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十五章 杨非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五章 杨非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11 19:12 字数:5201

  隔着大玻璃窗,朝阳正在缓缓地升起。

  金色的阳光,把停机坪上原本乳白色涂装的几架大大小小的客机,都染上了绚烂的色彩。

  杨非坐在登机口旁边的长凳上,凝望着窗外的阳光、飞机,一时之间出了神。

  在听说中国排协安排中国女排二队顶替未能来华的巴西女排出战这一届中国国际女排邀请赛时,杨非第一时间把自己从北京飞甬城的机票改签到了前一天早上最早的一班。

  他不知道,他这么做是出于冲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作为与中国排协有着紧密合作关系的《排球月刊》的首席记者,杨非从事排球新闻报道已经整整十年了,他很熟悉这项国内最传统的女排邀请赛,甚至还曾为赛事作过新闻官。

  从工作的角度出发,杨非只需要在比赛开始前一天的中午——赛前新闻发布会一般都会在比赛前一天的下午举行——抵达比赛地就可以了。但是,这一次,杨非竟然选择了提前两天前往比赛的举办地甬东港。

  他很想见一个人。但是,想象着即将到来的这次见面,他又说不出来地忐忑。

  坐在首都机场的候机楼里,杨非已经数不清这一大早自己已经这是第几次唤醒了手中那部手机的屏幕。寥寥几条手机短信中,五年前的那一条短信他却始终保留着。

  无论怎样,感谢这几年和你在一起时,你给我的照顾。飞机就要起飞了,再见吧。

  这五年来,杨非换了一部又一部手机,从按键的功能机,到大屏的智能机。但是,存在他SIM卡里的这唯一一条短信,他始终没有删除。偶尔,他会把它翻出来看一看,更偶尔,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他会大着胆子给发来这条短信的号码拨上一通电话,可电话里传来的,始终是“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停机”。

  和这条短信一样让杨非忘不了的,是五年前就在这个机场发生的一切。

  当他拼了命地赶到首都机场的三号航站楼,在海关通道外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之后,他大声喊着她的名字,但她却并没有回头。

  随即,她的背影消失在海关通道的尽头。

  五年前,魏心荻就这么走了。

  杨非没有想过,五年之后她会回来。也没有想过,再次见到魏心荻的时候,他应该说些什么。

  说‘我错了’?杨非想着,五年前,真的是我错了吗?

  他笑了,笑容中满是苦涩。

  五年前的那个夏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

  两个人交往已经有两年多时间了,这两年多来,魏心荻是中国女排的明星球员,杨非是年轻气盛的排球记者,在排球圈里,他们也是被很多人羡慕的一对小情侣。平日里,杨非写了很多精彩的女排报道,魏心荻自然也是他笔下最重要的女主角。

  那时候,杨非知道了从中国女排退下来之后颇为心灰意冷的魏心荻做出了要去美国上学的决定。虽说杨非心里也对未来几年里两个人可能不得不通过电话、电子邮件等方式展开一段“异地恋”而感到一些迷茫,但非常疼爱魏心荻的他,还是无条件地支持了魏心荻的决定。

  在魏心荻从润州老家再度返回北京,准备启程赴美之前的某一天,杨非前往魏心荻的宿舍,准备帮她收拾打理最后还留在北京的几件行李。

  可是一进门,杨非就发现魏心荻的心情非常的差。

  “这个东西不要带了,那边有……”

  “你把它这么硬塞进行李箱,是不对的……”

  杨非发觉,无论他今天做什么,在魏心荻看来,都是错的。

  一开始,杨非只是以为,分别在即,魏心荻难免会有些不开心。

  “怎么了,心荻?”杨非放下手中的东西,半开玩笑地轻声问她:“你今天怎么看我那么不顺眼啊。要不要让你打打,出出气啊?”

  魏心荻沉默不语了,一*坐在床边。

  杨非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他站在那儿,看了看四周的屋子里。只见,一本最新一期的《排球月刊》被扔在屋子一角的垃圾桶里。

  杨非一下子就明白了。

  他故意轻松地笑着,把那本杂志从垃圾桶里捡了起来,掸了掸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对魏心荻说:“最新的一起杂志啊,你怎么把它扔了?”

  魏心荻点了点头。

  “那篇文章……”杨非准备解释。

  可他刚开了口,却被魏心荻抢先质问道:“杨非,你为什么要写那样一篇文章?”

  “那篇文章,是我的一贯观点啊。”杨非苦笑着,说道。

  “那篇文章”,指的是这一期杂志中一篇题为《中国女排严抓管理出效果》的深度报道。在这篇深度报道里,杨非细致地描写到了徐振光为首的中国女排教练组是如何通过严格的管理,让运动员们严守队规队纪,让队员们保质保量完成艰苦的训练,并在随后的中国国际女排邀请赛中连胜三场的这么一段事情。

  虽然文章中并没有提及魏心荻的名字,也避去了魏心荻离开中国女排的事情,但任何一个熟悉中国女排的人,难免会从文章的内容中很容易地联想到,中国女排在这次封闭集训中,发生了某位“老队员”不按照教练员的要求完成训练,在训练场上“罢课”,最终离队的事情。

  “杨非,当时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形,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我的伤究竟能不能坚持训练,徐振光、陈家祥他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魏心荻大声地问着杨非,眼中满是委屈之极的神情。

  看着魏心荻的伤心难过的样子,杨非很心疼,他轻轻叹了口气,挨着魏心荻坐下来。

  “心荻,你听我说……”杨非解释道:“就像你说的,你的那些伤痛,我知道得最清楚,也感同身受。每天想着你拖着积水的膝盖去训练场打拼,我怎么会不心疼呢?但是,就像以前我们聊过的那样,你对徐指导的训练理念有不同的看法,我理解。可是毕竟徐指导和他之前那么多的教练员正是通过这样的艰苦训练,带领队员们取得了成功。况且,我也始终觉得,你作为队长,还是不应该当着那么多年轻队友的面,在训练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从训练场离开。你的举动挑战了徐指导的训练权威,也会让队里的年轻队员们产生思想上的波动。毕竟,中国女排是一个有着严格队规队纪的球队,你的做法难免对队伍产生一些影响……”

  “那你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没想过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吗?”魏心荻又问道。

  “我……”杨非无言以对。

  其实,杨非在动笔写这篇文章之前,也想过它难免会造成人们从文章本身联想到魏心荻离队事件的效果。

  不过,这一篇文章从立场和观点上也并没有任何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篇文章对于中国排协进一步做好中国女排的管理工作和年轻队员们的思想教育工作也起到了很好的帮助效果。

  以大局为重的杨非知道,自己应该在这种时候,尽力配合好中国女排的工作,让自己的立场和队伍保持一致。不过杨非也转念一想,这篇文章发表过后,起码可以让陈家祥、徐振光尽快消消气。慢慢地,他再在他们面前替魏心荻多做一些解释,甚至找机会替她道个歉,或许能够帮着这几个人解开他们之间因训练理念上的误会,所结下的心结。

  可是,杨非自己还不知道,魏心荻和他之间因为讨论带伤训练,进而讨论“罢课”的事情,所带来的心结,又该怎么样能够解开呢?事到如今,那心结因为这一篇文章而越拧越紧。

  “我明白,从一开始你就觉得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错的。你觉得我应该咬牙坚持下去,觉得我不应该那么早的放弃,觉得我用那种方式离开,本身就不对!”魏心荻大声说道。

  杨非知道,魏心荻的情绪很激动,自己现在解释什么都没什么用了,他伸出手,想抱一抱身边的魏心荻,魏心荻却缩了缩身子。

  “杨非,你不要碰我!”魏心荻冷冷地说:“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口口声声说心疼我,说爱我的人,却一直觉得我是错的,都不肯跟我站在同一个立场上看问题……”

  “心荻,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们慢慢地聊这件事情……”杨非说。

  “我给你一点时间……好!杨非,麻烦你也给我一点时间。”魏心荻指了指宿舍大门,说:“自从我离开队伍,这几个月了,我们每次提到这个话题,就总会从讨论变成争辩,最后变成吵架……我累了,你一定也累了吧,我们都多给对方一点时间和空间!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听了魏心荻这句话,杨非呆坐在床边。

  许久,他站起身,从死一般寂静的宿舍里走了出去。

  当他通过长长的走廊时,他隐约听到,从魏心荻的宿舍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两个人相识相恋的两年多时间里,杨非还从来没有听到魏心荻哭泣。毕竟,这两年里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两个人深感小幸福的时光。哪怕这几个月,两人屡屡因为讨论中国女排的训练理念和管理理念所出现了巨大的分歧而争吵,两个人也从来没有提到过“分手”这个词。

  杨非想转身回去,可他的脚步却不听使唤。他想,或许魏心荻真的只是想静一静。

  两天之后,杨非想着要开车送魏心荻去机场,在路上,两个人顺便还可以再聊一聊。可一到宿舍,已是人去屋空。

  杨非赶紧飞速驶向首都机场,可到了那儿,他也只能站在海关通道外面,远远地望了一眼魏心荻那单薄、孤寂的背影,眼巴巴地看着她一个人踏上异国他乡的艰难旅程。

  无论怎样,感谢这几年和你在一起时,你给我的照顾。飞机就要起飞了,再见吧。

  这是魏心荻那时候在机场给杨非发的最后一条短信。那之后,魏心荻再也没有通过任何联系方式找过他,跟他说过哪怕是只言片语。

  ……

  五年时光,转瞬即逝。

  “唉!”杨非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想着如果那一天他能够转过身,如果他回到了魏心荻的宿舍,如果他能够在魏心荻伤心落泪时,大着胆子去抱一抱她,如果他不再坚持他的观点和立场……他和魏心荻还会分手吗?

  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假设。

  在杨非的胡思乱想间,机场的登机广播突然响了起来:由本站飞往甬城的XXXX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

  杨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几步就站到了登机口的第一个。

  心荻,我来了。杨非心里想着。

  ……

  两个小时的飞行,说长不长。

  甬城机场不大,但客流不少,体现着这座位于中国东部沿海的城市的繁华与经济的高速发展。

  取过托运行李,杨非向到达大厅慢慢走去。远远儿地,他就瞥见了几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推着行李在前面走着。

  虽然有姑娘穿着中国女排的外套,但看面孔,并不是他熟悉的中国女排队员们。

  杨非心中咯噔一下,他看了看行李提取处的大屏幕,果然,有一班从鹭岛飞来甬城的航班,也是刚刚降落不久。

  “难道她们就是中国女排二队的队员们?”杨非自言自语道。

  他的脚步更慢了下来,心跳得却突然快了起来。

  杨非很想赶紧走过去,去找前面那几个高个子的女孩子问问,她们究竟是不是中国女排二队的队员,问问她们的主教练魏心荻是不是也在这里。

  可杨非还是没有那么做。因为就在这一路上,他也没有想好,当他有机会再次见到魏心荻,他的第一句话应该说些什么。

  走了几步,杨非看到地上有一张登机牌,上面还贴着行李票,看上去不像是被人故意扔掉的。

  大概是谁不小心掉落的吧,哪个人那么粗心大意啊,掉了登机牌没什么,可没了行李票,一会出门就麻烦了。杨非想着,弯下腰捡起了登机牌,准备一会交给门口的机场地勤人员。

  拿起登机牌,杨非瞥了一眼。上面的名字是他太熟悉的三个字了!

  魏心荻

  登机牌上的黑体字清清楚楚地印着。

  杨非停下了脚步,他呆呆地看着手中的登机牌,久久地没有回过神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行李票和登机牌找不到了……”

  一个有点熟悉,但又有点陌生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出口传到杨非的耳朵里。

  他抬起头,循着声音望了过去。

  在出口处,一个身材纤弱、高挑的姑娘正翻着自己的上衣、裤子口袋,似乎在焦急地寻找着什么。

  “她是我们的教练,我们这些行李都是统一托运的……”一个更年轻的和她身高相似的女孩子替那个姑娘向机场地勤人员解释着。

  “对不起,两位女士,这是机场的规定。没有行李票,我们不能轻易让您带着托运行李离开。”机场地勤人员彬彬有礼地说着,但执行起规定来仍旧一丝不苟。

  就在那姑娘手忙脚乱间,一张贴着行李票的登机牌递到了她的面前。

  “心荻,这是你的登机牌吧,”杨非说:“刚才我在那边捡到的。”

  听到杨非的声音,魏心荻也愣住了。

  她缓缓抬起头,眼前这个比她高出半头的男子,有着瘦削而棱角分明的脸庞,正是她曾经那么熟悉的杨非。

  “呀,是杨老师啊!原来姐的登机牌是您捡到了啊!太谢谢您了!”顾未央认得曾经采访过她,还给她写过一大篇人物专访的杨非,连连表示谢意。

  可魏心荻显然对两个人在这样一个场合,以这样一种方式重逢,而感到了特别的意外和手足无措。

  “谢谢你。”魏心荻说。

  她从杨非手中接过登机牌,递给地勤人员。几个人这才顺利地走了出来。

  “好巧啊。”魏心荻一边走着,一边说。

  “嗯,”杨非点了点头:“我定的是今天从北京飞甬城最早的一班航班。没想到,你们好巧也是这个时间到。”

  “你也去甬东港?”魏心荻问,可问罢,她自己也笑了:“我这话问得多余了,你想必一定是去甬东港的。”

  杨非望了望不远处,中国女排二队的教练员和队员们都站在机场到达大厅那里,等着最后一个出来的主教练。

  “那都是你的队员们?”杨非问。

  “是啊,都是很好的姑娘们。”魏心荻说:“对了,你怎么走?”

  “哦……”杨非略一沉吟,说:“我准备去坐地铁呢。”

  “好像还挺远的呢。”魏心荻说。

  “嗯,不过没关系。我年年来,这边的路都熟悉了。”杨非说。

  “要不,跟我们一起坐大巴吧,组委会派车来接我们了。”魏心荻向杨非发出邀请。

  杨非很想大声答应着,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不用了,你们全队一起走,我跟着……不合适。我还是去坐地铁吧,也挺快的。到时候咱们甬东港见吧。”

  听着杨非这么说,魏心荻便不再勉强,她礼节性地伸出手,跟杨非握了握,说了句“甬东港见”,便转身离开,和队员们汇合去了。

  看着魏心荻领着中国女排二队走出了机场,杨非突然感到了心底的一阵失落。

  为什么,我不答应跟她们一起坐大巴去呢?杨非想着,坐地铁真的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呢!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