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七章 魏心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章 魏心荻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03 08:58 字数:5377

  墙上的挂钟提醒魏心荻,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飞快地流逝了。

  这是她执掌起中国女排二队帅印之后的第一堂训练课,但魏心荻对这堂课,并不满意!

  依照惯例,队伍集中之后的前两三天,队员们的训练都主要是以身体恢复和状态调整为主。

  适量的体能科目,加之简单的有球训练,可以让之前还处于休整状态的运动员们重新激活身体的能量,找回与彩色排球之间的久别重逢的触感。

  所以,魏心荻在这第一堂训练课上,也并没有急于把自己的训练思路一股脑地搬出来。她只是请助理教练靳胜带领队员们做一做这些常规的练习,而她并没有在一旁袖手旁观。

  虽然不说话,但在这三个小时里,魏心荻始终在观察着包括教练、队医在内的全体中国女排二队的每一个人,记下了他们的一举一动,和他们在言行举止间所反映出来的性格与好恶。

  靳胜,今年四十五岁了。

  在魏心荻出国之前,靳胜就担任了之江女排的主教练。不过,这些年之江女排在人员上有些青黄不接,为人忠厚但有些木讷的靳胜始终无法把这支老牌劲旅带到全国比赛的最高领奖台上。于是,上赛季中国女排联赛结束之后,之江女排走马换帅。中国排协恰好能够把正赋闲在家的他调入中国女排二队,给年轻的魏心荻担任副手。

  魏心荻知道,虽然靳胜并不是她亲自选择的助理教练,但任劳任怨的靳胜一定能成为她的好帮手。

  年轻的陪打教练刘曦宇也是一个话不多的人。在魏心荻看来,25岁的他其实也只是一个大男孩。昨天晚上,魏心荻专门上网搜了搜,浩瀚的搜索引擎大数据库,居然还真的被她找出了刘曦宇的一条比赛视频。那段视频只有短短的一分多钟,是刘曦宇前几年代表滨海男排参加全国锦标赛的片段。即便不过寥寥几十秒的视频,还是能够让魏心荻敏锐地发现,他的技术相当扎实。

  至少,对抗训练的时候,有人能帮着姑娘们加加强度了。魏心荻想着,无奈地笑了笑。她也明白,二传出身的她,技战术训练时固然可以给攻手们喂出高质量的传球、为二传队员言传身教,但等到队员们进行一传、防守和拦网训练时,她的扣球能力就达不到高质量对抗所需的水准了。那时候,想刘曦宇这样攻手出身的男教练是必需的。

  加上主动在场边跑来跑去帮大家捡球的队医王彬,魏心荻的这个中国女排教练组只有这四个人了。与中国女排至少1比2的教练、运动员人数之比,中国女排二队的这个教练组着实显得有些寒酸。

  或许就像中心主任陈家祥说的那样吧,“教练组强不强,不在人多不多。”魏心荻不知道,陈家祥为她配置了这样的一个教练组,究竟是对她百分之百地信任,还是过高地预估了她的能力。

  看着场地中的队员们,魏心荻的信心一度又回来了。

  刚才训练间隙,她让队员们量了量身高。

  如她所料,夏至的身高已经到了1米94,王筱晴的身高也在1米91。

  副攻线更让魏心荻惊喜了。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美女林嫣身高达到了1米92,萧潇的身高几乎是1米95。而方晗,这个来自华南的姑娘异常地嘴硬,说什么也不承认自己的身高超过两米。

  魏心荻看到,方晗站在身高标尺前,故意微微弓着腰,但测量数据还是显示,她的身高是1米99!

  “你们看,我没说错吧。”方晗舒了一口气,向大家说道。

  魏心荻懂得这个高个子女孩的小心思。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轻轻拍了拍方晗的背,半开玩笑地说:“方晗,平时要挺直胸膛、昂起头,这样的身体形态会更漂亮,帅小伙们看了,会更喜欢。”

  方晗羞涩地看了一眼魏心荻,鹅蛋脸上的小脸蛋红扑扑的,满是羞涩。

  其他队员的身高,魏心荻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上。

  被大家昵称为“小土豆”的自由人李梦兮身高1米66,根据已有的记载,应该是各年龄段中国女排国字号球队历史上的最矮运动员了。但李梦兮的臂展却比身高长出了十多厘米,这既是她的天赋所在,也是她能够在长人如林的专业排球领域赢得自己一席之地的一大原因。

  二传顾未央身高1米78,在中国排球选材日益注重身高的当下,她也的确是全国女子排坛的一个“小个子”二传了。就连另一个还没在俱乐部打上主力的二传黄艺濛,都比她高出了8厘米。

  “可以啊你,身高跟我一样。”魏心荻说着,故意捏了捏顾未央的肩膀。紧实的肩部肌肉,证明了这个姑娘是通过刻苦的训练,不断增强着自己的能力,使得自己能够在比赛里为攻手传出速度、力度俱佳的球,在与强敌的网口争夺时不落下风的。

  让魏心荻略微感到一些失望的是接应二传位置。魏心荻知道,在欧美女子排坛,这些年接应二传的进攻角色日益凸显。高大而强攻有力、扣球掷地有声的接应二传,甚至在一些高水平球队里扮演起进攻核心的重任。

  但在中国国内,接应二传的选材还秉承着过往的思路,个子不一定多高,但一定要会防守、能接一传,进攻要快……

  来自西南地区的熊欣就是这样一个接应二传。

  从今天上午简单的有球训练里,魏心荻就看得出来,熊欣的球感很熟,想象得出她平日里一定经过了训练场上的反复磨砺,才积累出这样的好球感。

  魏心荻甚至手痒到亲自给熊欣传球,专门让她分别扣了几个二号位的定点强攻和一号位后排强攻。但显然,熊欣并不擅长这种一锤定音式的打法,也让魏心荻感到了几许失望。

  况且,熊欣的身高不过1米83,在全队现有的攻手里面身高也是倒数。也许,熊欣会是一名出色的全面型接应二传,但她的身高和强攻,难免会让她成为在魏心荻的战术体系中的一块短板。

  所以,魏心荻把视线投向了另一名主攻——袁珺。

  21岁的袁珺身高达到了1米93,虽说不是全国年轻主攻选手中拔尖的,但也已经相当出色。但魏心荻能够发现,袁珺的一传、防守技术明显要逊色于同龄的夏至,更遑论在中国女排摔打磨练了两年的王筱晴了。

  魏心荻突然有了个念头,接下来是不是可以让袁珺改一改位置呢?

  战术改造不能操之过急,更得谨慎。然而,这一上午的训练课里,让魏心荻感到最不满意的,是她的队员们还并没有形成一支球队的模样。

  十几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们看上去叽叽喳喳、热热闹闹,但三、两个成群,却是一堆儿、一堆儿的。

  比方说,黄艺濛和林嫣两个来自阳浦女排的女孩子甭管是作哪项训练,都会聚在一起,却很少看到她们和别的队友做更多的交流。

  顾未央和新近认识的好朋友萧潇不离左右,但她也只是时不时地跟之前在国少女排相处过的袁珺打打招呼。

  夏至和王筱晴两个内向的同宿舍室友是另外一个小组合,两人一前一后默默地配合着,认认真真地训练,谁都没有和其他人多些闲聊。

  倒是李梦兮大大咧咧地左边和人说一句,右边和人聊一句,可是回应她的人却不太多,或许大家都还有些拘谨吧。

  魏心荻还看到了这样一幕:折返跑训练时,方晗不小心脚下趔趄,差一点摔倒在地上,迎面走过来的顾未央伸手来扶,可方晗下意识地停了几秒,才拉着顾未央的手站了起来。两人脸上都显露出了些尴尬的神情,仿佛相互之间有什么心结没有打开。

  魏心荻皱了皱眉。

  她明白,这些队员今天第一次聚到一起,还只是一个个的小个体、小团体,这很正常,毕竟她们真正了解对方,逐渐接纳对方,需要一个过程。

  要想把这些女孩子们“掰碎了”,再“揉”成一个整体,形成真正的合力,魏心荻也还需要时间。

  看了看训练馆墙上的挂钟,魏心荻走上前面,拍了拍手。

  “上午的科目大家都完成了吧?”魏心荻轻快地说。

  “做完了……”队员们的应答此起彼伏。

  “魏指导,我这里有记录,一会儿您需要的话……”靳胜说着,认认真真地挥了挥手中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的笔迹,都是靳胜在这一个上午一边带队员们的训练,一边写下的。这也是他多年以来形成的习惯,因为靳胜总觉得自己的记忆力不是特别好,所以训练工作日记记得一丝不苟。

  “靳指导辛苦了,”魏心荻点了点头,并没有伸手去拿靳胜的笔记,而是说:“有您把关,我放心。”

  魏心荻把心中刚刚还存着的些许不快深深地收在心底,依旧满面春风地对队员们说道:“行,这一个上午大家都保质保量完成了第一堂训练课,都辛苦了。回去洗个澡,吃中午饭吧。然后抓紧时间午休,下午两点半训练馆集合,咱们练练技术。”

  队员们便三三两两地收拾各自装备,离开了训练馆。

  回到宿舍房间,愣了会儿神,魏心荻才有了点饥饿的感觉。

  一到食堂,她又看到,队员们几个人一桌,几个人一桌地坐在那儿吃饭,自然而然地“分组”,和上午训练时几乎如出一辙。

  芗城女排基地的运动灶伙食不错,以东南沿海的风格为主,兼顾了美味与营养。可魏心荻这会儿又觉得自己不太饿了。她随意捡了点清淡的菜、饭,端着餐盘回顾左右,队员们看到她,虽然都会主动致意,可打过招呼之后,无一不是立刻低下头吃着她们自己餐盘中的食物。

  魏心荻暗暗叹了口气,看到靳胜和刘曦宇、王彬三人都吃完了准备走,只好自己找了张空桌儿坐下。

  吃了几口,魏心荻愈发觉得食物没什么味道。

  这时候,她突然发现顾未央走进了食堂,打好餐食,四处打量着,寻找座位。

  魏心荻先发制人地喊了声:“顾未央,过来坐!”

  顾未央只得老老实实地走过来,坐到了魏心荻的对面。

  “顾未央,怎么这么晚才来吃饭?”魏心荻问:“别人好多都吃完了。”

  “我先洗了个澡……”顾未央吐了吐舌头,解释道。

  魏心荻听着这个解释直想笑。

  毕竟,地处东南沿海的芗城这几天的气温并不低。一上午的训练,许多队员都是大汗淋漓,几乎所有人训练之后都会回宿舍冲个澡再来吃饭,顾未央的理由有些牵强。

  魏心荻看着顾未央眼睛转啊转的,就知道她心里有些事情还不愿和别人分享,便也不去刨根问底,换了个话题,问道:“你觉得上午训练气氛怎么样?”

  “挺好的啊……第一堂课,您安排的内容,有量,但也不是很累,靳指导带训练又那么和蔼,大家都没觉得怎么着,三个小时的训练就完成了。”顾未央说:“刚刚我爸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说呢……”

  说到这里,顾未央突然停顿了,显得有些担心。

  小丫头自己说漏嘴了,原来刚刚回宿舍跟父亲煲电话粥了。魏心荻想着,嘿嘿一笑,说:“顾指导说什么了?你跟爸爸打电话就打电话呗,怕什么?早上陈主任的意思是训练的时候不能带手机进训练馆,可谁都又没规定训练之后不允许给家人打电话的。”

  顾未央不好意思地笑了,点了点头,说:“我爸让我有时间多跟您学学,怎么当个好二传。”

  “你放心,”魏心荻也笑了,说:“这半年,我一定会把我能教的,都教给你,还有大家。”

  听到这话,顾未央开心地扬了扬眉毛。

  “嗯……未央,我问你一件事,”魏心荻这时,切入了正题,说:“上午,我看你去扶方晗的时候,她有些迟疑。你们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过什么故事啊?”

  听到魏心荻问起这件事,顾未央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委屈的神色。 顾未央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想了想,才说:“其实吧,也是不久前的事儿了……”

  原来,在刚刚结束的这个赛季中国女排联赛里,顾未央所效力的滨海女排在半决赛中和方晗领衔的联赛黑马粤秀女排狭路相逢。

  联赛半决赛是三战两胜制。滨海女排在主场先下一城,双方第二场比赛移师粤秀女排的主场进行。在这场关键比赛的关键分上,担任粤秀女排主力副攻的方晗一次网前快球,擦着正站在边线做着防守保护动作的顾未央身侧飞出了界外。

  裁判判了这个球是进攻方扣球出界,但方晗却认为这个球一定擦到了顾未央的胳膊。

  顾未央当时正全神贯注于比赛中,整个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她自己也很难凭触感来分辨这球到底有没有擦到她的胳膊,只能呆呆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任凭滨海女排队长、老将韩嘉卉去和裁判解释这球没有碰触到防守队员。

  何况,裁判随后观看了俗称“鹰眼”的视频辅助系统,回放的视频也并未清晰显示出这个球是否碰触到防守队员。

  于是,在裁判仍旧坚持原有判罚的情况下,粤秀女排就这样失掉了这关键一分,导致了士气深受影响,最终苦战五局惜败,无缘最后的冠亚军决赛。

  比赛之后,不甘心冤冤枉枉输了比赛的方晗情绪激动地在运动员通道上拦住了顾未央。出乎顾未央的预料,方晗并没有声色俱厉地指责她,却是痛哭流涕地哽咽着和她争辩了半天,那个球到底是出界,还是擦到了顾未央。

  如果说方晗和她大吵大嚷,依照顾未央平时不服输的性子,难免会当众和方晗针锋相对起来,可方晗的眼泪,却让顾未央一时之间手足无措。

  顾未央呢,也很委屈,但毕竟连她自己都无法进行判断的事情,既很难让她去和方晗强词夺理地争辩,更使她完全想不出什么办法去劝慰这个比她还大两岁的方晗。

  “或许,从那场比赛之后,方晗就一直怨恨我吧。”顾未央怅然地向魏心荻感叹道。

  但是,她没跟魏心荻说,方晗在她面前大哭的情形,被一些围观的球迷用手机拍下了视频,还放到了网上,也在网上引起了一阵轩然,被贴上的标签自然成了滨海女排二传把对手欺负哭了!

  “你们俩啊……”魏心荻笑了,突然伸出手拍了拍顾未央垂下的脑袋,说:“虽然我也不能判断你们俩到底谁对谁错,但我想,既然你们俩都进了中国女排二队,成了朝夕相处的队友,你们俩应该很快就能够解开心结了。”

  顾未央听到这话,抬起了头,眼睛里充满了期待的喜悦:“真的吗?魏指导?”

  “嗯,”魏心荻点了点头,指了指顾未央的餐盘,微笑着说:“首先啊,你好好吃饭!”

  顾未央高兴重新抓起筷子,往嘴里扒拉了几口饭菜,突然又停住了。

  魏心荻不明就里,诧异地看着她。

  “魏指导……”顾未央小声地,有些胆怯地问她:“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您答不答应?”

  “嗯?”魏心荻歪着脑袋看着面前这个姑娘,不知道顾未央会有一个怎样的请求。

  “以后……我能叫您‘姐’吗?”顾未央问。

  原来是这样一个请求啊!魏心荻想着,嘿嘿一笑,说:“那以后,你得好好听姐的话,行吗?”

  “行!”顾未央大声答道。

  看着顾未央开心起来,魏心荻心里想的是:如果一支球队的二传和副攻平时都存着心结,到了比赛的时候,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打出流畅的战术配合呢?那么,这支球队又怎么能够顺利地前进,去赢得比赛呢?

  嗯,我必须得想点办法!魏心荻想。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