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十一章 熊欣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熊欣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07 21:08 字数:5715

  熊欣的眼睛猛然间睁开了。

  我是不是起晚了?她嘀咕着,心里咯噔一下。可是熊欣转过头看了看窗户,窗帘没有拉严,一束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显然,还没到天亮的时候。

  熊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不清是放下心来,还是仍旧心情郁郁。她伸手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2点45分,点亮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当前的时间。

  又是2点45分!

  已经是连续三个晚上了,熊欣皱着眉头想。连续三个晚上,她都恰好在2点45分的时候醒来,然后迟迟无法继续入睡。

  熊欣轻轻转头看了看同宿舍的室友,程瑞琦趴在枕头上睡得无比香甜,就连被子从身上滑落了一半都没有感觉。

  熊欣小心翼翼地从床上坐起身,下了地,帮程瑞琦把被子拉上来,盖好。自己却走到窗前,透过窗帘的缝隙漫无目的地向窗外瞅去。

  月光,洒在了熊欣白皙的瓜子脸上,让她的颦眉与明眸平添了些许诗词中才有的婉约。

  窗外不远处,是芗城中国女排基地最悠久,也最古老的一片建筑。

  在那几座早已无人使用的训练馆里,曾经的老一代中国女排运动员、教练员就在那里展开了艰苦卓绝的训练。

  熊欣曾经听俱乐部的老前辈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上世纪70年代末,亚洲女子排坛仍旧是“东洋魔女”日本女排的天下,不过老一代中国女排已经呈现出上升的势头。1977年女排世界杯赛上,虽然中国女排3比2战胜了日本女排,有望夺得第三名,第一次站上世界大赛领奖台。但日本女排为了阻止中国女排登上领奖台,在后面的比赛里竟然故意放水输给韩国女排,使得中国女排在小分上逊色于韩国女排,最终获得第四名。在赛后的颁奖仪式上,中国女排还得按照组委会的要求,站在台下向着获得前三名的日本、古巴和韩国三支球队挥舞黄手绢祝贺。面对这种屈辱,中国女排的将士们擦干眼泪,在回国之后就投入到忘我的艰苦训练中,终于在四年后的女排世界杯赛场上夺得了中国女排历史上的第一座世界冠军金杯。

  熊欣望着不远处的老训练馆,仿佛那里的灯光又亮了起来,仿佛那里面的人影闪动,队员们正热火朝天地进行着训练。

  但一恍惚,老训练馆依旧窗无影、人无踪。

  是啊!从那里走出来的中国女排前辈运动员们书写了“五连冠”的骄人战绩,后继者又在这个基地的崭新训练馆中打磨出了新的冠军。现在,这座基地属于熊欣和她年轻的队友们,但熊欣叹了口气,她不知道,自己距离世界冠军究竟还有多远。

  她曾经开心地和程瑞琦聊起过对今年23岁以下女排世锦赛的憧憬,可性格务实的程瑞琦在鼓励她之后,却仍旧说出了那句大实话:“小七,我们只不过是中国女排二队,就算拿到了那项冠军,也不过是23岁以下世锦赛的冠军。”

  对哦,我们只是二队……

  熊欣有些失望地离开窗口,蹑手蹑脚坐回到自己的床上。

  床垫发出了极其轻微的“吱”的一声,程瑞琦哼唧了一下,让生怕因为自己失眠而吵到队友休息的熊欣狠狠担了下心。

  但好在,程瑞琦只是翻了个身,并未离开甜美的梦乡。熊欣的心,才略微定了定。

  她明白,自己这几天连续失眠是因为什么。

  作为国内同年龄段最出色的全面型接应二传,熊欣从国少女排、国青女排时就连续入选国字号梯队,并迅速占据了主力位置。几位看过她比赛的国内排坛名宿甚至评价她是“小鹿茗”。要知道,鹿茗可是中国女排毋庸置疑的主力接应二传,以技术全面、扎实著称。“小鹿茗”这个评价,对于22岁的熊欣而言,已经是莫大的荣誉了。

  可是,来到中国女排二队已经一个多月了,熊欣却发现主教练魏心荻似乎没有像她的前几位主教练那么“信任”她。甚至在最近几天的分组对抗时,魏心荻越来越多地安排她与李雪彤、林嫣、刘沁、黄艺濛和张瑛楠几个队友配合。

  这几名队员在各自俱乐部要么是替补,要么与另一组相同位置的队友相比,存在明显的身高和技术上的差距。

  谁都看得出来,她们所在的这一组渐渐地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替补二组”,更何况这一组的另一个主攻,还是陪打教练刘曦宇。她们的任务,就是在训练里扮演着由夏至、王筱晴、方晗、萧潇、顾未央、袁珺和李梦兮组成的“主力一组”的“对立面”!

  虽然熊欣有时候也会自己劝说自己,“一组”那边,魏心荻安排袁珺改打接应,不过是一种新的战术尝试和试验。毕竟,擅长进攻的袁珺并不擅长一传,在魏心荻的新战术试验里,站在接应位置的袁珺不需要参与一传。然后,熊欣觉得,或许等到这种战术试验结束,魏心荻换回中国女排惯常的战术体系后,她熊欣依旧能够重回主力接应的位置。

  可是,一连多少天,一连多少组分组对抗训练,熊欣都还没有等来这样的机会。

  就算这样,熊欣每天训练时,还是把自己心中的郁闷深深埋藏起来,然后用她那招牌似的笑脸面对着每一个队友、每一位教练。熊欣始终告诉自己,千万别把不开心传染给其他队友,千万别让自己的烦恼打扰到其他队友。

  从小到大,她都是这样一个孩子。在人前开朗活泼,爱说爱笑。背后里的不开心就自己默默承担。

  所以,无论是在哪一支队伍里,熊欣都能够赢得最多人的喜爱。别的队友根据黄飞鸿系列电影里扮演“鬼脚七”的动作明星熊欣欣的名字,也给她起了个“鬼脚七”的外号,熊欣都欣然接纳。好在,渐渐地,大家都懂了事,觉得“鬼脚七”的外号实在不适合熊欣这个阳光、漂亮、爱笑的女孩子,便换了个“小七”的可爱昵称给她,反而和她的球衣号码7号不谋而合。

  有的时候,熊欣的密友也劝过她,别总把不开心的事情一个人放在心里,总是这么憋着,别憋坏了。但熊欣依旧笑笑。

  她其实也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办法,那就是把所有的不快变成上场比赛时的动力,变成每一次触球的力量。

  所以,熊欣非常、非常渴望比赛。

  打不上比赛,有时候真的会比任何事都让她难受。

  熊欣放下手机,望了一眼睡得香甜的程瑞琦,努力地合上了自己的双眼。

  再次醒来,好在天已经放亮。

  ……

  今天的训练一如这几天的训练。

  睡不好觉的熊欣,即便努力地打着精神,努力以笑容面对每一项艰苦的训练科目,可身心上的双重疲惫仍然让她的效率有了明显的降低,失误频频。

  熊欣知道,魏心荻在训练里盯着她的次数很多。

  那位年轻的主教练就算看到她犯错,也不会像熊欣经历过的其他教练员那样大喊着指出错误所在,甚至恨铁不成钢地叱责她。魏心荻只是会走到她身边,和蔼而亲切地对她出现的问题一语中的,就连亲手帮她纠正动作时,手上的力道都那么轻柔。

  不过,魏心荻对于训练的严格态度和所有的高水平教练员相比都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在技术细节的把握上更甚于其他人。

  熊欣觉得,作为一名年轻的运动员,她能够在魏心荻的麾下得到教导是幸运的。但更因为这样,她就越苦恼于魏心荻对她的“不信任”。熊欣也知道,这种所谓的“不信任”,并不是魏心荻对她的为人、处事有什么不信任,而是觉得她的技术风格并不符合她的战术思路吧。

  望着魏心荻始终对她和全队的每一名运动员报以的微笑,熊欣只能一如既往地把那种苦闷与不快压在自己心底,压得密密实实。

  时间飞逝,眼见夕阳西下。

  “今天的训练大家完成得都不错,特别表扬一下袁珺。”魏心荻站在场地边,做着全天的训练总结时,如是说。

  熊欣望了望不远处站着的袁珺,那姑娘的脸庞红彤彤的,因运动而激发出的多巴胺让袁珺的身上显现不出任何高强度训练之后的疲惫。

  “珺珺在新的位置上越来越适应了,这说明她用功了。”魏心荻说:“但是,袁珺,一传训练的时候该练还得练,抓紧一切的可能,把自己的一传能提高一点,就提高一点。到了国际大赛上,对手是不会因为你打接应,发球就不找你了。明白吗?”

  “明白!”袁珺大声答应道。

  “另一个要表扬的,是熊欣。”魏心荻说着,望向了熊欣。

  “小七今天的训练还是非常认真的,而且在分组对抗的时候,能够主动弥补队友在防守时的缺位。这种团结协作的态度,很难能可贵,值得我们大家每一个人好好学习。”魏心荻说。

  听到魏心荻的表扬,熊欣非常意外,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收获了这几天以来难得的开心。

  “好,姑娘们,现在解散。晚上吃过饭后,到公寓二楼的小会议室集中一下。咱们新赛季的比赛服到了,统一领一下。”魏心荻说。

  魏心荻的寥寥数语,却激起了大家新的激动与兴奋。

  ……

  晚饭之后,大家陆续到了小会议室。

  一走进房间,熊欣和队友们就看到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叠叠还板板正正装在包装袋中的新比赛服。

  新的比赛服总共有红、黄、白、蓝四种颜色。红的这套,主色调是大家熟悉的国旗红,自然是各支中国女排国字号梯队的“主场比赛服”,也是“第一比赛服”。黄的这套,脱胎于五星红旗上的五颗星,与那套本色洁白且以红、黄两色作为细节装饰的比赛服共同作为可选的“客场比赛服”。蓝色的那套,颜色深邃、沉静,它往往是第四套“备用比赛服”。

  看着队员们在椅子上排排坐好,似乎幼儿园等待发苹果的孩子一般,眼中充满了渴求的期待,魏心荻也不卖关子,示意助理教练靳胜宣布队员们的号码,开始分发比赛服。

  “夏至,1号。”靳胜第一个念出了夏至的名字。

  熊欣看到,就连平时内向、稳重的夏至,都不由得轻轻发出了一声惊喜的欢呼声,然后跑上前,从教练手中接过属于她的比赛服,然后紧紧地抱在怀中,仿佛生怕它们溜掉一般。

  “方晗,2号。”

  方晗攥了攥自己的拳头,暗暗说了声“Yes!”

  “王筱晴,3号。”

  这是王筱晴在中国女排跟随老队员们训练时就被分配的号码,魏心荻这一次专门给她保留了,王筱晴感激地看着魏心荻,憨憨地笑了。

  “萧潇,5号”“袁珺,6号”……

  熊欣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快。

  她从进入专业队之后,号码就没有变过,她甚至已经习惯于把7作为她的幸运数字。

  “顾未央,7号。”

  熊欣愣住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身旁不远处,顾未央开心极了,挥了挥自己的手臂,依旧如小兔子一般,蹦蹦跳跳地冲到前面,领回了自己的比赛服。

  “林嫣,8号”“黄艺濛,9号”“李雪彤,10号”“程瑞琦,11号”“刘沁,12号”……

  一连串的名字念下去,熊欣都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直到靳胜念出来“熊欣,15号”。

  怎么是……15号……熊欣想着,如此靠后的号码,难道自己真的将在这支球队里扮演着不起眼的替补角色了?

  最后的两个号码,按惯例留给了自由人,李梦兮与张瑛楠分别领到了16号和17号。

  “好了,这就是大家这个赛季的号码。顺便宣布一下,顾未央担任球队的队长,夏至、方晗担任副队长。”靳胜说:“一人四套比赛服,大家按照号码顺序领好,之后就可以回宿舍休息了,今天晚上没有别的安排。”

  “魏指导!”熊欣突然举起了手。

  “怎么了,小七?”魏心荻问道。

  “我想知道……这个号码是怎么确定的。”熊欣说。

  平日里始终笑容满面的熊欣,此刻的神情中有些落寞,所提出的问题也有些奇怪。

  魏心荻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个女孩子一定是有心结了。

  “队员们的号码,是经过了教练组讨论之后,我来敲定的。”魏心荻轻声细语地问道:“小七,你有什么想法吗?”

  “魏指导,我想……我想改一下号码,可以吗?”熊欣说。

  没等魏心荻回答,靳胜抢先说道:“熊欣啊,咱们的球衣号码和名字都已经印好了,现在再改也很麻烦了。不过就是个号码嘛,你看,是不是克服一下?”

  熊欣站着,没有点头。

  魏心荻问道:“小七,那你说说,你想要哪个号码呢?”

  “我……”熊欣看了看魏心荻,看了看靳胜,又看了看顾未央,说道:“我想要7号。”

  这一下子,轮到顾未央愣住了。

  魏心荻笑了笑,走到熊欣身旁,诚恳地说:“小七,定号码这件事,之前我没有征求你们大家的意见,的确是我工作做得不到位。我先给你道个歉。可是,就像靳指导刚才说的,比赛服已经印好、送来了,如果把你和顾未央的号码对调,可能你们俩这八套比赛服都要去找赞助商重新定制,肯定挺麻烦的。你看……”

  熊欣突然迸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倔强,她依旧站在那里,不肯点头。

  耿直的靳胜有点生气了。毕竟,熊欣也曾经是他在之江女排俱乐部执教时带过的小队员。此刻熊欣丝毫不给魏心荻转圜的余地,让靳胜有了几分“子不教父之过”的感觉。

  “熊欣!”靳胜加重了几分语气,用命令的口吻说:“这是教练组的决定,跟魏指导没关系。你拿好比赛服,回自己宿舍去。”

  程瑞琦看到平时憨厚、亲切的靳胜都生气了,赶紧来拉熊欣。熊欣这才从桌上拿起那叠印着她名字和15号号码的球衣,难过地转身离开了小会议室。

  感受到气氛尴尬,其他队员们也便不再说笑,各自领回各自的比赛服,迅速离开这里。

  坐在空旷的小会议室里,魏心荻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孩子,以前不是这样啊……”靳胜以为魏心荻不高兴了,轻声劝着,还帮熊欣打着圆场:“可能是这几天她不太舒服吧,我看她一早训练就有点没精打采的,或许着凉了也说不定。等有时间我去找她聊聊。”

  魏心荻摇了摇头,说:“我没生熊欣的气,只是觉得她的反应这么大,肯定是有什么问题在里面。靳指导,这事情还是我来处理吧。不过……您再跟我说说,您在之江女排时,所了解的熊欣是一个怎样的孩子……”

  ……

  回到自己的房间,魏心荻一屁股坐在床边。

  她渐渐明白了熊欣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子,可是,她还是没有太弄明白,为什么熊欣那么执着于7号这个号码。

  就在她努力地想着的时候,房门被轻轻地敲响了。

  魏心荻打开门,看到程瑞琦站在门口。

  魏心荻知道程瑞琦和熊欣是舍友,明白此刻程瑞琦来找她,八成是关于熊欣的事情,魏心荻便赶紧让她进了房间。

  “熊欣还好吧?”魏心荻开门见山地问道。

  “嗯,她回房间就躺下了。”程瑞琦说:“魏姐,您别生熊欣的气,其实,她也挺难过的。”

  “为什么啊?”魏心荻追问道。

  “魏姐,我在国青女排的时候,跟她做了两年的队友,比赛场上,我给她打替补,场下,我俩也是住同一间宿舍。小七这个人您别看她平日里嘻嘻哈哈、开朗活泼的,但是她特别要强,人又善良。”程瑞琦看了看魏心荻,心事重重地说:“这两年,熊欣在国内、外的一些比赛里表现都很好,不仅在之江女排打上主力,也是国少女排、国青女排时的首发接应。这次能入选中国女排二队,熊欣一开始特别期待能够有好的发挥。可是后来,您让袁珺改打接应位置,熊欣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她的性格是并不愿意把这种压力表现出来的,她又怕影响到大家,就只是压在自己心底。久而久之,或许今天分配号码的事情,让她终于有点承受不住了。况且,她从进专业队,就一直穿着7号球衣,她对这个号码的感情很深、很深……”

  听到程瑞琦的话,魏心荻有些明白了。

  程瑞琦接着说:“这些天,我发现熊欣常常失眠、睡不好觉。她又害怕影响到我、吵醒我,还是一个人憋着、忍着。其实,有时候我也会醒,可是我还是装着睡得沉,不想让她更自责。魏姐,我想您能帮帮她,让她早一点从这种压力里解放出来吧。”

  魏心荻点了点头,她一下子全明白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