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九章 袁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 袁珺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06 11:29 字数:5768

  “珺珺,你这个一传接的是个啥子嘛。”李梦兮站在袁珺身后,故意学着她的西南口音,调侃道。

  袁珺捋了捋额角被汗水浸湿的刘海,回过头狠狠地瞪了李梦兮一眼,说:“你再学我一下试试?”

  李梦兮吐了吐舌头,躲到了萧潇的身后,不再作声。

  在中国女排二队开始集训的这一周多的时间里,古灵精怪的李梦兮用她那时不时蹦出的几句经典东北话,几乎调侃过了全队的所有队友,甚至连不善言辞的年轻陪打教练刘曦宇都未能“幸免”。

  面对李梦兮的调侃,其他中国女排二队的队友要么被“噎”得无言以对,要么被“气”得七窍生烟,要么被“逗”得捧腹大笑。却只有袁珺,会用那又“直”又“辣”的西南方言,和李梦兮针锋相对。

  或许这种棋逢对手的惺惺相惜,使得性格直爽的袁珺和快人快语的李梦兮就很快成了好闺蜜、好队友。

  被李梦兮“嫌弃”了一传表现,袁珺固然能够用话语“怼”回去,但她自己心里知道,她刚刚的那组一传训练,做得的确不够好。

  天不怕、地不怕的袁珺,也有些害怕了。她悄悄地望了望站在场边的主教练魏心荻。

  魏心荻双手抱在胸前,正目不转睛地看着队员们做着训练,似乎并没有特别注意到袁珺的表现。

  袁珺暗暗地舒了一小口气。

  她不担心李梦兮说她的一传“接得是个啥子”,但她却真的担心魏心荻责备她的一传“怎么接得这样。”

  一传,是袁珺的最大短板。

  由于身高的优势,袁珺从少体校脱颖而出进入专业队。在国内的赛场上,面对一般的发球倒还平平,可一旦对上了其他球队的发球高手,袁珺的一传弱点往往就会很快地在场上显露无疑。

  很多看过她训练、比赛的教练、专家,都对她的一传摇了头。有说话委婉的,告诉她和渝江女排俱乐部的教练,这个孩子如果能够多磨磨一传,将来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也有说话直白的,用一副盖棺定论的口气评价袁珺,说她是一个没有太多发展前途的主攻。

  就算渝江女排主教练不可能把这些负面的评价告诉袁珺,但世界上没有秘不透风的墙。

  一开始,袁珺感到特别的委屈,因为自己的确已经很努力了,可一传水平始终没有太大的提升。她暗暗抚摸着自己因为练一传而被球砸得青一块、红一块的小臂,默默地让泪珠涌出眼眶。

  可是后来,袁珺不会悄悄哭泣了,她豁出去了,对任何的批评、指责都一笑而过。每次一传练习,能多练一会儿,她就多练一会,能多练一球,她就多练一球。虽然日积月累,她的一传也有了一点点的进步,但这种微小的进步,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于渝江女排,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即便,她在前排的时候能够威威风风地进攻,扣得对手的防线七零八落,即便,她每场比赛都能够以五成左右的良好命中率拿下全队的高的分。但她依旧还是那个在比赛里会被对手追着发球的年轻球员,还是那个常常在轮到后排便被换下的主攻选手。

  开始自己的排球生涯时,袁珺和其他所有怀着梦想的女排运动员一样,常常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穿上胸口绣着鲜艳五星红旗的比赛服,站到国际大赛的赛场之上。可想着自己的一传表现,袁珺渐渐地对能否入选国字号球队都失去了信心。直到这一次,她惊讶地收到了入选中国女排二队的通知,她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袁珺明白,凭借自己的出色扣球能力,她在中国女排二队值得拥有一席之地,不会逊色于名单中的任何一个强攻手。可中国女排二队中,发球出色的选手更多。等到队中展开对抗训练,她的一传或许就很难顶得住了。

  所以,表面上对任何困难都毫不畏惧的袁珺,对任何批评都毫不在乎的袁珺,心底里其实很担心主教练魏心荻很快就会发现她的短板所在,也有朝一日会对她那糟糕的一传忍无可忍,一挥手让她离开这里。

  魏心荻没有说话,袁珺的心就更忐忑。

  “姑娘们!”魏心荻等到这一组一传训练结束之后,召集队员,布置道:“接下来的环节,咱们主要练一次攻,按照实战那样,得一分转一轮。一组训练打到进攻方得25分为止。”

  之前的一周多时间的技术训练课,魏心荻还没有安排队员们分组,而要想完成这一次的一攻战术训练,场上的六名队员加自由人会临时组成一套相对完整的阵容。而现在的中国女排二队集训队员共有十四人,正好可以组成两套阵容。于是,队员们一下子叽叽喳喳地相互嘀咕起来,都想着自己能够跟哪些队友分到一起。而大家心底里其实最期待的,是自己所在的那个小组,未来是不是能够成为球队的首发“一组”。

  袁珺自然也有这样的期待,但是,她却有点格外心虚。

  如果说刚刚她糟糕的“单兵”一传练习还不是那么扎眼的话,即将开始的一攻战术训练,万一她的一传“崩盘”了,不仅将让自己的短板在主教练和队友们面前显露无疑,还将连累同组的队友没办法顺利完成这一训练科目。

  可是,就当袁珺心乱如麻地胡思乱想着时,魏心荻已经开始大声点将了。

  “先上的这拨人,我念名字了……”魏心荻故意加大了些音量,让队员们鸦雀无声地竖起了耳朵。

  “袁珺,你去1号位。”魏心荻第一个就念出了袁珺的名字,还指定了她要站的位置。

  袁珺听了这句话,眼泪都快下来了。

  站在后排,意味着自己将从训练一开始就承担一传保障任务。

  但袁珺没办法,也不可能去跟魏心荻说自己不行,她只好迟疑着走向场地的一角。

  紧锁着眉头,在场地的1号位位置站定,袁珺下意识地望了魏心荻一眼。魏心荻给她报以了一个微笑。那微笑中充满了信任与期待,一下子,让袁珺感到自己多拥有了几分斗志。

  “大晴,”魏心荻又冲着王筱晴大声喊道:“你去4号位,跟袁珺打对角。”

  “好的!”王筱晴一边喊着,一边跃跃欲试地跑向了球场的网前。

  “往后站一点,往后站一点,你站那么靠前,怎么接一传?”魏心荻对王筱晴喊道。袁珺看到,王筱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站到了三米线后面一点点。

  “姑娘们,咱们记住了啊,这一组训练是一攻训练,不是完全的战术演练或者战术对抗,所以,每个人,除了二传之外,都要尽可能地参与到一传训练中,就连副攻也争取接个一、两轮,找找感觉嘛。”魏心荻说着,又接着布置道:“前排2号位是方晗,后排5号位是自由人李梦兮,等轮转到前排的时候换萧潇上。”

  被点到名字的方晗和李梦兮大声应着,相互击了一下掌,跑向自己要站的位置。袁珺看到,萧潇定若磐石一般地站在场地旁边,拍着手。

  我要是有萧潇那么镇定,就好了。袁珺想着,可突然又想到,嗨,她一个副攻,又不用主接一传,当然没什么不镇定的咯……

  想的越多,袁珺的心思就越乱起来。

  “熊欣,你在3号位,顾未央,你在2号位。”魏心荻说:“咱们简单一点,从三点攻开始打起。熊欣、方晗、王筱晴,前排你们三个人的进攻很重要;袁珺、李梦兮,你们俩后排的一传更重要!所以,你们这组袁珺接五轮、李梦兮接六轮、大晴接两轮、熊欣接五轮。”

  六个队员异口同声地喊着“加油”,只有袁珺的声音最小、最弱、最虚。

  魏心荻又笑着说:“这一组训练没上场的队员也别闲着。夏至、林嫣,你们俩到进攻方对面去拦网,张瑛楠你也到对面这边接她们一次攻扣过来球,练练防守。其他队员,包括暂时不上的萧潇,你们都跟靳指导、刘指导两位一起站底线发球去。咱们队员里面啊,要是谁能够发球让进攻方连卡三轮儿,我有奖励哦!”

  大家一听这话,又都兴奋起来。

  林嫣大声问道:“魏指导,是什么奖励啊?”

  魏心荻狡黠地笑了,说:“这个……暂时保密!”

  队员们哄地一声,笑了。

  ……

  “准备好了吗?”刘曦宇一手托着球,向参与一攻训练的进攻方六名队员喊道。

  “好了……”袁珺的声音还是比其他几个队友小一些。

  可话音未落,一记势大力沉的跳发球就直冲着她飞了过来。

  我要接好,一定要接好!袁珺想着,绷直了全身的每一条神经和每一块肌肉。

  “砰……”排球触到了袁珺的前臂之后,却以一个极其出人意料的角度飞了出去。

  袁珺觉得眼前一闪,就看到顾未央和李梦兮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冲了出去,她们都准备去救回在她手中飞了的这个一传球。

  “我来!”李梦兮大喊着。

  顾未央便停下了脚步。

  袁珺看着李梦兮以极快的速度向排球追去。

  排球即将落地。

  距离排球仅有咫尺之遥时,李梦兮把自己“摔”了出去。她想用这种倒地鱼跃的方式,在最短的时间里缩小自己和排球的距离。

  但是,黄、蓝相间的排球还是落地了。

  排球落到地面发出的令人失望的“啪”的声音,也被李梦兮摔在地板上的“咚”的声音完完全全地盖了过去。

  袁珺比谁都更快一步,抢先跑到了李梦兮的身边。

  她轻轻搀扶起李梦兮,满面歉意地关切问道:“梦兮,你没事吧?”

  李梦兮缓缓站起来,晃晃脑袋,一咧嘴冲袁珺哈哈一笑:“救个球呗,能有啥事啊。”

  可袁珺分明看到,李梦兮的胳膊肘因为这次鱼跃救球,都摔红了一大片。

  其他队友也已经围拢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慰问着李梦兮,纷纷说:就是一次练习嘛,用不用这么拼啊。

  “李梦兮做得好!”魏心荻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突然向队员们喊道:“就是要在平时的训练里,抱着和打正式比赛一样的态度。这才叫‘从实战出发’的训练。李梦兮,口头表扬一个!”

  得到表扬了的李梦兮开心了,笑嘻嘻地没事儿人一般跑回了自己的位置。

  袁珺往场地里走着,却有点垂头丧气。

  “袁珺!”魏心荻突然喊着她。

  “啊?”袁珺心头一紧,转头望着主教练。

  “那一个球没接好,没关系,”魏心荻对她微笑着:“下一个球好好接。”

  “嗯!”袁珺答应着,声音并不是很响亮。回到1号位站定,袁珺尽量压低着自己的重心,做好准备。

  “好!”刘曦宇大声提醒着:“袁珺,球来了!”

  刘曦宇的声音几乎和排球同时飞了过来,袁珺咬紧牙关迎了上去。可触球的一瞬间,袁珺心头一凉,就知道坏了。

  这一球没有像第一球那样飞得那么远,方向至少是冲着球网去的,可高度低平,直飞向了站在网前的顾未央。

  顾未央本来在刘曦宇把球发过来的瞬间就转过身来,准备根据后排一传队员的球路来组织二传进攻,然而她没想到,袁珺的这次一传居然又接得如此离谱,那球竟直冲着自己胸前飞来。

  想调整好这一球,基本上已经不可能了。顾未央能做的,只有保护好自己。她下意识地侧过身,任凭那排球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肩头。

  袁珺呆住了,愣了足足几秒钟,才想起来,跑到网前去跟顾未央道歉。

  顾未央揉揉自己火辣辣的肩膀,看到一脸愧疚的袁珺,反而安慰她道:“反弹球嘛,力道不大。袁珺你别放在心上,也是我自己临场应变不够。”

  看到队友们都如此包容自己,袁珺无言以对,只好点了点头,再一次默默走回自己的位置。

  面对刘曦宇第三个发球,袁珺的一传仍旧没有接好。甭提到不到位了,这一球甚至直接飞到了站在场边的魏心荻的手中。

  魏心荻没说什么,只是顺手把球远远儿地抛给了刘曦宇。

  刘曦宇接过球,看了看袁珺,又看了看魏心荻。

  魏心荻点了点头,眉宇间也透出一丝忧虑来。

  刘曦宇明白了,这一球他没有再找袁珺,而是发到了自由人李梦兮的一传控制范围之内。

  李梦兮轻轻松松地传了一个到位的一传,让顾未央得以在最舒服的位置,与方晗配合出网前快球。

  网子另一边的夏至和林嫣哪里拦得住方晗这么高击球点的快球,进攻方终于在连飞了三次一传之后,得到了当天这组一攻训练的第一分!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当上午的训练告一段落,墙上的时钟已经快指向中午一点了。

  魏心荻解散了队伍之后,其他队员们一溜烟地涌出训练馆,往食堂跑去。因为下午的训练时间不变,就意味着午休的时间要缩短不少。

  袁珺却慢吞吞地留在场地边,收拾着自己的装备,任凭额角的汗水落下来,落在地板上、落在装备上。

  她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虽然,在后面的训练里,负责发球的教练、队友们都想着尽量不往她的位置发,甚至李梦兮、熊欣几个同组的队友也想着尽量帮她多分担一些,但看出来大家抱着什么想法的魏心荻,还是明确提出了要求,要其他人一定给袁珺接满五轮一传的机会。

  这样一来,袁珺所在的这一组的训练进度就极大地被拖后了,又直接导致后面一组队友的训练时间被拖后,使得全队上午的训练直到这么晚才结束。

  袁珺明白,所有的责任,都是她一个人的。

  摘下护臂,她的两条小臂还热辣辣地发痛,可袁珺还是狠狠地锤了一下它们。

  “怎么了,跟自己的胳膊过不去?”

  袁珺一扭头,发现魏心荻正站在自己身后。

  其他教练和队友们都走了,空荡荡的训练馆,只有她和魏心荻两个人。

  “魏指导,我……”袁珺说了这几个字,便说不下去了。

  魏心荻拉过她的手,轻轻抚了抚袁珺的小臂。

  “你啊,”魏心荻轻声说:“接不好一传,又不是胳膊的原因。”

  袁珺点了点头,还是无言以对。

  “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二传吗?”魏心荻突然问道。

  袁珺纳闷地摇了摇头。

  “因为,我小时候刚开始练排球时,特别害怕接一传。”魏心荻笑着说。

  袁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魏心荻的话。

  “真的,没骗你。”魏心荻说着,脸上的笑容中竟多了几分不好意思的羞涩。

  “可是……魏指导,您那么优秀的运动员,怎么还……”袁珺还是将信将疑。

  魏心荻的手放在了袁珺的肩头,说:“每个人,都是有弱点的。我的这个秘密,只告诉了你,可别跟别人说啊。”

  袁珺点了点头,突然叹了口气,说:“也对,您是二传队员,在场上不需要接一传的。”

  魏心荻哈哈一笑,耐心地说:“二传在场上是不需要参与一传保障的,可是我也没有因为这样,就一直让自己害怕接一传,就一点儿也不想办法提高自己的一传技术啊。毕竟,一传和防守两项以垫球为主要特点的技术,都是诸多排球技术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对每一项技术都熟练掌握了,才能够说是真正会打排球,真正懂了排球。而且,对于二传队员来说,我也必须很好地体会接一传的感受是怎样的,体会什么样的球砸在手臂上会疼,体会什么样的球垫不正了会旋转……我还得明确地知道,什么样的一传动作,能够接出什么效果的一传来。这样,当队友接一传的时候,我才能够根据她的一传技术特点,根据她的临场动作,甚至根据她接一传时的心里活动,来预判她的一传是否到位。然后,我该怎么去应对。”

  袁珺听了魏心荻的这番话,明白了许多。

  袁珺突然也很想把自己心里所有的话都一股脑倾述给魏心荻,但是,一时之间她也不懂得到底该从哪里说起。

  许久,袁珺才用差不多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清的声音说:“魏指导……我不是……不是不想接好一传。我也没有……没有不努力训练……可是我……我怎么练都……”

  说到这里,袁珺哽咽了,眼圈红红的。

  魏心荻知道袁珺心里的委屈,她轻轻地把袁珺揽在自己怀里,拍拍她的背,劝慰道:“袁珺,我明白你是怎么想的。我问过很多人,他们都说你是一个很刻苦的运动员。如果不是因为你刻苦、上进,我想,你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成为我们这支队伍的一员。你别灰心,在接一传这个问题上,我们一起想办法,一定会找到适合你的训练方法,来让你提高一传能力。同时,我们也一定会找到一个办法,让你不再被一传能力所制约。”

  “嗯!我……我听您的……我不灰心……”袁珺小声答应着,伏在魏心荻的肩头轻轻抽泣起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