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007章:探虎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7章:探虎穴

小说:一面 作者:本命红楼 更新时间:2020-08-24 01:49 字数:3944

  在我的刻意争取下,我凭借着机敏伶俐而加入了这个外出采购的队伍,我推说自己在大户人家做过大少爷的小跟班,因为犯了错误才被赶出来,但是学着少爷的做派也有七八成模样,在几人的哄笑哄抬声中,我凭借着本色出演,得到了在场诸位一致的赞叹和认同。

  帮会的小头目大号黑头,他略略思量一番,最终决定让我这个“家族大少爷”带领着这一帮人去购买吃食,自己亲自压阵,按照我这个角色设定,说是家里安排出远门做生意,路上带些方便的吃食,再购置点烟酒,不仅合情合理,也稳妥得当,毕竟这么多外乡人去镇上买那么多吃食还是有些奇奇怪怪。

  一路上,被挑中的七个人自然兴高采烈,二三十里的乡间小道对于这帮脚底板长满厚厚老茧出门讨生活的汉子们完全不是问题,毕竟采买这件事情不论大小,总归有些油水,虽说这时候主动权都在领头的两人手里,但两人贪墨个大猪头也要分给底下人半斤八两的猪下水过过瘾啊!

  路并不算难走,昨天过汽车的时候因为道路狭窄稍稍有些为难,但是换成现在两条腿赶路就容易多了,一路上紧赶慢赶,一个小时就大致看见了小镇的轮廓,一队人就快进去镇子的时候,黑头忽的停下脚步,猛不丁的站在我面前,白光一闪,我这有段日子没有修剪的头发结结实实被削掉了一缕,我心头一震,赶忙退后半步,一脸惊疑的对上了黑头灼灼逼人的双眼:“黑爷,这是怎么了?”随后强压着自己惶惑紧张的情绪,逼自己站定在原地保持镇定。

  “怎么了!还敢问我怎么了!”黑头有些惊异,似是因为我并不算太过激动的反应和迅速保持的镇定。

  “黑爷,我是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要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要您多多担待啊!”一众人全都回过头,疑惑地看着我,不明白出了什么问题。

  “哼!毛遂自荐跟来耍个威风吃口热乎饭无可厚非,可关公耍大刀也要能足够斤两,你看看你的表现,都已经到了镇子上了,还耷拉着脑袋,一脸的丧气样,整个人一点精神气都没有,好不容易给你凑上的一身好衣服,却穿不出个富贵姿态,白瞎了对你的信任!”黑头怒气冲冲的冲我火道。

  “黑爷,我知错了,下面一定注意!”

  “一个个都打起精神,赶紧填饱肚子麻溜回去,特别是你,装扮好你的富家大少爷!”

  我意识到自己一路上的若有所思确实不该,赶忙挺直腰杆,背拉着手,一副慵懒姿态走在了队伍前面,黑头看见自己的立威颇有成效,也就不再言语,对我立竿见影的转变也着实无话可说,其实自己忽然那么一下子,也是想吓吓这帮工人便于自己控制管教,见到目的达成,就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可仍旧一脸警惕的注意着周围。

  事实证明,黑头这样的老江湖终究是经验老道,在这样一个常年安逸平和的小镇,突然出现这么一群外地人,想不引人瞩目都难,我们刚刚踏入小镇的青石板砖,就能清晰感受到四面八方物无孔不入的好奇。

  黑头向地下狠狠啐了一口,将脚上沾染的稀泥在青石板上踩踏干净,他的动作提醒了有些呆滞的我们,队伍里的一个老哥拉住一旁的路人问询镇子上有什么地方售卖吃食。

  根据指引,镇上靠着近的有两家馆子,隔得并不太远,一家装修简陋些,卖点油饼、馒头、海带粉丝汤以及几件荤素熟食,厅堂里就一张桌子,还有两三张凳子;而另一家就讲究多了,各式小炒、水饺面条、炉子上还炖着大骨头汤,厨房里小火煨着牛肉,大老远这香气就铺天盖地,鼻子抽动几下都说不出的舒服。

  黑头也不知道被留在那个破仓库多少日子了,站在两家中间犹豫了好些时候才去了那家简陋些的馆子。

  在黑头的示意下,我开口了:“老板,我们要八十斤大饼、八十斤馒头,油饼、包子什么的全都装上,熟食荤素各样也给我们切一点,麻烦快些备,我们还急着赶路。”

  “这位少爷!小店承蒙您关照,实在感激,可早市刚刚结束,早上做的都吃的差不多了,您一开口就那么好些东西,店里剩下的全装上也没这么多啊!”老板是个中年大叔,但看起来因为辛苦操劳,身体佝偻的像个小老头,妻子倒是生的壮实,胖胳膊粗腰捧着满满一大盆的碗准备带到后面去刷,听见这话也愣在半道上,将我们这一波人堵在大门口,退也不是进也为难。

  “少爷,你看这这大热天也不必慌张,要不我们等等,给老板准备妥当!”黑头装着下人姿态候在一旁假意征求我的意见。”

  我赶忙答应,笑着宽慰老板:“老板,麻烦您了,动作稍微快点我们急着赶路呢。”

  “得咧,可店里就我们两人,想快也力不从心,这么着,家里后面还有些粗粮蒸的糕团,上锅一热就能吃,早上还有半锅热汤,我添些菜进去再煮一煮,你们凑合着先吃点,然后我和我家那口子再抓紧搞几蒸笼各色种类给你们装上?”

  我看了一眼黑头,他轻点了头,于是我就同意了老板的建议,蒸笼火头很足,糕团不多会就闻得见香气了,我这时候肚子咕咕隆隆半天了,闻着什么都是香的,正准备伸手拿一个赶紧垫吧垫吧的时候,黑头拦下了我:“少爷,这么些吃食置办妥当还要不少时候,我们等着也是等着,要不先去对街炒几个好菜?”黑头似是琢磨好一会了,对着对街的饭馆抽了抽鼻子,终于下定决心对我开了口。

  “行!”我答应的毫不犹疑,一是这一阵子肚子里确实缺少油水,再一个自己现在的心态本就是没事找事多搜寻些有用的讯息再好不过,现在有这样近距离接近的机会,我内心自然是非常乐意!

  于是在一众人的羡慕鄙夷中,我和两名青红帮帮众向对面饭馆的方向大踏步走去。

  安安生生吃好在这等着我和少爷,黑头临出门的时候,回头对留下的四人补上一句,几人立时间就矮了矮脖子。

  如果说刚刚的铺子主要是供应一些小家小户的平民,那么面前这个绝对算是镇上排的上号的好馆子了!这样人口的镇子,一家这样的馆子足矣,就算某段时间可能会“二龙戏珠”、“三足鼎立”一阵子,但受消费人口的制约,也只能允许这么一家到如今“一枝独秀”下去。

  馆子门脸设计精心,看门头上“江南菜馆”四个大字,虽然笔墨略显呆滞刻板,但想来也是某位十里八乡有头有脸的书法师父的作品,进了门,上下两层三个堂倌显然刚刚忙完早市的生意,有些无精打采的收拾着碗筷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讲着闲话,并第一时间注意到突然进门的我们,坐在柜台后端着小碗悠哉悠哉的饮茶的老板非常不满的轻咳一声,离门口最近的堂倌立即反应过来,赶忙疾步来到我们面前:“贵客三位!请上座!”

  我扫了一眼柜台上挂的菜招,鸡鸭鱼肉还真不少,花样烧法变化多样菜式讲究,虽然不对饭口,但是厨房柜面的储备也足矣凑足一桌好饭好菜,我身后两人进到里面,更是嘴馋腿软,见我呆着不动顿时就有些火气,趁着没人注意瞪了我一眼,我赶忙回过神,大咧咧的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端起倒好的茶碗:“你们两个看着点吧,一路折腾,也确实累的不行,找些实在饱肚的硬菜来上,千万别亏欠了自己!”

  两人这才假意谢了我的恩,照着菜牌要了三两样炒菜、加上一盘香肠、一碟捆蹄,店家推介了才上货的连水产的白酒,两人东张西望又往对面看了几眼,之后才无奈的做了决断,捎带上两瓶回去再喝,其实我倒是希望他们就在这儿开喝,可青红帮的规矩到底森严,他们对自己还是有所约束的,这样的纪律势必会让未来的劫道计划困难重重。

  店里就我们这一桌,我们挑了个六人桌方便将餐盘摆开,后面厨房两口锅一起上阵,不多会就全端了上来,两人依着我的吩咐一声“开吃吧”之后就开始大快朵颐了,我们三人这时候都有些饿的不辨东西,紧赶慢赶把东西往嘴里丢,稍稍嚼巴嚼巴骨头往外一吐菜肉就滚到肚腹里面去了,就这么狼吞虎咽半天没一句多余的话。

  肚子滚儿圆后,大家身子都懒懒的瘫在凳子上不想挪动,黑头突然一个激灵,爬起身子问下店家,指个方向就往外走,我看着他并没有拿上随身的布袋子,粗粗一看里面有大洋、杂物、还有草纸!草纸?!我心中一动,小坐了一会儿,和另一人打了个招呼,也站起身子,问了店家茅厕的方向,顺便一打听,黑头果然也是往茅厕的方向去的。

  到了厕所门前,就听到黑头扯着嗓子的吼骂:“门外有活着的嘛,赶紧的给我送张纸进来啊!”这番脾气,自然没人愿意搭理,四周人见是个外乡人,更是向厕所方向指指戳戳,引为笑谈,燥热的天,蹲坑时候本就大汗淋漓,再这样急火攻心,更是汗如雨下,我在外面都能想象黑头的处境。

  我站在门边静静的等着,里面的黑头暴躁劲儿正盛,骂声激烈而又响亮,不多会,黑头的怒骂渐渐地减弱了许多,这厕所应该是某个开明乡绅的慷慨,但毕竟不是建在城里,管理维护还是差了许多,除了每天固定几个时间附近的乡民过来捡拾粪便外,根本不能指望有人能定时定期清扫。黑头蹲在中间,扑鼻的熏臭味直往口鼻里钻,蚊虫的反复叮扰,以及快要干涸的痛苦触感,还有双腿不受控制的麻木颤栗,一点点的压垮了他已然疲乏的神经,他逐渐止住了自己毫无作用的愤怒,他希望口袋里能摸出一块大洋,这样外面说不定就有人能帮上一把,可自己这衣服连一个口袋都没有,于是只能寄希望于外面的同伴能察觉到他的异样前来查看,解决自己目前的尴尬和无奈。他不是没有想过脱下上衣或者外面的裤子简单擦拭凑合解决,但满是汗渍盐碱的衣衫,面对干瘪多日突然油水而肠胃不适的腹泻,此时已经起不了完全的作用,想来也不能自救目前的窘境……

  算着时间差不多,我眯嘴一笑,过去外出时候一直保持的好习惯,走到哪儿,贴身都会放几张用来如厕的纸,防止三急的时候天地不应,这时候赶紧摸了出来,假意匆匆走进,边递纸边说:“黑爷,实在抱歉,实在抱歉,算着你这么久没出来,有可能是没带厕纸,赶紧就给你递过来了,没耽误吧!”

  黑头这时候早就没了开始时燥热爆裂的脾气,遇到我这个及时雨的救星只剩下感激感动:“好小子,真是有眼力见,快扶我一把!”

  我察觉到黑头,擦得很费力,就拔开水壶,帮他简单冲洗,再让他擦拭,面对厕所的蚊虫脏污,我强忍着恶心,把这个凶神搀扶起来,等他两腿缓过酥麻劲,陪着他往回走,一路上,在我恰当暖心的恭维下,黑头对我非常认可:“好小子,虽然你陪读公子这个角色演的不太行,但着实是手眼勤快眼里有活,等这次事情过后,可以在我这里记个名,以后闯江湖走天下,你背后也算是有了青红帮这个靠山!”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