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020章:众生相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0章:众生相

小说:一面 作者:本命红楼 更新时间:2020-09-06 12:13 字数:3734

  “杀!”

  “非杀不可嘛?这不妥吧?他毕竟是……!”

  “是啊,他死了,一旦追查下来,我们全都脱不了干系!”

  “可他不让我们活!”

  “就是,怕什么,这已经不是当年了!”

  “我懂了,我这就去找人。”

  离开茶馆的时候,孙惠左顾右盼,必须且充分的怀疑,是在这个乱世保护自己的最好武器,他清楚自己现在还活着,这个好习惯功不可没。

  在他之后,茶馆又走出好几人,陆陆续续鬼鬼祟祟,动作神情如出一辙的小心谨慎。

  路边一个挑担吹糖的老先生在这些人完全离开后,一双原本浑浊暗淡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明锐利,他挑着糖担子,进入青红帮旗下的一处杂货店里间,在一张二指宽的纸条上奋笔疾书,写好后立即密封递给杂货店老板:“重要情报,加急特快,直报总堂!”

  茶馆老板没有说话只点个了头,从柜台后拿出一包分好的烟丝递给了他,在老先生离开店之后,随手打包几样货物,将密封好的纸条塞进怀中,挂牌关门停止营业,匆匆向青红帮方向走去。

  “老爷,鹰眼那边送来消息,特急加密的信函。”周管家匆匆跑进内堂,带着小喘递上一份朱漆密封的材料。

  洪清打开纸条,一眼扫过,不露表情沉思少许:“备车,去宋先生府上。”

  周管家气还没喘匀,赶忙又去安排。

  洪清正要出门,突然想起了什么:“宗仁在吗?请他和我一道去宋府。”

  车上,洪清把事情始末和我一一交代。

  “赵剑?大小姐!这事情确实让宋先生和洪伯伯为难了!”

  “是的,要不是小茹的缘故,宁肯这生意不做,我也不会容忍这小子如此放肆。”

  “是啊,卖谁还不是卖,若是赵剑得了这批货,几方势力纠葛,我们青红帮恐怕无法置身事外,如此将后患无穷啊!”

  洪清若有所思,显然我的话语对他还是有所触动:“还是由宋先生最终定夺吧!”

  我没多说话,静静地看着窗外,旁敲侧击的事情讲一次就好,说多了反而会坏事。

  这是我*来到宋府,洪清直接领着我进了宋先生的后堂,一路上我按捺着自己的好奇心没有左顾右盼,低着头紧紧地跟着洪清,宋府的防卫明面上不像青红帮那样壁垒森严,只在关键位置设置了四人卡哨,但考虑它的地理位置是在租界,青红帮的一个重要分部离它也不过两三公里,这样的防卫措施已经足以应付大部分局面。

  这是一间西式风格布置的房间,给人感觉更近似于一个宾馆的豪华套间,沙发上摊着一本看了一半的书,宋鑫此时正坐在桌前,审阅着一份文件,手里拿着一支笔,不时地在上面圈圈画画,桌上一杯刚煮好的咖啡让不大的房间浓香扑鼻。

  洪清和这里的人非常熟悉,他和门口人叮嘱几句,就关上房门,静静等着宋鑫抬头。

  过了十来分钟,宋鑫放下文件,揉了揉有些发花的眼睛:“老洪,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鹰眼那边的消息,有人想要买赵剑的命!”

  “什么!”宋鑫一把从椅子上站起,接过洪清递过来的纸条,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洪清仍旧没有催促,这么多年,他非常清楚宋先生的性格,谋定而后动,并且在他思考的过程中,除非他主动问,旁人绝不要抢先答。

  进来的时候,洪清并没有多问我,只示意我保持安静,我只能靠着房间的角落,陪着他们一起沉默,这一路上我讲了不少话也没怎么喝水,这时候忍不住咳了一声。

  宋鑫这才察觉到房间里有第三个人:“老洪,这个小伙子有些眼生啊。”

  洪清示意我走上前来:“宋先生,这就是我和你提过的朱宗仁,身世清白人很可靠,还读过不少书,最近让他参与帮里的大小事情,他给的主意都不错!”

  宋鑫的目光在我身上一扫而过,最后定格在我的眼睛,我也在偷眼打量这个传说一般的人物,目光交汇时,一种上位者无形的凌厉和气势,泰山压顶般袭来,我顶着压力和他对视,却逐渐就要败下阵来。

  就在我气势减弱,支撑不住之时,宋鑫收回目光,哈哈大笑:“好小子,有点意思!”

  洪清对这样的考验见怪不怪,对我的表现也还算满意:“宋先生,青红帮现下是家大业大,可年青一代非常缺乏能独当一面的人物,宗仁做事情不偏不倚、精于团结,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宋鑫没有应答,点上一根火柴将纸条焚烧:“宗仁,你看这个事情,我们该如何应付?”

  “宋先生,我们青红帮虽为上海第一大帮,可立足至今,靠的却并不是以势压人,江湖人管江湖事,这件事情虽然用的是江湖手段,可牵扯的恩怨却是宫里人,之前我们已经好意劝说赵剑先生入住我们掌控的地盘,是他自己拒绝,况且这件事情我们本就不应该知道,最后自然不能怪罪到我们头上了!”我顺着二人心思,把他们想说不敢说的话说了出来。

  宋鑫握住面前的咖啡,往嘴里倒上一大口,含在唇舌间转动,少许放下杯子:“宗仁说的没错,我们是不知者,又何来那么多猜想和烦恼!”洪清赶忙点头称是。

  临走的时候,宋鑫亲自出面相送,等我快要上车的时候,宋鑫突然蹦出一句:“宗仁,小茹这丫头被我惯坏了,可也不是谁都能让她愿意主动欺负的,我年纪大了,需要有个能让我放心的人接我的班,来继续惯着她了!”

  洪清一脸诧异,随后马上明白了几分,看着发愣的我,只好自己接上话头:“宗仁,宋先生这是要大力培养你啊,还不明白嘛!”

  “谢谢宋先生!”我一下子反应过来,那天和小茹的接触,肯定有人汇报给宋先生了,我冷汗直冒,宋先生的耳目还真是可怕,今后自己去找邓大哥一定要更加谨慎。

  “这种事情,对于青红帮手到擒来,他们应该不会愿意外人在上海舞刀弄枪,你们为什么舍近求远找到我们?”兄弟盟的一干人等,在约定地点喝了快半个钟头的茶水,就在耐性完全耗尽时,他们的雇主孙惠才赶到这里。

  “青红帮应该不愿意亲自动手做这件事!”孙惠不慌不忙,将面前的茶碗一一倒上水,对面几人一下子被他的淡定镇住了。

  “凭什么这么肯定?”

  孙惠冷笑一声:“你们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嘛?”

  兄弟盟几人像是明白了什么,分出一人走到窗前,透过窗户缝隙,在街面楼下好一阵探看,却一无所获。

  “开始我们也不确定青红帮的态度,直到我们找人去请青红帮的人做这件事,才有明白人告诉我们,我们要杀之人和青红帮的纠葛,但奇怪的是,青红帮只是拒绝了我们的杀人任务,却没有任何反应。”孙惠没去理会屋里人的动静,揭开茶碗,咽下一大口茶,抬手示意对面几人稍安勿躁静心喝茶。

  可对面兄弟盟的人显然没有这个耐性:“这又能说明什么!和青红帮有关系的你们也敢动!可能只是他们没有接到明确的指令,或是没有立即开始行动,让你们多活了几天而已!”

  “这也有可能,我们当时也为这种可能害怕过,甚至想过花钱消灾,或是远走他乡!”

  “那现在为什么还要把我们也拖下水?!”兄弟盟的头领石宇异常愤怒,他知道现在已经算是上了贼船,他和兄弟们已经很难脱身了。

  “可后来我们发现赵剑得罪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主动和我们联络,希望可以联手除掉这小子,其中有些家底子不厚实的人,实在雇不起人,选择铤而走险,自己买枪买子弹想要亲自去干……”

  “你不会告诉我们,卖给他们的是青红帮的人?”石宇意识到什么,反应过来。

  “没错,就是青红帮,你们身后那几个箱子里装的,都是青红帮的货,在上海,除了青红帮谁还能有这样的手笔和门路!”

  “青红帮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们也在想这个问题,所以做了最后的一次试探!”

  “嗯?”

  “听说过青红帮的鹰眼嘛,这个茶楼就是鹰眼在上海最大的据点!”孙惠的话语石破惊天,瞬间点燃了屋里所有人的愤怒。

  “你耍我们,竟敢用我们的命来试探青红帮!”一个兄弟盟的人按捺不住,抽出刀架在孙惠的脖子上。

  “石帮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这么做,也是背后那帮人的意思,我的苦衷也就不多废话了!可你们最终的报酬,还是要通过我才能拿到!”孙惠没有丝毫的慌张,迎着匕首的寒光和一众人的愤怒沉稳说道。

  “报酬要加倍!并且不论成功失败,一半的酬金要预先支付!”石宇站起身子,一副在商言商的态度。

  “石帮主,这可不合规矩啊!”

  “规矩可是你们先坏了的!”

  “行,报酬一个时辰之后,我让人送到你们落脚的地方,今天你的坐地起价我现在就可以答应,就当做我欺骗你的补偿,只要事情成功,哪怕你们还剩一个人,余款我们都照付不误!”

  “让他走!”小弟回看了一眼石宇,极其不甘心地移开了手中的刀。

  握着手中的一万大洋兑票,赵剑喜不自胜,这帮老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一窝蜂的全躲在上海,都省的自己一路奔波四处去找他们了,就这三四天的时间,自己一天都要跑两三家,而且全都贼不走空。

  “大人,我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这里面有好几家本身也不富裕,我们把他们压箱底钱都给掏空了,他们还不恨死我们了?”一旁的随从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可记得走时候那帮人恶狠狠地眼神。

  “过分!他们都是大清的子民,捐点银子怎么了!这些钱本就不属于他们,论起来,这也是他们当年巧取豪夺的收获,如今将暂存在他们手中的银子收回,天经地义理所应当!”

  赵剑可满不在乎,他熟读明史,明亡前夕,官员大臣人人装傻充愣哭穷卖乖,崇祯号召捐点银子,结果越有钱的越不肯拔毛,结果北京城破之后,这帮人费尽心机瞒下的家产全便宜了李自成!切!当时要是换了自己,绝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随从跟在一旁点头称是,但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总感觉心慌气乱,像是有事情要发生。

  “是赵大人嘛?”一个小厮在街上拦住赵剑,恭声问道。

  “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刘公公派来的,公公说他钱已经准备的差不多,问您明天晚上方不方便来府上商量?”

  “那就晚饭后吧!最近事情比较多,忙完我就过去。”赵剑想了想回复道。

  小厮答应一声,恭敬离开。

  “瞧没瞧见,这帮人,不好好逼一逼,全都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赵剑这时候,仍没有忘记现身说教自己身旁这个还不太开窍的随从。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