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二十一章 周书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一章 周书遥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17 07:13 字数:5337

  这场和德国女排的比赛,其艰难程度超过了周书遥的想象。

  去年的世界女排联赛分站赛里,她和中国女排的队友们轻轻松松直落三局完胜对手。但没想到,去年年底居然传来了德国女排在欧洲女排锦标赛里战胜老牌劲旅意大利女排获得铜牌的消息。

  然而到了今天的比赛场上,周书遥才确信,德国女排在欧洲赛场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

  德鲁诺尔,这位23岁的德国女排接应二传,身高达到1米92,俨然成为球队的核心。面对她雷霆万钧的扣球,中国女排的攻防两端的确有些吃力。

  周书遥咬牙坚持了两局,发觉自己的膝盖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但是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下场,否则……

  好在,除了德鲁诺尔,德国女排其他位置攻手的能力并不足以让她们战胜世界排名第一的中国女排。在主场观众们的助威声中,中国女排仍然很快地直落三局,战胜了这个难缠的对手,也收获到了新赛季的开门红。

  比赛结束之后,参加完例行新闻发布会,周书遥随着主帅徐振光一路走出甬东港体育中心。

  热情的球迷们久久不愿散场,在运动员出入口翘首以待。看到周书遥跟着徐振光出来了,球迷们立刻涌了上来,合影、签名不一而足。

  看着球迷们热情而充满渴望的神情,周书遥不愿辜负他们对中国女排的喜爱。满足了一个稚龄小球迷的签名要求,周书遥又跟两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合了影,这才笑着且充满歉意地对球迷们摆了摆手,往球队的大巴车上快步走去。

  一迈上大巴车,周书遥立刻发现有了些不对劲。虽然大巴车上坐着的姑娘们也身穿中国女排的红色外套,可面孔一个个都那么年轻。

  “书遥,你怎么上这辆车来了?”魏心荻正坐在大巴车第一排,看到周书遥闷着头走上车来,她好奇地问道。

  原来,当晚在现场观摩了中国女排和德国女排比赛之后,中国女排二队的全体成员也在球员出口处登上配给她们的这辆大巴车,准备返回驻地。这辆大巴车不仅和中国女排的大巴车停靠的位置一前一后,两车的车型和涂装的颜色竟然也完全一样,车头还都贴着一面五星红旗,就难怪周书遥在忙乱之中竟然上错了大巴。

  周书遥站在大巴车的阶梯处,有些左右为难。透过这辆大巴车的车窗玻璃,她看到旁边不远处并排停着那辆配给中国女排的大巴车里,徐振光正笑着冲她摆了摆手。周书遥又看到车下热情的球迷们仍然人声鼎沸,她知道,如果她此刻下了这辆车,穿过球迷们的人山人海,再回去自己球队的大巴车,难免又要耽误不少时间。想到这里,周书遥便跟徐振光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干脆就坐二队的这辆车了。

  中国女排二队乘坐的这辆大巴车上,年轻的姑娘们看着周书遥,一个个的神情也各有不同。夏至是看着周书遥走上这辆大巴车的,不明就里的夏至一脸诧异;正塞着耳机听着音乐的方晗发觉队友们的表情很特别,她猛然抬头,看到了站在前面的周书遥,也是深感纳闷。坐在第二排座位上的顾未央聪明地意识到周书遥一定是走错大巴车了,便捂着嘴悄悄偷笑……不过显然,中国女排二队的姑娘们偶然之间和这位中国女排队长、鼎鼎大名的女排老将面对面,车里的气氛都感觉有那么一点点拘谨。

  其实,对于这些队员,周书遥也是有着一点点距离感的。毕竟,中国女排二队没有来自和她相同俱乐部华彩女排的队友。那些年轻人,有的跟周书遥在联赛中交过手,有的她之前也没有见过。所以,站在这辆大巴车上,周书遥还是显得有一点手足无措了。

  “坐我旁边吧。”魏心荻拍了拍身旁空闲的座位,给周书遥解了围。

  周书遥笑了,抱着自己的装备包轻轻坐在了魏心荻的身旁。

  此刻,中国女排的大巴车已经关紧了车门,缓缓开动。中国女排二队的这辆车也紧随其后,缓缓驶离了甬东港体育中心。

  看着身旁坐着的魏心荻,周书遥突然觉得自己有一肚子话想跟她说,可还没来得及张嘴,却听得椅背中间有一个声音传来。

  “书瑶姐,晚上的比赛你们打得真棒!”

  周书遥扭头看了看,一张笑嘻嘻的脸蛋正贴在两个座椅的间隙,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看着她。

  说话的人她认得,是中国女排二队的首发二传顾未央。

  “你们下午的比赛打得才叫棒呢。”周书遥回应道:“你有几个快攻传得更有隐蔽性,一看就得到了魏姐的真传啊。”

  周书遥说得很真诚,顾未央听到她的表扬,很是得意,但还是谦虚地说:“哪里、哪里!别说魏姐了,我跟书瑶姐也差得还很远呢。”

  听着她们俩你一言、我一语,魏心荻也拉过话头,趁热打铁地对顾未央说:“小兔子,如果从二传手的天赋上说,你一点儿都不比我和书遥差,所以你平时还得更用功一些。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接近书遥的高度了。”

  顾未央大声答应着,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心地琢磨着魏心荻的话。

  周书遥难得放松下来,她像两个人以前在队里当闺蜜时那样,轻轻地把头靠在魏心荻肩上,轻声感叹道:“姐,没想到你这教练当得这么厉害。”

  “有什么厉害的,”魏心荻嘿嘿一笑,说:“不过就是带着姑娘们好好训练、认真比赛罢了。”

  “你说得轻巧啊,”周书遥也笑了:“一个‘好好训练’、一个‘认真比赛’,往往需要教练员为之付出多少心血和努力啊。就比如说,你跟顾未央说了那么几句话,她就信心十足、元气满满的模样,一看就被你调动起来了。我相信,从明天开始,她在训练课上一定就会做得更出色。”

  刚说了这么几句话,车子就开进了甬东港女排基地的大院里。

  下了车,看着周书遥似乎还有话想对自己说,魏心荻便主动邀请她道:“书遥,如果你还想聊聊的话,可以到我房间。今天晚上我们队里没有什么其他的安排了。”

  周书遥脸上露出了些期待,但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姐,我回去要先治疗。结束之后,估计得很晚了。我怕打扰你休息……”

  魏心荻点了点头,说:“没事儿,多晚我都等你。”

  ……

  夜深了。

  周书遥走出电梯,通过寂静的走廊,她远远地看到魏心荻的房间房门还虚掩着。

  魏心荻一直在等着她。

  甬东港女排基地的这座“体育宾馆”楼层并不是很高,总共七层的小楼,中国女排按照惯例是住在六楼,而中国女排二队这一次则被安排在五楼。

  本次比赛的另外两支参赛队日本女排和德国女排是被好客的组委会安排在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入住。

  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女排和中国女排二队不可以去住条件更好的酒店,而是因为这个基地是中国女排的“家”,拥有更完善的训练设备和后勤保障设施。中国排协专门安排两支国字号球队住在基地,既能够保障队伍的日常训练,也可以节约更多的住宿经费,实在是一举两得。

  周书遥轻轻敲了敲门,里面马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进来!”

  周书遥走进了屋子,轻轻带上房门,只见魏心荻仍然坐在书桌前,一边盯着笔记本电脑,一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书遥啊,你稍等我一下下,”魏心荻知道是周书遥来了,她头也不回地说:“还有三个球,马上就好!”

  周书遥怕干扰到魏心荻,便没有说话,轻轻坐在床边,看着魏心荻工作。

  原来,魏心荻正一边用笔记本电脑回放着晚上中国女排与德国女排的那场比赛,一边在自己的战术本上画着德国女排攻手们的进攻路线。

  十来分钟之后,魏心荻画好了最后一球,便如释重负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转过身看着周书遥笑了。

  “有几年没画过战术图了,比以前当队员的时候慢多了。”魏心荻自嘲般地说。

  “怎么,你在美国执教大学生队的时候,不需要做这些?”周书遥好奇地问。

  “现在,美国的大学生球队都全面采用了计算机辅助系统来协助教练员分析技术,而且会有专门的技术分析员来做这个。他们会把每一场比赛的技术录像传进电脑,然后通过专用软件来自动生成技术统计数据和球的路线图等等,真是省事儿多了,也很准确。我那个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女排的球队经理帕特里克就兼任球队的技术分析员,大概他也是全美大学生球队里最好的技术分析员了。赛季期间,他给我帮了很多忙,否则就我这画战术图的速度,不得累死,也得急死。”魏心荻说。

  周书遥点了点头,随口和魏心荻聊起,从前两年开始,她就发现世界女子排坛的很多国家队都开始采用计算机来进行技术分析和数据统计工作了。她也听说,中国排协去年曾经询问过徐振光,是否老帅也需要给球队配备相应的操作人员。但徐振光觉得,目前国内能够熟练使用这套系统的人员还不多,未必能够达到国外那样的效果。后来,也有几个体育大学的年轻人到了队里进行试验,可他们毕竟不是专业排球人员出身,统计出来的数据不够准确、及时。徐振光更觉得,还是他用手去画战术图、用笔来记录技术统计的那些老办法更符合他的习惯。于是,中国女排一直到现在也还并没有采用计算机系统来辅助训练和比赛。

  听了周书遥的介绍,魏心荻无奈地笑了,说:“徐指导毕竟年纪大了,愿意坚持他的老经验,对新技术有不同的看法,也很正常。我倒是很希望能够给我的球队配备上能熟练操作那套计算机系统的数据分析员。不过我们二队毕竟只是一支为了完成今年的比赛任务和培养输送人才为目标而组建的后备梯队,教练组总共只有四个人……”

  “就算是手绘战术图,”周书遥又说:“姐,你也可以请靳指导帮助你啊。”

  魏心荻摇了摇头,说:“靳指导每天训练、比赛忙前忙后的,又干助理教练的活儿,又做领队的工作,已经很辛苦了。我毕竟年轻一些,能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咱们中国女排的教练员,哪一个不是‘本职工作一定要亲历亲为’‘其他工作会相互主动分担’的呢。”

  周书遥听了魏心荻的话,突然觉得面前这个比自己只大了几岁,曾经一个宿舍生活过,一片训练场打拼过,一个赛场奋斗过的如亲姐妹一般无间的魏心荻,身上的气质已经变了许多。在魏心荻面前,周书遥仍然是个运动员,而魏心荻却时时、处处都在以教练员的立场和角度来看问题、想事情。

  看着周书遥若有所思的模样,魏心荻说:“别光说我了,书遥,说说你的情况吧。实话实说,这不过一个多月时间,你的膝伤是不是没有怎么好转?”

  周书遥点了点头,阴霾出现在她拧紧的眉间。

  “别说没好转了,这些日子,我膝盖的伤情又严重了。差不多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得去医院抽一针管儿积水……”周书遥欲言又止地说。

  “国家队的比赛任务还很重啊,一时一刻都不能休息吗?”魏心荻追问道。

  周书遥叹了口气,说:“其实徐指导已经很体谅我了,训练时给我减了不少量,还专门给我制定了能够让我量力而为的训练计划。但是,到训练中的战术配合和比赛时,二传位置上,他还是更信任我……姐,有时候我甚至想,要是你一直在队里就好了。有咱姐俩一起努力,中国女排的二传位置就没什么让徐指导好操心的了。”

  “傻丫头,”魏心荻像以前那样摸了摸周书遥的头,说:“你姐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就算五年前没离开,这几年估计也不可能再入选国家队了。你要顶大梁,真的很辛苦。”

  “姐,我下午的时候看了一会儿你们的比赛。我在你们那个15号小二传的身上,真的看到你的影子了。甚至有那么一、两个球,我恍惚都觉得是你在比赛……姐,明年你一定要跟徐指导推荐一下她,如果徐指导愿意,我相信在两年之后的奥运会上,她一定有机会!”

  魏心荻点点头,说:“这些虽然重要,但毕竟是后面的事情。你的伤是眼前事。怎么,教练组和中国排协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给你吗?”

  周书遥说:“徐指导的意思是,这几个月先保守一点,控制好伤情的发展,争取打完9月末的世锦赛,然后想办法让我手术……”

  “手术准备去哪儿做?”魏心荻追问。

  “现在还没有具体的计划,但中国排协、陈主任那边一直在积极联络,希望能够去国外运动医学发达的机构或是医院去做手术、康复。国内运动医学方面最好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也是首选之一。”周书遥说。

  “书遥,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我有一个主治医生的人选可以推荐给你。”魏心荻说。

  周书遥一愣,连忙说道:“姐,我当然信任你。你要推荐什么人给我治伤?”

  “当年,我刚到美国的时候,膝伤也没有恢复多好。后来,我偶然结识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的一位华裔博士。他虽然出生在美国,但却是中医世家的传人。他年纪轻轻,可学识渊博,而且,他研究的方向很特别,就是将中医与西方运动医学治疗、康复相结合的课题。我在他那里治疗、康复了一段时间,伤势痊愈后,几乎就没有复发。当然,我这几年也没有像退役前那么大的运动量了,不过我觉得他的治疗方法和康复手段,对你的膝伤应该会有帮助。”

  周书遥听了魏心荻的话,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使劲点着头,说:“姐,你说的这个人,我真的想去试试。等到今年打完世锦赛,你就帮我联系那个博士好吗?”

  “书遥,你放心!”魏心荻承诺道:“我明天遇到陈主任的时候,就把这些事情跟他说说。如果他没什么反对意见,我立刻联系那位医学博士,安排你世锦赛之后出国治伤。”

  “姐!”周书遥说着,一下子扑过来,紧紧地抱着魏心荻,想说什么感激的话,却始终未能再说一语、一言。

  魏心荻明白周书遥的感受,理解周书遥当下肩头所承担的如山重任和她与残酷伤病展开艰苦斗争的经历。这些,其实与魏心荻自己当年所承担和经历过的,并没什么不同。

  魏心荻也突然感到了内心最深处油然而生的一丝愧疚。她头一次默默地问自己,五年前,面对她所认为的不科学、不合理的训练理念,她选择了离开。但,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她是在重压之下退却了呢?如果是这样,那么,无论是中国女排还是徐振光,都并不“亏欠”她什么,反而是她“亏欠”了中国女排……

  魏心荻没有给自己一个答案,但她觉得,现在扑在她怀里,卸下了所有“盔甲”,展露着柔弱一面的周书遥,却远比五年前的她更坚强、更勇敢,更配得上中国女排队长这个头衔。

  我无论如何也要帮书遥治好她的膝伤,让她能够昂扬地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帮助中国女排实现卫冕奥运冠军的伟大创举。魏心荻想,这不仅仅是帮助周书遥,也是帮助我自己,帮我偿还欠下中国女排的一笔“债”……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