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012章:洋骗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12章:洋骗子

小说:一面 作者:本命红楼 更新时间:2020-08-26 23:51 字数:3994

  刚一睁眼,炫目的太阳光直晃晃的,闪得我赶紧又把眼睛重新闭上,翻了个身,将脑袋沉沉地埋在枕头里,断断续续地拼凑着因昨晚宿醉而断裂的记忆。

  酒,一杯一杯的酒,干!干了!是男人你就给我一口闷,一个个人名、头衔的介绍,一张张笑脸,一声声恭维,然后又是一杯杯的酒,酒在我面前不停地晃荡,晃的我的脑袋也天旋地转,想到这,又是一阵翻江倒海,我赶紧爬起来,冲着地下的痰盂干呕了几下,没吐出什么,喉咙干涩的直冒烟,提了提桌上茶壶,只剩下浅浅的一点儿水,我一股脑倒进嘴里,还是渴的厉害,于是径自打开房门想出去找点水来。

  推开房门,惊着门口一个正发着愣的小姑娘,她个儿不高,还没到我肩膀,身形也是小巧玲珑,小猫一样的面孔,头发绾了个小小的发髻,用一个簪子别了起来,俏生生的等在门边。

  “朱……朱少爷您起来了啊,我是小萍,洪大爷吩咐我来伺候你的。”

  一说话,脆生生的,整个脸都*了,真像一个熟透的小苹果,看她的年纪应该十四五岁吧,我摇了摇头:“小萍……给我找点水来,可以嘛?”

  姑娘看着小,但做起事的确是细心,这样的懂事还不知道是受了怎样的委屈才培养出来的,我只说了要些水来,却忘记提醒到底要水用来干什么,不多会儿,刷牙的水、洗脸的水、直接喝的温水、醒酒暖胃的茶水全都端了过来。

  “朱少爷,您早上习惯吃些什么,我现在去厨房找一找。”小萍一脸乖巧的待在一边。

  “现在几点了?”下意识去看胸口,没摸到怀表,才想起刚出门的时候就已经当了,只能习惯性的在房间里找钟表。

  “呀,十点多了,厨房可能都在忙中午的东西,不一定有人,我也会做的,只是手艺不好,只会几种简单的吃食。”小萍看了一眼我身后的一个壁钟,一脸歉意的对我说,仿佛我这么迟起身是她的过错。

  这么一弄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没关系,麻烦的话,我等一等中午吃也行。”

  “不麻烦,不麻烦,我去给你煮点面条吧,昨晚还有一些熟牛肉之类的可以用来下饭。”不待我回答,小姑娘就*零零地跑了出去,不给我任何拒绝的机会。

  “这小丫头不错吧,她可是你黑哥特意给你物色的!”黑头这时候窜了进来,昨晚他虽然行动不便,却直接吩咐自己的手下端起酒坛子往他嘴里灌,印象中他也喝了不少,但看现在这精神头,他酒量果然不差。

  “啥小丫头?”刚说完我就反应过来,他肯定说的就是小萍:“她是青红帮从外面买来的女孩?”

  “唉,她可不是被买来的,说起来这姑娘还应该喊我一声黑叔呢!”

  按黑头的描述,小姑娘的命运的确是坎坷,她的父亲当年也是青红帮的二号人物名叫陈锋,家里已经有四房姨太,可在外面还是风流快活夜夜笙歌,小萍就是他某次醉酒留宿的结果,因为前面三个都是儿子,对小萍这姑娘还是非常上心的。

  小萍出生后,就把她们母女接回家,悉心照顾疼爱关心,五六岁时候还请了先生给她启蒙教育,如果一直如此,小萍就算不能一生富贵可衣食无忧绝不会有任何问题,可那家里四个姨太太都不是省油的灯,她们怕小萍母女两威胁她们地位或者谋夺家产,从一开始就明枪暗箭,老爷在家的时候还好,只要一离开就百般刁难,逮着机会就欺负,小萍母亲本来就身体不好,这么一折腾,在小萍五岁那年就死了。

  之后的小萍更是无依无靠,他爹回来时候还能过几天好日子,可这帮派生活大部分时间都是风里来雨里去,在小萍八岁时候,因为一次帮派火并,他的父亲被当场打死,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家里大夫人主持分家,推说自己无儿无女,特意把小萍留在身边,原本以为是良心发现,谁知道她仅仅是为了霸占属于小萍分到的那一部分家产,天知道小萍那几年经历了什么,最后那个恶毒的女人因为缺钱吸食鸦片竟然把小萍卖给了妓院,幸好小萍因为年纪小没有接客只安排做一些端屎倒尿的杂活。

  我们那晚去逛妓院,一眼就认出了这丫头,那眼睛那神情,看的我们心疼,想起和陈锋兄弟的种种过往,真是打脸啊!打我们这帮老兄弟的脸!我们立马找到老鸨子把她赎了回去,我们原本是想放在帮中养着,让她过几年安生日子,等大了之后再给她找个好人家,可谁曾想她到哪都闲不住手,洗碗擦地端茶倒水什么活都干,比一般的下人还勤快,我们劝都劝不住,昨天和帮主一商量,干脆让她过来服侍你,想着你是个读书人,年纪又小,性子又不错,你好好带带她,要是愿意,以后让这姑娘跟着你做个小的,对她也算是个好归宿了。

  “黑哥,我……这……做小啥的就算了吧!但你放心,我一定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一样!”

  “哈哈哈,看你臊得,又不是让你今天就收了她,好好处着,跟在你身边,也能日久生情不是!”看着我的窘态,黑头哈哈大笑。

  正说着时候,小萍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放了一碗香味扑鼻、色泽鲜亮的酱油面,旁边有两个碟子,一碟烫青菜,一碟猪头肉,对于此时肚腹空乏的我,这是再好不过的搭配了。

  “小萍,你还真是谦虚了,这份手艺开个面馆,绝对远近闻名。”

  “朱少爷,您取笑了,我也是才学的,您要是满意,我以后天天给你煮。”

  我赶忙打个哈哈:“老吃这一样也会腻歪的,我想吃了的时候找你好不好!”

  虽然才*照面,但我想依这姑娘一根筋的性子,我要是应承下来,说不定这丫头天天等着我起床去做面条。

  “那我就去多学几样,天天变着花给少爷做!”

  得得得!原想着不过分劳动她,可一溜嘴又给她多添了那么多活计。

  这时候门外有人来通传:“朱少爷,帮主在议事厅议事,嘱咐我要是看你起来了,请你过去一趟。”

  “行,我现在就去,知道什么事情嘛。”

  “好像是和几个外国人谈什么合作,具体我也不太懂。”

  来到议事厅的时候,谈判似乎已经接近尾声,宾主相谈甚欢,洪清已经吩咐厨房准备中饭,看见我过来了,洪清非常高兴:“宗仁,来了啊!”

  厅堂里共五个人,洪清还有青红帮的一个长老,另一边坐着一个油头粉面、西装领带的小青年,旁边坐了两个外国人。

  洪清示意给我搬来张椅子,靠在他旁边,向对面的三人介绍:“这是朱宗仁,是我青红帮的得力干将,他念了好多年的教会学校,是个学问人。”

  我明显发现,对面三人脸色一变,特别是那两个外国人,竟然有些目光闪烁。

  “上学时候顽皮,不少课业都学的很马虎。”我谦虚道。

  “可是,我的英语水平还是可以的,可能是因为那时候喜欢一个外国女孩的缘故吧!”

  洪清带头大笑起来:“看样子,漂亮女人真的是社会进步的不竭动力啊!”

  厅堂众人也纷纷跟着大笑起来,但那三人却一点也乐不出来,青年人脸色煞白,两个外国人抓耳挠腮,我疑窦顿生,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对了,宗仁,还没给你介绍这几位,这位青年才俊是西科玛洋行在中国的陪同翻译,这次生意多亏他了。这两位,一个是西科玛驻上海总代表马克,另一个是来中国游玩的西科玛美国总公司负责人的公子汤姆,他们这次过来,是准备把我们青红帮沿街三十多个铺面整租三年,除了付我们正常的租金外,还将他们利润的两成作为分红,换取青红帮对他们的保护,今天过来,是由汤姆代表他的父亲和我们签署正式合同!”

  大手笔啊!三十间铺面,三年租金,再加上分红,这其中的收益,怕是要抵得上我父亲的全部身家了。

  我换了英文直接和两名美国人交谈。

  “汤姆先生,您是来自美国那里?”

  “纽约,我一直在生活在纽约。”

  “纽约,那是一个很棒的城市!西科玛公司主要也是在纽约办公吗?”

  “是的。”

  马克打断了汤姆的话头:“不不不!汤姆因为他父亲的缘故,在纽约时间比较多,其实那只是我们一个技术中心,我们主要的业务都在芝加哥。”

  “是的是的,像西科玛这样的大公司,在很多地方发展的都不错,对了,我记得从去年开始,西科玛的业务除了传统的航运和贸易外,还增加了汽车售卖,这次来中国是为了拓展中国市场嘛?”

  “是的,中国人很多,贵族也很多,市场非常大,我们在去年就已经和通用公司达成合作了!”马克耸耸肩,一脸轻松地应承。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我不知道这三人到底什么底细,但是可以肯定他们肯定不是西科玛的人,因为在我老家书房的桌上,放着我阅读的环球时报,其中最重要的一篇财经分析就是,西科玛公司和通用公司合作宣告全面破裂,双方因不可调和矛盾对大部分合作条款都不认可因而分道扬镳。

  “洪帮主,能让我看下即将要签的合同嘛?”

  “就在那边桌上,你自己拿来看看。”洪清虽然没听懂我们的对话,可也察觉到我们似乎有些疑问。

  我从桌上拿起两份文件,中英文各一份,中文部分没有什么问题,完全按照刚刚的约定,拿起英文文件时,我不得不佩服面前这三人的胆大包天,这竟然是一份委托代理协议,主要内容就是洪清将三十间铺面的处置权交由面前三人,他们可以全权代表洪清对这些铺面进行一切买卖、转让、赠予,并且在协议的末尾,英国方面的工部局予以签章确认,他们将会为协议的全部内容进行正式公证。

  高!真是高!我不由佩服面前三人的艺高人胆大,西科玛是享誉世界的大公司,青红帮、工部局更是上海的两尊大佛,普通人连想都不敢想,可他们三人竟然瞒天过海,将这三家全都算计进去了!青红帮那里会想到,竟然还有人敢算计他们,甚至没聘请属于自己的翻译,就这么进了套,另外两家想必不是伪造就是欺瞒。下面的时间,他们只要利用手头的文件分别会面上海的富商、大家族,就可以赚个满堂彩了!

  “需要我提醒洪帮主找一个专业的英文翻译嘛?”

  “请放我们一马,我们一辈子记得你的大恩大德!”青年人一脸哀求。

  我思量片刻:“洪帮主,我建议这个协议暂缓签订,他们很不老实,在文字上有些猫腻,他们承诺的两成利益不是平白无故的赠予,而是将你的租金入股,换句话说,如果他们出现亏损,你的投资就打水漂了!”

  “是这么回事嘛?”洪清大怒,猛一下站了起来,茶几上的水杯掉落地下摔得粉碎。

  “是的……对不起洪帮主,我们只是想,只是想这样更容易让西科玛接受和贵帮的合作,毕竟人家是大公司,又是英国政府的座上宾,我向您道歉,看在两位洋大人的面子上,您……您放我一马吧!”

  洪清看了一眼我,我缓缓摇了摇头,向两个外国人努了努嘴,洪清思量一番:“滚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们!”

  三人腾的站了起来,对着洪帮主鞠了个躬,感激的扫了我一眼,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宗仁,这次多亏有你,我太心急入股正常的商业了,差点就成道上的笑话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