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十六章 魏心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六章 魏心荻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12 08:03 字数:5570

  看着队员们和靳胜、刘曦宇、王彬三位教练组成员都先后上了大巴车,魏心荻才最后一个上车。

  她还下意识地往来时的方向看了看,机场门口进进出出的人潮当中,已经根本看不到杨非的任何身影。

  魏心荻暗自笑了笑,走上大巴车,坐在第一排的位子上。

  大巴车启动了,驶出机场,驶上高速。

  看着大巴车外的景物飞驰而过,魏心荻的心绪始终无法平静下来。杨非就这么突然地出现在她的面前,真的让她太过于手足无措了。

  她始终忘不了,五年前在首都机场,她独自等待着飞往美国的航班时,做出的让自己过后非常后悔的举动。

  ……

  当时的魏心荻,或许是因为杨非对于中国女排的训练、管理理念以及她以“罢课”的方式离开球队等事情上和她的看法与立场不同而让她一时之间感到愤怒与失望,又或许是因为自己将一个人前往美国而对未来感到异常的迷茫。她掏出手机,选定了发信人杨非,一个字一个字地编写了那条冰冷的分手短信。

  短信写好了,她的手指却在发送按钮上停住了。

  两年多的相恋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她跟杨非的确是由于比赛、采访而相识的。

  曾经是大学排球队主力的杨非,跟魏心荻聊起排球,显得共同语言特别的多。久而久之,无话不说的两个人之间,就自然而然地萌发了微妙的感觉,而情愫也很快得以在两个人心中生根、勃发。

  说实话,无论按照什么标准来衡量,杨非都是一个标准的暖男,不但文章写得好,还会烧得一手好饭菜,会做家务。更重要的是,他无时无刻对于魏心荻都很细心,也很耐心。

  所以,每逢中国女排在北京集训,魏心荻甚至都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她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幸福,魏心荻一度也很憧憬自己的后半生能够始终生活在这种幸福的感觉中。

  但是,就像她不曾想过自己会以那样一种方式离开钟爱一生的中国女排,不曾想过甚至与自己热爱着的祖国分别,魏心荻更不曾想过,她的人生以她难以想象的方式发生了改变。

  对于她而言,未来,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晰。

  魏心荻不确定她会在国外停留多久,不确定她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杨非,还能等待她吗?

  魏心荻也不确定,两个人在事业上的不同观点与立场,是不是最终也会演变成在生活上的分歧与矛盾。杨非,还能包容她吗?

  种种的不确定性,随着魏心荻即将踏上远方的旅程,而变得越来越复杂。魏心荻想,与其让两个人承受着那种复杂的不确定,倒不如干脆让它变得简单一些,就由她自己一个人默默承担吧。

  想到这些,魏心荻还是颤抖着手指,按下了短信发送按钮。

  几乎同时,大滴大滴的泪水无声地落在了魏心荻的手机屏幕上,模糊了上面的字符、图案。

  ……

  “姐!”

  顾未央的轻声呼唤,让魏心荻的思绪从五年前又回到现实。

  魏心荻扭头一看,坐在她身后一排的顾未央鬼机灵地笑着,从两个座椅之间的缝隙处伸过来一只手,递过一袋打开的话梅来。

  “姐,吃话梅吧。”顾未央说。

  “谢啦。”魏心荻虽然不太喜欢吃酸味的零食,但不忍拂小姑娘的好意,还是从里面捡出一颗小粒的,扔进自己的嘴里。

  话梅很酸,酸得让魏心荻皱了皱眉头。

  “姐,我问你个事儿呗?”顾未央小声问道。

  “啊?”魏心荻纳闷地看着她。

  “那个《排球月刊》的杨老师……和您以前认识啊?”顾未央问。

  察觉到顾未央小心思的魏心荻不由得在心底里暗暗发笑,这爱打听八卦的小丫头!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吧,”魏心荻反问道:“你以前就认识他?”

  “他采访过我,所以我认得他。”顾未央嘿嘿一笑,回答道。

  “嗯,他以前也采访过我,所以我也认得他。”魏心荻也依样画葫芦地回答了顾未央。

  “哦!”顾未央撇了撇嘴,显然对魏心荻的回答不甚满意。

  魏心荻看着顾未央的神情,哼了一声,干脆开门见山且故作严肃地压低了声音,说道:“顾未央,你听着!杨非是我的前男友,我们分手好久了。这个答案,你满意吗?所以,以后不准再跟我提起他,否则的话……”

  听到魏心荻如此直白的话语,看到她严肃得有些吓人的表情,顾未央愣住了。

  顾未央随即吐了吐舌头,把自己缩在座椅里,频频用力点头:“明白了,姐!我保证不再……不再提他了……”

  魏心荻的脸上猛然浮现出了微笑,她换了个语气说道:“小兔子,我跟你开玩笑呢,别害怕。其实吧,我跟他的确是因为发生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最后分了手。所以,我不想再提什么关于他的话题了。好吗?”

  顾未央瘪着嘴,又使劲地点了点头。

  这一会儿,大巴车已经驶过了高速公路收费站,甬东港的城区近在眼前了。

  ……

  中午,在甬东港女排基地的“体育宾馆”驻地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午觉,魏心荻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又充满了干劲。

  她简单地洗了把脸,换上训练服。一打开房门,魏心荻就看到顾未央、黄艺濛、方晗和夏至几个队员有说有笑地从走廊一头走过来,她们正准备乘电梯下楼。

  根据魏心荻制定的计划,下午,全队要乘坐大巴去甬东港体育中心抓紧时间进行场地适应性训练。毕竟,接到陈家祥要求中国女排二队来甬东港参加中国国际女排邀请赛的通知后,留给魏心荻和队员们准备这次突如其来的比赛的时间已经挺仓促了。

  “休息好了吗,姑娘们?”魏心荻依例问道。

  “休息好了!”大家七嘴八舌地回答着。

  姑娘们簇拥着魏心荻来到电梯口,很快,电梯门就打开了。

  魏心荻一愣,杨非正背着相机站在电梯里。

  看到魏心荻和中国女排二队的队员们,杨非也愣住了。

  魏心荻身后的顾未央不敢主动和杨非打招呼了,她歪着脑袋向杨非吐了吐舌头,便跟着魏心荻走进了电梯。

  “你也住这儿啊。”魏心荻背对着杨非,却主动说道。

  “哦,是啊。这里距离赛场很近,我也是请中国排协帮我订的房间。”杨非回答。

  “你是要去看中国女排的训练吗?”魏心荻又问。

  “中国女排下午是力量训练,晚上安排的技术课。我想,先去看看你们的训练……”杨非说着,故作轻松地问:“不知道魏指导欢不欢迎?”

  “欢迎!”魏心荻说:“我们对任何一家媒体都没有什么秘密,当然也欢迎杨大记者来观摩、指导。”

  杨非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便不再说话。

  电梯很快停了下来,走到大堂,魏心荻看到队员们和教练组成员们也都齐了,负责接送他们的大巴车也早已停在门口,便招呼大家上大巴车。

  “你……跟我们一起上车吧……”魏心荻对杨非说。

  看着杨非迟疑的样子,魏心荻笑了笑:“我知道,这里距离比赛馆很近,没几步路走。所以呢,你要是想自己走过去,我没意见。你要是怕晒,想搭车呢,我也欢迎。”

  听到这话,杨非跟着魏心荻上了大巴。

  走上大巴车,杨非看到大家都是每个人单独坐了一排。毕竟,女排姑娘们和教练员都是大长腿,坐起普通的大巴车,空间还是略有些逼仄。所以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每个人坐着一个座位,还可以把腿伸到旁边空着的座位下,至少能够伸得直一些。

  杨非有点为难了,因为无论他去谁的旁边坐下,那个人就难免要坐得挤一点了。

  “那个兄弟,你别站着啊,要开车了,不小心会摔倒的。”司机在前面大声提醒道。

  看到杨非显得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魏心荻还是喊道:“杨非,你坐我旁边吧,别站着了。”

  杨非听到这话,只好老老实实地走过来,坐在了魏心荻的旁边。

  魏心荻身后一排的顾未央吐了吐舌头,有点大气都不敢出了。

  大巴车这才稳稳地开出了甬东港女排基地大门。

  一路上,大巴车里都那么安静。

  魏心荻和杨非,虽然挨得挺近,却都没有说话。

  其他队员或许也听说了魏心荻和杨非之间的关系,没人敢相互议论。

  一时之间,大巴车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哦,上午在机场没来得及问你,最近都忙些什么呢?”魏心荻轻声说道,打破了沉闷。

  “还有什么忙的呢,不就是看看队伍训练,写写稿子……”杨非随口答道。

  “联赛结束之后,你一直在跟中国女排的训练啊?”魏心荻又问道。

  “中国女排从今年年初集中,在芗城集训了两个月,然后转训到甬东港这里又是一个来月。我基本上每个月都要来队里看看,住上几天。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和往常一样……”说到这儿,杨非的话突然中断了。

  和往常一样!魏心荻想着,笑了。

  她知道,杨非是一个非常兢兢业业于工作的记者,从她入选中国女排开始,每次队伍集训,就算别的记者没到,杨非也一定会在。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年纪相仿的他们两个人,职业生涯的起始点几乎是同时的,虽然工作岗位和工作性质有着天壤之别,但他们为之奉献的对象,也都是中国排球事业。

  “有时间,也多关注关注我们中国女排二队啊。”魏心荻又说道:“小姑娘们都很努力的,也都练得不错。”

  杨非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的确,他这段时间的日常工作中,很多精力的确放在了中国女排那里。毕竟,今年是世锦赛年,中国女排的备战、参赛都是大事,忙着跟踪报道中国女排的他,之前的确还暂时无暇顾及中国女排二队。

  “以后,我一定会的。”杨非说:“虽然现在队里有些队员我还认不全,但一些队员我以前也了解过,也采访过。”

  “我知道,”魏心荻点了点头,说:“说到这儿,我还要感谢你。”

  “感谢我?”杨非纳闷地反问道。

  “是啊!我接受了陈主任的邀请,准备接手球队之后,就开始搜集队员们的资料。我在网上,读到了好几篇你写过的关于这些国内优秀年轻运动员的报道和文章。比如,你给顾未央写的专访,好大一篇呢,让我了解到她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二传。还有你采访过的夏至、方晗、李梦兮……我也正是读了你的文章,第一次对她们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当然,这些年在美国的时候,我偶尔也通过你的文章,了解到国内排球发展的一些情况。所以,无论怎么说,还是感谢你。”魏心荻说道。

  听到魏心荻突然提到自己的名字,坐在后面一排的顾未央那对儿“小兔子”耳朵立马竖了起来。等到魏心荻把话说完,顾未央突然觉得自己心里暖暖的。

  觉得心中产生了暖意的,不仅仅是顾未央,还有杨非。

  原来,心荻她在国外也关注过我的文章!杨非想着,突然非常地开心。

  杨非刚想说什么,大巴车轻轻一晃,已经停在了甬东港体育中心的大门口。

  “到了,”魏心荻笑着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大声说:“姑娘们,走啦,去训练!”

  ……

  走进甬东港体育中心,别说队员们,就连魏心荻都对这座刚刚落成不久的崭新体育馆感到了震撼。

  这是一座能够容纳近万人同时观赛的大型室内体育馆。从外观看,这座体育馆是依照含珠海蚌造型设计的,走进里面,才发觉“蚌壳”一般的体育馆顶棚,是用高科技的膜结构铺设而成。此刻,室外灿烂的午后阳光透过那层膜照射进馆,不仅变得柔和,也让整座体育馆在保证整体照度的同时,节省了许多能源。

  “不过离开了五年,国内的体育设施都已经如此先进了啊!”魏心荻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着。

  毕竟,天天在训练馆里训练,跟走进正式比赛馆的感觉还是截然不同的。魏心荻活动了活动肩膀,兴奋感就油然而生。

  招呼队员们换好训练装备,跟着刘曦宇开始做准备活动,魏心荻也在场边一角牵拉着身体。一扭头,她看到徐振光居然正站在球员通道的门口,默默然地叉着腰,看着中国女排二队的队员们。

  杨非不是说,中国女排要晚上才来场地进行技术训练嘛,看来他的消息也有些不准啊。魏心荻想着,还是向徐振光走过来。这时候,陈家祥恰好也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在徐振光的身旁。

  “陈主任、徐指导,你们好!”魏心荻落落大方地和两位前辈、领导打着招呼,微笑着先伸出了手。

  陈家祥、徐振光也报以微笑,和魏心荻握了手。

  “徐指导怎么有兴趣来指导我们二队的训练?”魏心荻说。

  徐振光哈哈一笑,说:“小魏啊,这座体育馆你头一次来,可能不了解,我们今天下午的力量训练没放在训练基地,而是就安排在比赛馆后面配套的力量房里。听到你们来了,我肯定要过来迎接一下的。”

  陈家祥也在旁边说道:“我们也都想提前看看,中国女排二队在你的指导下,队员们都有了怎么样的提高啊。”

  魏心荻一抿嘴,说:“那我就跟陈主任、徐指导汇报一下吧。我们中国女排二队集训到现在,不过一个多月时间,队员们练得都很认真。能有多大的提高,我不敢吹牛,毕竟需要实战的检验。但至少,大家的状态目前都很好,也都没伤没病的。现在,队员们逐渐捏合成了一支队伍的模样了。对了,徐指导肯定关注大晴的情况。最近半个月,大晴严格按照减重食谱来科学饮食,目前体重已经回到了95公斤左右了。我有信心,到下个月让她再减几公斤。”

  徐振光听着这些话,点了点头,微笑不语。

  “这次比赛,你有什么想法吗?”陈家祥问道。

  “陈主任,我想赢!”魏心荻干净利落地说。

  “你有信心吗?”陈家祥高兴地问。

  “我有!”魏心荻说。

  “你的信心从哪里来?”陈家祥追问道。

  “虽然我的队员们都还年轻,但毕竟已经不是青少年选手了。我了解过,这次来参赛的日本女排和德国女排她们平均年龄也不过24、25岁上下,年龄和经验方面,我觉得我们中国女排二队不逊色对手多少。再说,我们的网口高度有优势,比如日本女排虽然技术灵活,但身高劣势明显。德国女排是典型的欧洲打法,我相信我给队员们演练的战术,能够克制她们!”魏心荻寥寥数语,却已经把自己的思路解释得一清二楚。

  “哈哈,好啊!”陈家祥说着,看了看身边的徐振光,问道:“徐指导怎么看?”

  “很好啊!如果中国女排二队和我们一队都能够战胜那两个国外劲旅,无论是甬东港现场的球迷,还是电视机前的全国球迷,肯定都会很开心的。”徐振光说。

  陈家祥挠了挠头,半开玩笑地问道:“到时候的话,中国女排和中国女排二队都是两胜,那这次邀请赛的冠军奖杯还有夺冠奖金该颁发给哪一支球队呢?”

  魏心荻和徐振光都愣住了。

  他们明白,陈家祥其实始终都想让两支球队有机会也一起演练演练,对抗对抗。虽然两位主教练还摸不清这位中国排球的“大掌门”究竟想通过这种对抗发现些什么或是证明些什么,但在这个问题上,魏心荻和陈家祥两个人的态度却都出乎意料地保持了一致,那就是异常地谨慎。

  徐振光哈哈一笑,说:“只要中国女排二队能够赢下日本女排和德国女排,我觉得这次比赛的冠军奖杯和夺冠奖金就都可以发给她们,年轻人要多给一些奖励嘛。”

  “徐指导太抬爱我们了,”魏心荻也笑着说:“这样吧,假如中国女排二队和中国女排都在这次邀请赛上取得两胜战绩,那么我们两队可以通过比较局分和小分,来确定最终的名次。这,也是一种竞争嘛。”

  陈家祥看了看魏心荻,又看了看徐振光,问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哈哈,好!就这么说定了!”徐振光说着,潇洒地一转身,离开了球员通道。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