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025章:生意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25章:生意场

小说:一面 作者:本命红楼 更新时间:2020-09-21 13:06 字数:3890

  “朱兄弟,青红帮那边有什么最新动静?”赵剑亲自泡了一杯茶,捧到了我的面前,

  我站起身子,将茶接了过来:“暂时还没有,但是昨天我参加一次帮内会议,发现另外几家瑕疵不少,帮中众人经过连番争议,还是对你更加中意啊!”

  赵剑长舒了一口气,向我的方向靠了靠,短暂身体接触后,我的手里清晰感受到金属的冰冷质感,两根金条被我不露声色地塞进了口袋。

  这两天,我选择性的将帮中秘密透给赵剑,其中自然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但就算如此也完全经得住赵剑的推敲,几番试探,我们之间的感情增进不少。

  洪清面色凝重,这个赵剑当真有些能量,和他竞争的这四家近日来麻烦不断,个个疲于奔命自顾不暇,一时间哪还有精力和赵剑一较长短啊。

  先是那个地方杂牌军,上海几家小报率先发难,披露了他鱼肉乡里为富不仁的新闻,之后又上了几篇关于他欺压新兵克扣军饷的纪实报道,一时间民众议论纷纷,舆论一片谴责之声。那个师长勃然大怒,命令警卫晚上带人去砸了报馆。谁曾想晚上的时候,自己的警卫连长刚带着人马来到报馆附近,就被警察局包了饺子,上海这地界,藏龙卧虎,他不服软都不行,到最后不得不带着钱赎回一干人等,灰溜溜的离开了上海。

  再说那上海的商帮,也不知道哪根筋坏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主动挑衅,青红帮生意最红的三家场子,大晚上的被人砸了一条街的窗户,等巡场的人跑出来,挑事的人却早就跑没了,青红帮打上门去,对方还死不认账,不认账!诺大的上海,除了你们家,难道还有别人有这样的胆子和实力?更何况现场还搜寻到这么多的“铁证”!

  西南那个买主,应该是某个悍匪豪强,这次到上海打算购买些新式装备,用来称霸一方,也不知道和赵剑这边有什么渊源,赵剑拖着病体亲自上门,一番劝说,一伙人竟然主动放弃。

  最后一个神秘买主就更搞不清楚态度了,在价格上不断纠缠,支支吾吾吞吞吐吐,洪清接触了两次,就失去了耐心。

  洪清叹了口气,刚刚的电话里,他已经将详情对宋先生一一叙述,宋先生思虑良久,无可奈何道,实在没办法就给赵剑吧,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说到底我们只是一个帮派,这么多军火窝在手里,始终是个麻烦。

  洪清思谋片刻,嘱咐下人找来了我,将有关情况对我一一交代。

  这其中原因,我自然一清二楚,去报馆提供资料的和带人砸窗户的全都是邓大哥那边安排的人。

  赵剑这边的情况,其实并不算乐观,我是好久之后才知道,西南那个悍匪,完全是被一手大棒,一手钱财打发走的。赵剑登门的时候带了个大箱子,悍匪面对的,一边是五千块现大洋银光闪闪地在他面前放着,一边是赵剑循循善诱,对其讲述着旧朝的宏伟基业。

  悍匪没多说一句话,更没理睬赵剑的滔滔不绝,指着地下的银元,掏出两个手掌,在赵剑的面前晃了晃。

  ‘一万!’赵剑心里一个咯噔,明白这老小子的意思,咬着牙比出了六千的手势,悍匪摇了摇头,仍旧将手掌在他面前摇晃着,赵剑重重地摇了摇头,做出了离开的姿态。

  悍匪紧盯着赵剑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些什么,最终一咬牙,上前拦住了他,比出一个八字,赵剑本想拒绝,想到那几个为自己惨死的下属,无奈的点了点头。

  回到家,赵剑越想越是窝火,从小到大,谁敢给他这样的气受啊,端起茶碗,因为喝的太急,吸到一大口没有泡开的茶叶,忍不住满嘴往外呸着,正想借此把下人训斥一番去去火,门外来人通禀,东北来人了。

  赵剑赶忙收敛情绪出外迎候,尽管早就吩咐了在外面不拘礼数,可赵剑还是按照老礼将这个明显品阶不高的传话人迎到上首的位置落座。

  在拿了赵剑一百大洋的接风洗尘后,来人才从胸口摸出一封信递给赵剑,并且传话,说是上边对赵剑一心报效,不幸受伤的事情表示慰问,回去后将另行封赏,希望他能一如既往为国尽心。

  赵剑陪笑着谢恩,赶忙拆开信件,读完后,感到心寒不已,信中对他四处募集的事情表示强烈不满,说是不少人上表告状,要求对其严加训斥并且要追究责任,但上面考虑他一心为公,暂时不予追究,可也嘱咐他不可再犯,说是断不可因一时之利而毁了人心根本,而对于他的请求,要求拨付经费的事情,最终只准许了两万,并且催促他及早办成,不可延误!

  刚送走特使,赵剑心中再也按捺不住,一把将茶几上的物件扫落地下:“混账!无耻!这帮混蛋还真是饱食终日无所事事,还不知道拿了下面多少好处才颠倒黑白,你贪墨自肥也挑个好时候啊,好好的朝廷就被你们这些人败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赵剑在大白天喝酒,印象中,他哪怕日常应酬都非常节制,这样的失态还真是首次撞见。

  见了我,赵剑没说什么,吩咐下人添上酒杯碗筷。我望向桌子,只有半碟花生米,一瓶酒也喝下去大半,下人趁着给我拿碗筷的机会,又摆了两个碟子,一盘是熟牛肉,一盘西红柿,又新添了一瓶高沟酒,我们没多说话,你来我往的碰了五六杯酒。

  “有时候想想,我这一辈子到底活的个什么劲,从出生到死亡仿佛设计好了一般,完全没有偏离轨道的可能。”

  “怎么会呢?你的人生已经让太多人羡慕不已了。”

  “不过表面光鲜,内里的酸楚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人在江湖,大多数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

  “是啊,道理都懂,可是……”赵剑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端起酒杯不等我碰杯就一饮而尽。

  那一刻,我知道赵剑其实也是个可怜人,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因为最开始的选择是错的,所以之后的过程就算再努力,也只会离正确越来越远。

  “洪帮主说要见你,应该是要确认最后的买家了。”我猛不丁抛出我此行的目的。

  “你说什么?”赵剑还在迷糊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这句话的意思。

  我没答话,举起酒杯,冲他点了点头。

  赵剑稍稍琢磨,马上明白过来,脸色大喜,一扫刚刚的颓丧自怨,疾步走到院子里,用冷水抹了一把脸,再回来时,精神振奋神采奕奕。

  虽然和他敌我状态,可我还是忍不住赞叹,此人心绪调整情绪管理确实很有一套,日后要是成长起来,绝对是个危险角色,我暂时打消自己的胡思乱想:“洪帮主约你晚饭后来喝茶,做好准备吧!”

  这一趟,我又是满载而归。

  洪清是故意没和赵剑约这顿晚饭的,一是厌烦和赵剑的虚与委蛇,再一个也是想快刀斩乱麻把事情商量妥当,及早定下来,早上宋先生那边又催促了一次,说是小姐一直等不到赵剑电话,看着奶奶身体好转,已经提出要先回上海一趟。

  洪清叫了我一道晚饭,吃的难得简单,一大盆稀粥,两碟咸菜,一盘鸡蛋饼,没有外人在,我们都自顾自闷头吃着,不多会就吃完了。

  佣人过来收拾完碗筷,泡上一杯清茶,洪清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这些日子,和赵剑相处如何?”

  “撇开和他的敌对不谈,这确实是个讨人喜欢的青年!”

  “可惜就是太聪明了,就算是放在他们的阵营,也不见得多受人待见。”

  “确实。”想到下午时候赵剑的表情,我深以为然。

  “不谈他了,这次和他完成这笔交易,以后宋先生也不想和他有太多瓜葛。”

  “这是个疯子,你永远不知道他会有怎样疯狂的举动。”

  洪清微微一笑,认同了我的判断,随后话锋一转:“宗仁,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在洪伯伯这里锻炼几年,家里应该还是要回去的。”我斟酌着做出了回答。

  “上海是个好地方,我和宋先生的意思都是希望你能好好留下来,你要知道,让你和小茹多相处,绝不是因为赵剑的原因,而是对你确确实实的看重。”

  “感谢两位长辈的厚爱,这件事,宗仁必定努力,但感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一切也只能顺其自然啊!”

  “哈哈哈,这样说也对,放心我们两个都会从旁协助的!”

  我把赵剑从大门接过来的时候,一路上没多说一句话,只在转弯时,给了赵剑一个安心的眼神,让他宽心应对。

  到了会客厅,除了洪清外,两边还坐了黑头和帮中另一位长老,他们冷冷地打量了一眼赵剑,在他礼貌问候时,也仅仅点了下头。

  我坐回刚刚的座位,赵剑尴尬的站在中间,过了足足一分多钟,洪清才从文件中抬起头来:“进来了自己找地方坐啊,客气个啥,也不是第一次过来了!”

  赵剑讪笑一声,将整个房间打量一番,最后只好坐到那个离洪清老远的座位上,讲起话都要放大嗓门。

  “洪帮主,今天叫我过来,是不是那件事情可以定下来了?”挨上这一顿下马威,赵剑也明白今天自己铁定是不受待见了,所以也不套什么近乎,直接开门见山。

  “这东西的价值你也清楚,远渡重洋其中风险你也明白,做我们这行,没有三倍的利润都不值得开张,可你托宗仁带的价格,离这规矩还是差距不少啊!”

  “洪帮主,买卖不能只看一次,更不能只看一时,规矩我自然清楚,可规矩也是人定的,还希望洪帮主能酌情考虑。”

  “轮不着你给帮主扣那么大的帽子,青红帮是我们大家的,规矩和价格也是大家一起商定的,有钱就来,没钱给我滚蛋!”堂中那个长老厉声喝道。

  赵剑脸色一变,没有理会这个长老的挑衅,固执的将目光集中在洪清身上,他明白最终的主意还是这个人拿,洪清仍旧面带微笑的回应他,仿佛房间里的争执和他没有一点儿关系。

  “赵先生,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这东西可是我和兄弟们用半条命换的,你说说,连命都要明码标价,东西怎么会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黑头在这之前一直负责货物的押运,其中凶险辛劳他自然最有发言权。

  我知道这个时候该我上了,转过身来,面对赵剑:“赵兄,帮主已经帮你说了不少话了,可这就是长老会一致的意见,就算是帮主也不能违背,还请你多多见谅。”

  赵剑在心里暗暗咒骂,什么一致意见啊,这青红帮还不是你洪清和宋先生一言定夺,可脸上仍旧维持着诚恳和煦:“这样吧,洪帮主,我也理解你的难处,我再加两万大洋,出价八万现大洋你看如何?”

  洪清没有说话,将目光望向台下两人,两人适时的摇了摇头,洪清重新将目光看向赵剑,一脸的歉然。

  “帮主,不如我们两家各退一步吧!赵剑他也是诚意购买,我们也不妨卖一个面子给他!”我小心建议道。

  洪清一拍大腿:“成吧,那今天就看着宗仁的面子,作价十万现大洋,就此成交,我们钱到走货!”

  赵剑看着黑头和那个长老又想要说些什么,不由地一阵慌乱,赶忙抢过话头:“洪帮主,那我们就一言为定!”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一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