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八章 方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章 方晗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04 07:32 字数:6232

  公寓宿舍的隔壁床上,室友林嫣睡得正香。

  可是方晗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却还是睡不着。

  无论是床,还是被褥,其实都挺舒适的。

  毕竟,这里不像外面的酒店。在芗城女排训练基地的公寓里,每一张床都是根据姑娘们身材修长的特点加长了的。

  公寓的设计者和家具的采购者们,甚至可能都细心且有预判地考虑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中国女排国字号的球队里,终有一天会有身高超过两米的姑娘现身。

  哪怕方晗始终都在说服自己,身高只有1米99,只有1米99……可自己的身体终归是诚实的。以往在跟随各支球队参加各类比赛,住在各个不同档次的酒店时,即便号称2米5的大床,方晗躺下来,稍微挪动挪动身子、伸展伸展腿脚,脚丫就会顶到床沿,或者脑袋与脚两头难顾其一地露在被子外面。

  而现在,躺在公寓里这张舒适的床上,方晗把自己窝在*的被单中,她可以完完全全地放松着身心,完全不用担心床铺和被褥的问题。

  可就算这样,她还是睡不着。

  上午的训练课,算是拉开了她人生中新的一段经历的大幕。

  这些年,作为国内女子排坛上副攻位置冉冉升起的而一颗新星,方晗的进步速度和她的身高一样惊人。甚至已经不止一位教练断言,方晗进中国女排,是迟早的事!

  这些话听起来,让方晗挺开心的。毕竟,能够得到多数人的认可,说明她的确是优秀的。

  其实,从自己16岁入选国家少年女排,到19岁入选国家青年女排,她的国字号球队生涯似乎都是一帆风顺、按部就班的。方晗也相信,在经历了短暂的二队时光后,自己的下一站也一定会是中国女排。不过,现在她毕竟已经22岁了,她也需要用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刚刚过去的这届联赛,方晗自始至终保持着前所未有的昂扬斗志。

  ……

  地处华南地区的粤秀女排从来不是一支老牌劲旅,但拥有了方晗的这支球队,有了成为联赛黑马的本钱。在和队里几位老队友的配合中,方晗让粤秀女排一路杀进了联赛四强。身为副攻,方晗甚至连续十一场联赛都得到了全队的最高分,在排球场上,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无论是粤秀女排的主教练,还是其他位置上的队友,大家都明白,粤秀女排几乎是方晗一个人撑起来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队员,就是粤秀女排的领军者。

  可是,方晗期望带领球队冲击联赛冠军的梦想在半决赛戛然而止。

  虽然半决赛的对手是联赛老牌劲旅、已经夺得了七届联赛冠军的滨海女排,但方晗并不畏惧任何对手,也绝不迷信滨海女排难以战胜的“神话”。

  两队半决赛的第一回合,方晗头一回见识到了对手主场球迷山呼海啸般的热烈场面,就在她与队友在比赛中相互说话都难以听得清楚的情形下,初次尝试联赛半决赛的粤秀女排铩羽而归,方晗并不服气。

  第二回合半决赛,双方移师粤秀女排主场再战。胶着的比赛过程,让方晗觉得双方的实力的确伯仲之间。然而,她扣下的一个关键球被裁判判为出界,竟最终导致球队失利,让方晗头一次体会到了极大的挫折感。比赛之后,她要找这一“误判”的当事人——滨海女排二传顾未央说个明白。

  可是,当她站在顾未央面前时,话还未说出口,只是看到顾未央因为开心兴奋而红晕的脸庞,看到她胸前挂着的联赛冠军金牌随着呼吸起伏,方晗便觉得一阵强烈的委屈涌上心头。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

  躺在床上,回忆着几个月前发生的这件事,方晗反倒无奈地笑了笑。

  我真的是一直在怨恨顾未央吗?方晗自己问自己道。

  方晗有点说不清楚了。说不怨恨吧,毕竟那场比赛就是输在了那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与顾未央擦肩而过的球上。可是要说怨恨吧,方晗有时候换位想想,在那么关键的比赛里,在决定着自己球队胜负的一个关键球上,或许任谁都会做出对自己、对本队有利的选择的。

  在方晗接到这次中国女排二队组建通知后,她盯着通知上的运动员大名单看了好久。

  说实话,方晗从来也没想过有朝一日她会和顾未央成为队友,但这一刻居然如此戏剧性地很快到来了。

  方晗甚至无数次地设想,如果她在中国女排二队见到了顾未央,她会怎么样,顾未央又会怎么样。

  可是,当两个人在昨天报到时第一次见面,顾未央虽未说话,却还是送给了她一个真诚笑容,就让方晗一下子觉得她或许不会再怨恨这个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女孩子了。

  此刻又想到了顾未央的笑容,方晗甚至觉得,自己当时在那妹子面前痛哭流涕,着实有点儿丢人了。

  方晗后来才知道,有围观的球迷把她哭泣的视频发到了网上,还写道她是被顾未央欺负哭了的。

  显然,球迷随手写下的一条并不客观、公正的评论,一时之间把方晗“抬”到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却让年龄更小的顾未央,一度被不明就里的粤秀女排的忠实球迷和方晗的铁杆粉丝所指责。

  方晗的心里,渐渐地有了一丝愧疚。这也正是为什么在今天的训练场上,方晗面对着顾未央伸出的手,有些迟疑的原因。

  方晗开始觉得,她或许应该试着去和顾未央聊聊,看看是否能够对她敞开心扉,哪怕再次聊起那个让两人的心上都伤痕累累的话题。

  但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找顾未央。方晗更不知道,顾未央是否也愿意和她敞开心扉。

  胡思乱想之间,床头柜上摆着的手机闹钟猛然响了起来。

  小美女林嫣睡眼惺忪地从被单里伸出长臂。她摸过手机,按熄了闹钟,随手看了一眼时间。

  “嚯,这么快就两点一刻了……”林嫣从床上坐起身来,揉了揉被自己睡得蓬松的头发,睡意未尽地自言自语道。

  林嫣又转头一看,方晗半靠在床头的枕头上,睁着大眼睛毫无睡意的样子。

  “小狮子,你醒得那么早?”林嫣用在国青队时常喊方晗的昵称喊着她,问道。那时候,还留着短发的方晗在比赛场上斗志十足,易出汗的她经常一场比赛打下来头发变得蓬蓬的,队友们便给她起了个“小狮子”的昵称。

  “嗯……起来了……”方晗含糊地答应着。

  方晗没和林嫣说,这一中午她就根本没有睡着午觉。

  “好啊,起床去训练吧!”林嫣坐在床边,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笑着说道。

  ……

  和林嫣一同来到训练场上时,方晗看到队友们大多已经到了。

  第一天的训练,就算还没到教练规定的时间,年轻的队员们都没有一个人愿意落在后面。

  实际上,主帅魏心荻也提前到了训练场,方晗看到魏心荻专门冲着她笑了笑,笑容中似乎有着一丝狡黠。

  “姑娘们,”魏心荻说:“午休的时候都好好睡觉了吗?没有不睡觉偷偷玩手机的吧?”

  “睡好了!”

  “没玩儿!”

  队员们大声回答道。

  “嗯,不错!”魏心荻点了点头,耐心地说:“其实啊,大家别把睡觉、吃饭这样事当作和训练、比赛无关小事。要想做好每一天的训练,精精神神地站在训练场、比赛场上,就必须得吃好饭、睡好觉。我们专业运动员需要做到这一点,国外的职业选手们同样有着很强的自律性。毕竟,再高水平的运动员她也是人啊,吃不好饭就扣球没劲儿,睡不好觉,上了场也一样打呵欠……你们说,是不是?”

  魏心荻的话引得队员们哈哈一笑,不过这一下子,大家也都明白并牢牢记住了,好好吃饭、到点儿睡觉,同样是需要每个人都认真执行的一项队规队纪。

  下午的训练就这样开始了。

  等着队员们跟着靳胜做完热身准备活动,魏心荻向大家细致布置起接下来的训练科目。

  “下午啊,咱们多触触球,练练打防。”魏心荻看了看队员们:“两人一组,我来给你们分一下。夏至,你跟袁珺一组。王筱晴你和李梦兮一组,萧潇和林嫣一组,熊欣你和黄艺濛一组……”

  虽然嘴上说得轻松,看上去也颇为随意,但实际上魏心荻给队员们这么分组,可是经过了她的深思熟虑的。她专门把上午训练里总在一个个小团体中的队员们“拆分”开来,让她们和还不熟悉的队友们搭档去做技术练习。魏心荻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方法,早一点让队员们相互了解,相互增进信任。

  “顾未央,你跟那个……方晗一组吧!”魏心荻说罢,转身走到了场边,从球车里把排球一只只地拿出来,抛给队员们。

  听到魏心荻的分组,方晗觉得挺突然。

  看到顾未央把魏心荻抛过来的排球稳稳地接在手里,笑着对她说:“方晗,开始吧?”方晗虽未说话,却也扬着嘴角,点了点头。

  排球打防训练看似简单、寻常,也是各个队训练中的常规科目,可真正练起来,却考察着两位运动员各自的扣球、防守技术,以及配合的默契程度。假如有任何一人扣球不准、防守不稳,或者相互欠缺默契,掌握不好力度、角度的话,扣来的球不能稳稳地垫回去,球四处乱飞、乱弹,参与训练的运动员不断地去捡球,就难免让训练支离破碎、效率降低。

  方晗和顾未央这一组就面临着不小的难题。毕竟,方晗和顾未央的身高差了20多厘米,而且方晗由于身高的原因,重心难以压得很低,所以无论是她扣球、顾未央来接防,还是顾未央扣球、方晗来接防,一开始两人都很别扭。

  “对不起啊!”

  “抱歉啊!”

  “不好意思!”

  这样一串串因为让对方去屡次捡球,而相互致歉的话语,伴随着从两个人手中不断纷飞的排球,回应在方晗和顾未央两个人中间。

  方晗的额角出了不少的汗水,她抹了一把,偷偷瞥了一眼站在场边的魏心荻。

  魏心荻背着手,正看着她和顾未央,脸上却依然很平静。似乎,魏心荻并没有因为方晗和顾未央的这组训练效果不理想,而表示出有什么不满意的。

  可是方晗不想就这么把这组打防训练糊弄过去。

  她暗暗提醒着自己更加精力集中,也更加关注于她的搭档顾未央的每一个动作细节。

  果然,渐渐地,方晗和顾未央两人之间的来回球越来越多,球落地的现象越来越少了。

  “方晗,好防!”

  “顾未央,扣得漂亮……”

  两人之间的对话,也从刚刚的屡屡相互致歉,变成了相互鼓励与相互点赞。

  伴随着魏心荻吹响了结束这组打防训练的哨声,顾未央恰好稳稳地防起了一个好球。方晗长臂一伸,把球轻松接在自己的手中。

  这时,方晗看到顾未央轻快地跑了过来,还高高举着手,是要与她击掌相庆。

  未及方晗多想,她自己也已经条件反射般地抬起手臂,和顾未央清脆地击了下掌。

  “加油!”顾未央笑着喊道。

  “加油!”方晗笑了笑,也回应道。

  这一下午的训练,就因为这个击掌,让方晗在开心与快乐中迅速地度过了。

  当夕阳从训练馆西侧的玻璃窗轻泻进来时,训练课告一段落。

  收拾着装备准备离开训练馆的方晗,突然被魏心荻喊住了。

  “还有,顾未央,你也过来!”魏心荻拉着方晗的手,紧接着又向正打理着护具的顾未央喊道。

  方晗看到顾未央扔下手中的护具,甩着脑后的马尾辫,小兔子一般颠颠地跑了过来。不等魏心荻开口,顾未央就先问道:“姐,有啥指示啊?”

  魏心荻看着两个队员,说道:“我知道,你们俩之间有一桩‘公案’没了结呢。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晚上啊,你们俩吃完饭以后就到我房间。没别人,就咱们仨一起重新看看比赛视频,找找看,能不能发现问题所在。好吗?”

  方晗的心咯噔一下,她明白魏心荻所说的“公案”是什么。

  方晗看了看顾未央,恰好顾未央的眼神也冲她看了过来,两个姑娘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都想着这回事,方晗和顾未央晚饭吃得都很快。当她俩走进魏心荻房间的时候,她们的主教练早就支好了小投影仪,准备了那场滨海女排与粤秀女排的联赛半决赛第二回合比赛视频。

  三个人坐好,魏心荻开始播放视频。

  方晗看到魏心荻是从比赛鸣哨开场就播放的,感到有些奇怪。

  “姐,那个……争议球是在第四局局末……”顾未央抢先说道。

  “哎呀,没事儿,”魏心荻随口说:“反正今天晚上也没有其他事情要做,就当是一次小范围的业务学习吧。”

  “话说,我也好久没看国内的联赛了呢。正好,看看你们俩联赛的时候打得怎么样。”魏心荻笑着又补充道。

  听魏心荻这么说,方晗和顾未央只好老老实实地坐在魏心荻的床边,耐心地从头看起这场比赛视频来。

  方晗很清楚地记得,这场比赛双方打得异常激烈、胶着。最终,超过两个半小时的“马拉松”般漫长对抗过后,粤秀女排在主场以2比3遗憾地输掉了比赛。

  方晗看着那一幕一幕,思绪似乎又回到了比赛现场,比赛暂停时,方晗才回过神来,发现顾未央也正屏气凝神地聚精会神看着比赛,还下意识地攥着小拳头按在腿上,似乎也沉浸在激烈大战的回忆之中。

  终于,比赛视频播就要播放到那个争议球了。

  刚刚还有些期待早一点重新看到这个球的方晗,却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害怕。她怕,万一这个球真的如裁判所判,她该会有多么的失落,她又该怎么去面对被她误解的顾未央。

  方晗察觉到,此刻,顾未央也看了她一眼。

  她不知道,顾未央此时的心情其实和她一样,也有些怕看到那一球,担心如果真的是那球碰到了自己的身体出了界,她该多么愧疚啊!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鼠标点击的轻轻“咔嚓”声传来,比赛视频突然暂停了。

  两个姑娘纳闷地扭过头,看着暂停了视频播放的魏心荻。

  “如果,看到这里的话,你们两个人对这场比赛有一个怎样的印象?”魏心荻突然笑着问道。

  方晗和顾未央都愣了。

  “在我看来,你们两个人打得都很好,也出色地完成了在各自位置上应该完成好的工作。”魏心荻自问自答地说:“不过,我还想问,就这场比赛到此为止的视频来看,哪个队会赢?就是说,方晗,如果比赛打到这里,后面发生的一切都假设为未知的话,你觉得粤秀女排获胜的几率有多少?”

  方晗本来想说,“粤秀女排一定赢”,可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这句话来。

  刚刚从头认真回看着比赛视频,方晗突然发现,如果是站在中立的旁观者角度来看的话,滨海女排在这场比赛里的整体表现确实很出色。无论是她们所擅长的顽强防守、细腻小球,还是顾未央前后排灵活大胆的串联、调度,都让这支冠军之师,在比赛中的大部分时间保持着场上的主动。如果单从技术运用的角度来说,粤秀女排的确逊色于对手不少。

  魏心荻知道,她突然抛出的这个问题,一定会让方晗难以回答,于是,魏心荻从身旁的文件夹里拿出了那叠她早就准备好了的技术统计表,一边看着,一边缓缓说道:“方晗、未央,我中午不仅找到了这场比赛的视频,也找来了这场比赛的详细技术统计。全场比赛,滨海女排的一传到位率比粤秀女排高出了16个百分点,滨海女排的全场主动失误送分比粤秀女排少11分。其他的技术环节先放在一边,仅说你们两人的。五局比赛,方晗你得到了27分!非常出色的一个数据,作为副攻更是难能可贵。方晗,你做的好!而顾未央,你每一局平均有效传球达到6.31个。嗯,要知道上一届奥运会的最佳二传平均每局有效传球也才6.88个。不过,全国联赛和奥运会的比赛强度并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要冷静地看待这个数据,你也不能太骄傲。”

  听到魏心荻如此的赞扬,让方晗有些不好意思,她也看到顾未央兴奋地冲着魏心荻直点头,那妹子心里自然也一定挺开心的。

  “在顾未央的组织、调度下,滨海女排全场比赛所有的攻手都有着相当不错的发挥,得分点平均,得分全部上双,进攻效率也保持在高水准。”魏心荻说着,扭头看向了方晗:“方晗,这场比赛,粤秀女排除了你得到了全队乃至全场的最高分,但粤秀女排其他攻手没有一个人的得分达到两位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方晗愣住了。

  魏心荻轻轻抚了抚方晗的背,说:“客观地评价这场比赛,粤秀女排获胜的概率其实并不高。也许那个争议球是一个诱因,但我相信,滨海女排取得最后的胜利,绝不是因为那一个争议球倾向了对她们有利的一边。”

  听着魏心荻的话,两个女孩子都静静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若有所思。

  许久,魏心荻问道:“那么,接下来的视频,还要放吗?”

  方晗站了起来,笑着说:“魏指导,后面的不用看了。马上要到休息的时间了,您说过的啊,要好好睡觉,也是做好训练工作重要的一部分呢。”

  顾未央也一下子从床边跳了起来,说道:“是啊,姐,已经好晚了,我们别打扰您休息了,我们也得赶紧回去睡了。”

  说罢,顾未央和方晗相视一笑。

  等到送走了两个女孩子,魏心荻颇有了些如释重负之感。

  不过,魏心荻的手还是忍不住点击了鼠标。

  墙上,比赛视频投影继续播放了下去。

  魏心荻眯着眼,一手杵着下巴,牢牢地盯着比赛画面。

  她一边看着,还一边下意识地咬了咬放在唇边的手指,喃喃自语道:“唉,都看了十来遍了,怎么就看不出来呢,这球……到底碰是没碰到顾未央的身体啊?”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