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道微光第65章 玉佩疑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5章 玉佩疑云

小说:爱是一道微光 作者:芸中鸿 更新时间:2020-06-22 07:28 字数:4165

  一个月后,林骏飞的伤势基本痊愈,张竹修心里惦记老伴儿,便邀请肖文海回陕西老家去玩。恰逢清明节到来,肖正杰便给肖笛笙请了两天假,和父亲一起飞回了太白山区闻仙坪。

  张大娘看着张雯倩的骨灰盒,不免痛哭一番,众人好生劝说,方才止住伤心。张竹修给张雯倩在屋后一里开外的竹林子里安置了一个墓地,请了风水先生立了碑,美丽的天使从此便长眠在父母身旁。

  二十几年没有回归故里,肖文海看着闻仙坪发生的巨大变化,内心感慨万千。

  “竹修,我记得你们家不是在平坝上吗?怎么现在成了山坡了,这咋回事儿?”

  张竹修料想肖文海会有此疑问,整理了一下记忆说道:“那还是七二年,也就是你们全家离开闻仙坪的当年秋天,我们就搬到了这里。这套瓦房是我岳丈他们去世后留下来的老庄基,虽然是坡地,但是风水环境特别好。”

  听张竹修这么一说,肖文海又四周仔细看了看,的确是背靠秦岭,面朝太古河,周围松竹掩映,溪流盘绕,空气清新,环境优雅。肖文海收回目光,望着张竹修,叹了口气。

  “竹修,想起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好。我猜想,这里环境好只是一方面,其实你是想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才住到这里的吧。”

  张竹修瞪了他一眼:“你咋又来了,过去的事情,咱老哥俩就烂在肚子里,谁也别再提了好不好!”

  肖文海愣了愣,讪笑道:“好好好,不提了,不提了,呵呵。”

  张竹修却又说道:“其实我们当年就是不搬走,在合柳村也住不了几年。七九年改革开放,国家大力推进农业产业调整,对八百里秦川出台了新政策,要求扩大良田再建。很多零星分散的行政村,也被重新合并规划。我们合柳村,因为要修建占地几百亩的大型农作物实验基地,就被迁移合并到了你们那个太邑村,合柳村也在那个时候消失了。”

  “真是沧海桑田,岁月流金啊!竹修,我们现在总算又聚在了一起,人也老了。不管怎么样,我们哥俩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好吗?”

  肖文海文绉绉的话语,让张竹修又想起了少年时期的美好时光。他看着肖文海,微笑着点了点头。

  两天后,扫墓结束,肖正杰带着女儿先回了上海。肖文海留下来继续享受田园时光,他整天围绕着张竹修家的房子,山上山下地转悠。周围的青山绿水在四月的春风中,荡漾着沁人心脾的烂漫气息,肖文海不由得啧啧赞羡,张竹修这老家伙过得可真是神仙日子啊!

  这天清晨,林骏飞正陪着肖文海在院子边上看风景,突然听见屋子里传来一阵呼喊。

  “老头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林骏飞俩人急忙回到屋里,见张竹修侧身躺在床上,背对着张大娘的询问却并不言语。

  林骏飞走上前去看了看,却见张竹修手里拿着一块玉佩,脸上满是泪痕,不知道又在为何事伤心,不禁心头一酸。

  “张伯伯,你怎么了?”

  张竹修闻言,急忙擦了擦眼泪,转过头来:“骏飞,没什么,没什么的。”

  张竹修掩饰着自己的悲伤,从床上坐起来,那玉佩便吧嗒一声滑落在地上。

  林骏飞弯下身捡起来看了看,不免有些惊奇。

  “咦!这块玉佩怎么跟我脖子上挂的一摸一样,上面也有一个字,这可真是巧了。”

  林骏飞一边说着,将自己脖子上的玉佩解了下来。

  张大娘闻言,有些愕然,急忙从林骏飞手里接过两个玉佩来,仔细看了看,这一看不打紧,她的心头猛然一震。

  林骏飞的这块玉佩,却正是二十多年前自己亲手戴在刚出生几天的儿子脖子上那一块,里面的一个福字清晰可见。

  “骏飞,你这块玉佩是哪里来的?”

  林骏飞有些不解地看着张大娘:“这是我母亲给我的,怎么了?”

  张大娘突然间神情恍惚,呆呆地注视着林骏飞,半晌说不出话来。

  林骏飞看着两位老人的表情,心头疑云陡生,却又不便探究其中的缘由。

  过了几天,老张两口子来到林骏飞面前。

  “骏飞,我们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林骏飞见他们神色凝重,点了点头。

  “我们想去你老家看看你的父母,你看可以吗?”

  林骏飞一听,顿时眉开眼笑:“嗨!就这事儿啊,这有啥好商量的,就是你们不说,我也会邀请你们去玩的。”

  张竹修夫妇点了点头,眼神依然有些彷徨。

  “就怕打扰你父母,那样的话,我们可过意不去。”

  “不会的,我父母都是好人,见了你们这些好人,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林骏飞说完,见两位老人还有些迟疑,便说道:“好了,就这样定了,包括肖伯伯,你们都去,所有路费本青年全包了。”

  张竹修老两口看着林骏飞天真可爱的表情,这才笑逐颜开。

  几天以后,林骏飞带着三位老人回到了槐树关。

  林常青夫妇看着儿子突然回家,随行还有几位老人,有些诧异。

  “老爸老妈,这几位都是我的好朋友,我这一年多时间里多亏了他们关心照顾,否则我现在能不能平安无事地站在你们面前,还说不定呢。”林骏飞调皮地说着,把那三人介绍给父母。

  林常青夫妇听了儿子的话,内心十分感激,立刻让林骏飞上街买肉买菜,好好款待几位贵客。

  张竹修老两口在林家堂前屋后转悠了一圈,心中无限感慨。这就是林骏飞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吗?看上去还不错,一色的青砖碧瓦高墙大院。再加上林常青夫妇热情文雅的谈吐举止,他们老两口放下心来。

  牵挂和担忧是没有了,但是一丝惆怅和落寞却又爬上了两位老人的眉头。他们互相对望着,叹了口气,回到了宅院里。

  这是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

  林骏飞跟父亲林常青挤在一张床上,把这一年里的故事前前后后讲了一遍。

  林常青听了,唏嘘感叹了一番。

  “骏飞,你那个张伯伯的女儿,真是路上捡的吗?”

  林骏飞见父亲一脸狐疑,回答道:“是呀,8张伯伯和他女儿亲口对我说的,这还有假?怎么了?”

  “哦,没……没什么。”林常青诺诺道,过了片刻,却又忍不住问道。

  “骏飞,张伯伯在路上捡到女儿的时候,她的襁褓是什么样子的,他们给你说过吗?”

  “这个我倒没听他们讲过,不过明天问问两位老人就知道了。爸爸,你怎么突然间这么多问题,跟审问犯人一样。”

  林常青愣了愣,随即笑了笑。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们的故事比较神奇罢了。好了,儿子累了,睡吧。”

  林骏飞应了声,闭上双眼。

  第二天早上,林常青夫妇在院子里收拾刚从地里摘回来的新鲜瓜果蔬菜,林骏飞在旁边帮忙,将洗好的水果和商店里新买的各色点心摆盘上桌。

  张竹修老两口走了过来。

  “大兄弟,你看我们一来就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真是过意不去呀。”

  林常青看了张竹修一眼,突然就觉得他很像一个人,他下意识地瞅了瞅林骏飞,心里猛然一紧。

  难道真的是那个人?当年他表弟把林骏飞给他们抱回来的时候,曾经告诉过他,儿子的出生地是在太白山区。世界真小,他们居然能够父子重逢。可林骏飞和张竹修似乎并没有相认,这是又怎么回事,难道这一切都是错觉?

  林常青神情有些恍惚,一时间却忘记了回答张竹修的问话。

  这一切都被张竹修看在眼里,他意识到隐藏二十几年的真相已开始不自觉地被一点点揭开来,心中竟然有些紧张。

  十几年前,张竹修曾经试图打听过儿子的下落,可没想到那位赵老太太过世了,周围的人也不清楚老太太说的那个远房亲戚的情况,只提供了一些模糊记忆。他沿着这些蛛丝马迹,一路辗转打听,可最终还是断了线索。他的心几乎凉了,绝望了,想着一辈子再也见不着这个儿子了。

  现在,林骏飞的出现又燃起了他的希望之光。他渴望真相,渴望失去了二十多年的亲生骨肉能够再一次回到自己的身边。

  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左右彷徨,担心所有真相一旦被揭开,将会带来多么大的震荡。尤其是林骏飞,他会不会接受自己这个不称职的父亲,接受这个一出生就把他抛弃的父亲,接受这个用儿子的前途来挽救自己生命的父亲。

  不,这个真相不能揭开,骏飞会受不了的。眼前的世界一切都是祥和的,我不能这么残忍,去破坏这种美好的局面。痛苦就让我们老两口独自承受吧,只要骏飞过得开心幸福,我们也就可以安心了。

  张竹修心里想着,眼里却有些泪光闪动。

  林骏飞见状,诧异的道:“张伯伯,你怎么了?”

  “哦,没,没什么……”

  林骏飞见张竹修神情凄惶,劝慰道:“张伯伯,虽然你的倩儿离开了你,但是你还有我呀。咱俩不是说好了嘛,你的倩儿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是您的儿子。要不你看,咱们刚好有一模一样的两块玉佩,说明我们天生就有父子般的缘分。更何况,你的身旁还有这么多好朋友呀,你放心吧,我们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你们就是永远住在这里都可以。”

  林骏飞说完,便从怀里把两个玉佩拿了出来。

  张竹修看见玉佩,听了林骏飞的话,突然神色大变,泪水一霎时像决堤的河水奔流下来。

  “骏飞,我的骏飞,我的儿子……”

  这声音是多么凄惶苍凉,其中隐藏的无限悲伤只有张大娘一个人明白。此时此刻,她真想站出来把这一切都说个清楚,但是张竹修临走时叮嘱过她,如果骏飞落户的是一家好人,他们就不要贸然行事,不能随便去破坏一个美好的家庭。张大娘忍了下来,内心却也是凄楚万分。

  林常青看见林骏飞手里拿了两个一摸一样的玉佩,又见张竹修哭得伤心,心里顿时明白了八九分。

  这是多么善良的老人呀,都这个时候了,却还强忍心中的痛苦,不来破坏他们林家的幸福。林常青心里想着,不由得潸然泪下。

  过了几天,张竹修老两口决定返回家乡。马上就要到收割油菜小麦的季节了,他们必须得赶回去忙活。儿子的归宿能让人放心了,他们的心愿也就了了。刚好肖文海他们也需要在老家好好转转,张竹修父子之间的事儿发生在他们举家南迁之后,他们一家并不知晓,张竹修既然没有挑明真相,他们估计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临上汽车的时候,林骏飞却突然间想到了父亲林常青那天晚上的问题。

  “张伯伯,我父亲说有个问题想问问您老人家。”

  张竹修愣了愣,转头看了看林常青:“大兄弟有什么话只管说好了。”

  林常青却有些迟疑,思索片刻说道:“大哥一家的事儿,我听骏飞讲过,也是十分的钦佩大哥的为人。只是对一点小事儿有些好奇,想问问大哥。”

  “哦,什么事?”

  “我想问一下,您当时在路上捡起女儿时,她的小棉被和衣服是什么样子的?”

  张竹修疑惑地看了林常青一眼,回答道:“时间已过去了二十多年,记忆有些模糊了。我记得头上戴了一个红色的小绒帽,身上裹着蓝底白花做的棉被,里面是……里面好像是绿色的衣裤相连的小袄,最里层还有……”

  张竹修的回忆断断续续,而林常青夫妇俩却早已木然。张竹修捡到的女婴,应该就是他们二十多年前被两个货郎拐走的女儿。

  林常青夫妇俩听了张竹修的回答,没有再说什么。

  也许他们和张竹修的想法一样,不想再给目前祥和的局面增加额外的伤感。他们的女儿已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她短暂的一生在张竹修这个伟大父亲的呵护下,照样也是完美的,幸福的,他们作为亲生父母,只能对着遥远的天国默默的祝福。

  张竹修和肖文海他们登上长途汽车,离开了槐树关。

  他们人走了,但是他们的音容笑貌却留在林常青的脑海中,久久不肯散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爱是一道微光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