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十二章 顾未央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 顾未央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08 10:21 字数:4779

  一回到宿舍房间,顾未央就迫不及待地把那套国旗红的比赛服拿了出来,翻来覆去地看着、比量着。

  这套以国旗红为主色调的比赛服,面料轻盈、柔软,刚刚从塑料袋中取出来,还嗅得到一股纺织物的清香。

  比赛服上,字母、号码都是用白色镶金边的字体印制,和中国女排的球衣完全一样。正面的7号下,是一条白色的条纹,代表着这件比赛服的主人,是这支球队的场上队长。

  翻过背面来,硕大的7号上面,还印着几个字母“W.Y. GU”,它正是顾未央名字的缩写。

  顾未央把比赛服穿上身,站在镜子前,仔细端详着自己。虽然,入选过国少女排、国青女排的顾未央不是第一次身穿国字号球衣了,但这个赛季的新款比赛服设计得更加新颖,剪裁更加修饰身材。

  顾未央低头望了望,胸前的五星红旗也似乎格外鲜艳。

  为这面五星红旗而战,是顾未央从小开始接受排球训练时,就有了的心愿和抱负。穿上这身绣着鲜艳五星红旗的比赛服,她的心中就充满了无穷动力与无所畏惧的勇气。

  “小濛、小濛,”顾未央对同宿舍的黄艺濛喊道:“你帮我拍张照片呗。”

  黄艺濛从刚才看到顾未央猴急地试穿着新比赛服的样子,就一直在哧哧发笑,这下,黄艺濛便拿过手机,一边帮顾未央拍了张照片,一边开玩笑地调侃她:“遵命,队长!”

  两个姑娘吵吵闹闹着,时间就已经晚了。关上灯躺在床上,顾未央还是那么兴奋。可是,又想到刚才熊欣提出的更换球衣号码的小风波,顾未央的心里也有了那么点不是滋味。

  顾未央其实也有些纳闷,为什么教练组会把这件7号比赛服分给她。当时,她甚至差一点想主动把7号比赛服让回给熊欣。毕竟,在俱乐部,顾未央一直是穿着5号的,在国少女排、国青女排时,她的号码是6号。而顾未央也知道,“小七”熊欣,是最喜爱这个7号的。

  “7号……7号……”顾未央沉吟着,反复“咀嚼”着这个号码,想找到这个号码背后的意蕴究竟何在。

  一个久存于她心底的身影,渐渐在她眼前浮现并清晰起来。

  那是穿着中国女排比赛服,在比赛场上奋勇拼搏着的魏心荻的身影。

  对了,魏心荻在中国女排的号码不就是7号嘛!

  聪敏的顾未央一下子明白了,刚刚,魏心荻为什么会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定号码这件事,之前我没有征求你们大家的意见,的确是我工作做得不到位。”这句话。甚至,她还向熊欣表示了歉意。

  魏心荻那种表现和反应,就算是以尊重运动员为出发点,也显得有点太过反常了。顾未央知道,这只能证明一件事情,全队的每一个号码,就是魏心荻亲自定的!是她,要让顾未央披上这件7号比赛服的。

  顾未央懂了,这个7号,与其说是代表着主力二传的号码,不如说更是一种象征。这件7号比赛服更隐含着魏心荻的一片苦心——她想让顾未央早日成为一个像她一样优秀的中国女排二传选手,继承她的衣钵,传承她的号码!

  顾未央的心绪,更加地起伏难平起来。

  ……

  爱睡懒觉的顾未央第二天一早就早早地起床、洗漱,跑到食堂稳稳当当地坐下,认认真真地吃着早饭。

  她想,既然教练组让她当了队长,她一定得跟往常不一样。她打算,吃了早饭,就提早一会去训练馆,帮着大家把球车摆好、自己早点打好护具,做好训练前的一切准备。

  一个身影站到了她的餐桌前,顾未央一看,正是魏心荻。

  “姐!早上好!”顾未央吞下嘴里的半只鸡蛋,兴奋地大声说。

  “小兔子,你这儿没别人吧?”魏心荻笑了,问。

  “没人,没人!”顾未央忙不迭地答应着:“姐,你坐!”

  这些天的训练里,跑得快、跳得高,传起球来又机敏、又灵巧的顾未央终于被队友们赠予了“小兔子”的昵称。就连魏心荻都觉得这个昵称挺贴切,干脆也这么随着队员们喊起来。

  魏心荻坐了下来,又问:“其他人呢?还没起来?黄艺濛也没跟你一起来吃饭?”

  “还早呢,她们都得过一会儿才下来。”顾未央嘿嘿一笑,说:“我今天起得早。”

  “当了队长,挺有干劲的哦。”魏心荻说。

  顾未央见自己的小心思被魏心荻洞察得一清二楚,脸有些微红。

  “我相信你,”魏心荻轻轻拍了拍顾未央的脑袋,说:“我知道你以前在国少女排、国青女排都当过队长,你能胜任这个角色。我也知道,你的英文说得也不错,到了国际比赛上,可以很好地与裁判进行交流。不过,我也想告诉你,未央,队长的任务,可不仅仅是在场上挑个边,和裁判说个话这么简单。队长平日里要协助教练管理队伍,无论是生活上,还是训练中,或是比赛里,队长都要在身先士卒、以身作则的同时,还要尽量帮助队友们。明白了吗?”

  魏心荻的话说得很平静,但字字句句在顾未央心里的份量都很重。她坐直了身子,用力地点着头,大眼睛眨了眨,坚定地说:“姐……不!魏指导!您放心,我一定按照您说的,把这个队长做好!”

  看着魏心荻开心的神情,顾未央又嘿嘿一笑,轻声说:“姐,我知道您疼我……”

  “咋了?”魏心荻纳闷地看着顾未央,不知道顾未央所谓的“疼我”指的是什么。

  “您把您的7号专门留给我……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也不辜负这个7号……”顾未央说着,语气比刚才还要坚定几分。

  “哦……”魏心荻点点头,没再说话,而是低着脑袋随手扒拉着餐盘中的食物。

  顾未央敏锐地发现,说到了“号码”这个话题,魏心荻似乎并没有像刚才那么开心了,她的眼中甚至蒙过一丝忧愁。

  顾未央刚想问怎么了,却见魏心荻又抬起了头,微笑重新回到她的脸上。

  “嗯,小兔子,加油吧!我相信你,一定会做得很好,成为一个最出色的国家队二传!”魏心荻说。

  ……

  这一整天的训练,只要闲下来,顾未央就忘不掉一大早魏心荻跟她说过的话,也忘不掉魏心荻那一闪而过的忧愁神情。

  她很快就想到了或许问题还是出在“7号”上面,尤其当她看到了熊欣。

  熊欣没有像昨晚上领比赛服时那样固执地皱着眉,笑容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训练时,熊欣依旧爽快地跟队友们说啊、笑啊、喊啊、叫啊。可总有那么几个瞬间,顾未央从熊欣的眼睛里,读到了一如早上魏心荻脸上浮现过的那种忧愁。

  顾未央坚信无疑了。

  她明白了,魏心荻的确是很疼她,也很期待她顾未央成为另一个出色的中国女排二传,成为另一个合格的“7号”,成为另一个合格的队长,成为另一个魏心荻。但是,未能获得这个“7号”的熊欣,也在默默承受着这个“7号”给她情绪上所带来的压力。

  想到这些,顾未央觉得自己有些措手不及了。

  “乓!”

  一个球重重地砸在顾未央的头上。

  胡思乱想着的她走神了,就连夏至一记势大力沉扣过来的球都没有意识到及时躲开。

  顾未央只觉得一阵发懵,眼前一黑,有些站立不稳了。

  “小兔子,你没事儿吧?”

  站在她身边最近的一个队友喊着,一把就把顾未央揽在怀里,关切地问道。

  这姑娘身上的味道,顾未央并不陌生,毕竟她也和熊欣作过一阵子国青女排的队友,就算没有程瑞琦和熊欣同队、同宿舍的时间那么长,但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也让顾未央熟悉了熊欣。

  顾未央睁开眼,果然是熊欣稳稳地揽住了她。夏至也已经跑到了她面前,连连道歉。

  “没事儿、没事儿……”顾未央摆了摆手,半开玩笑地说:“是我自己训练时走神了,该砸,该砸!”

  看到顾未央空手揉着脑袋,熊欣一转身从场边长凳上拿起一只装好了冰的冰袋,递给顾未央,轻声说:“小兔子,你拿着冰袋好好敷一敷,这样明天就不会肿了。”

  顾未央接过熊欣的冰袋,看到冰袋盖子上用记号笔写着的“7”已经磨得有些发白了,她的心里突然有了些冲动的想法。

  “谢谢你啊,小七。”顾未央说。

  “我们是队友,”熊欣毫无芥蒂地笑着说:“谢什么啊。”

  魏心荻在场边看到了这一切,她大声对顾未央喊道:“小兔子,你刚才的训练科目都完成了吧?你可以先回宿舍休息了。大家做完各自的训练科目,也就散了吧。”

  说罢,魏心荻就摆了摆手,让顾未央离开了训练场。

  回到宿舍,顾未央别的事情都没做,就打开衣柜,小心翼翼地捧出叠得整整齐齐的那套国旗红的比赛服,依依不舍地把它贴在自己胸前。

  过了一会,顾未央听到走廊里传过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知道魏心荻也回来了,她连忙把比赛服拿好,开了门,追到魏心荻的房间门口。

  魏心荻刚刚打开房门,却见顾未央一溜小跑过来,手中还拿着套比赛服,似乎明白了顾未央想来跟她说些什么。

  魏心荻让顾未央进得房间,笑着说道:“小兔子,不是让你多冰敷一会嘛。明天万一脑袋肿了,多难看啊。”

  “姐……”顾未央磕磕巴巴地说到:“我今天……想了很长时间……我觉得……我觉得……这件7号比赛服……这个7号的号码,我想……我想……能不能换给熊欣……”

  “哦?”魏心荻问:“为什么这么说啊?”

  “我也……也问过程瑞琦,这些天,熊欣她因为战术调整的事情,一直就很不开心。所以……所以我拿了她自己喜爱的号码,她的心情肯定会……会雪上加霜。”顾未央小声说:“可是她……她一点都没怨我,我被球砸了,她不但没……没在一边看热闹,还关心我,乐意帮助我。我觉得,她更配得上7号……这件比赛服。”

  “小兔子,你早上不是还说,我疼你,专门留了这件7号比赛服给你,是想让你成为像我一样的好二传嘛。怎么,现在你舍得把这件比赛服换给熊欣啊?”

  “其实……我不舍得……”听到魏心荻这句问话,顾未央的眼圈红了,眼泪就在眼眶中打着转,她说:“可是,我也看到您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了,我不想让您为难……也不想让熊欣老是把不开心压在心底……”

  魏心荻哈哈地笑了起来,她站起身,轻轻地拥抱着顾未央。

  从在鹭岛机场邂逅顾未央,直至今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魏心荻才觉得,她是真真正正地了解了顾未央,从顾未央身上,她也真真正正地发现了她能够成为一名最优秀的二传、最合格的中国女排选手的闪光点。

  魏心荻放开顾未央,拿起手机,故意又大声问道:“我这就给中国排协装备赞助商打电话了。最后再问你,把7号换给熊欣,你穿15号,你真的不后悔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顾未央摇了摇头。

  魏心荻点了点头,拨通了赞助商负责人的手机。

  “请问,是张女士吗?你好、您好!我是中国女排二队的主教练魏心荻。对,比赛服收到了,都很好。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让您帮我一下。哦,不是……这样的,我们有两个运动员的球衣号码要调整一下,对,两个人对调一下吧。啊?不好弄?为什么?哦……我明白了,尺码不全,要从欧洲调货啊……对,总共八套比赛服,一人四套、四种配色,是很麻烦,也给您添麻烦了。这样吧,您看需要从欧洲那边快递过来的话,运费我个人负责,不需要中国排协出,也不需要您那边出。这样可以吗?对!对!尺码不变,名字不变,就是现在的7号换成15号,15号换成7号……对了,7号原本是队长球衣,上面有队长标识的,也得麻烦您帮我改印在15号球衣上了……那好、那好!太感谢了。我一会儿就把我的电子邮件发给您,您把地址给我一下,我明天就安排快递。好嘞!谢谢张女士!再见!”

  魏心荻放下电话,看着顾未央,如释重负。

  “谢谢你,未央!”魏心荻微笑着说。

  “我觉得,你挺配得上我给你的队长这个职务。”魏心荻接着说:“你让我真的相信,你可以做得很好。而且,你可以做得更好!”

  顾未央点了点头,泪珠却已经顺着她的脸庞无声地流了下来。

  看着顾未央把手中的那套红色比赛服轻轻放在桌上,转身就要走,魏心荻又喊住了她:“小兔子,还有另外三套比赛服,你这就都送过来吧。要不然,你比赛的时候就只有一种颜色可以穿了。”

  顾未央也被逗笑了,抹了把脸庞的泪珠,大声答应着。

  几步走到魏心荻房间门口,顾未央看到房门并未关紧,可一拉开门,顾未央吓了一跳,突然发现熊欣正站在门口。

  “小七!”顾未央和魏心荻不约而同地喊道。

  “对不起……魏姐、小兔子,我不是故意在这里偷听你们说话的。我本来只是想……想来跟魏姐道歉。我在号码的问题上,太……太倔了……”熊欣吞吞吐吐地说。

  她想了想,又跟魏心荻说:“魏姐……您不要让未央跟我换号码了,我就穿15号,把7号给未央好了。”

  顾未央摇了摇头,说:“小七,你别这么说了,我已经下定决心把7号换给你了。我想,姐她想让我成为一个最好的二传,她一定也会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最好的中国女排15号,希望我能够成为最好的顾未央……”

  顾未央话未说完,便被熊欣一下子紧紧地拥抱起来。

  “小七……”顾未央笑着说:“你勒得我太紧了……”

  一个号码,换来了两个温暖的拥抱,顾未央想,这真的值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