,都有一种快人快语的“辣妹子”脾气。

  “也就是两百来天儿啊,整就完了呗!”来自金州女排的小自由人李梦兮用一嘴东北口音附和着,让人忍俊不禁。

  夏至看到,魏心荻点了点头,说:“袁珺、李梦兮,你们俩说得都很好。知难而上,不怕艰苦,是咱们中国女排传统的好作风。大家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吗?顾未央,你说说看?”

  夏至发现,聪慧的顾未央大眼睛转了转,笑着说:“其实吧,大家一直封闭在基地里,一练小半年,说不好受,那是肯定会有点不好受的……不过嘛,我觉得只要练起来了,日子也会过得很快的。”

  “嗯,对时间长短的感受,有时候的确也取决每个人对于事情的专注度。”魏心荻说着,眼神投向了夏至。

  “你觉得呢?夏至?”魏心荻问道。

  “我……”夏至想了想,说:“我挺期待您说的‘快乐训练’的。”

  魏心荻笑了,她赞许地冲夏至点了点头,大声跟队员们说:“在这半年的封闭集训时间,我想和大家一起实践‘快乐排球’,不仅仅是训练的时候要快乐起来,还有比赛、生活……我想,我们每个人最终都能感受到排球给我们带来的快乐。这样,枯燥的训练就不枯燥,漫长的集训就不漫长。所以,大家可以期待我!”

  队员们听到魏心荻这么说,脸上都露出了将信将疑,但的确怀着期待的神情。

  “那么,开始我们的第一堂训练课吧!”魏心荻拍了下掌,响亮地喊道。

  “加油!”

  大家都跟着夏至大声地回应着。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