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十九章 袁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九章 袁珺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15 10:32 字数:5553

  “珺珺!”顾未央冲袁珺喊到:“下一个球,稳一点发!”

  袁珺点了点头,在全场呐喊着的球迷所烘托起沸腾般的气氛中,顾未央虽然已经声嘶力竭,但她说的每一个字,袁珺还只听得模模糊糊。

  然而即便如此,袁珺从顾未央的眼神中也能够完全了解她是什么意思。

  袁珺抬头看了看正对面墙上的比分牌。

  22比23!

  第三局比赛,完全把胜负和比分抛到脑后的中国女排二队年轻队员们打出了一波8比2的小高潮,也终于将比分追到还差一分。

  轮到袁珺的发球轮。

  球迷们的呐喊声逐渐重归安静,他们更多地是屏息凝神,期待着场地里那些穿着胸口印有五星红旗比赛服的姑娘们,是不是能在这一局里上演逆转奇迹。

  下午这场比赛,能够容纳近万人的甬东港体育中心上座率几乎达到八成。这一刻,一万多只眼睛不约而同地汇集到站在发球区准备发球的袁珺身上。

  接过球童抛来的排球,袁珺把它在地上拍了拍,又把排球抱在了自己的胸前。

  她等待着裁判吹响允许发球的哨声。

  顾未央传递的想法是没错的。这一个发球,袁珺完全可以选择稳一点。只要她发过一个不失误的“菜球”,让日本女排去做一攻配合,而中国女排二队这边,身高几近两米的高大副攻方晗已经在网前严阵以待,做好了拦网的准备。

  这无疑是最稳妥的一个发球战术。

  但袁珺突然又想到,假如她大胆一点,发一个威胁性更大的跳发球,一旦造成日本女排一传不稳,甚至直接得分,对于中国女排二队的士气,将是一个极大的振奋。

  跳发球,其实也是她的拿手好戏。

  但这样,也将带来更大的发球风险。毕竟一旦失误,意味着她将直接送给日本女排这局比赛的局点。

  袁珺盯着手中的排球,有些出神了。

  从小到大,打了那么多场比赛,练了那么多个发球,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多。

  发一个“菜球”,她就能很好地完成了这一轮发球的任务,接下来的工作就留给负责拦网和组织反击的队友了。拼一个跳发球,虽然风险都在她自己,却有希望帮助队友们减轻一份压力。

  袁珺需要去做出选择。

  裁判的哨声吹响了,做出了由中国女排二队一方发球的手势。

  留给袁珺选择的时间不多了。

  她看了看不远处,场地内队友们身上被汗水浸湿的比赛服,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袁珺往后又退了几步,随即,把球抛向自己身前的空中。

  助跑、起跳、触球!

  背着身子站在网前的顾未央吃惊地昂着头,盯着袁珺这一记大力跳发球以极快的速度越过了半场,飞向日本女排场地的后区。那球快得似乎让日本女排的自由人井上绘香都没有做出反应来。

  这种大力跳发球,袁珺在训练时发过,顾未央也试着垫过,确实威力很大。但顾未央吃惊的,是在这样的实战里,这样的关键时刻,袁珺居然做出了这样具有风险的选择。

  然而,就在球落地的刹那,边裁的旗子挥向了一边。

  主裁判随即宣布,中国女排二队发球出界。

  比分,变成了22比24。

  袁珺和队友们立刻望向了主教练魏心荻,希望魏心荻向裁判提出视频挑战的请求。

  然而,魏心荻背着手,站在场边向着队员们摇了摇头。

  魏心荻看得清楚,那的确是一个明显的出界发球。

  袁珺懊恼地狠狠跺了跺脚。无疑,她的选择收获了最坏的一种结果。

  “没关系、没关系……”队友们纷纷说着,上来安慰袁珺。

  虽然大家嘴里说着没关系,但袁珺从队友们的眼睛里还是读出了失望的神情。

  “我们还有打一攻的机会!”顾未央嘶哑着嗓子对大家喊道:“比赛还没结束呢!”

  袁珺走回到属于她的位置上,一时间,球迷的喊声、队友的呼唤,乃至裁判的哨声似乎都听不到了。她仍然在抱怨着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发那样一个没有准头的跳发球。

  “珺珺!”顾未央的声音传来,袁珺这才一激灵,在她愣神的几秒钟里,日本女排已经把球发了过来。

  她们的接应二传古贺优发的是一个小心翼翼的“菜球”,让精力集中的夏至垫了个相当到位的一传。顾未央信心满满地把球急速地传到三米线后,本打算跟袁珺做一次后攻配合。

  顾未央没料到,此时的袁珺竟然走了神,还在思考着刚才那失误的发球。情急之下,顾未央只能大喊一声提醒袁珺,但她知道,已经无济于事。

  袁珺回过神来的时候,球已经近在咫尺。袁珺没有时间和空间去做扣球的动作,只得站在原地,把球高高地垫过球网。

  排球毫无威胁地回到了日本女排的半场,她们的防守队员和二传早就准备就绪,两次传递之后,经验丰富的板垣名奈在网前拔地而起,将球狠狠地扣回到了中国女排二队的场地之中。

  22比25,中国女排二队输掉了第三局。

  其他队友们有些失望地往场边走去,袁珺却呆呆地站在三米线后。她懊恼极了,队友们那么费力才追赶上的比分,竟然在她的手中轻而易举地送走了。

  她似乎也听到了看台上,球迷们发出的失望的声音。

  “这打的什么球啊!”

  “就是啊,配合失误了啊。”

  “唉,二队嘛,也正常。能打成这样就不错了。”

  虽然没有什么严厉的指责,但袁珺仍然想狠狠地打自己几巴掌。

  “珺珺……”顾未央喊着,上来牵起她的手,拉着她一起走去:“走啊,换边儿了。”

  袁珺机械地跟着顾未央向场地另一侧走去,一面小声说道:“对不起啊,未央。”

  “什么对不起啊?”顾未央纳闷地看着袁珺。

  “是我让大家输球了。”袁珺说。

  “哪里输球了?”顾未央大声说:“不就丢了一局嘛,咱们下一局拿回来不就好了!”

  说罢,顾未央冲着袁珺笑了。

  “袁珺!”魏心荻走了过来,把袁珺拉到一边。

  “最后两个球,你自己说说……”魏心荻说道。

  “两个球,我做得都很差。”袁珺小声说:“直接导致了这一局输球。”

  “不!”魏心荻说,“首先,你要明白,甭管赢球、输球,都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是大家的!其次,袁珺,我要说的是,你在发球上的选择很对,这个时候,该拼就是要拼。就算你发一个没有失误的‘菜球’过去,对手的一攻能够轻松打成,我们还是会丢掉一分。你唯独做得不对的,是既然都已经发球失误了,你却还在想着它,让自己陷在里面,到了最后一个球竟然走了神。”

  袁珺点了点头,虽然魏心荻指出了她的错误,但对她大胆拼发球的行为做出了肯定,这不禁让袁珺重新感到了些许的振奋。

  “袁珺,你要学会忘记!”魏心荻拍了拍袁珺的肩,说:“当你准备打下一个球的时候,无论上一球是精彩的成功还是遗憾的失误,只要裁判吹响了哨子,你就统统把它们忘记。你只需要记得,要打好的,永远、永远是下一个球,而不是上一个球!”

  袁珺看着魏心荻充满期待的脸,她觉得,自己明白应该怎么去做了。

  第四局比赛开始了。

  中国女排二队并没有更换首发的任何一名队员,但魏心荻在局间时,再一次跟大家强调,第四局全队的进攻将围绕着主攻和接应三名强攻手来打。

  这种简单、高效的进攻策略,的确让身材不算高大的日本女排在第四局依旧承受着夏至、王筱晴和袁珺三名“重炮”手轮番“轰炸”的巨大压力。

  两队的比分交替上升,场面从开局胶着到了收官,还难分高下。

  22平!

  依旧是一个胜负难料的比分。

  袁珺看了看身边的队友们。

  王筱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体能下降,每一个球间隙,她都要扶着膝,深深地喘着几口粗气。

  夏至的脸上出现了疲倦的神情,但她依旧努力地瞪着眼睛,牢牢盯着网子另一边对手的一举一动。

  方晗的跳跃明显比前三局低了不少,好在她的身高和臂展,只要举起双臂站在网前,日本女排的攻手就不得不忌惮她几分。

  萧潇的精力还算旺盛,虽然比赛里她的话不太多,可在现在,大声激励着队友们,给大家鼓劲最多的就是她了。

  毕竟,顾未央的嗓子已经嘶哑了。看上去,她也像劲量小兔子的电量有所下降一样,能打手势交流的,就不再呐喊。可即便那样,她的跳传依旧果断,她的拦网保护仍然机警。

  李梦兮的比赛服上衣几乎已经全湿了,但她依旧兢兢业业于把自己狠狠地摔出去,艰难地换回来每一次成功的防守和到位的一传。

  现在,该她袁珺的了!

  袁珺知道,既然这场比赛的进攻端,要围绕着她、夏至和王筱晴来打,那么,当队友们都在与疲劳做着不懈抗争,与对手进行着顽强的拼搏时,她就必须站出来,做好属于自己的,然后,帮着队友们去分担更多。

  袁珺看到,顾未央在身前悄悄冲着夏至比划了一个四号位强攻的手势。袁珺便大声说道:“小兔子,到位的话,这一球给我!”

  顾未央看了看袁珺,又看了看夏至。她没说话,充满自信地向袁珺点了点头。

  时间,对于双方都是公平的,战至此刻,日本女排的运动员也累了。毕竟,与年轻一些、更高一些的对手作战,体能消耗是相当明显的。

  所以,日本女排的发球威胁突然弱了下来。任凭田中贵子在场边嚷嚷着,石川佑希还是发了一个简简单单的上手飘球过来,她同样不敢失误。

  夏至早就向李梦兮摆手,示意这个一传是她的。

  球,在夏至和顾未央手中完成了“接力”,最后一棒,交给了袁珺。

  网子另一侧,和袁珺对上位置的是日本女排主攻新海爱沙。

  新海爱沙的速度很快,也判断出了袁珺的进攻意图。然而毕竟新海爱沙的身高只有1米80,比袁珺矮了许多,她的拦网在袁珺面前更多的也只剩下了象征意义。

  袁珺扣出的一记雷霆万钧“钉地板”的球,将比分牌改写为23比22!

  袁珺和队友们击掌相庆之后,一个人向后场发球区走去。

  又轮到她发球了。

  她没有去看比分牌。

  她的耳朵里似乎又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有的像是队友发出的,有的像是球迷发出的。

  “袁珺,发个菜球吧!”

  “稳一点、稳一点!”

  “这么关键的时候怎么又轮到她发球了,行不行啊?”

  袁珺接过球,抱在胸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让自己的耳朵“关闭”起来。

  整个甬东港体育中心,似乎又变得寂静无声了。

  袁珺缓缓地伸直右臂,用手指着日本女排的几个后排队员。无论是自由人井上绘香还是主攻石川佑希,或是接应古贺优,都诧异了,她们不明白,袁珺究竟是什么意思。

  准备承受跳发球的威力吧!

  袁珺想着,收回了手,把排球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吻它。

  这一次,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袁珺轻声对它说道。她把球又一次地抛向了空中,她紧紧地盯着排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然后下落。

  她不知道,全场球迷的目光,也都在随着她抛出的排球而上升、下落。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就是这个落点!

  袁珺的身躯适时地伸展开来,手臂如鞭,将力量加持于球上。

  排球如闪电一般,从袁珺的手中激发而出,向着日本女排的后排直飞过去。

  “好发球!”方晗站在网前,只觉得那球破空飞过,似乎自己都能够感受的到它的凌厉,不由得下意识地发出一声赞叹。

  日本女排队长石川佑希盯着这一记势大力沉的发球冲着她而来,不禁额角也渗出了一滴冷汗。

  球砸在了石川佑希的小臂上,让她感到一阵酸麻与痛楚,这种感觉从她的小臂迅速地传导到大臂。疼!她的大脑给出了这样的感觉信号。可是石川佑希毕竟久经沙场,即便赞叹于对手这个陌生年轻女孩的发球威力,但还是咬紧牙关,试图接好这一球。

  袁珺的这记发球的力量太大,速度也太快,排球从石川佑希的小臂弹开,径直飞向场边。

  日本女排自由人井上绘香大声喊着,拔腿就向着球飞去的方向奔去,试图拼尽全力去挽救这个一传。然而为时已晚,排球落在了日本女排教练席的前面,再度反弹,差一点打中田中贵子的脸,好在被她接住了。

  田中贵子的眼镜还是被反弹的排球碰到了,半挂了下来,她一手抱着球,一手慌乱地想去扶扶眼镜,却见没能收得住步伐的井上绘香直冲她而来。田中贵子只能无奈地任由眼镜半挂在脸上,抱住了井上绘香。一时之间,日本女排教练席上便是一片慌乱。

  中国女排二队的队员们开心地跳了起来,袁珺也狠狠地挥了下拳头。拼了!她告诉自己,只有拼了,才能够收获这样的开心。

  日本女排请求了暂停,经验老道的田中贵子希望用这样方式,打断中国女排二队顺风顺水的势头,顺便,让袁珺火热的手感尽可能地冷却下来。

  “我们现在有了两个赛点,姑娘们,不是局点,是赛点!”魏心荻大声地对队员们喊道:“所以,你们不需要有任何的负担。下一球,可以拼,也必须拼!袁珺,听清楚了吗?”

  袁珺坚定地点了点头。

  一分钟的暂停时间转瞬即逝,在全场球迷众目睽睽的注视下,袁珺又一次地走向了发球区。

  还是老样子,她目光如炬地指了指日本女排的一传队员们,又指了指站在场边眉头紧锁着的田中贵子。

  已经整理好了眼镜的田中贵子,双手抱胸,皱着眉头,视线恰好与袁珺相交。

  放下手,袁珺把球又捧在唇边,这一次,她没有亲吻它,而是满怀期待地轻声对它说道:“好朋友,这一次跟我一起迎接胜利吧!”

  从小,出生在独生子女家庭的袁珺就生活在大城市的‘钢筋水泥森林’中。在接触到排球这项运动后,袁珺就一下子把排球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虽然,这个好朋友没有在一传上帮到她多少的忙,但袁珺还是凭着自己的灵性与刻苦,和这个好朋友一同,练就了一手大力跳发球的好功夫。

  这一刻,袁珺向她的好朋友发出了最诚挚的请求。而她手中的排球,似乎也变得有灵性、听懂了她的话那样,又一次冲向了石川佑希。

  吃过一次苦头的石川佑希不敢怠慢,她屏住了呼吸,尽量压低重心,咬紧牙关迎着球垫了上去。

  然而,当排球从她小臂离开的一刹那,石川佑希还是知道,坏了。

  这是一个冲网球,日本女排二传佐藤佳子努力地跳起来,想在球冲过网带之前,把它调整回来,至少形成一次说得过去的进攻。

  但,现在为时已晚。佐藤佳子只觉得眼前晃过一道红色的身影,网子另一侧,那人比她更精力集中于这一球,也比她跳得更早、更高。

  那人手腕轻巧地一转,一声清脆的扣球声传来。排球,稳稳地从目瞪口呆的佐藤佳子面前划过,落到了地板上。

  扣出这记二次球的,正是中国女排二队的二传顾未央。

  袁珺跑了过来,夏至跑了过来,萧潇和王筱晴也跑了过来。站得离顾未央最近的方晗大长腿一迈,一步就来到了顾未央的身边,方晗一下子就把顾未央抱了起来。

  场下替补席坐着的李梦兮和其他没上场的替补队员也一同跑进了场地之内,和大家庆祝胜利。

  “姐!”顾未央被方晗高高抱了起来,还不忘向着魏心荻大声地喊道:“我把‘红旗’插到日本女排的‘阵地’上了!”

  魏心荻笑着向顾未央点了点头,却信步走到了袁珺的身旁。

  “胜利,是你们拼出来的。”魏心荻说。

  虽然她的声音在全场鼎沸的人声中并不算大,可袁珺却听得一清二楚。

  “魏姐,我想,我懂了一些拼搏的含义了。”袁珺说。

  魏心荻笑了,说:“拼搏的对象,有时候是对手,但也有很多时候是自己。千万记住……”

  袁珺点了点头,接过话来:“永远、永远打好下一个球!”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