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米的天际第二十七章 陈家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七章 陈家祥

小说:2.24米的天际 作者:行知 更新时间:2019-12-25 07:21 字数:5662

  夜,已经深了。

  新宿京王酒店的走廊寂静无声。知道队员们都休息了,陈家祥这才信步踱到徐振光的房间门口。

  虽然无缘女排世锦赛四强,让他的心情既恼火又惋惜。但他明白,无论是中国女排主教练徐振光,还是队员们,大家都已经尽力了,每个人面对这样的结果都异常地难受。

  身兼中国女排领队之职的他,现在需要做的并不是追究任何人的责任,而是让大家都能够尽快从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因为,这支队伍面前的路还很长,还需要大家团结一心地勇敢走下去……

  徐振光的房门虚掩着,陈家祥用他习惯的节奏敲了敲门,不等徐振光招呼,便推开门走了进来。

  “老徐啊,”陈家祥轻声问道:“还不睡?你的身体……”

  “这两天血压倒是还好,”徐振光无奈地笑了笑,说:“主任啊,我睡不着。咱俩出去走走?”

  陈家祥本来就担心徐振光心情郁结,再因此影响到他的身体健康,想着来找他聊聊天,帮他排解排解。此刻徐振光居然主动提出要走走、聊聊,虽然时间不早,但陈家祥还是点头答应。

  两人便换上便服,悄悄下了楼。出了酒店,他们也不往新宿站、歌舞伎町等热闹的方向走,却捡酒店后身小巷子的僻静处信步缓行。

  徐振光郁郁地从兜里摸出香烟,刚想递给陈家祥一支,却见陈家祥摆了摆手:“老徐啊,这里的规矩,路上也不让吸烟的。”

  徐振光想起来了当地严格的禁烟规定,便只好苦笑着,把香烟塞进兜里。前面正好有一家小小的居酒屋亮着灯,徐振光便建议不如去那里坐坐。陈家祥一口答应,但有言在先一定要让他付账。徐振光推脱几番,也不再坚持,只是说:“那就叨扰主任了。”

  两人便一掀门帘,走进了这家居酒屋。

  陈家祥和徐振光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早有热情的服务生过来招呼。看到徐振光,那个服务生愣了一下,便用略带激动的颤抖声音轻轻问道:“您是中国女排的徐教练吧!”

  听到服务生居然用纯正的汉语问着话,徐振光和陈家祥都是一愣。徐振光点了点头,反问道:“小伙子,你是中国人?”

  小伙子开心地点了点头,说:“我是中国留学生,下了课晚上出来打工的。我早就听说中国女排住在旁边的酒店,没想到真的能在这里见到您……”

  陈家祥见小伙子越说越激动,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你白天上课,晚上还要打工,真的辛苦了,一人在外不容易啊。这样,我们在这里坐坐,聊聊天。有什么店里的拿手菜,就请你做主帮我们选几样。等一会儿你忙完了,我们也聊好了,我请徐指导跟你合个影,留个纪念,你看好吗?”

  小伙子听陈家祥这么说,更是开心了,连连称是,还不忘问道:“两位先生要喝一点酒吗?这家店的啤酒、清酒都是不错的。”

  “那就请帮我们温两壶清酒吧,天也有些冷了,不喝啤酒了。”徐振光不待陈家祥说,便先开口道。

  看着小伙子高高兴兴地去准备酒菜,陈家祥小声问道:“老徐啊,你还吃降压药呢,能喝酒吗?”

  徐振光笑了笑,说:“主任啊,今天,我就是想喝一点。”

  陈家祥明白徐振光心中苦闷,便不再劝说。这一会儿,小伙子已经端上来些枝豆、醋渍海带等酌酒小菜,还有两壶温热的清酒。

  陈家祥给徐振光和自己分别酌上一杯,两人轻轻一碰,各自喝了一口。

  徐振光看着小伙子在店里忙碌着的身影,不由感叹道:“唉,像咱们这样的人,可能永远也体会不到他们这些年轻人独自一人背井离乡,在海外打拼的生活有多么艰辛吧……”

  陈家祥听出了徐振光的弦外之音,接过话头说:“是啊!老徐,你看,就像小魏一个人在美国,也是靠着一个人的奋斗来一步一步不断地成长着的。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却能让一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觉得,和这种拼搏的人生经历,肯定会有很大关系。”

  徐振光点了点头,把自己小杯子中的清酒一饮而尽,说:“说实话,陈主任。您一开始去把小魏从国外请回来,我真的没看好她,因为我执教她的那短暂的时间里,除了她超乎其他运动员的聪明与悟性,但别的方面却并没有让我看到她能够成为一名好教练的闪光点。不过这次回来,她给我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了。就从几个月前的邀请赛来说吧,我发现她的性格沉稳了很多,对排球的理念和想法也很新颖,把那些年轻队员们捏合得有模有样的。这一次,我把王筱晴和方晗两个队员调了上来,让她们跟队伍合练了一个来月,又带来参加这次女排世锦赛。方晗整体表现还是可以的,可毕竟以前我没带过这个孩子,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但至少从大晴身上,我看到了她在二队的这小半年功夫,的确是有进步了。”

  “嗯,”陈家祥笑着插话道:“大晴的体重也降下来不少。看来,小魏在每个队员身上都下了不少功夫。我听说,她是自掏腰包请人给大晴制定了减肥方案……这姑娘,现在的思维方式都跟咱们不太一样了。”

  “是啊,能让大晴体重降下来,体能和技术能力不降反升,这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徐振光说。

  “老徐啊,那你该放心了吧?”陈家祥说。

  徐振光叹了一口气,又独酌了一杯。

  陈家祥明白,徐振光异常谨慎又费思量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两年前,当徐振光率领中国女排拿到奥运会冠军后,陈家祥和他的目标自然就放在了四年之后的下一届奥运会上。毕竟,这一届中国女排的队员平均年龄已届而立,正是大赛经验最为丰富的时期。然而在去年,中国女排的主要队员却出人意料地先后都出现了严重的伤病问题,比如周书遥的膝、韩嘉卉的腰、鹿茗的肩……最终,在去年年底的国际排联女排大冠军杯赛上,中国女排就因为老队员的这些伤病而未能问鼎金牌,获得了亚军。联赛期间,老队员们回到地方俱乐部后,有的只能高挂免战牌养伤,有的虽然咬牙坚持比赛,但不知不觉间伤病却更严重了。

  这些情况,陈家祥和徐振光都看在眼里。徐振光信任他的队员们,他觉得伤病并不可怕,而坚信他的队员们一定能够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和作风去战胜伤病。

  陈家祥作为运筹帷幄的管理者,却不能不更加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所以,陈家祥在今年年初决定组建中国女排二队,其目的绝不仅仅是临时组织这样一支球队去参加国际排联的23岁以下女排世界锦标赛。他更希望能够以此遴选出全国最优秀的青年后备才俊,在距离奥运会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看看有谁能够为中国女排所用。

  在中国女排二队组建之初,陈家祥并没有藏着掖着,而是把这个想法跟徐振光说了。徐振光的态度是,有年轻后备人才时刻准备着当然好,但她们的能力是否能够达到为中国女排所用,他还有怀疑。

  好在,魏心荻带队仓促参加中国国际女排邀请赛表现不错,还漂亮地取得了两连胜,又把最佳状态的王筱晴“送回”给了徐振光。这不由得让徐振光对魏心荻和中国女排二队有了全新的看法。也正是为什么陈家祥敢于跟徐振光说,让他可以“放心”的原因。

  徐振光沉默了一会儿,给陈家祥斟上了一杯酒,和他轻轻一碰,呷了一口。然而,却反问道:“陈主任,您觉得我真的能放心吗?”

  陈家祥愣了,酒杯放在唇边,呆呆地看着徐振光。

  “二队的这些孩子上一次邀请赛打得确实不错,”徐振光说:“可是她们是不是真的能够在中国女排发挥重要作用,还不是一次比赛就能够看出来的啊。”

  陈家祥轻轻抿了一口酒,便放下了酒杯,认认真真地看着心事重重的徐振光。

  徐振光接着说道:“小魏的那套战术打法,是根据现在二队的那些队员们的情况而量身打造的。这也的确难为她了,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捏合成一支球队去打比赛,她能够也必须通过战术来弥补年轻队员们技术上的短板,做到扬长避短。但是,陈主任,这些孩子们技术上的短板,在我们这支中国女排的战术上,却是不可能去避免的。比如,我们需要副攻也能参与到一传、防守里去,需要我们的接应有出色的保障能力……我们的战术体系,需要技术能力更全面的运动员啊。”

  “这种高标准,二队的那些孩子们确实还达不到,”陈家祥问道:“那老徐你的意思是?”

  “这个奥运周期,我肯定还要以老队员为主!”徐振光说着,语气加重了些。

  “老陈!”徐振光又说到,这一次,他没有称呼陈家祥为“陈主任”,反而用了意味更加深长的“老陈”这两个字。陈家祥知道,徐振光换了这个称呼的意思是什么。

  三十年多前,徐振光还是中国男排的队员,而陈家祥刚刚从体育学院毕业,分配到国家体委的排球处上班。陈家祥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中国男排担任工作人员。

  那一年,也成为徐振光和陈家祥的初次相逢。

  随后几年,徐振光从国家队退役,转而担任中国女排的陪打教练、助理教练,即便三十余年间中国女排更换了几任主教练,徐振光始终在这支球队工作,直至他也成为了这支光荣球队的一任主帅,并带领球队再次登上了世界冠军之巅。

  陈家祥呢,三十余年间从一名普普通通的机关干事,逐渐升任负责竞赛、训练工作的副处长、处长,担任过中国女排的领队,直至成为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的副主任、主任。当中国女排登上奥运会冠军领奖台的那一刻,陈家祥也达到了事业上的一个巅峰。

  可以说,两个人的职业生涯完全都围绕着排球这个项目以及中国女排这支球队而度过的。这份交情与这份信任,完完全全是牢不可破的。

  所以,徐振光的一句“老陈”,无论什么时候,真的比他喊一声“陈主任”,更能够让陈家祥的心重重地跳动着。因为他知道,一句“老陈”代表了徐振光不再把他当成自己的顶头上司,而当成了并肩的战友、共进退的兄弟那般,准备交心了。

  “老徐……你有什么顾虑,尽管说出来!”陈家祥说到。

  “其实,顾虑倒是没有,我只是仍然信任我的那些老队员们,我坚信她们一定能够用无比的勇气和信念,去战胜伤病。”徐振光一字一句地说到,眼神中闪现出了渴望与企盼的光芒。

  陈家祥叹了口气,他点着头,笑了笑,说:“老徐,我也相信大家有那种勇气,也有那份信念。如果没了那种勇气和信念,她们就不是中国女排了。可是……”

  听到“可是”两个字,徐振光盯着陈家祥的眼睛,视线久久不愿移开。

  “可是,我们也应该相信科学规律啊!”陈家祥语重心长地劝说道:“这一次女排世锦赛之前,我们不是带她们几个老伤员去北医三院会诊了嘛。北医三院的黄院长怎么说的,老徐你不应该忘记了吧?就像黄院长说的那样,书遥的膝盖半月板都快磨光了!她的膝关节年龄,几乎等于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我相信书遥为了参加两年之后的奥运会,为了帮助中国女排实现在奥运会上卫冕这一前所未有的成就目标,而会百倍地努力训练,努力与膝伤做斗争。可她即便再努力,能让磨损了的半月板再长出来吗?那么嘉卉呢?鹿茗呢?其他位置的伤员们呢?她们断了的十字韧带可以缝上,折了的胫骨可以愈合……但你也知道,缝合之后的十字韧带功能不可能等同于断裂之前的,愈合之后的胫骨抗压能力,也不可能等同于骨折之前的……老徐啊!她们的竞技状态永远无法达到两年前我们拿到奥运冠军时的水平了,我们都要清醒地面对现实啊!”

  徐振光听着陈家祥的话,眼神里的光,一下子暗淡了下来。

  陈家祥有些心疼自己的这位老搭档了。他明白,他刚刚说的那番话,让徐振光深受打击。徐振光也不是不清楚医生和专家对于中国女排队员们伤病情况的诊断,但徐振光长久以来一直不愿意完全相信那些诊断,是因为他太信任自己的队员了,他太想带领自己的队员们去争取一个又一个冠军了!

  徐振光这一辈子都把自己奉献给了中国女排,从没有任何的私心杂念。如果说徐振光是有一点点“私心”的话,那么他的“私心”就是要带着两年前曾经登上了奥运会冠军领奖台的那些队员们,再一次地登上两年后的奥运会冠军领奖台。

  这是陈家祥在两年前的奥运会颁奖仪式后,亲耳听到徐振光向着队员们做出的承诺。而现在,要让他明白并不是麾下所有运动员都有机会、有能力再一次参加奥运会,无疑会让徐振光感到锥心之痛。

  一阵沉默袭来。

  两个人都不言声,而是一口一杯地连连啜饮着杯中的酒。两壶清酒很快就差不多见了底。

  “老徐,你看这样好不好!”陈家祥缓缓说道:“明年再组队,有不错的年轻人的话,比如这次二队的方晗、夏至、顾未央、李梦兮那几个小姑娘,咱们尽量把她们都调上来,再加上大晴、宋思敏两个从咱们队里练出来的小队员,明年至少在几个位置上都有新人进来。一面呢,给她们机会,让她们在国家队跟着一起训练,争取更快成长。另外呢,也让这些年轻人能够在一些小比赛里帮书遥她们那些老队员们分担分担压力,给老队员更充裕的治疗、康复时间。咱们的最终目的,不奢求每个年轻队员都能够达到老队员当年的巅峰状态。到接下来到奥运会之前的短短两年里,就算能有两、三个年轻队员练出来、用得上,对于中国女排不也是新的实力增长点吗?”

  “陈主任,您说的我能理解。”徐振光缓缓说道:“我同意您的安排。不过,我也有一件事想请您批准。”

  “什么事?”陈家祥连忙问。

  “我想……能不能以中国排协的名义,和各个地方俱乐部协商,今年中国女排有伤在身的主力队员都统一留在北京进行康复治疗,不打联赛?”

  陈家祥愣住了。

  此次女排世锦赛结束后,中国女排的全年比赛任务就算是告一段落。按照以往的惯例,中国女排很快就要解散,队员们将在冬天到来之际返回各自俱乐部,参加中国排球联赛。中国女排的主力选手都是各自俱乐部的球星和顶梁柱,也是联赛的“票房保证”。让中国女排的主力队员留京治伤而不参加联赛,无疑是要牺牲到各个俱乐部乃至联赛赞助商的利益。这个决定,陈家祥很难下!

  “非得这样吗?”陈家祥问道。

  徐振光看着陈家祥,慢慢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各省市为了中国女排已经做出了很多牺牲,”徐振光说:“可现在这种局面,只能请求他们再多做一些牺牲了。伤员们,需要时间!”

  陈家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喃喃说到:“好吧,老徐!这种扮黑脸的事情,就让我去做吧。”

  “老陈!”徐振光握住了陈家祥的手。陈家祥觉得,徐振光的手微微地有些颤抖。

  陈家祥明白,如果他把这样的决定向各个地方俱乐部进行通报,以大局为重的各个俱乐部一定会为中国女排再次做出牺牲,这没的说。但,大家心底难免会有怨言,也会把怨言都集中到他这位中国排球的“大掌门”身上。所以,这何尝不是他陈家祥的一次牺牲呢?

  “不过,老徐……”陈家祥说:“书遥那边有些情况。小魏跟我说了,她准备为书遥联系去美国治疗,理想的话,应该效果会好一些。”

  徐振光点了点头,说:“真难为小魏了,回头,我真得当面好好谢谢她。”

  陈家祥笑了,说:“其实你不用当面跟小魏说什么感谢。我觉得,明天最后一场争夺第五名的比赛,老徐你看能不能让方晗、大晴都首发……甚至争取让她们打满全场?”

  徐振光不做声,仔仔细细地思考了一会儿,端起手中的酒杯:“老陈,咱们干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2.24米的天际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